《寻秦记》

第13章 蛇蝎美人

作者:黄易

在两名美婢引路下,项少龙经过一条长廊,踏入一座院落里,前院的乐声人声,渐不可闻。

虽在灯火之下,仍可看到院落里种着很多花卉,还布置了各式各样的盆景,幽雅宁静,颇具心思。

院落中心有鱼池和假石山,绿草如茵,虫鸣蝉唱,使人想不到这竟是妓院的处所,就像回到了家里。

那两个领路的美婢,不时交头接耳,低声说话和娇笑着,更频频回头媚笑,极尽挑逗的能事。

项少龙自知颇有吸引女人的魅力,加上堂堂都骑统领的身分,这些出来卖笑的女子,自然都以能与他攀上关系为荣了。

自当上这人人艳羡的职位后,项少龙公私两忙,接触平民百姓的工作,都让手下去做了,今天才算亲身体会“民情”,感受到都骑统领的社会地位和荣耀。

难怪这么多人想当官了。

像蒲布、刘巢这类依附着他的人,平时必然非常风光了。

转过假石山,一座两层的独立院落出现眼前,进口处守着十多名都卫和禁卫,都是昌文君和管中邪等人的亲随,平时早见惯见熟。

他们虽只能站在门外,但却毫不寂寞,正和一群俏婢在打情骂俏,好不热闹。见到项少龙单人匹马来到,肃立致敬时,都忍不住泛起讶色。

项少龙在女婢报上他的来临声中,含笑步进灯火通明的大厅内。

宽敞的大厅内,置了左右各两个席位,放满酒菜。

管中邪、昌平君、昌文君三人各占一席,见他到来,欣然起立致礼,气氛融洽。

侍酒的美妓均跪地叩礼,充满谦卑的态度。

管中邪笑道:“项大人迟来,虽是情有可原,却仍虽先罚三杯酒,好使酒意上能大家看齐,否则喝下去定斗项大人不过。”

项少龙愈来愈发觉管中邪口才了得,言之有物,微笑道:“管大人的话像你的剑般令项某人感到难以抵挡,那敢不从命。”

坐好后,自有美人儿由管中邪那席走了过来,为他斟酒。

项少龙看着美酒注进酒杯里,晶莹的液体,使他联想到白兰地,一时豪兴大发,探手抚上侧跪一旁为他斟酒的美妓香肩柔声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对面的昌平君哈哈笑道:“这真是咸阳城的奇闻,原来少龙竟是花丛里的高手。”

昌文君插口道:“少龙自是高手,否则怎能把纪才女收归家有,大兄说的应是青楼的老手才对。”

那美妓向项少龙抛了个媚眼,含羞答答道:“奴家叫杨豫,项大人莫要忘记了。”

项少龙感到整个人轻松了起来。

这几天实在太紧张了,压得他差点透不过气来。

现在他须要的是好好享受一下咸阳声色俱备的夜生活,忘记了善柔,把自己麻*在青楼醉生梦死,不知人间何世的气氛里。

举酒一饮而尽。

一众男女齐声喝彩,为他打气。

坐在他下首的管中邪别过头来道:“且慢,在喝第二杯酒前,请项大人先点菜。”

项少龙愕然看着几上的酒菜,奇道:“不是点好了吗?”

众人登时哄堂大笑。

昌文君捧着肚子苦忍着笑道:“点的是陪酒唱歌的美人儿,只限两个,免至明天爬不下榻到田猎场去。”

管中邪接口道:“楼主已把最红的几位姑娘留了下来暂不侍客,就是等项大人不致无美食可点。”

这话又惹起另一阵笑声。

昌平君道:“我们身边的人儿们少龙也可点来陪酒,见你是初到贵境,就让你一着吧!”

他身旁的两女立时笑骂不依,厅内一片吵闹。

项少龙双手正捧着杨豫斟给他的第二杯酒,哑然失笑道:“我没有迫你让给我呀!勉强的事就勿做,今晚我只点归燕姑娘陪酒,因为头更钟响时,小弟便要回去了。”

旁边的杨豫和三人旁边的美妓,及跪在后方的俏婢们,一起娇声不依。

管中邪叹道:“项大人除非忍心仗剑杀人,否则今晚休想本楼的姑娘肯眼白白放你回家睡觉。”

杨豫为他斟着第三杯酒,放轻声音道:“让奴家今晚为项大人侍寝好吗?”

项少龙把酒一饮而尽,苦笑道:“非不愿也,是不能也,小弟腿伤未愈,实在有心无力,请各位仁兄仁姐体谅。”

管中邪歉然道:“是我们脑筋不灵光,应全体受罚酒。”

项少龙心中暗骂,你这小子分明想借此测探我腿伤的轻重。表面当然不露痕,敬酒声中,举杯喝了。

杨豫低声道:“大人莫忘了还要再来找奴家。”这才跪行着,垂头倒退回管中邪的一席去,动作诱人之极。

昌文君道:“有一个菜式少龙不能不点,否则我两兄弟和管大人都会失望,那就是咸阳城无人会未闻芳号的单美美姑娘了。”

项少龙知管中邪正注视他对这名字的反应,好用来判断他是否知道单美美是媚惑乌廷威一事,故意不露出任何破绽,哑然失笑道:“那我是身在咸阳耳在别处了,为何我从未听过有这么一位美人儿呢?”

妒忌单美美的众女登时为他喝彩鼓掌,情况混乱热闹。

管中邪咋舌道:“幸好单美美的耳朵不在这里,否则休想她肯来了,可能以后听到项大人的大名,她都要掩香耳以报复。人来!给项大人请归燕小姐和单美美两位美人来。今晚我是主人,自然该以最好的东西奉客。”

这几句话虽霸道了点,但却使人听得舒服,无从拒绝。

俏婢领命去了。

管中邪大力拍了三下手掌,厅内立时静了下来。

坐在门旁的几位女乐师虽上了点年纪,但人人风韵犹存,颇具姿色,难怪醉风楼被称为咸阳青楼之冠。若非他们在此地有头有脸,恐怕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女乐师应命奏起悠扬的乐韵。

大厅左右两边侧门敞开,一群歌舞妓载歌载舞地奔了出来,轻纱掩映着内里无限的春色,像一群蝴蝶般满场飘飞,悦目诱人,极尽声色之娱。

项少龙细察她们,年纪都在十八、九岁间,容貌姣好,质素极佳。

在这战争的年代里,重男轻女,穷等人家每有卖女之举,项少龙初遇陶方时,后者正在四处搜罗美女,眼前这批年青歌姬,可能都是这么来的。

想到这里,不禁又想起了病逝的婷芳氏,心中一阵苦,恨不得立即离去。

神思恍惚中,乐声悠悠而止,众歌姬施礼后返回侧堂内。

美婢上来为各人添酒。

门官唱道:“归燕姑娘到!”

项少龙收拾情怀,朝盈盈步入厅内的归燕看去,暗忖这个名字应有点含意,说不定归燕是别处人,思乡情切下,取了这名字。

归燕逐一向各人拜礼后,才喜孜孜走到项少龙一席坐了下来,众女均露出艳羡神色。

项少龙尚未有机会说话,归燕已膝行而至,半边身紧挨着项少龙,为他斟酒,笑脸如花道:“大人恩宠,奴家先敬大人一杯!”

管中邪三人立时大笑起来。

昌文君道:“这叫迷汤酒汤双管齐下,少龙小心今晚出不了醉风楼,腿伤发作哩!”

归燕吃惊道:“大人的腿受了伤吗?”

项少龙嗅着由她娇躯传来的衣香发香,暗忖女人的诱惑力真不可小觑,尤其当她蓄意讨好和引诱你的时候,当日赵穆便强迫赵雅用*葯来对付自己,美人计是古今管用。

想到这里,记起当说起单美美时管中邪看望自己的眼神,登时暗里冒出冷汗。

自己真的疏忽大意,若刚才的酒下了毒,自己岂非已一败涂地。

莫傲乃下毒高手,说不定有方法使毒性延迟几天才发作,那时谁都不会怀疑是管中邪使人作的手脚了。

归燕见他脸色微变,还以为他的腿伤发作,先凑chún浅喝了一口酒,才送至他嘴边道:“酒能镇痛,大人请喝酒。”

项少龙见她真的喝了一口,才放下心来,在她手上也浅喝了一口。

同时心念电转。

要收买青楼的姑娘来对付自己这都骑统领,绝非易事,因为那是株连整个青楼的严重罪行,而且必会牵起大风波。管中邪更不会随便把这阴谋透露给别人知道。所以若要找人下手,只有找单美美这个可能性,因为她早给毒迷倒了,自是听教听话,想到这里,已有计较。

昌文君笑道:“归燕这么乖,少龙理应赏她一个嘴儿。”

归燕娇羞不胜地“嘤咛!”一声,倒入项少龙怀里,左手紧缠着他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熊腰,右手搂上他粗壮的脖子,仰起俏脸,星眸半闭,紧张地呼吸着。

给她高耸丰满的胸脯紧迫着,看到她春情洋溢的动人表情,项少龙也不由心动,低头在她chún上轻吻了一口。

众人鼓掌喝彩。

归燕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微嗔道:“大人真吝啬。”又垂首低声道:“大人比狮虎还要粗壮哩!”

门官这时唱喏道:“单美美小姐到!”

大厅倏地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集中往正门处。

环佩声中,一位身长玉立的美女,袅娜多姿举步走了进来。

项少龙一看下,亦不由动容。

单美美年龄在二十许间,秋波流盼、樱chún含贝、笑意盈面。最动人处是她有种纯真若不懂世事的仙子般的气质,使男人生出要保护疼惜她的心情。相比之下,厅内众美妓登时作了只配拱奉单美美这明月的小星点。

管乐声适时奏了起来。

单美美盈盈转身,舞动起来。

在灯火映照里,身上以金缕刺绣着花鸟纹的襦衣裳袂飘飞,熠熠生辉,使她更像不应属于这尘世的下凡仙女。

这咸阳最红的名妓在厅心揽衣自顾,作出吟哦踯躅的思春表情,檀口轻吐,随着乐音唱起歌来。

她的声音清纯甜美得不含半丝杂质,非常性感。

项少龙只能大约听懂歌词,说的是一位正沐浴在爱河的年轻女子,思念情人时,忽然收到爱郎托人由远方送来的一疋绸子,上面织着一对对鸳鸯戏水的饰,使她既是心花怒放,又是情思难遣。

配合她舞姿造手,关目表情,单美美把个中情怀,演译得淋漓尽致,连项少龙亦为之倾倒。

她的气质容色,比之纪嫣然和琴清,也只是稍逊一筹,想不到妓院之内,竟有如此绝品。

项少龙心中奇怪,像她这种色艺双绝的美女,理应早被权贵纳作私宠,为何仍要在这里抛头露脸呢?

只听她唱道:“裁为合欢被,着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歌声乐声,悠悠而止,众人魂魄归位,轰然叫好。

单美美分向两边施礼,然后轻举玉步,往项少龙走过去。

项少龙提醒自己,眼前美女,实是披着仙女外表的蛇蝎,这才鼓着掌站了起来,笑道:“欢迎单姑娘芳驾?”

单美美嫣然一笑,美眸飘到项少龙脸上,倏地亮了起来,闪过揉集了惊异、欣赏、矛盾和若有所思的复杂神色。

项少龙这时更无疑问,知道单美美确是管中邪和莫傲用来暗害自己的工具,否则她的眼神不会这么奇怪。

她的眼睛太懂说话了,落在项少龙这有心人的眼中,却暴露了心内的情绪。

见到项少龙,自然使她联想起情人毒,而她吃惊的原因,是他项少龙整体的给人感觉比毒更要胜上一筹,更有一种毒所无法企及的英雄气魄。

单美美下意识地避开了项少龙的眼光,垂下螓首,来到项少龙另一旁,跪拜下去。

项少龙偷空瞥了管中邪一眼,只见他紧盯着单美美,一对利如鹰隼的眼睛首次透射出紧张的神色,显是发觉单美美给项少龙打动了芳心的异样神情。

项少龙俯身探手,抓着她有若刀削的香肩,把她扶了起来。

单美美仰起俏脸,樱chún轻吐,呵气如兰道:“单美美拜见项大人!”旋又垂下头去,神态温婉,令人我见犹怜。

但项少龙却知她是心中有鬼,所以怕了自己清澈的目光。

昌平君笑道:“我们的单美人是否见项大人而心动了,变得这么含羞答答,慾语还休的引人样儿。”

昌文君接着道:“项大人的腿伤是否立即好了。”

这句话又引来哄堂大笑。

项少龙扶着她一起坐下时,管中邪道:“英雄配美人,单美人还不先敬项大人一杯,以作见面礼。”

项少龙留心着单美美,见到她闻言娇躯微颤,美眸一转,不禁心中好笑,知道管中邪怕夜长梦多,迫她立即下手。

莫傲这招确是高明,若非项少龙知道单美美乃毒的姘头,给害死了仍不知是什么一回事。

单美美犹豫了片刻,才由广袖里探出赛雪欺霜的一对玉手,为项少龙把盏斟酒。

看着她头上缀着玉钗的堕马髻,秀发乌闪黑亮,香气四溢,项少龙不由恨起管中邪来,竟忍心要这么一位美丽的女孩子去干伤天害理的勾当。

单美美一对玉手微微抖颤着。

另一边的归燕凑到项少龙耳边低声道:“大人忘了奴家哩!”

项少龙正心有所思,闻言伸手过去,搂着归燕的蛮腰,在她玉颊吻了一口。

单美美这时捧起满斟的酒杯,娇声道:“美美先喝一半,余下的代表美美对大人的敬意,大人请赏脸。”

一手举杯,另一手以广袖掩着,以一个优美无比的姿态,提杯而饮,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项少龙留神注意,见她没有拿杯的手在袖内微有动作,还不心里雪亮,知她是趁机把毒葯放入酒里。

广袖垂下,改以两手捧杯,送至项少龙chún边,眼光却垂了下去。

昌平君等鼓掌叫好。

项少龙看着眼前剩下了半盏的美酒,心中闪过无数念头。

他是否该当场揭破毒酒的玄虚呢?这或者是对付管中邪的最佳良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