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3章 最后一面

作者:黄易

项少龙与太子丹回到乌府,徐夷则等做梦都想不到他转个身便救回了主子,无不大喜如狂、感激零涕。项少龙心悬赵雅、乌廷芳、宝儿等,告了一声罪,把招呼太子交给陶方和滕翼,忙往内宅走去,遇上的婢仆,见他回来,人人神情兴奋,恭敬施礼。

穿过花园的回廊时,竹林后的小亭处传来男女说话的声音,但却听不清晰。

他那有理会的闲情,走了尔步,脚步声响,一把女声在竹林小径间娇呼道:“大爷回来了!”

项少龙别头望过去,原来是周薇。脸可能因生活写意,丰满了少许,比前更是迷人,盈盈拜倒地上,俏脸微红,神情慌张古怪。

项少龙正奇怪她在与谁说话时,人影一闪,往大梁接赵雅回来的乌果由竹林小经处追了出来,还叫道:“小薇薇你!噢!项爷!小人!嘿!”跪到周薇之旁,神色尴尬。

项少龙心中恍然,知道乌果这家伙看中了周薇,正着力追求。

当日自己曾鼓励荆俊追求周薇,看来荆俊是把目标转移到鹿丹儿身上去了,才给乌果个这可爱的家伙冷手执个热煎堆,心中亦感欢喜。

周薇见乌果差点是肩碰肩地贴着她跪下,先狼狈地瞪了乌果一眼,才惶恐道:“大爷,小薇。”项少龙趋前扶起两人,欣然道:“小薇不用解释了,见到你两人在一起,我只有欢喜之情,那有怪责之念。”

周薇俏脸通红,垂头道:“大爷,不是那样哩!”

项少龙见她说话时不敢望自己,那还不明白她对乌果大有情意,想说话时,乌果跳了起来,欢呼声中,翻了一个勒斗,抓着周薇的玉臂摇晃道:“小薇薇!我说得不错吧!项爷定不会怪责我们的。”

周薇挣脱了他的掌握,大嗔道:“你快给我滚,人家要服侍大爷。”

项少龙哈哈笑道:“小薇不用再服侍我了。由今天开始,就由乌果服侍你吧!”

言罢举步去了,留下乌果向周薇纠缠不清。

快到后宅时,香风扑至,田贞、田凤两人奔了出来,投入他怀里,喜极而泣,家两只抖颤的美丽小鸟儿。

项少龙拥紧两人,进入大厅。

乌廷芳与纪嫣然正在谈心,快三岁的项宝儿正依恋在后者的怀内。

乌廷芳见到项少龙,什么都忘了,跳起身往他扑来。

项少龙放开田氏姊妹,把她搂个满怀。

乌廷芳一边淡泪,一边怨道:“你这人哪!现在才肯回家。”项少龙对她又哄又逗时,纪嫣然抱着项宝儿过来,交到他臂弯内去。

项宝儿箍着他颈,以清脆响亮的童音叫了声:“爹!”喜得项少龙在小脸上吻如雨下,心中填满家庭的亲情和温暖。

纪嫣然笑道:“好了!快进房看雅姊吧!她该睡醒了。”

项少龙知道赵雅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一震道:“雅儿怎样了。”

纪嫣然神色一黯道:“她身体很虚弱,快去看她吧!她等得你好苦呢。”

项少龙把项宝儿交还纪嫣然,顺口问道:“致致和柔姊呢?”

乌廷芳欣然道:“她们三姊妹相会,什么人都不肯理会了。”

项少龙吻了乌廷芳的脸蛋后,田氏姊妹兴高采烈地左右扯着他朝东厢走去。

到了其中一间幽静的房内,赵雅仍熟睡未醒,一名俏婢在旁看护。

田氏姊妹识趣地拉走了那名俏婢,待房内只剩下他和赵雅时,他坐到榻沿旁,心中高燃爱火,仔细打量这多灾多难的美人儿。

赵雅明显地消瘦了,容色带着不健康的苍白,少了往日的照人艳光,却多添了三分憔悴的清秀之色,看得他的心扭痛起来。

项少龙伸手抚上她面颊,心痛着叫道:“雅儿!雅儿!”

赵雅缓缓醒转,张开眼见到是项少龙,一声娇吟,挣扎要坐起来。

项少笼把她搂入怀里,凑上她的香chún,痛吻起来。

赵雅不知那里来的气力,把他搂个结实,热烈反应,接着仰起俏脸,欣然笑道:“我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噢!为什么哭了?人家都没哭嘛!”

项少龙倒在床上,与她相拥而眠,脸脸相对,一对手爱抚着她动人的肉体,叹道:“雅儿你瘦了!”

赵雅吻了他鼻尖,欣然道:“我为了你那对顽皮的手着想,已每天强迫自己吃东西了,还要责怪人家吗?唔!记着不可翻人家的旧账,一句都不能说。”

项少龙见她美目异彩涟涟,心中欢喜,道:“雅儿你定要康复过来,好陪我去游山玩水,尽情享受。”

赵雅微笑道:“我的病是不会好的了,但只要在最后一段日子能和我最心爱的人在一起,老天爷便再不欠我赵雅什么了。”

项少龙涌起强烈的不祥感觉,责道:“不准说这种话,你定会痊好的,我对你的爱就是天下间最好的仙丹妙葯,比什么大医师都要强过。”

赵雅“噗哧”娇笑,俏眼闪亮,再献上香吻,才道:“扶人家起来吧,睡得人家累死了。”

项少龙事实上真舍不得离开这舒服得他直沁心脾的榻子,无奈下把她拦腰抱起,并坐床沿。

赵雅勉力搂着他脖子,娇柔无力道:“到外面走走好吗?看!下雪了!”

项少笼望往窗外,果然雪花飘降,因不忍拂忤她,找来斗篷厚披风,把她里外裹个结实,才拥着她往院落间的小亭去,搂着她坐在石凳上,爱怜地道:“雅儿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呢?”

赵雅贴上他脸颊,看着亭外雪白的世界,微笑道:“你是说以前吗?是感觉自己完全没有气力,坐和站都会头晕,有时想起你,心会痛起来。但在一切都很好了,还很想吃东西哩!”

项少龙离开了她少许,道:“我教人弄东西给你吃好吗?爱吃什么呢?”

赵雅眼中射出海漾深情,含笑摇头道:“不!那只是一种感觉,现在我只要你抱着雅儿,让雅儿知道项少龙仍是那么疼我,雅儿已心满意足了。”

项少龙细审她的玉容,只见她脸色红润了起来,一对秀眸闪烁着今人惊心动魄的奇异神采,失去了的艳光似又重现粉脸之上,心中欢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雅柔声道:“赵大他们对雅儿忠心耿耿,你看看有什么事适合他们的,便着他们给你效力吧!为了我!他们均尚未成家立室,这心愿要靠你为雅儿完成了。”

项少龙这才大觉不妥,剧震道:“不准说这种话,你很快就会好过来的。”

赵雅淡淡笑道:“看!这大雪多么美丽,把人世间一切丑恶的事都净化了。雅儿虽有过很多男人,但真正爱上的只有少龙一个,其他都忘记了。本来我在大梁早该死去了,只是知道还有机会再见你,才坚持着撑到这一刻,刚才若非你唤我,恐怕再醒不过来了。少龙啊!不要哭好吗?”伸手以衣袖为他抹拭热泪。

项少龙全身冰冷,心如刀割,柔肠寸断,颤声道:“雅儿不要吓我,你定要坚持下去,这世界仍有很多美妙的东西,等待你去品尝享受。”

赵雅柔情似水地微笑道:“美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我还记得第一次在邯郸街头见到你时,那时你衣衫褴褛,一副落魄模样,可是那种比任何王侯贵胄更骄傲的爽飒英姿,便使雅儿无法按得下心中的情火。”

顿了顿,眼中射出无比炽热神色,轻吟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记得你在人家小楼说过这两句美丽的诗文吗?那是雅儿一生人中听过最美丽的情话。人家之所以狠下心留在大梁;就是因着这两句话,不过最后仍是忍不住来见你。”

接着死命拥紧他道:“少龙啊,你就是赵雅那滴蜜糖了!求你吻吻人家好吗?”

项少龙的心碎作万千片,神伤魂断中,封上她灼热的香chún。

赵雅热烈地反应着,呼吸出奇的急促。

然后她软倒项少龙怀里,chún皮转冷。

项少龙骇然离开她香chún时,才发觉她竟断了气。

可是她嘴角犹挂着幸福满足的笑意,秀眸轻闭,像只是酣睡了过去。

但他却知道她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了。因她能延命到今天,都只靠强撑着要见他这最后的一面!赵雅的逝世,使项少龙感到自己在邯郸的过去也随之而埋葬在时间的洪流里。

与自己有关系的三位赵国王族美女,均先后死去,每一趟都狠狠打击了他,到这刻他已有麻木不仁的感觉。

他实在太伤感劳累了。

同一天内,他目睹了鹿公和赵雅的先后辞世,两者都是突如其来,教他再受不起这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把赵雅的后事交给陶方去办理后,他依赵雅遗命安抚了赵大等人,便实在支持不住,躲回房里痛哭一场,再沉沉睡去。

醒来时发觉乌廷芳蜷睡怀内,忙哄她起来,匆匆梳洗后,朝王宫赶去。

滕翼、荆俊、十八铁卫负责护行。

现在与吕不韦的斗争愈趋激烈,随时有被伏击行刺之险,所以各人每次出入均非常小心。

项少龙尚是首次参加朝会。

在一般的情况下,像他这种守城的武官,根本没有参加早会的可能,幸好项少龙另一个身分是太傅。传统上当储君尚未成年,太傅在特别钦准下,是可出席朝会的。刚进宫门,昌平君和昌文君兄弟把项少龙截着,走到一旁说话。

两人又惊又喜,显是知道了在他提议下昌平君被挑了作左丞相的候选人。

众人下马后,昌平君苦笑道:“我也不知该感激你还是该揍你一顿了,储君昨晚深夜找了我去说话,说你推荐我代徐相。唉,为何你自己不干呢?若你肯做左相,我们这批人无不心服口服。”

昌文君更有点怀疑地道:“大哥若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时,那就变成因福得祸了。”

滕翼笑道:“真想不到这两个小子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反怕了升官发财,真是笑煞旁人了。”

荆俊捧腹道:“有储君和我们在背后撑你们的腰,确是不行时就打回原形好了,有什么大不了哩!”

昌平君气道:“你们倒说得容易,吕不韦现在权倾朝野,人人均趋炎附势,争相捧拍和仰他鼻息说话。少龙你自己躲在一旁,却教我去与他抬杠作对,以后我还有安乐日子过吗?”

项少龙搂着他肩头,淡淡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嘿!什么苦其心志,放心吧!有李斯在后面给你打点出主意,吕不韦又没有了莫傲,还怕他什么呢?来!我们该进去了。”

昌平君怀疑地道:“李斯的公务这么繁忙,何来时间助我?”

项少龙向滕翼等打了个道别的手势后,扯着昌平君兄弟去了。

百官跪拜行礼中,小盘稳坐王座,朱姬坐于其右后侧处。

大殿王座的台阶共分两层,小盘的亲卫由昌平君、昌文君两人统率,由王座下的台阶直排至殿门处,气氛庄严肃穆。

除禁卫外,入殿者均不准携带兵刃。

七十多个文臣武将,穿上整齐官服,雁列两旁,右边以吕不韦为首,接着是王绾、蔡泽、贾公成、云阳君嬴傲、义渠君嬴栖等一众文臣,李斯和缪毒分别排在第十七和第十八位,官职算相当高了。

另一边则以王陵为首,跟着是王齿、蒙骜、杜璧。

项少龙身为太子太傅,地位尊崇,居于杜璧之下,打后还有近三十人。

小盘首先表示了对鹿公的哀悼,宣布了大殓将于七日后举行,当然是由他亲自主持了。

项少龙见小盘从容自若,隐有未来秦始皇的气概,心下欣悦。

各人正待禀奏,吕不韦首先发言道:“太后、储君明鉴,我大秦现今正值多事之秋,先有东郡民变,接着徐相在魏境遇袭身亡,鹿公又因忧愤病故。诚宜立即重整朝政,填补空缺,励精图治,再张威德。”

顿了顿,又冷哼道:“血债必须血还,否则东方小儿,会欺我大秦无人矣!”

王齿怒喝道:“楚人实在欺人太甚,以为送上春申君首级,割让五郡,就可平息我们的怒火,确是太天真了。”

众臣纷纷附和。声势浩荡。

小盘冷冷审视众人的反应,淡然道:“是否须向楚人讨回血债,因此事内中另有隐情,暂且按下不提。至于徐相和上将军空出来的两个遗缺,寡人与太后商量过后,已有主意。”

吕不韦大感愕然,望向朱姬,见后者毫无反应,心知不妙,沉声道:“徐相遇袭致死一事,连楚人都直认不讳,未知尚有隐情?请储君明示。”

小盘不悦道:“寡人刚说过暂把此事摆在一旁,就是摆在一旁,仲父难道听不清楚吗?”

这几句话说得极不客气,吕不韦脸色微变,向王齿和蒙骜使个眼色,闭口不言。

没有了朱姬的支持,他那敢顶撞小盘。

王齿等想不到小盘如此强硬,一时间不敢冒失发言。

自商鞅改革秦政后,君主集权于一身,故若朱姬不反对,小盘确可为所慾为,除非把他推翻了;否则他的话就是命令。

小盘却是暗中称快。自项少龙离秦后,在朱姬和吕不韦的压力下,他一直在忍气吞声。现在项少龙回来了,无论在实质上和心理上,他都感到形势大改,那还不乘机伸张君权,借打击吕不韦来达到震慑群臣的目的。

他若非这样的人,日后就轮不到他来作始皇帝了。

大殿内一时静至落针可闻。

朱姬首次发言道:“军政院大司马一位,由王陵大将军补上,众卿可有异议?”

项少龙听得心中暗叹,想到若这番话由小盘这未来秦始皇说出来,那会征询各人意见。

王齿乃王陵同族之人,闻言欣然道:“王陵大将军确是最佳人选了。”吕不韦本属意蒙骜,但在这情况下,朱姬既开金口,已是无可奈何,不由狠狠盯了项少龙一眼,知道是他从中捣鬼。

蔡泽倚老卖老,躬身道:“左相国之位,事关重大,若非德高望重之人,必不能教人倾服,未知太后和储君心中的人选是谁呢?”

这回轮到朱姬说不出话来。因为若说德高望重,何时才轮得到昌平君?项少龙望向站在阶台上守卫一侧的昌平君,只见他垂头不语,胀红了脸,显是心中惊徨,知道若这时不为他制造点声势,待群臣全体附和蔡泽,说不定朱姬会拿不定主意。

哈哈一笑道:“蔡公说得好,不过微臣以为尚未足够,愚意以为有资格补上宰相此位的人,必须符合三个条件。”

接着转向小盘和朱姬躬身道:“太后,储君明鉴,可否让微臣略陈己见?”

小盘大喜,向朱姬请示了后,欣然道:“项太傅请直言,不要有任何顾忌。”

吕不韦等均心叫不好,偏又无法阻止。

杜璧则脸带冷笑,在他的立场来说倒宁愿这左相国之位,不是落到吕不韦手下的人去。

王齿虽倾向吕不韦,但终属秦国军方本土势力的中坚人物,对项少龙亦有好感,所以只要项少龙说得合理,他自会支持。

此中形势,确是非常微妙。

众人眼光全集中到项少龙身上。

项少龙微傲一笑道:“用人惟才,首先此人必须有真材实学,足以担当此职。至于德望是可培养出来的,在目前反非那么重要。就以吕相为例,在任相位之初,大家都知是什么一番情景,但现在谁不心服口服,由此便可知微臣提出这第一个条件背后的道理。”

众人均哑口无言,盖因项少龙硬将此事扯到吕不韦身上,若还出言反对,反变成针对吕不韦了。

吕不韦差点气炸了肺,他最恨人提起他的过去,但这一刻偏是有口难言。

蒙骜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请问项大人,另外两个条件又是怎样呢?”

项少龙从容道:“左相之位,辖下大部份均为军政统属,故此人必须来自军方将领,且为了稳定军心,此人须像徐相般乃出身自我大秦本土的军将,如此才可教我大秦兵将心悦诚服,此条件至关紧要,绝不可草率视之。”

这么一说,等若把王绾或蒙骜当左丞相的可能性完全否定了。

而完全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只有杜璧和王齿,昌平君仍差了一点点。

吕不韦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是慾语无言,因为项少龙确占在道理的一方。

秦国的军方将领,自王齿下,无不颔首同意。

小盘拍案道:“说得好,现在连寡人都很想知道那第三个条件了。”

项少龙先谢了小盘的允同,微笑道:“第三个条件,是此人必须年青有为,以能陪伴储君一同成长,藉以保证政策的延续。这立论虽似大胆,但其中自有至理,只要细心一想,便知其中之妙。”

坦白说,这本是项少龙三个条件中最弱的一环,群臣登时起哄,议论纷纷。

吕不韦呵呵一笑道:“项太傅这最后一个条件,实大有商榷之余地,未知太傅心中人选是谁呢?”

小盘哈哈笑道:“项太傅之言,正合寡人之意,昌平君接旨!”

大殿倏地静了下来。

昌平君跑了出来,跪伏龙阶之下。

小盘肃容道:“由今天开始,昌平君就是我大秦的左丞相。寡人之意已决,众卿家不得多言,致另生枝节!”

项少龙心中暗笑,看也不看气得脸无人色的吕不韦,带头跪拜下去。

原本没有可能的事,就这样变成事实了。

关键处自是先取得了缪毒和朱姬的支持,而如此一来,缪毒和朱姬的一方,亦与吕不韦公然决裂,再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