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7章 巅峰状态

作者:黄易

当全场闻得“储君”而往他们望来时,一直半声不吭的桓奇霍地起立大声道:“两位大将军说得对,正是储君着我等陪项大人来散心,两位大将军请坐。”

众人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顿时为之释然。

王齿和王陵此时注意到小盘下颌那撮假须,又见他穿的是一般贵族的武士服,醒悟过来,入席坐下。

忽闻牙关打颤之音,原来伍孚脸青chún白,不知应否下跪才好,显是看穿了小盘是谁。

众人又叫不妙时,伍孚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滕翼人急智生。一手探出,就在他双膝着地前,扯得他侧坐到身旁来,像是坐入席内的姿态。

昌平君凑到他耳旁道:“若伍楼主外尚有人知道储君来此之事,我就把你的醉风楼封了,再抄了你的家,清楚了吗?哼!不准叩头。”

伍孚吓得手软脚软,连点头的力气都消失了。

小盘轻声赞叹道:“只看众位临危不乱,应变有方,便知我大秦之兴,指日可待了。”

项少龙知有伍孚在,不便说话,温和地道:“伍楼主只要依命行事,我项少龙可担保你没有麻烦,还不去打点一切。记得绝不可暗中通知四位姑娘。”

伍孚勉强爬了起来,打恭作揖后,滚着走了。

王齿举杯想向小盘敬酒,记起一事道:“这些酒验过了没有?”

坐在他身后那席的御卫道:“报告大将军,全验过了。”

王齿这才向小盘敬酒。

众人均不敢举杯,到小盘示意各人,才轰然痛饮。

经过刚才一番“惊险”,气氛又热烈起来。

小盘顺口问起,才知王齿和王陵均是应蒲鹄之邀来见面的。

王陵冷哼道:“这蒲鹄心怀叵测,一见面便批评朝政,尽说吕不韦的不是,又隐隐牵连到太后。话不投机半句多,后来我们见伍孚前来,通知侍酒的白蕾和杨豫说项大人来了,要召她们去,我们乘机告退。”

小盘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王齿笑道:“少龙的魅力真大,两位姑娘听到被召,均恨不得立即溜走,却给伍孚阻止,只许轮流来此。目下杨豫回去更衣,该快到了。”

小盘讶道:“两位大将军是否看错了,她们不是吕不韦的人吗?”

王齿道:“说到底,她们都是无主之花,谁的权势大,便要依附谁人。但姐儿爱俏,少龙现在又是我大秦的英雄人物,更得纪才女委身下嫁,天下女子,谁不希望能与他亲近呢?”

小盘欣然举杯向项少龙劝饮,后者慌忙喝了。

众人均对小盘的风度喑暗心折。

环佩声响,在伍孚亲自引路下,两名小婢伴着盛装的杨豫来了,玉步轻移下,确是婀娜多姿,绰约动人。

小盘大乐道:“果真名不虚传!”

忽然有人嚷道:“豫姑娘请留步!”

众人愕然望去,原来是有上蔡第一剑手之称、年青英俊的吕府新人许商发话。

只见他一脸不悦之色,走了过来。

杨豫停下步来,蹙起黛眉,看看项少龙这边,又瞧瞧正大步走来的许商,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态。

最焦急的的伍孚,向两婢侍意,要她们把杨豫拉到小盘那席去,却给杨豫挥开了两婢。

反是小盘大觉有趣,笑道:“难得这么多人到青楼来,正因有这种你争我夺的乐趣。”

许商脸上像外面的大地般覆上了一层寒冰,先冷冷对伍孚道:“伍楼主刚才又说豫姑娘给杜将军预早订了,为何现在又可出来侍酒?”

杨豫显然对许商颇有好感,凑到许商旁说了几句话,又指点项少龙这一席,说的当然是好话了。

王齿乃秦室军方现时的重量级人物,冷哼道:“这小子是谁?是否活得不耐烦了,即管吕不韦来,也不敢不给我脸子呢。”

项少龙笑道:“大将军莫要为这种人动气,吕不韦的人一向横行惯了,迟些我们才和他们一次过算账。”

王齿闷哼一声,没再说话。

伍孚再匆匆走来请罪,尚未说话,小盘已道:“此事与楼主无关,楼主不用自责,豫姑娘爱来便来,不来就算了。”

伍孚那想得到这秦国之主如此好相与,大感愕然。

昌平君拉他说了几句话,伍孚又匆匆去了。

许商此时似仍慾要往他们走来,却给杨豫扯着,隐隐中听她提及王齿之名。

杨端和乃王齿手下第一号大将,勃然色变,霍地立起,正要喝骂,给另一边的李斯扯得坐了下来,后者笑道:“杨将军何用与这种人一般见识呢?”

此时许商狠狠瞪了项少龙一眼,返回己席去,杨豫则盈盈而至,未语先笑,登时冲淡了不少剑拔弩张的气氛。

杨豫在项少龙指示下,一头雾水地坐到小盘之旁,虽然只知小盘姓秦名始,却不知是何方神圣,但总知此人能令昌平君、王齿、项少龙等对他恭恭敬敬,刚才伍孚又千叮万瞩她要悉心服侍,自是不敢怠慢。展开浑身解数,敬酒陪笑,口角生风,不半晌服侍得小盘妥妥贴贴,气氛融治热闹,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般。

不一会归燕也来了,场中其他宾客亦不感意外,只是王齿一人,便足够资格要这两位红阿姑来侍候。

归燕亲热地坐到项少龙之旁,先敬过各人,最后敬项少龙时,低语道:“项大人大人有大量,再不要与小女子计较好吗?”

项少龙暗忖就算以兵刃架颈,也再不敢轻信她,表面当然客客气气的接受了。

此时杨豫告辞离去,临行时大有深意地幽幽的瞧了项少龙一眼,不一会换了白蕾来,但四花之首的单美美仍是芳踪杳然。

四女中,以白蕾与项少龙等最没有过节,对小盘逢迎周到,使气氛更是融洽。

归燕凑到项少龙耳旁道:“项大人今晚留下来好吗?奴家定会尽心侍候。”又飞了他一个媚眼。

项少龙心想人说家花不及野花香,老子的感觉却刚好相反,而且那知你不会再来害我。

婉言拒绝了。

归燕难掩失望之色时,伍孚一脸苦恼回来,慾言又止道:“美美怕不能来了。”

昌平君皱眉道:“美美竟敢不给我们脸子吗?”

伍孚大吃一惊,摇手道:“不!只是她被召了到仲父府去,我三次派人去请,都给赶了出来。唉!我又不能说出……嘿!没有什么了!”

众人均感意兴索然。

小盘双目寒芒一闪道:“这事就此作罢,今晚亦到此为止。哈!很不错的一晚哩!”

伍孚放下心来,归燕和白蕾却是连声不依,媚态毕呈。

岂知这些对任何男人都有效的招数,到了小盘身上却一点都派不上用场,这未来的秦始皇淡淡一笑,站了起来,负手便去,众人慌忙追随左右。

项少龙勾着归燕的脖子,吻了她脸蛋,柔声道:“美人儿若想幸福快乐,安享大好年华,要好自为之了。”

归燕神色一黯,垂头道:“燕燕定会谨遵大人之命,只望大人能有三分怜惜之意,燕燕已感恩不浅。”

项少龙向另一边的白蕾含笑回礼,这才洒然去了。

回到家中,荆俊仍非常兴奋,甫进大厅,便扯着正想各自溜回娇妻处的项少龙和滕翼道:“伍孚这混蛋真懂见风驶舵,见到王齿王陵等都拥戴储君,出门时便偷偷对我说迟些要亲来拜候三哥,哈!这混蛋真行。”

滕翼哂道:“我却看他是夹在吕不韦和缪毒之间,两边都不敢开罪,故苦不堪言,刚才白充告诉我,吕不韦有意收单美美为妾,伍孚自是非常苦恼了。”

项少龙笑道:“今晚似乎是胡混了一场,其实却是意义深远。首先储君清楚了解到吕缪两党的斗争,其次就是无意知道了蒲鹄正和杜璧图谋不轨。而另外就是有三个得益之人了。二哥不慕富贵,可以不论。李斯和桓奇刚才表现出来的急智,深得储君之心,于他们的官运势将大有裨益。”

再谈了半晌,项少龙酒意上涌,支持不住,回房睡觉去也。

众娇妻爱婢不免责了他几句,糊里糊涂间,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田贞田凤服侍他起床穿衣,取出百战宝刀,找滕翼松了筋骨后,只觉气爽神清,充满活力。

纪嫣然讶道:“为何夫君昨夜才花天酒地,酩酊而回,今天却是神采飞扬,尤胜往昔,真不合常理。”

项少龙一摆百战刀,笑道:“若说我不把管中邪和今晚胜败放在心上,就是骗你,但昨晚这一醉却恰到好处,使我忘却了一切,因而得到这些天来难得的松弛,又睡得比平时多了,现在自是状态不差。”

滕翼咕哝道:“还说只是不差,劈得我差点连墨剑都丢了。”

众女齐声娇笑,喜形于色。

谈笑间,陶方和荆俊陪着乌应元来了。

喜气洋洋下,众人共进早膳,一点没有山雨慾来前的紧张气氛。

荆俊和滕翼两人回官署后,项少龙陪着岳丈在厅中闲聊,谈起乌卓在塞外建立的大牧场,听得项少龙心向神慕,恨不得明天就是小盘加冕之目,那后天就可去过自己的新生活。

说着说着,项少龙竟然就在地席上睡着了。

他发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赵雅、赵倩和春盈等四婢,齐向他殷勤劝酒,预祝旗开得胜,大败管中邪,正陶醉其中,又隐隐知道是在造梦时,给乌廷芳拍醒了他。

项少龙愕然坐了起来,乌廷芳道:“储君派人来召你进宫,不知什么事呢?他该让你多点时间养精蓄锐才对。”

赵倩过世后,乌廷芳是滕翼外唯一知道小盘身世的人,说话间对小盘自没有其他人般尊重。

项少龙伸了个懒腰,只觉精神和体能均处于最巅峰状态,暗奇自己大战当前,竟仍能入睡。不过已无暇多想,匆匆沐浴更衣,人宫见驾。

小盘照常在书斋接见,另外还有昌平君和李斯两人。

小盘道:“五日后为立春,寡人决定是日到渭河春祭,项太傅那条黑龙没有问题吧!”

项少龙道:“一切准备就绪,只要清楚知道祭河的地点,就可预作安排。”

小盘双目亮了起来,旋又叹了一口气道:“始终仍有太后那关最难闯过,看来不和她作点交易是不成的了。”

李斯道:“最紧要是抓牢军权,其他的让他一步半步,该无大碍。”

小盘苦恼道:“只要想起要给那假太监封侯赐爵,寡人心中便首先不服气,现今太后到了甘泉宫,寡人对她和缪毒间的事更是一无所知。”

昌平君安慰道:“缪毒若有异动,茅焦自会暗通消息,储君请放心好了。”

小盘怒道:“试问寡人怎能放得下心来,现在朝廷姦党处处,人人各怀异心,若非还有这条黑龙,就索性把他们全召进宫来,一股脑儿杀了,然后再想办法收拾残局。”

昌平君见他气在头上,那还敢说话。

项少龙笑道:“储君息怒,别忘了今晚尚有场精彩表演,只要斩了管中邪,就可重新安排都卫的统领人选。”

小盘这才消气,又商量了黑龙一事的细节后,各人方先后辞出。

项少龙和昌平君离开时,均感到这不断成长的小储君威严日增,自具不怒而成的气势,而发起怒时当然更使人心寒胆颤。连项少龙这“看着他长大”的人都有此感觉,其他人的感受更是可以想见。

刚步出书斋,一位俏宫娥截着项少龙,报上琴太傅有请。

昌平君一面羡慕识相地走先一步。

项少龙随宫娥穿廊过殿时,暗忖朱姬搬往了甘泉宫,小盘则尚未立后,宫内最具影响力的自然是琴清了。

这时来到后宫一座幽雅的四合院前,宫娥跪下道:“项太傅请进。”

项少龙欣然内进,只见琴清正倚门待他,那还客气,拥到怀里缠绵一番后,琴清挣着仰后娇躯,仔细端详了他好一会后,欣然道:“算你吧!精神很好!你这人呢,昨晚仍要到醉风楼鬼混,弄得全城皆知。”

项少龙早知她耳目灵通,挽着她的小蛮腰,到一旁坐下时,琴清服侍他脱去外衣,又为他按摩肩头的肌肉。

项少龙舒服得有若飘摇云端,暗忖有了肉体关系后,享受与前确有天渊之别,以前想碰碰她的小手已是难得,现在她的小手却是自动送上门来。

琴清轻责道:“千万不要轻敌啊!与管中邪接近的人都说他的剑法又更上一层楼,剑法差点的人只要见他摆出架式,便心志被夺,不敢进击。少龙虽得百战宝刀,又练成绝世刀法,但若轻忽大意,说不定也会失手哩。”

项少龙心想自己确有点轻敌,不过亦正是因为不大在意,才会像日下般轻轻松松、气定神闲。欣然受教道:“多谢琴太傅提醒,项少龙再不敢掉以轻心。”

琴清见他听教听话,喜孜孜道:“琴清确没有挑错情郎,大多男人得到我们弱质女流的身心后,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呼呼喝喝,颐指气使,只有项郎永远都是谦谦君子。”

项少龙笑道:“琴太傅对这种事似乎见多识广哩!”

琴清嗔道:“你想到什么了?人家只是听得多嘛。”

项少龙慌忙道歉,琴清这才回嗔作喜道:“今晚的咸阳城,上至储君。下至庶民,无不翘首苦待你和管中邪一战的战果。很多本来买你胜出的人,知你昨晚仍到醉风楼喝酒召妓,都转过来赌管中邪胜呢。”

项少龙呼冤道:“喝酒是真的,至于召妓只是储君要见识一下醉风四花的姿色,唤到席上来亮相吧!”

琴清笑道:“人家可不是这么想,况且传言总是夸大的,街头巷尾都有人传你先来一场与醉风四花的大战,看你还敢否不检点自己的行为?”

项少龙忍不住哈哈大笑。

琴清又道:“现在开出的盘口,赌管中邪胜是三赔一,可知他的行情比你看涨多了。”

项少龙失声道:“什么?”

琴清笑得伏在他虎背上,娇叹道:“若琴清是好财货的人,定要落重注在你身上,好大大赚上一笔。”

项少龙道:“究竟是何人在主持这种赌局,没有点本钱和信誉,谁会信他?”

琴清道:“你听过蒲鹄这人吗?他在屯留便有几间大赌场,若非咸阳禁赌,他早来设赌场了,现在便是他在此暗中主持赌局。”

项少龙讶道:“他不是昨天才到咸阳吗?”

琴清道:“他是昨天才到,但它的手下三旬之前便来了这里开赌局,说到赚钱,没有人比他更本事。”

项少龙好奇心起,问道:“这蒲鹄究竟是何等样人?”

琴清道:“我也不大清楚,只知他在东三郡很有影响力,与杜璧和赵将庞爰都有很深的交情,今趟他到咸阳来,四处活动送礼,就是为了给长安君成乔造势疏通。”

项少龙沉吟半晌,哑然失笑道:“好不好让我们先赚他一大笔呢?说到财力,我乌家绝不比任何人差。若他不敢接受赌注,登时要威望尽失。哼!一赔三,我看他怎赌得起。”

琴清忽然情动起来,从后把他抱个结实,嗲声道:“项少龙啊!你的信心是否天生出来的呢?似是从没想过自己会败北的。”

项少龙把她搂到身前,一轮热吻后,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回到家中,把赌赛一事告诉了乌应元,后者大感兴趣,找了陶方去商议。而项少龙则返回后堂,争取休息的时间,与众女爱儿调笑耍乐,不一会已是黄昏时分。

桓奇、昌平君、荆俊、滕翼、李斯、杨端和、白充等人不约而同来到乌府,好与他一起赴会,以制造声势。

项少龙沐浴更衣,换上琴清亲手为他缝造的武士服,内加护甲,确是雄姿英发,神采飞扬。

他使人把百战宝刀和飞龙枪用布包着,交由荆善等运送,以惑吕府之人的耳目。

一切妥当下,领着三位娇妻,还破例把田贞田凤带在身边,在众好友前呼后拥下,朝仲父府出发。乌应元和陶方自是也在大队之中。

走进灯火特别辉煌,两边尽是王族公侯大宅的咸阳大道时,项少龙感慨万千。

当初孑然一身来到这时代时,那想得到会有今天的风光。

可是他同时看穿了这时代繁华背后那残酷无情的特质,即使小盘将来亦会因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专制。

任何事在往某一理想迈进时,就是最动人的时刻。

但成功之后,为了继续保持权势和利益,在那种情况下,感情再无容身之地。

至少他知道日后的李斯会变得比任何人更厉害,而他最不愿就是见到这些痛心的变化。

就在此刻,他再下决心,只要铲除了缪毒和吕不韦后,立即飘然引退,绝不迟疑。宏伟的仲父府终于在望,斜对面则是缪毒的内史府。这两处地方代表了小盘登基前的两大势力。

而他将是在这两大势力间畅游的得水鱼儿。

想到这里,雄心奋起,差点要仰天啸叫,才可泄出满怀豪情壮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