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5章 诱敌深入

作者:黄易

次日滕翼折返由荆俊把守的后防基地,安排后天疑军来援的事宜。

项少龙照例巡视营地,登高观察敌阵时,见对方安静得不合情理,奇道:“他们是否一直是这个样子?”

程均恭敬答道:“只是近十天才这么安静,此前日夜都不停的派兵来滋扰,但多是不过两三万人的小股行动。”

项少龙大感不妥,心中一动道:“敌人若到了对岸,是否可远远绕往上游,再渡河包抄我们的背后呢?”

程均道:“蒙上将军早想及此点,故在沿河处设下烽火台,若见敌踪,会立刻示警。何况德水河阔水急,两岸处处高崖,又没有桥梁,敌人纵有此心,怕亦难以办到。”

项少龙始终放不下心来,向另一侧的周良道:“派鹰王到对岸四处看看,能够飞远点就更好。”

周良欣然领命去了。

有了鹰王后,周良像脱胎换骨般变了另一个人。

程均见项少龙不相信自己的判断,神色不自然起来。

项少龙见状笑道:“程将军匆将此事放在心上,战争之道,千变万化,总离不开“出奇制胜”这四字箴言。庞爰既享有盛名,自是有本领的人。所以我才要防他有我们意料之外的奇兵。若我没有猜错,庞爰定在我们探子难以抵达的上游,架起临时的浮桥,以粗索对抗湍流,完成渡河壮举后,又把浮桥收起,移往我们后方的上游去,依样葫芦地架起浮桥,让军队迅速渡江。哈,难怪他们怎都要等我们援军开来才进攻了!”

程均听得哑口无言,同时暗忖你是大将军,自然爱说什么都可以了。

项少龙指着右方一处靠山的密林道:“若我是庞爰,就会使人先把战车等重型器物藏在林内,覆以树枝树叶,到攻袭我们时就可把距离缩短一倍了。”

程均道:“末将会留神的了。”

项少龙哑然失笑道:“程将军有否想过一把火把它烧了呢?”

程均愕然道:“那片密林地近敌阵,陷坑战垒,处处皆是,如何可以靠近放火?”

项少龙指着左方的高山逍:“爬上那座山就可扔下火种了,不过此策运用的时机最重要,假若在敌人来攻时才发动就能生出最大的效用。”

程均一震道:“未将明白了。”

两人又研究了阻挡敌军的种种策略。因为至少在接战时尚要撑上几天,才能佯作败退,否则谁会相信。

此时周良带着鹰王回来,兴奋的道:“大将军确是料事如神,只看鹰王盘飞的范围,说知对方至少有近十万人潜近了对岸我们后方上游十五里处,正准备渡过河来偷袭。”

程均立时汗流浃背,羞愧道:“末将立刻去加强那处的防御。”

项少龙惊道:“且慢!这岂非等若告诉对方我们识彼了他们的秘密行动吗?”

伸手想抚摸鹰王,只见它鹰嘴立时转过来作出要啄咬的架势,吓得项少龙连忙缩手。

周良歉然道:“这是小人蓄意教它不要接近其他人,大将军请见谅。”

程均却急切敌方奇兵偷渡的事,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问道:“末将该怎么办呢?若让敌人潜到后方,断我退路,再前后夹击,情况实险恶至极点。”

项少龙暂不答他,向周良道:“周兄负责监视射岸敌军动静,白天可以休息,但入黑后便要加倍留神。”

周良欣然道:“那小人现在是否该回帐和鹰王睡觉去呢?”

项少龙大笑道:“正是如此!”

周良去后,项少龙对程均道:“程将军不用担心。烧林和对付渡河敌兵都包在我身上,你只要管好营寨,着所有人白天输流休息,到晚上才有精神应付敌人。”

骞地一阵鼓响,来自敌阵。

只见数百辆战车,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以万计的步兵,缓缓迫近来。

项少龙叹道:“敌人已知我这队援军到了,所以又开始疲劳攻势。”

转向程均道:“现在程将军明白为何只许轮流休息。”

程均心悦诚服道:“末将受教了。”

项少龙心中好笑,自己胜在多了二千多年的军事知识。随便在古代的著名战役挑一两条妙计出来,就可顺利应用。

当下与十八铁卫潜出营地,沿岸往上游驰去。

果如程均所说,每隔十里许就凭高筑有烽火台,台高约五丈,台顶立三丈杆,杆顶吊一横板,可上下仰俯,供士卒攀高望远。横板每端挂有一个塞满柴草的大笼。若见敌踪,白天发烟,晚上举火,按预定信号显示来敌人数与距离、远近等情报。

台上又设有大鼓,都是远程通信的有效手段。

不过在项少龙从特种部队的立场来说,趁月黑风高之际,只要借浮木等物,横过黄河,要解决这些烽火台的哨兵并非不可能的事,想到这里,心中一震,已知道敌人在等待什么了。

他们在等月黯无光、乌云盖天的黑夜。

只有在那种环境下,他们才可进行奇兵渡江的突袭行动。

项少龙来至周良所指上游二十里许处的地方,发现了该处水流转缓,崖岸亦没有若他处险峻,最适合建立渡江的浮桥。

而那里正好有一个烽火台,可见蒙骜设立这些烽火台时,确曾下过一番功夫。

此时他心中有数,赶返营地去。

敌我双方的喊杀声响彻前线,不过营地里的秦兵早习以为常,获准休息者人人倒头大睡,对震耳战鼓声和厮壳声置若罔闻。

项少龙四处巡视,鼓舞打气,感到自己就像到前线劳军的国防部长,所到处人人欢呼,士气陡增。

在古代的战役里,士气可以直接决定战争的成败。

回到帅帐时,只见周良正以鲜兔肉喂饲鹰王,原来他怎么都没法入睡。

项少龙笑道:“不用担心,一日天气晴朗,敌人都难以渡江,所以不用紧张。”

周良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多了。”

项少龙返帐倒头大睡,梦到了纪嫣然诸女和项宝儿,又梦到了久无音信的琴清,醒来时才知思念之苦。

当晚敌人加强攻势,以投石机掷出巨石,摧毁了秦军第一重木栅,又把陷坑填平,秦军被迫撤往半里后的第二重防线,加强实力,这才把敌人击退,双方互有死伤,当然以敌方主攻者的伤亡数字大得多了。

次日黄昏上荆俊领着一枝二千人的都骑精锐,来到营地处,向他报告诸事就绪,撤走的伤兵病兵,已在往蕞城的路途上,而大军亦可今夜开来。

项少龙与荆俊说了敌人渡江之事,荆俊道:“朝霞风、晚霞雨,看天色这两晚定会下两,要来就是这两晚。这事可交给我去办,敌人没有一晚工夫,怎都建不起这么长可横扛的大浮桥。”

旁边的程均道:“荆将军准备怎样做?”

荆俊想了想,道:“我会把该处烽火台的哨兵撤走,敌人若够胆子渡河过来,我就趁他们在河中进退不得时发动猛攻,只要在那里布上数十台投石机,就可教他们饮恨德水。”

项少龙赞道:“小俊果然长进多了,这事就交由你去全权负责。记紧耍带同周良去。”

又把荆善叫来,嘱他和乌光、乌达和丹泉三人,带备火种,入黑后便攀山过去放火烧林。

几组人分别出发后,滕翼的“疑兵”来了。

只见漫山遍野都是灯火点点,其中大半却是挂在空骡上的风灯,以数千人制造出数万人的声势。

是夜果是乌云盖天,却又密云不雨,最利偷袭。

项少龙登上前线高台,只见敌方聚集大批车马步兵,投石机以千计,正准备大举进攻,偏是左方密林处全无动静,可想像在交战当儿,若忽然由那里杀出大批生力军来,必可突破己方坚固的防线。

战鼓声响,魏军带头进攻,由右方缓缓迫来,气氛立时拉紧。

接着左方靠岸处,韩兵亦开始朝己阵推进,立时声势大增。

五国联军经过不断合作,在配合上确是无懈可击,难怪每次对垒秦军都要吃败仗。

战鼓再起,敌阵冲出近千乘战车,由中路杀来,后面随着以万计的弓箭手,由于没有投石机一类笨重装备,后发先至,转瞬赶过了两翼的韩军和魏军,直迫而来。

战车长阔均在十尺上下,两侧有两个大轮,由四匹骏马拖拉,速度奇快,予人有很大突破力的感觉,瞬眼间越过了被填平了的陷坑,越过被破坏了的第一重防线,登上平原尽处的坡丘。

项少龙正要下令迎头痛击时,敌车忽停了下来,且把骏马解下,再将一辆辆战车联结起来,形成一道长达两里的营垒。

最奇怪是每隔三丈许,就露出一道可容三人拉手通过的间隙,使人难以明白有何作用。

此时对方的步兵飞奔而至,躲在车阵后,弯弓搭箭,防止秦人出寨反击。

由于车阵在矢石射程之外,项少龙等毫无对抗办法。

程均叹道:“大将军所料不差,敌人此举,旨在断去我们前路,若敌兵真能由后方攻来,我们定难逃全军覆灭的命运。”

此时又见有车队开来,却非一般战车,而是笨重的运粮车,只看其缓慢的速度,八头骡子都拖得举蹄艰辛,便知车上是装满石头一类的东西。

项少龙和程均此时才明白早先车阵留下的间隙通道,就是要让这些石车通过,建立另一重更迫近己阵的车阵。

若让对方建立起这车垒,恐怕第二重防线今晚就要被攻陷了。

但由于对方早有战车和箭手掩护,对方要再筑车为阵的机会确有成功机会。

杀声由两翼传来,左右两边的敌人开始发动强攻。

瓒少龙纵目四顾,约略估计,敌人至少投入了二十万人于今晚的冲击战中,实力在己方一倍以上,若被冲破营垒,己军确只有待宰的份儿。

敌方处五色帅旗高起,摆开阵势,可想像韩闯正是其中一人。

程均等十多将领人人脸色发白,显为敌人高明的战术和压倒性的兵力震慑。

项少龙计算时间,下令道:“召集一批万人的盾牌兵和弓箭手,预备投石车,当左方密林木起火时立即出寨进击,破去敌人车阵。”

当下有人领命去了。

杀声再起,一队近千人的步兵由车阵后冲出,以火箭射来。

秦军营地立时矢石齐发,抵挡敌人。

形势惨烈之极,本是黑沉沉的天空全被火炬光照得血红一片。

项少龙还是初次身历古代的大型攻防战,既热血沸腾,又是心中怆然,那感觉怎都不能作出具体的形容。

敌方百多辆运石车和投石车穿过车阵迫来时,右方密林忽地起了几处火头,还迅速蔓廷。

果如项少龙所料,无数伏兵由林内惊惶奔出,占了大部份的是机动性最强的骑兵。

程均等精神太振,对项少龙信心陡增,反之敌方则慌乱起来。

秦军战鼓响起,寨门大开,盾牌兵分成三组,结阵于前,箭手居后,趁敌人车阵未结成之前,发动反击。

左右同时冲出两队各万人的骑兵,对敌人展开冲杀,以牵制敌人两翼的大军。

一时数万人投入鏖战,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项少龙到此刻才知秦军的勇猛和精锐,甫一接触立时把敌人的先头部队冲散,杀得对方弃车而逃,最要敌人命的是他们的运石和投石车反成了己己方的屏障,使箭手能迫近对方的战车阵后,向阵脚未稳的敌人作远程攻击。

战鼓再起。

秦军箭手此时蜂拥而出,接应己方骑兵撤返营地,留下横七竖八的石车和仍被焚烧的战车,瓦解了敌人第一波的攻势。

项少龙知道对方为配合渡河攻来的突袭军,必然不肯罢休,而己方前线的木栅和木寨亦有多处被投来的大石摧毁或被火箭焚毁,遂下令把主力撤往最后的第三重防线。

此时那右方的密林全陷进熊熊烈焰里,照得整个战场火般通红。

敌人退却后,布在中场的五、六万敌军,又在挡箭车、樯木车、卫击车的掩护下,分由左右中三路攻来,发动第二个进攻的浪潮。

攻防战就在这种惊心动魄的情况下进行着。

伤兵不断被运离营地,第二重防御线快要失守时,天已大明,敌人筋疲力尽下,只好退却。

荆善等此时安然归来,使项少龙放下了心头大石。

接着后方传来捷报,荆俊于敌人建起浮桥渡河时,发动猛袭,摧毁浮桥,还令对方折损了近万人。

秦军闻此消息立时士气大振。

但项少龙心里自知败局已成,连今夜都捱不过,下令分批撤走,却不忘虚张声势,不让敌人看破己方的意图。

刚吃过早饭,敌人又发动攻势,显然尚未知道渡河兵吃了大亏。

撑持到黄昏时,第二重防线终被攻破,全面撤退的时间终于来了。

项少龙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人,整个营寨陷进火海里,还蔓延往附近山头,教敌人难以追击。亦只有这等险恶山地,方可以这种手段阻挡追兵。

合从军果然中计,衔尾追来。

项少龙又在扼守往西通道的第二线坚垒硬挡了合从军五天,待大军撤往安全地带,才烧营逃走,沿途以陷阱尖桩遍布道路,教敌人快骑难以全速追赶。

此后数次接战,均佯作败退,到退返蕞城时,项少龙已知胜券在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