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6章 蕞城之战

作者:黄易

桓奇出城三十里来迎接他们。

这时原本由一万都骑和两万速援部队组成的骑兵队,只剩下二万许人,可见沿途追逐战的激烈。

离开山区,踏足于蕞城向东的广阔平原,四周群山环铙,黄河的渭水河段在北方五十里外由酉往东流去,由于山岭重重,除非攀上高处,否则便看不到大河奔湍的壮观情景。

由函谷关至北,足有三百里的路程。

项少龙和桓奇并骑而行,大军朝蕞城开去。前者见沿途的防集工事做足工夫,所有制高点均设有以土石筑成的堡垒,满意道:“小奇果然有本领,只看这里显示出来的阵势,已足可教庞爰心折了。”

桓奇得他赞赏,欢喜道:“大将军在前线出生入死,我怎能躲在这里只享清福,现时蕞城加入了后撤回来的军队,总兵力达十五万之众,人人养精蓄锐,更清楚大将军亲自殿后,好让他们能安抵蕞城,又知大将军旨在诱敌西来,使敌人变成疲军冉予痛击,故现在人人摩拳擦掌,要为大将军效死命。”

后面的荆俊一向与桓奇言笑不禁,笑骂道:“小奇原来这么狡猾,懂得散播谣言,幸好这些谣言有激励士气的作用,否则定要依军法把你处置。”

众人笑了起来。

桓奇向少龙身后的周良打个招呼,赞道:“周兄今吹立了大功,现在军中人人称你作鹰神,只要见到你,就没有人忧心会给敌人突袭了。”

周良笑得嘴都合不拢,摸着肩上的鹰王,谦虚一番。

谈笑间,项少龙等越过护城河,由放下的吊桥进入城内。

那场面立时吓了项少龙他们一跳。

城内军民都拥到主街再旁,夹道欢呼,如痴如狂。就像他们已大胜凯旋而回,事实上真正的大会战是尚未发生呢。

三天后,合从军的先头部队才到达蕞城平原东面的地区。

桓奇趁他们人疲马乏,又不熟地形的弱点,不分昼夜对他们轮翻攻击突袭,又放火烧营烧粮,合从军被迫退了二十多里,才站稳阵脚,但已折损了近万人,对士气的打击尤其严重。

项少龙等藉此争取到休息复元的空间,终日在蕞城外排练阵法。

项滕两人从墨子兵法内,选取了最有利于在这种封闭式环境中发挥的“螃蟹”阵,就是不将兵力按常规集中于正面而作“正兵”,而是将兵力集中于两翼来发动进攻的“奇兵”。

由于他们是背城而战,“正兵”可借助高墙上的投石机和居高临下的弩箭增加防卫力,故不惧敌方作正面主力冲击。

而两翼的奇兵,则由最精锐的都骑与速援两支骑兵作主力,他们的厚背大刀,最适合这种冲锋砍劈的任务。

敌人今吹西来,沿途尽是山匮,笨重的攻城车和投石机都要弃置途上,减少了对秦军的牵制威胁。目前唯一对合从军有利的条件,就只在占优的人数。

现在已进入秋季,合从军若不能在严冬来临前攻破蕞城,就要陷身于冰封雪盖的窘境中,动辄是全军覆没之局,所以项少龙不愁他们会筑垒坚守。

所以只要项少龙肯出城应战,庞爰等只会谢天谢地,希冀能速战速决。

十天后,合从军再次往蕞城推进,缓缓注入蕞城之外广阔达五十里的平原上,在边缘山区设营立帐,又以战车结成防御栅垒。

项少龙下令停止一切扰敌的攻击,任由敌人立稳脚步。

但大战即来的气氛,却拉紧了敌我双方每一个人的神经。

再三天后,五国联军全部抵达,项少龙等在城墙上望去,表面看来,对方确是军容鼎盛,全无疲惫之态。

桓奇留神看了一会后,笑道:“若论兵将质素与训练,合从军除赵军外,其他四国均远不及我,今趟蒙上将军之所以会吃上败仗,皆因连年交锋,他的作战方式早给庞爰等摸透了。所以很容易采用种种针对性的措施,从而获得胜利。”

顿了顿又道:“王翦上将军便曾说过,纵观近代名将,只有白起和李牧两人作战从无成法,又不遵成法,教人无从测度,其他人总是有迹可寻。而现在王上将军应该把项大将军加进这名将榜上了。”

项少龙笑骂道:“你这小子愈来愈懂奉迎捧拍之道。”

众人说笑了一会后,气氛经松起来,滕翼道:“敌人虽有损折,但兵力仍有五十万之众,不过我并不因此担心,对方始终各怀异心,难以竭诚合作。兼之这里天气土,尤不利于例如楚人的南方军,我们又把这附近的溪流水并以沙石堵塞,使他们这些疲兵更是困苦,故虽有五十万人,其实可以二十万的兵力视之,与我们相去不远。而我们则有坚城作护持,更不怕久战。而对方必须仓猝发兵,尽力争取时间,优劣之势,不言可知。”

桓奇极目远眺,道:“敌阵中传讯骑兵由中往左右两方驰去,显是去召集将领,众往中军会议,看来敌人快要大举进攻了。”

项少龙心中一动,淡淡道:“照我想来这都是摆个样子出来给我们看的,若我是庞爰,又真的兵强马壮、士气如虹,就索性摆出疲弱之态,引我们出城进攻,现在这样摆出威猛姿态,适足显示他们心虚胆怯,怕我们去攻袭他们。”

程均这时已对项少龙视为天将,闻言同意道:“兵书也有云:“士马骁雄反示我以羸弱,阵伍整齐反示我以不战。”大将军这看法极具明见。”

桓奇、滕翼二刑俊同时动容。

荆俊立即请命出战。

项少龙怕他有失,命桓奇作为辅翼。

半个时辰后,城门大开,两人各领一队两万人的步骑与投石车混合组成的部队,越过平原,冲击敌阵。

项少龙和滕翼则领军押阵,好于必要时掩护他们退却。

战至黄昏,连破了敌方数个营寨,才收兵回城。

翌日轮到敌人派军前来搦战,秦军闭门不出,只以箭矢回答,敌人无奈退去。

进行了三天这种互有伤亡的拉锯战后,到第四天清晨,合从军终失去了耐性,以新造好的攻城车、擂木车发动全面的攻城战。

项少龙仍坚守不动,等到敌人势疲力乏,全而退却时,才倾巢而出,在城外布成早先定好的阵势。

合从军此时虽不愿意作战,但因不想放过会战的良机,更惧怕给秦军冲击,亦全而出动,在平原另一边布下战阵。

项少龙和滕翼登上中军的一个小丘上,观察敌方布置。

道时朝阳升离束山,阳光普照下,敌我双方的兵器甲盔闪烁生辉,点点精芒,漫布两边平原,弥漫着大战一触即发的气氛。

合从军的兵力明显减少了,只约有四十万之众,分成五大阵。

兵力主要集中在中央处,以步兵为主上,前方均是战车,后阵为骑兵,成前中后三阵。

左右两阵则是快速的骑兵。

中央的步兵又依兵种分作九个小阵,最前三阵是盾牌兵和轻装步兵,其他六阵都是攻击主力的重装备步兵,每阵达二万人,分持弩、枪、剑、盾、拒马、矛、戟等远程防御或攻坚的武器。每队占地大小、相互间的距离,均谙合某一战阵法规,绝非乌合之众。

滕翼叹道:“三弟虽是初次领兵,但每趟均料敌如神,像眼前般避开敌人中央的主力,把重兵置于两翼,确是高明之致。现在即管庞爰知道不妥,亦难以变阵。何况他更不知我们的骑兵每人都至少具有百战刀一半厉害的厚背大刀,保证可让对方两翼持剑作战的骑兵吃上大亏。”

敌阵战鼓忽轰天而起,集结在前阵的近三千乘战车,在步兵的紧随下,一声发喊,开始推进。

周良肩上的鹰王亦感染到那种兵凶战危的气氛,拍翼低鸣。

项少龙下令坚守,鼓声立响,传讯兵则以旗号知会两翼的桓奇和荆俊。

就在快将进入射程时,三千辆分六排而来的战车上前两排忽地加速,朝前冲来。

每乘战车除御手和一乘车兵外,还跟了一队车属步兵,各有职责。

御手驱车,乘车兵则配备弓、弩、矛、戟等兵器,距敌远时用弓弩,近战则以矛、戟格斗,而车属步兵则紧随战车,与战车密切配合,互相掩护接应,以扩大杀伤和防御力。

战车的御手和战士因不用步行,均戴重盔穿坚甲,不怕一般箭矢,战马亦然,在战场上确有任意纵横莫之能御的气概。若给它们冲入阵来,战斗队形休想再能保持完整,此时若对方后援继续攻来,不败者几稀矣。

一时双方鼓鸣人喊,箭矢交飞,杀声震天。

敌方两翼的骑兵亦各分出一万人来,掩护中锋队的两翼。

大战终告拉开了序幕。

项少龙待对方完全进入射程里,才下令城上的投石机发动。

漫天巨石不时往敌人冲来的战车投去。

人仰车翻下,仍有近百辆战车冲近阵前来。

项少龙一声令下,前线秦军潮水退后,露出后方无数陷马深坑,敌车那想得到秦军有此一着,登时车翻人陷,给秦军乘势击杀。

城上箭如雨下,失去战车掩护的徒步兵卒纷纷倒地,惨状令项少龙不忍卒睹,但又无可奈何。

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来妇人仁心容身之地。

此时敌方两翼骑兵杀至。

项少龙再着雄手打出旗号,左右两翼骑兵杀出,人人手持大刀,把持剑的敌骑砍劈得溃不成军,人仰马翻,狼狈不堪。

奏军铁骑一向都优于东方士卒,现加上最利马上攻击的新武器,更是势不可挡。

项少龙中军在粉碎了敌人首轮攻势后,开始推进,向敌人第二轮攻来的战车步卒推进了数百步,又布成阵势,以投石机和箭矢对敌人进行远距离攻击。

此时敌方两翼骑兵狼狈溃败,敌方中央军怕失去两翼掩护,陷进三面受敌的窘境,连忙撤退。

岂知战车在前冲时虽势不可挡,但转动却不灵活,近半战车在急忙掉头下碰撞一团,混乱之极。

这也难怪合从军,谁估得到两翼的骑兵败得这么快和这么惨。

项少龙知道时机来了,再下达全面进攻的命令。

首先是桓奇和荆俊的左右两支骑军各两万人咬着敌人败军的尾巴由两翼杀去,接着是两翼的六万步兵随在骑兵后由两侧向敌阵推进。

项少龙由四万步兵、一万骑兵和一千乌家子弟组成的中央军,亦开始对敌人后撤的中军加以冲击,杀得敌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厉至极。

两翼骑兵以雷霆万钧之势破入敌阵时,合从军立时慌乱了起来,乱势像波浪般扩展,波及全局。

庞爰亦知不妙,擂鼓鸣号,下达全军继续挺进抗敌,但却已由主动变成被动。

当合从军堪堪将秦军抵挡住时,项少龙和一千乌家子弟如飞杀出,如虎入羊群般击溃了合从军最具实力的中军。

此时合从军败势已成,就算孙武复生,白起重临,亦难挽回败局,只半个时辰,楚军首先后撤,这一举动立使合从军变成四分五裂之势,阵势大乱。

合从军纷纷弃械舍甲而逃,再没有顽抗之力。

秦军衔尾穷追了二十余里,斩敌达八万之众,俘虏亦有二万余人。

五国合从击秦,从未试过如此惨败。

当夜项少龙就在山地扎营,准备养足精神后,明天再追击敌人,好收复所有失地。

忽然手下来报,擒到了敌方的大将。

项少龙连盔甲都来不及穿好,出营一看,赫然见到满身血污的韩闯垂头丧气地被押至帐前,见到项少龙惨然笑道:“项兄给我一个痛快好了。”

项少龙大吃一惊喝道:“立即给我松绑!”

手下对他无不敬若天神,闻言立即割断绳索。

项少龙使人为韩闯疗治伤口,一切妥当后,才邀他入帅帐用膳。

韩闯苦笑道:“少龙此战,将名动天下,声威直追白起当年,我韩闯败得口服心服。”

项少龙叹道:“各为其主,这一战大家都是无可奈何。韩兄今晚就睡在道里,明早再乘马返回贵国好了。”

韩闯一震道:“少龙私放敌将,罪名可大可小,我怎过意得去?”

项少龙诚恳地道:“此事那还理得这么多。我会将韩兄的随从一并交还韩兄,韩兄必须尽快逃离秦境,现今之势,我们是不得不乘胜追击。”

韩闯本就是贪生怕死的人,得此生机,感激涕零,道:“要走不若今晚就走,唉!少龙真够朋友了。”

项少龙当夜送走了韩闯和他近千亲卫,到次日清晨,一边把俘虏遣往蕞城,一边再衔尾追敌。

途中庞爰虽重整合从军,但由于士气涣散,兵器、粮食同缺,不三天就被全部击退。项少龙长驱直进,以有如破竹之势重夺函谷关,粉碎了东方五国合从抗秦的美梦。

项少龙使人重筑工事,加固函谷关的防守力,过了冬天,小盘派来特使上旦读由小盘和朱姬签发的圣谕,把项少龙策封为上将军,其他将官全加官一级,桓奇和程均同时升为大将军,滕荆两人亦晋身将军之列,周良则破格被提升为副将,其他人都论功行赏,士兵获发三倍饷银,登时皆大欢喜。

除程均留守函谷外,项少龙等被召回咸阳述职。

此战使项少龙名扬天下,声势尤在王齿蒙骜之上,与王翦并列为西秦两大新虎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