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4章 暗室春潮

作者:黄易

项少笼伏仕草丛,细察敌人的营帐。

只两夭工大,他便完成了平常最少要走十天的路程,到了中牟前方十吊许处的赵军军营。

他原本颇有信心偷过敌人的防线,潜伫中牟。可是当见到实际的情况,迄芙梦丘像炮沫艇抵不住现实的阳光而破灭了。

最头痛是李牧把附近一带能提供遮掩的密林全砍棹了,又在灼着他这方面的平原挖了辰长的陷坑,通道处均有人把守。

就算他叮通过陷坑,还须乃过“一重栅寨,才可进入趋营。何况纵能潜过连绵数十里的营帐,还有中牟外一片金无掩蔽的广阔千原。以李牧的布置,是绝不宵许任何人任来中牟。

现在的他,就像饿得半疯的猫儿,儿到芙味可口近在咫尺的鱼儿,偏是吃不进肚子内太,那种痛苦,实是难以形容。唯一今他感到趺慰的是李牧虽把中牟围得水不通;显然仍对中牟这坚城毫无办法攻破。他最靖楚中牟的情况,守上个一坏半戟,绝伴难季。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照原定计划回到大梁去,冉潜往赵境,由那-裘返屯留躬桓骑会合。另一方汰就是遽越巾卒,再偷过赵人的边防,迳回秦国立。一选择当然危险多了。以李牧的算无遗策,必在边境广设哨站,防止豢国援军东来。茗他没有猾雪板,这样做只等于自拉躲网。但现卜却非役有城功的机食。这慾望像烈般燃烧菁他昀心时,一阵蹄音犬吠声,由囱南方传来。

项少龙的心查沉下去,就在此刻,他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爬了起来,朝大桀的方向逃去。

翌日黄昏时,他到了魏都大梁城的郊野处”重回旧地,想起已作古人的信陵君魏无忌,不禁百感交杂。

此时他早吃尽干柜,既饥且累。

而大梁城的防御也明显地加强了,所有制高点均设有岗哨,最令他拽气的是拦路的几条大河和人工戍的河。

观察了一会后,他知道必须先渡河到大梁,然后再越过大梁另一边的河沟方能奔赴赵境。

痘样便得先购买足够的食带在身边,因际此夭寒地冻之时,再不能像以前般可拘取野集充饥了。

他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魏人并不知他到了这里来。所以耍越过大梁奔赴赵境;并非不可能办到。

打定了主意,他先把俏雪板、滑雪杖、弩弓等物找一处地点埋下,立了标志记认,才爬上一躶人树,扫掉了积雪,在树尉处瑟缩一团,苦候夭明的来临。

到午夜时分,雨雪纷纷的从夭而降,冷得他宜发抖。

饥寒交迫下,他只好咬牙苦忍。

自遇袭逃亡后,他一直靠紧强的意志屡次从敌人的罗绸中脱身出来。

但现在没有了敌人步步进逼的戚胁后,反而胡思乱想起来。

例如荆年派出的人,是否能遇知滕翼等有关他的消息呢?又假如远存咸阳的爱妻美婢们,若知道他的情况,会有什么反应?。

这里里忧虑,似如千斤重担般制压着他的心头,令他完全没法炊松下来。

肉体的痛苦,实远及不上心篮的负担。

忽地打了两个寒战,脑际昏昏沉,意识逐渐模糊“冉醒来时,挥身痛,才发觉自己由树匕掉了下来,身上堆满雪花。冬阳帝出来了,软诮无力的阳光由树顶进林内来。他姦小容易才爬了起来,只觉脸额火辣辣般烧着,意志接近崩绩的边缘。他竟在违要命的时刻病倒了。项少龙只觉无论心灵肉体均是无比的软弱,但父知若不继续行程,到寒夜来临时,他便休想有命再见明大的人阳。想起娇妻爱兄,他勉力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倒卜又爬起来的往密林边浴殓而去。勉强来到林木稀疏的边沿处,终支持不住,倒了下来:也不扣昏迷了多久,醒过来时,车轮磨擦电地的吵音传入耳际。他睁目一看,只见林外往大梁的官道处有一队骡车队经过。阳光竿消失了,天空乌云密布,正酝酿另一场火当。项少龙知道此刻正是生死阕头,颅准无人注急,勉力窜了出去,赶到其中一辆骡车后,爬上卓了,钻入布帐紧盖的拖卡去,倒在软绵绵似是麦子一类的东酉裘。然后失去了一切意识。车外的人声把项少龙惊醒过来。虽仍是阵客阵热,身体痛,头重如铅,但感觉己比先前好上一点,不过喉咙却像火般灼热,极霜喝大量冰惦的茶水消解。须少龙掀开覆盖拖车的帐篷一看,只见大害漫天中,两旁屋舍临立。像在一个噩梦中,忽然到了大粱城内。骠车缓缓而行,朝某一个目的地进发。项少龙正拿不定主意该否溜下车去,骠马队转人一条横巷、进入一处宅院。项少笼运集所余无几的斗志和力量,等候机会。骠车队最后停在右后一列仓库前。迄时大已黑齐,运货者显然并不打算、立即卸货,只解卜骡了,倏各自散去。琐少龙暗叫侥幸,符了一会,介o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让臼己由车上掉到积雪的地上。他伏在地上提起精绅观察了周遭的形势,见到食库这边黑沉的,但前院的方向却是燎火通明。以他的角度看去,亦知这宅院必是魏国某一权货的大宅,被高墙团团围住。目下姜身处是个长方形的广阔露夭后院,除了这停下来载货的十多辆车予外,再无他拗。院子的一边是马骠的厂子,另一边看来是下人住宿的房舍,紧贴院墙。一声犬吠,在前院某处响了起来。项少龙立时魂飞魄散。在这时代,权贵之家大多饲养恶犬。睡觉时便放出来巡逻庄院。以项少龙现在的体能,耍攀墙而去,根本是后有可能的事,唯一的方法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待明夭再设法离开。不知那儿来的气力,项少龙爬了起来,往仓库那边摸过去。在这刻他似感到臼己的体力正在回复的当儿,精神亦好多了。到了其中一个仓库的,才发觉重门躶锁,无怯进入。项少龙心焦如焚,逐道仓门摸过去。到了尾端的一座仓库,发觉惟有这个洽门是没有上锁的,大喜下推门而入。才阙上门,隔断了前院映过来的灯光,一个火辣辣的女体突然投进怀(巢来,且低声怨道:“还以为你不来了?少奶奶不是要你驾卓送她回娘家吗,竟造么快钦回来了。”

项少龙心中叫苦,原来竟撞上婢仆闸的偷情颔事,正不知该否说明时,那春情勃动的女人一对歼手缠上了他的脖予,献上香吻。

却之不恭下,项少龙只好带病渊受。女子离开了他的历,身子颤抖,低声道:-你不是史龄,你是刘杰,休想骗我。项少龙含糊的应了一声,怕她叫嚷,反手把她搂繁,主动吻上她丰润的樱chún。这女的显在动情时刻,只象征式挣扎了两下,便热烈地反应着。小知釜合肉慾上的刺激,项少龙原先头重脚轻的感觉竟大幅削减,最妙是再不觉得那么寒冷了。最令他感到这飞来艳福的特别刺激之处,是他连对方是何模样都不知道,只能凭感觉知道对方身材丰满,而旦对男女间事很有经验。项少龙对女人虽颇有定力,却绝非拘谨守旧的人,这刻给激起了*火,亦一发不可收拾,更兼若不满足她,就须把她制服或杀死,权衡轻重之下,自取前者,希望可胡混过去。一对手随着在她身上摸索起来,展开挑情手段。那女子登时呼吸急速,身子变得又软又热,若有光线,定可看出她霞烧玉颊的风姿。存指尖的采索下,他感到她外衣时的衣服出奇地单薄,温暖滑腻的大腿更是结实丰浦,使他知道她非常年轻,不会超过二十岁。她的动作反应像火般炽烈,身体不住在他怀裹蠕动揉艰,不断抚摸他的项背,口中发出使人魂销魄荡的娇吟声,谁都知道她渴求的是什么。尤其她明知他非是正在等待的情郎,仍然表现得如此放浪,可见她对男女之事相当随便,所以他项少龙亦不须有负上任何责任之感。

有了这想法后;项少龙不再客气,放心享受与她抵死缠绵的乐趣。那女子忽地离开了他,拉着他的手往仓库的暗黑处摸索而行。没有了她灼热的身体,他又感到身体虚寒软弱,不禁心中好笑,想不到女人竟可成为医治自己疾病的特效葯。片刻后两人倒在一堆厚软的麦子处,上面还铺了一张薄被子,可知此女早曾在这仓库内多次和人偷情,故而准备完妥。卧倒存这么舒服的床上,项少龙再不愿爬起来。女子站丫起来,寨惠众察地迅快脱掉衣服,扑下来时成了一个光滑温暖的胴体。她替他脱衣服时,项少龙山奇地发觉自己有了强烈的反应。正暗笑自己人穷而色心未穷,女子在他耳边催道:“你这死人,平时已色迷迷地打量人家,也不知你给了史龄什么好处,竟让你代他到这时来欺负人家,还不快来。”

项少龙一个翻身,半抱卡压的把她搂着。

女了道:“喜欢我吗!”

项少龙咕哝应了一声,集中精神去享受男女间肉体接触的欢乐。

仓库内一时春色无边。

项少龙努力片晌后,便感体火难继,改为由那女子作主动。

到那女子颓然伏在他身上时,项少龙先把她搂紧,才凑在她耳旁低声道:“我也不是刘杰!”

女子剧震道:“你是谁!”

项少龙早好答案,轻柔地道:“我叫陈武,是随骡车送粮来的人,想进仓内看看情况,却遇上大姐你,老天爷对我真太好了。大姐你叫什么名守?女子犹豫片晌,忽地咕咕的浪笑连连,好一会才道:“你这死人呢;竟占了人家的大便宜。我叫秋琳,是大少爷的小婢。

啖!你这人哩!不过你比大少爷和史龄都好多了,刘杰来也没你那么壮健。

项少龙放下心来,问道:“有没有办法弄点吃喝的东西来,千万不要让人晓得。”

女子坐了起来,爱不释手的摸着他宽阔的胸膛,柔声道:“放心吧!若让人知道这事,我也要没命呢。”

言罢穿衣去了。

项少龙忙穿好衣服,再躺下时怎柢受得住那一再劳累,侃侃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后,他给秋琳弄醒过来。她点着了一盏小油灯,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项少龙坐了起来,也同时打量对方。

这秋琳的姿色固然远比不上咸阳的妻婢,但亦属面貌娟好,最引人是她饱满玲珑的肉体,正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活力,难怪那史龄拚死都要勾搭上她了。无论在那一方面,这艳女都可当得上惹火尤物的赞语。

秋琳伸手摸仁他长满胡子的面颊,喘着气道:“我从未儿过像你那么威武英俊的人呢7只是疲了点”项少龙把她褛过来,再缠绵一翻后,才道!“有其么吃的好东酉带来!”

秋琳打开带来的包裹,取出一壶茶和十多个馒头。

项少龙看得馋涎慾滴,狼吞虎咽一番后,秋琳问道:“你这个连着腰带的钩于是作什么用的!”

项少龙胡谪道:“是用来搬货的。”

秋琳显然非是思虑周密之辈,深信不疑道:“你这么溜了进来,赶粮的谢老大不曾怪你吗!”

项少龙道:“我古欣了他要去找朋友,该不会有问题的。”

秋琳吃吃笑道:“那是找甚糜朋友,你想去嫖才臭,只是碰巧嫖上了人家。”

项少龙见她澡荡风騒,心中一热,差点又要把她拉过来大快朵颐,心中阿时大喜;知道经此。“闹”,出了一身大汗,病情竟大有转机,早先那能料想得到。

秋琳作出幽怨之色,瞟了他一眼道:“以后我都不理史龄了,只盼能永远和依好;”项少龙忍不住瞪了眼她高耸的酥胸,艾道:“依不想和我好也不成呢。”

接着随口套问,很快裁弄清焚违宅院的主人是魏朝的一个大官,还有他家中大概的情况等等秋琳叹了一口气道!“人少莆快回来了,我要走了呢:你……项少龙把她搂入怀襄,茉声道:“什么时候你可再来!”

秋琳意乱情迷道:“要看情枇才行。但您样告欣你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为了秋琳姐,我陈武什么都肯干,横竖没事,我就在造裹等你,肯机会琳蛆就来找我。但记紧要带些吃喝的东酉来,若有衣服裁更好了。”

秋琳正恋姦情热,那会想及其他,吻如雨下般落在他脸欠,不断点头答应。

项少龙还怕她内人查问自己,吩咐了她不要这么做后,才放她离闲。

把这跪时的合乐窝借灯光搬到仓康一角的隐蔽处,才躺下来休息仓内放的都是木柴一类的东酉,这在严冬却是不可缺少的必霜品暂时可说松了一口煞,不但有女为伴,还不虞会给魏兵寻到。

只待耆好身体,便立即可趁夜凭钩索攀墙离闲。

不过人的体能始终有限,在这夭寒地冻的时刻,假如日夜都要在冰雪的世界中度过,恐怕捱不了多少犬就要给活活冻死。

赵国在魏国北方,天气更寒冷。自己当时急于回返中牟,想错了一着,舍南取北,实属不智含件南方的楚国去,就不用陷于眼前远等进退维谷的境况了。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坎日有人来搬走了几困柴枝,一点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到黄昏前,秋琳送来了食物,歉然道:“武郎你将就一点吧!大少爷的衣服又不合悴穿,像悴那么高大的人可很少有呢!”

项少龙早心满意足,与她温存一番后,才放她离去。

这时他的体力已回复火米,暗忖不宜久留,遂趁恶犬放出来前,偷偷攀墙离闲,来到街上。

夭上雪花飘舞,街上行人稀少,纵有路人亦是如匆而行。

顶少龙把从薄被撕下的一截布块盖着头脸,恢记忆朝北门赶去。

当城墙在望,深庆得计时,蓦地大吃一惊,原来城墙结满厚冰,猾不留手7纵使在巅辜状态,亦休想可以攀避。

他还心有不甘。找到一截城墙,试了,多次仍没法钧制墙额,这才废然而返。

至此才明白为何很少有人在冬犬打仗攻城。

这时纵想回到仓库,亦有所不能。

无京下片好找了一条横巷,瑟缔了一晚,到夭明才试采往城门的方向走去。

雪在午夜时分停了,天亮时阳光又从天际下来。

硕少笼走在街上,生山无遮无掩的赤躶感觉。

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体型,此时恰好成了最大的负誊。

他专拣横街窄巷以避人耳目,来到一处空地,一蕈小孩正在踢毽子为乐。

其中一个小孩瞥见他,忽地脸色大变,高呼道:“残盗来了!”

燕他孩子见到他,都驽惶四逃。

项少龙心中苔笑,鸡道自己长得家残盗吗?

忽地虎躯剧震,明白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