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9章 权力斗争

作者:黄易

船抵谷城城外的码头时,天仍未黑。

房生兴高采烈的扯着项少龙要下船去胡混时,给张泉叫着项少龙道:“凤小姐要用车,你去准备一下。”

项少龙愕然道:“车在哪里?”

张泉不悦道:“你的眼睛长出来是用来瞧屁股吗?码头上不见泊了辆马车在?”

项少龙话才出口,便知要挨骂。

马车虽在另一艘船上,这时该已驶了下来,只不过他心中焦急难以逃遁,才胡乱说话。

房生暗地扯了他一把,他知机的随房生由踏板走下船去。

方寸大乱间,忽地有人在背后向他猛力一推,他失惊无神下,失去平衡,往前跌去,撞到房生背上去。

两人跄踉滚下跳板,直跌到码头的实地去,若非跳板两边有扶手围栏,说不定会掉进河里去。

项少龙爬了起来,房生捧着左脚,痛得冷汗直冒,脸容扭曲。

船上响起哄然大笑。

只见谷明等一众御者,拥着个矮横力士型的壮汉,正向他们捧腹嘲笑。

有人叫道:“看沈良你个子高大结实,原来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给我们巫循大哥无意轻碰了一下,便跌个四脚朝天,还说什么精通武技。”

项少龙认得说话的人叫富严,乃谷明那党御者的中坚分子,同时暗暗记着那叫巫循的家将。

张泉出现在船梢处,向谷明他们怒喝道:“什么事?”

谷明好整以暇道:“他两人连走路都不会,怪得谁来。”

接着争先恐后奔下码头,呼啸去了。

张泉怒瞪了跌得灰头土脸的项少龙一眼,骂了声“没用的家伙”,转身去了。

项少龙动了真怒,默默扶起房生,房生仍惨叫连连,道:“我的腿断了!”

项少龙恨不得立即去追谷明等人,把他们杀得一个不留,歉然道:“是我累了你!”

房生苦笑道:“他们原是要弄伤你,教你不能驾车,唉!今晚我和你都不用去寻乐子了。”

这时有几名御者奔了下来,协助项少龙把房生扶上船去。

快到甲板时,有女声娇喝道:“你们在弄什么鬼,竟敢阻着凤小姐的路。”

项少龙心叫不妙,低了头躬着身,扶房生移往一旁。

偷眼一瞥,戴了面纱的凤菲盈盈俏立眼前,旁边是那仍穿男装的小屏儿和另四名俏婢,在十多名家将簇拥下,这美女正打量自己。

那小屏儿显然认不出自己来,一脸怒容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泉和另一人不知由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待要说话,旁边那长相颇英俊的中年人抢着道:“只是发生了无意的碰撞。”接着向项少龙喝道:“你就是那新来的家伙吗?真没用!还不快滚下去,难道要大小姐等你吗?”

张泉听他指桑骂槐,脸色一变。

凤菲那妙比仙乐天濑的声音在面纱内响起道:“沙副管事!”听来隐带责怪口气。

沙立目的已达,得意洋洋的闭口不语。

凤菲瞧了项少龙一眼,淡淡道:“以后小心点好了,扶了房生回房后,再下来给套车吧!”

项少龙抹过一把冷汗,知道她们主仆果然认不出自己来。

看着她在前呼后拥中步下跳板,心中只能苦笑。

这么一来,他就休想可开溜了。

何况他感到房生一天腿伤未愈,自己也该留下来照顾房生。

这就是他项少龙做人的原则了。

不知何时,雪粉又开始降下来。

在黄昏的朦胧光线下,细雪轻柔无力地飘舞着,似很不情愿才落到地上结束了那短暂而动人的旅程。

一切都放缓了,被净化了。

项少龙策着健马,载美而行。

前方四名家将开路,后面还随着八名家将。

魏兵的指挥偏将敖向亦带了十多名亲随,伴侍两旁,益发显出风菲备受各国权贵尊重的身分。

她就像二十一世纪色艺双绝的艺人,谱出的曲词均盛行一时,非是一般出卖色相的歌伎所能相比。

在这种前呼后拥的情况下,项少龙纵没房生这负担,亦溜不了。

非是没有可能,而是会教敖向生疑。

最妙是敖向自然以为项少龙是已替凤菲办事多年的御者,故对他半点都不起疑心。

他完全不知目的地在哪里,只知追在前方家将的马后。

蹄声嘀嗒中,车马队畅通无阻的开入陷在一片白茫茫的古城里。

大多店铺均已开门,但仍可从招牌看出此城以木工、绣工、织工和缝工等工艺为主。

项少龙虽非对文化有深厚认识的人,但因观察力强,感觉此城比之以前到过任何这时代的城市,都多了一份书香和古色的气氛。

此时敖向策马来到马车旁,垂头向凤菲说话道:“昔年旧晋韩宣子来到鲁国,看到鲁太史所藏典籍,大叹‘周礼尽在鲁矣’,凤小姐故地重游,当有所感。”

项少龙心中一动,这才知道此城原属鲁国,鲁亡后不知何时落人魏人之手。

连孔夫子都是在这土地上出生,难怪会有一种他国没有的文化气息。

凤菲幽幽一叹道:“也正因此累事,若非我们鲁人顽固守旧,抱着典籍礼乐不放,也不致始受制于齐,继受制于吴、越;虽得君子之邦的称誉,还不是空余亡国之恨。敖大人过誉了。”

项少龙听她语气萧飒,心中一阵感慨。原来她非是宋国公主,而是鲁国公主。不过鲁宋相邻,更说不定两国都和她有点关系。

敖向这着马屁拍错了地方,尴尬地东拉西扯了两句后,见风菲全无说话的兴趣,知机地退回原处。

马队左曲右转,逐渐离开了大道,朝城西偏僻处走去。

在风灯的光芒中,凄风苦雪之下,就像在一个永无休止的梦境中前进。

项少龙感受到身后美女重回故国的黯然神伤。想像着将来小盘统一天下时,敖向等都会变成像她般的亡国之人,禁不住又是另一番感慨。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或者可作现时东方六国的写照。

马队穿过一片疏林后,在一处陵寝停下来。

项少龙心中恍然,原来凤菲到这里来是要祭祀某位先祖故人。

凤菲等鱼贯下车,由敖向陪伴着朝陵墓走去,没在林木后。

项少龙和一众家将魏兵留在原地,不一会隐有哭声传来。

当她们回头时,除凤菲被面纱遮着看不见脸容,小屏儿等都哭肿了秀眸。

回到船上,已是深夜。

谷明等全溜到岸上花天酒地,剩下一脸愤慨的房生。

项少龙见他的左脚胡乱扎了些布帛,问道:“怎样了?”

房生两眼一红道:“若我的脚好不了,就要找他们拼命。”

项少龙曾受过一般接骨驳骨的跌打医术训练,将扎着的布帛解了开来,摸捏研究一番后,松了一口气道:“只是骨头移了位,来!忍点痛。”

房生惨叫一声,泪水夺眶而出时,项少龙亦完成了壮举。

房生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大讶道:“沈兄确有一手。”

项少龙拍拍身旁的席子,笑道:“坐下来,我有些话想和房兄说。”

房生这时的心情和刚才已是天渊之别,欣然坐下道:“沈兄请说!”

项少龙由怀里掏出那两锭黄金,用手掌托着,送到他眼皮子下。

房生的眼睛立时瞪大至极限,呼出一口凉气道:“天!这是黄金。”

只这么两锭金子,便够普通人一世无忧。

项少龙把金子塞入他手里,低声道:“这是你的了。”

房生犹豫了一下,才摇头道:“我怎能受沈兄的金子呢?”

项少龙骗他道:“我共有十锭这样的黄金,都是无忌公子自知不免的时候分赠给我的,房兄尽管要了它们,然后诈作跌断了腿,离开这小人当道的歌舞团,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

房生抓紧了金子,讶道:“沈兄身家如此丰厚,何用来到我们处混日子呢?”

项少龙胡诌道:“实不相瞒,我今趟是借机离开大梁,自无忌公子死后,我们这些旧人无人敢用,我又不甘于平淡,遂乘机到齐国来碰碰运气的。”

房生感激零涕道:“大恩不言谢,有了这两块金子,加上我这两年的积蓄,明早我便向小姐请辞了。”

想了一想又道:“不若我们一起走吧!沙立那人心胸狭窄,定不会放过你的,张泉则只是利用你,就算沈兄死了,他亦不会掉半滴眼泪。”

项少龙微笑道:“房兄走了,我再无后顾之忧,我们那一跤绝不会白摔的。”

房生呆望着他,就在这刻,他感到项少龙活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当晚房生已迫不及待,向张泉表示了因腿伤而要离团。

张泉毫无挽留他的意思。借口是他自己离职,随便给了他微不足道的十来个铜钱,便着他明早离船。

房生愤然告诉项少龙,本该有一笔可观的安休费给他。不用说已落到张泉的行囊里。

当然他不会真的把这放在心上,因为那两锭金子已令他心满意足。

翌晨项少龙送他下船,正犹豫好不好随他一同失踪时,谷明等人回来了,经过时对两人冷嘲热讽一番,这才登船。

项少龙又见码头间满布魏兵,船上的张泉则是虎视眈眈,便与房生道别,压下心中的冲动,返回船上去。

船队开出。

项少龙见其他仆人御者,都如避瘟神般不敢与他交谈,张泉那批人又当他是废物般不再理睬他,心中好笑,取过早饭,躲到甲板一角吃了起来。

心中却在盘算如何狠狠闹他一场,好迫凤菲把自己辞退,那就可大摇大摆地的离开,谁都不会对他生疑。

不过时间须拿捏恰当,最好是要在下一站补充食物用水之前生事,那便可顺理成章于泊码头时给赶下船了。

初时他还对抢了人家的饭碗有点内疚,现在却知是帮那人挡了一场灾祸。

谷明那些人显是奉了副管事沙立之命,誓要把他迫走。

那沙立卖相不俗,可能正是凭此天赋条件,勾搭上某一个颇有权力的婢子,实力增加后就来谋夺张泉这可赚钱的大肥缺。

左思右想时,眼前出现了一对小靴子。

项少龙愕然上望,刚好给人家姑娘胸前的插云双峰挡着了视线,看不到她的模样儿,吃了一惊下长身而起,原来是二小姐董淑贞的近身宠婢小玲姐。

她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两眼,冷哼道:“你就是那爱闹事的沈良了?”

项少龙已决定了在下一站离船,那还须卖她的账,回复以前叱咤风云的气概,微笑道:“小玲姐过奖了,没有人起哄,那闹得出什么事来呢?”

小玲姐怎想得到项少龙会如此针锋相对,一愕下变脸道:“好胆!你知否和谁人说话。”

项少龙双手环抱胸前,淡然自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万事都逃不过一个理字,我现在孤身一人,人家却是成群成党,小玲姐给我来评评看,谁才有闹事的资格?”

小玲姐登时语塞,说到雄辩滔滔,她怎是见惯大场面的项少龙的对手,气得脸都胀红了,狠狠盯了他几眼,才叉腰娇叱道:“你是否不想干了!”

项少龙好整以暇道:“这怕该由张管事或凤小姐决定吧?”

小玲姐一向只有她骂人,那曾给项少龙这种身分的下人顶撞过,气得七窍生烟,跺足走了。

项少龙看着她走到另一边谷明那群人处,把谷明召了入舱,心知肚明好戏正在后头,暗觉好笑,掉头欣赏停了雪后两岸的美景。

他几乎可肯定沙立勾上的人就是这个颇有姿色的婢女小玲姐,背后可能更得到歌舞团内第二号人物董淑贞的支持,才敢挑战张泉的权力。

当他正思索逃回秦境的路线时,肩头给人拍了一记。

项少龙别头看去,入目是一名家将,也是昨晚护送凤菲到城内祭祀的其中一人。

那家将道:“张爷要见你!”

项少龙见他说话时双目不敢直视自己,那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微笑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那人道:“我叫许然,随我来吧!”

项少龙心中一热,手脚同时发痒,随他进舱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