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5章 慾离难去

作者:黄易

走不了两步,前方一扇门“伊丫”声中掩开,祝秀真以舞蹈的曼妙姿态,莲步轻摇的走出来,拦住了项少龙的去路,眼神既幽怨,似乞怜的道:“沈执事有空吗?”

项少龙当然不会蠢得相信这些歌姬的任何表情,盖因她们都是演戏的第一流专家。

不过纵使董淑贞和祝秀真曾布局害他,现在比较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后,他对她们不但没有怨恨,还探感怜惜。

说到底,她们都是在这男权当道的社会追求自己理想而挣扎求存的女子,虽然手段太过份,但亦只是迫不得已。

只恨自己身为东方各国的头号公敌,自顾不暇,纵想帮她们亦是有心无力。

这刻他想到的只是如何脱身,不用卷入这牵涉到多方面的漩涡里。

他尚未来得及回答,祝秀真已扯着他衣袖,硬把他拉进房内去。

忽然间,项少龙清楚感到自己成了舞伎团内分别以凤菲和董淑贞为首的两大派系间斗争的关键。

无论凤菲想脱身退隐,又或董淑贞要继承凤菲的位置,均须通过他这掌管一切的“下人”去部署安排。

而他更是对外接触的桥梁。

他现时的角色有点像二十一世纪超级巨星的经理人,又或剧团的经理。

若没有他的合作,凤菲和董淑贞便无牙无爪什么花样都变不出来。以前张泉和沙立得以亲董淑贞和祝秀真的香泽,原因正在于此。

岂知给凤菲利用张泉和沙立间的斗争,连消带打地一下粉碎了董淑贞和祝秀真的优势,把这最重要的职位交到他项少龙的身上去。

这时他已有点明白为何凤菲肯把张泉留下来,其实此乃非常厉害的一着棋。

因为张泉与董淑贞既有暧昧关系,这使董淑贞很难当着张泉的眼前明目张胆的来勾引项少龙,唯一方法只有联合张泉来迫走他、那自然会迫得项少龙更靠拢凤菲。

假设董淑贞真的撇掉张泉,后者走投无路下,说不定反会向凤菲投降,出卖董淑贞的计划和秘密。

至于祝秀真本是倚仗沙立,沙立一去,遂变得孤立无援,只好投向董淑贞,任她摆布。可是只要她再有凭恃,可能又会与董淑贞争夺继承者的位置。

不过可能连凤菲、董淑贞和祝秀真都不知这的是张泉早被人收买,正密谋不轨。

目下的形势是凤菲笼络不了他,董淑贞想陷害他又告失败,张泉当然更不能打动他,一时成胶着之局。

最可笑是他一心只想脱身。

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电光般掠过他脑际时,祝秀真关上房门,转身把他搂个结实,悄脸埋入他胸膛里,情深款款的道:“你怎可对秀真如此无情?”

项少龙清楚感到她动人肉体高度的诱惑力,心中泛起怜意。虽明知她是虚情假意,亦生出同情之心。

他没有反拥她,亦没有把她推开,只是昂然站着,淡淡道:“秀真小姐不须如此,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好了。”

祝秀真仰起俏脸,竟已梨花带雨,凄然道:“我很害怕!”

项少龙想不到她有此一招,心中一软道:“秀真小姐!”

祝秀真把俏脸埋在他比一般人宽阔得多的胸膛上,悲切地哭了起来,把他襟头全染湿了。

项少笼慌了于脚的连哄带劝,扶到她在席上坐下,任她搂紧脖子坐入怀中,又为她拭掉热泪,她才止泣收声,只间中香肩抽搐一下。

他几可肯定她是戏假情真。

这情当然不是爱他之情,而是对己身命运茫然的惊恐之情。

祝秀真凄然道:“你该知大小姐已准备解散舞伎团,且准备把我们送人套交情,好使自己可以安然脱身。”

项少龙愕然道:“竟有此事?”

祝秀真道:“此事绝对不假,以前团内有好几位姊妹,离团嫁入豪门后,遭遇都很凄惨,有人活生生给大娘打死,有人因主子丢官抄家成为官伎。倘若只是遭受冷落已是很幸运的。秀真情愿死去好了。这样的活罪太难受。”

项少龙皱眉道:“你们都是大小姐买回来的吗?”

祝秀真凄然点头,悲切道:“不要看她表面待我们这么好,只因我们还有利用价值,可助她博得天下第一名妓的美名。事实上她只会为自己打算,而我们则是她的工具。”

项少龙知她六神无主,才会如此倾欣心内的恐惧。心中暗叹这时代女的悲凉地位,但亦感有心无力,道:“你这么坦白,不怕我向大小姐出卖你吗?”

祝秀真苦笑道:“什么男人我没见过,你是那种天生正义的人,开始时人家看错了你,但现在再不会犯这错误,所以只好厚颜求你。”又叹道:“我们这些小女子对团外的事一无所知,离团后寸步难行,只能任人摆布。”

项少龙道:“可是你终要嫁人啊!”

祝秀真在他怀里仰起犹带泪渍的俏脸,轻轻道:“最好当然是不用嫁人,我们人人都有积蓄,足可一世衣食无忧,但却须人为我们做得妥善安排,现在沙立给大小姐赶走了,只好求你。”旋即垂头赧然道:“就算要嫁人,都不希望被对方知道自己当过歌舞姬,秀真宁作穷家子的正室,死不作豪门的鳝妾贱婢。”

项少笼心中恍然,这正是关键所在。

歌伎团内有野心者如董淑贞,目的是要取凤菲而代之,没野心的如祝秀真,则希望能凭这些年来的床头金,过点自己选择的理想生活。

无论何种目的,都是想独立自主,把命运尽量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首次认真考虑纵使可轻易脱身,是否能狠心离开,置她们不顾?最佳选择是安排她们到秦国安身立命,一来那处不会直接受刻战争的蹂躏,更重要是他只要说一句话便没人敢欺负她们。

这群姿色出众的姜女,若愿意的话,他还可为她们安排好归宿。

问题是他眼前自身难保,团内又明争暗斗,加上张泉这内鬼,在这困难重重的情况下,他是否仍有相助之力?他决意先试探祝秀真的真诚,轻轻道:“沙立是因我而被逐走,你有没有想过为他向我报复呢?”

祝秀真娇躯微颤道:“原来给你看穿了,难怪不肯来哩!秀真就此赔罪,任凭处罚。”

项少龙当然不会“处罚”她。还下了决心不可与团中任何女子发生肉体关系,以免惹上情孽。

就在这一刻,他下了决心要尽力助这歌舞伎团的可怜女子,都能达到心头的愿望,就当是为这时代的男人补赎少许罪过好了。

他好言婉拒了祝秀真的献身后,回房把事情向肖月潭说出来。

肖月潭点头道:“虽要冒点风险,但大丈夫立身处世,自该有不畏艰难的胆色胸怀。事实上我对她们都很同情,但自问又力不足以保护她们。假若能安排她们安全地到咸阳去,不但你可以回家与冢人团聚,她们亦可获得安全之所,确是两全其美的事。”

项少龙皱眉苦思道:“但凤菲显然有她的打算,也不会告诉我们。”

肖月潭笑道:“她这么倚仗你,自然在她的计划里你是其中重要的一环。那只须看她吩咐你做什么事,就可寻出蛛丝马迹。现在首要之务,是要与团中所有人混熟,像你指挥军队般如臂使指,要做起事来便容易应付多了。”

项少龙叹道:“现在沙立的人都投向张泉,大部份人视我如仇敌,表面尊敬,暗里恨不得我塌台。这就是眼前最大的烦恼,没有一段时间,如能赢得地们的信任。”

肖月潭哂道:“张泉这种小脚色,拿什么来和我们斗。只要我一句话,可教他永远消失。不过最好先找出他为谁办事,知己知彼,才能取胜。”

项少龙道:“除非用刑,否则他怎肯招供?”

肖月潭失笑道:“若说阴谋手段,还是老哥我比你在行。用刑乃下下之策,况且他胡乱拿个人出来搪塞,我们亦难辨真伪。哈,我却有个更精彩的方法,不但可去掉张泉,还可收买人心。”接着附耳对项少龙说了一番话。

项少龙听毕叹道:“幸好打一开始你便是我的好朋友,否则我可能已输掉给吕不韦了。”

午后大雪从天而降。

船队此时离临淄只有十个时辰的水程,明早便可抵达这齐国文化荟萃的大都会了。

项少龙改变了主意,设法去掌握舞伎团的运作,连过往的账簿都不放过,始知原来歌舞伎佐团不但收入丰厚,只是各国权贵的礼物便装满了四十多个箱子。

谁能娶得凤菲,等若平添了一笔几达天文数字的财富,名副其实的财色兼收。

张泉虽说凤菲有秘密情郎,可是他却不太相信。可能是张泉想当然吧了!晚饭后趁凤菲排舞的时刻,项少龙主动去找张泉说话。

张泉见他来,喜出望外道:“我正要去找你呢。”

坐好后,项少龙接过他递来的茶盆,低声道:“今早大小姐找了我去,许以百锭黄金的报酬,又说可推荐我到齐国做事。坦白说吧,人不外求名求利,加上大小姐又对小弟有提拔之恩,换了张兄是我,肯拒绝吗?”

张泉脸色微变,好一会才道:“我背后的人亦是出得起资财的人,其身家更非凤菲能比,不过我要向他先作请示,才可以肯定报酬的数目有多少,但保证不会少于一百五十锭黄金。”

项少龙听他这么说,那么此人若非齐人,就必是来临淄贺寿的某国使臣,否则张泉怎能向他报告此事。

他当然不满足于这个情报,摇头道:“张兄不用多此一举!钱财虽重要,但功名更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大小姐交游广阔,谁都要卖点面子给她。”

张泉打断他道:“沈兄是明白人,当知现时若论强人,莫过于秦,我这主子正是秦国举足轻重的人物,沈兄若要谋得一官半职,只有随我去投靠他。否则恐怕位子未坐稳已成亡国之奴。”

项少龙心儿剧跳,几可肯定此人是吕不韦。

以吕不韦的好色和占有慾,凤菲又曾到过咸阳,这家伙不见色起心才怪。

凭他的财势,耍收买张泉这种小人物还不是手到拿来。

而吕不韦刚好要到临淄去,各方面情况吻合下,故可断定此人必是吕不韦无疑。

巧取豪夺,不择手段,正是他的本色。

不过他有田单照顾,应付起来确不容易。

装作大讶道:“此人究是何方神圣?”

张泉叹了一口气道:“若可以说出来,我早说出来了。但若我张泉有半字虚言,教我不得好死,如此沈兄可放心了吧!”

项少龙道:“狡兔死,走狗烹。若他得到大小姐后反口食言,我和张兄岂非不但一无所有,还要赔上小命两条。”

张泉叹道:“你的形容真是非常生动传神,不过却大可放心。此人出名满门食客,比你的旧主无忌公子还爱招罗各方名士豪杰,怎会没有容人之量,沈兄大可放心。”

项少龙道:“这事张兄只能以空言保证,这样吧!先教他下一半订金,收妥后,我才倾心和张兄合作。”

张泉如释重负道:“这该不会有问题。不过莫说我没有誓告在先,若沈兄收了金子却没有为他办事,保证不能生离临淄。”

项少龙笑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幸好我仍未答应大小姐,只是在敷衍着。”

张泉欣然道:“这就最好。现在沈兄不妨仍与大小姐虚与蛇委,弄清楚谁会帮她,又或谁是她的姘头,那我见到那人时,亦好有点交待,向他索财都容易一些。”

项少龙笑道:“收到钱,我自然把得来的消息奉上,张兄是明白人,当知交易的规矩是一手收钱,一手交货。”

张泉拿他没法,只好答应。

项少龙心中好笑,想不到来到齐国后,还要暗里和吕不韦斗上一场。

此事保证可令肖月潭非常兴奋。

他们都是深悉吕不韦性格和手段的人,已有了孙子兵法所说“知己知彼”的有利条件。

反是吕不韦对他们这敌手却一无所知,故虽有田单帮手,仍未必定可占在上风。

更精彩是田单本身亦陷于本国的斗争中,加上凤菲乃人人争夺的目标,若他和肖月潭能好好利用这种形势,说不定可大玩一场,胜他漂亮的一仗。

想到这里,那还有兴趣和张泉纠缠下去,遂告辞离开。

踏出房门,走不了两步,便给人在背后唤他,原来是绷着冷脸的俏屏儿。

项少龙停下步来,小屏儿来到他身前,冷冷道:“你是否由张泉处出来?”

项少龙只好点头。

小屏儿不悦道:“你究竟在弄什么鬼,是否想出卖大小姐?”

项少龙看她神情,便知凤菲已把今早自己所作的表态告诉了她,使她大受伤害。不过长痛不如短痛,只好任她如此好了。低声下气道:“我怎会是这种人?这处不宜说话,小屏姐是否有事找我呢?”

小屏儿双目一红,跺足道:“谁要找你这狠心的人?是小姐找你。”

项少龙心中一软,柔声道:“听我解说好吗?我……”

小屏儿掩耳道:“我不要听。”话尚未完,情泪夺眶而出,哭着去了。

项少龙只好摇头苦笑。

就算狠心亦要来一次。

他实在不想再有感情上的牵缠负担。

凤菲不是在排舞吗?为何要见他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