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8章 地头恶龙

作者:黄易

项少龙沿街疾走,愈接近廓城中心区的小临淄,行人愈多,灯火辉煌中,落下的雪粉像天上精灵洒往人间的仙粉,疑幻似真。

行人大多三五成群,各操不同口音,看来都是仰慕三大名姬而来的各国或外乡人士,本城居民反而只占少数。

据肖月潭说临淄人口达七万户三十多万人,比之咸阳的人口,少了一大截。

正焦急追不着雷允儿等人时,有人在对街向他招手,原来是另一家将费淳和五个御手。

项少龙待两辆马车驰过后,才横过车道,到了六人身前,道:“其他人呢?”

费淳道:“逛窑子去了!我们正要找地方喝酒,沈执事一起来吧!”

项少龙道:“知否他们到了哪间窑子?”

另一人笑道:“昂贵的当然没他们分儿,沈执事只要看哪一间门面最简陋的,包保可找到他们,”费淳等均哄然发笑。

项少龙见他们正在兴头上,又见四周没有可疑的人,不忍扫他们兴,着他们移到一角,以免阻塞交通,才道:“事情有变,张副执事告诉我大小姐开罪了这处一个有势力的人,怕他虽不敢碰大小姐,却拿我们这些下人开刀,所以你们略为遣兴之后,得立即回去。”

费淳等为之色变,点头答应。

项少龙匆匆继续寻找雷允儿等人,走了一段路,只见无论青楼洒馆,都是门面讲究,暗忖这等若二十一世纪北京的王府井,没有点斤两都难以在这种地王区设肆营生,除非改到横街窄巷去,否则休想找到廉价的窑子。

不由心中后悔。

他终是欠缺管理下人的经验,因为他从没有把任何人看作是可呼来喝去的下人,所以只希望能尽量让他们自由高兴。

在眼前这不明朗的形势下,实不宜放人出来乱闯。

他的担心并非无的放矢。

恼羞成怒的仲孙龙必不会放过令凤菲难过的机会。

假设刚抵临淄便闹出事来,谁还对他这新任执事有信心?而他身上除了一把匕首外,更无任何兵器,万一要动起手来将大人吃亏。

正心急如焚时,只见一所青楼外聚了一群人,正交头接耳的对青楼指点说话。

项少龙的心直沉下去,举步走前,凑到其中一堆人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人语带嘲讽道:“欠了仲孙爷银子还胆敢来逛窑子,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样写了。唉!像一群狗儿般破人拖走,真是羞人。”

项少龙暗叫完了,问了被押走的人的衣着外貌,肯定是雷允儿等人后,道:“那些人是我的朋友,现在只好拿钱为他们赎身,请问仲孙爷的府第在哪里?”

岂知众人齐齐变色,不但没有回答他,还一哄而散,累得他呆立当场。

刚好有一人闪闪缩缩由窑子走出来,项少龙一把扯住他。道:“兄台……”

那人大吃一惊道:“千万不要告诉我夫人……”

项少龙那有心情发笑,道:“兄台误会了,我只是要问路。”

那人定神一看,才知不是熟人,抚着胸口道:“差点给你吓死了,问路也不用拉着人的衣衫嘛!”

项少龙见他年在二十五、六间,衣饰华丽,相貌不俗,显是官宦子弟,偏是这么惧内,没好气道:“我只是心切找忡孙龙大爷的府笫,小弟是他的远房亲戚,特来向他问好。”

那人吁出一口气道:“仲孙府在南大街,刚好是我家的斜对面,便让我送你一程吧!唉!我也要快点回家了。”

项少龙暗喜又会遇上这么友善的人,对他好感大增,随他走过对街。

在一座酒馆外,停了一辆马车,两人举步走去时,一名御者由车厢钻了出来,坐到前面御手的位置去。

那人得意道:“我特意要马车停在这里,便没有人知道我到了青楼去。嘿!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项少龙道:“我叫沈良,兄台呢?”

那人道:“我叫解子元,来!上车吧!”

马车开出,解子元舒适的挨在坐位内,赞叹道:“兰兰的皮肤娇嫩得像绵缎,又顺得人意。只恨不能留在那里度宿。”

项少龙这时冷静下来,一边盘算如何向仲孙龙讨人,随口应道:“贵夫人长得很丑吗?”

解子元像受了冤屈般抗辩道:“当然不是!兰兰虽有点姿色,但比起你来仍差远了。”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道:“那解兄为何还要到外边拈花惹草?”

解子元颓然道:“不要以为我对她日久生厌,事实上我对她是愈看愈爱,也愈是怕她。而有起口角争执,娘总是帮她不帮我,就因为她替娘生下两个白白胖胖的孙儿呢。”

项少龙同情地道:“解兄之所以要到外边偷偷胡混,怕是要尝尝贵夫人所欠奉的柔顺滋味吧。”

解子元拍腿道:“还是沈兄明白我,哈!沈兄可否帮我一个大忙。”

项少龙奇道:“我可怎样助你?”

解子元揍到他耳边,惟恐给人知道般低声道:“你能否诈作是我不见多时的朋友,远道前来探我,那我自然要竭诚招待。如此我就可溜出来久一点了。嘿!我自然不会簿待你,沈兄的花费全包在小弟身上。”

项少龙不知好气还是好笑,道:“这两天我会很忙,怕不能到贵府拜访。”

解子元哀求道:“只要花一点时间就成,明晚好吗?申时后我就在舍下等待沈兄的大驾。”

项少龙无奈道:“我尽量抽时间来吧!”

解子元大喜道:“沈兄真够朋友。唉!说出来恐怕你不肯相信,我解子元怎么说都是位居司库大夫,可是却无人敢陪我到青楼去,纵然有美相伴,但独酌无友,总令人扫兴,现在有沈兄相陪就好哩。”

项少龙心叫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此子竟是齐国的重臣,难得全无架子,又语气坦诚。教人打心底欢喜他。

笑道:“你的朋友是否给尊夫人骂怕了。”

解子元低声道:“是打怕了。”

项少龙大感愕然时,驾车的大汉转身唤道:“大少爷!快到仲孙爷的府第了。”

解子元又低声道:“解权现在是唯一仍忠心于我的人。”

说完才向解权道:“送了沈爷进去后,我们才回家吧。”

执着项少龙的手歉然道:“恕小弟虽把沈兄送到这里,但却不能久候,因我必须于亥时而回去,惹怒了她,小弟就有祸哩!”

马车在一座院落重重的巨宅前停下,接着解权向把门的武士报上解子元之名,立即中门大开,任他们长驱直进。

项少龙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解兄似和仲孙大爷非常稔熟。”

解子元笑道:“算是有点关系吧!”

又叹道:“人与人间是要讲点机缘的,不知如何我一见沈兄,便心中欢喜,更晓得沈兄是交得过的朋友。嘿!明晚记得来啊!”又指点了他府宅的位置地点。

马车此时在院内主建筑物的台阶前停下,几名大汉迎了土来,带头者拉开车门,恭敬道:“小人鲍光,请解大人下车。”

解子元道:“本官只是送仲……”

项少龙忙在他耳旁道:“我不是他的亲戚。”

解子元呆了一呆,才接下去道:“是送本官的一位好友沈良来拜见仲孙大爷。仲孙大爷在家吗?”

鲍光亦微感愕然,道:“原来是沈爷,大爷正在接见楚国来的贺客。小人这就进去通传,不知沈爷想小人如何向大爷报上。”

项少龙不想解子元知道他这么多事故,先转向他道:“不耽阻解兄了,明晚我定会来的。”

言罢迳自下车目送解子元离去。

解子元离去时,仍不住挥手,一点不介意项少龙曾向他说谎。

仲孙府内的主建筑物是座豪华的四合院,建于白石台阶之上,正门处有砖雕装饰的门楼和照壁。

门楼上方有书着“仲孙府”三字的门第牌匾,气象万千,显示出主人高贵的身分地位。

主宅两旁有左右别院,宅后则是大花园,至于里面还有多少院落,就非是项少龙所处的角度能察见,项少龙环目一扫,见到整个院落组群均被高墙围起,刚才进来处是个古城堡式的门楼。

在雨雪飘飞中,数十盏八角型宫灯照得主宅前的广场明如白昼,一边还停了一辆马车,马儿却已给人牵走,大概这就足楚国来客的座驾。

鲍光见他神态从容,山具气势,不敢怠慢,道:“沈爷请进去先避风雪再说吧!”

项少龙点头随他登上台阶。

仲孙龙不愧富甲大下的大豪,主宅用料之讲究,令人叹为观止,檐梁用的是整条的楠木,斗拱飞檐,石刻砖雕,精彩纷呈。

到了外进处坐下后,项少龙才道:“鲍兄请通知仲孙大爷,就说我是为了凤菲的事来见他的。”

鲍光大感错愕,慾停又止,犹豫了好一会,才到厅内报告去。

项少龙静心等待。

假若仲孙龙不肯见他,该怎办才好呢?

用武只是白白送命。

不过他却颇有把握,因为仲孙龙若真是对凤菲一片痴心,不到黄河不肯心死,便怎都要弄清楚他来此是为了什么事。

待了好一会,鲍光回来道:“大爷请沈兄进去。”

项少龙见这么顺利,反感讶异,不过此时无暇多想,忙起身随鲍光入内。

鲍光低声道:“大爷知道沈爷是解大人朋友,才肯接见沈爷。”

项少龙知他曾帮了忙,连忙道谢。

经过一条穿越园圃的碎石径,才来到大堂的正门处,四名武士分立两旁守卫。

鲍仲停了下来,大叫道:“沈爷到!”

项少龙见这种气派,亦有点头皮发麻,不过这岂是可临阵退缩的事。深吸一口气,跨过门槛,只见大厅富丽古雅,一排古朴的纱屏将厅堂分隔为南北两个部份,宽敞明亮,家具用材均选上等红木,这时在纱屏另一边,隐见两人席地对座,俏婢侍候两旁,另有两批武士分立两人身后,令人觉得来客身分大不寻常。

项少龙在鲍光的指示下,越过纱屏,首先看到是一个瘦若猴头,年在四十许间的锦衣大汉,正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自己。

当项少龙眼神转往另一人时,立时吓得魂飞魄散,差点要拔足狂逃。

竟是久违了的李园。

这时他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把果核先放在舌底下,好得说话时不教李园认出他的声音来。

不过只看李园的神情,就知道什么易容装扮都是多余的事。

在这种脸对脸、四目交投的状况下,李园一眼扫过来,立即虎躯微震,俊脸掠过不能掩饰的意外神色。

一来项少龙为了要与仲孙龙谈判,所以在步法气度上没有掩饰,二来没有其他人给他作掩护混淆,三来是李园比之田单等更熟悉他。所以一眼就给认出来。

项少龙心叫我命休矣时,李园竟向他打了个眼色,使他燃起一线希望。

若论品性,龙阳君该比李园“纯良”多了,不过世事常会出人意表。

挨着软垫,背后有两名干娇百媚的美女正为他瘦削的眉背把捏推拿,以放高利贷致成巨富的仲孙龙斜眼兜着他道:“请坐!”

项少龙神不守舍的施礼后,在两人对面像监犯般坐了下来。心想原来仲孙龙足这副样子,难怪凤菲这双天鹅,看不上他这丑虾蟆。

仲孙龙突高的眉棱骨下,双目却是精光四射,没有多少两皮肉的脸肌更是出奇的表情丰富,浓而长的眉毛一耸卜,得意怪笑道:“李相国可知我为何既肯立即接见这藉藉无名的人,又肯让他对坐。”

项少龙起始时还以为仲孙龙在和自己说话,原来却只是对李园说,还带着对自己悔辱的意味,极不客气。

李园神情古怪的道:“龙爷行事总是出人意表,我怎能猜估得到。”

仲孙龙眼尾都不看项少龙,迳自道:“皆因此人是由解子元送来,所以我必须有所交待。使得将来解子元问起上来,亦不能怪我没有看他的情面。”

别过头来眯眼瞪着项少龙道:“报上身分来意,与解子元是何关系,若我觉得你有半句谎言,保证你永远都不能凭自己两条腿离开这里。”

项少龙惊魂甫定,与看来比龙阳君够义气的李园再交换了个眼神,仰天大笑起来。

仲孙龙身后的七、八名武士人人手握剑把,日露凶光,只等仲孙龙一声令下,就过来动手揍人。

仲孙龙则双目乱转,怒喝道:“有什么好笑?”

项少龙倏地止笑,双目射出森厉神色,瞪着仲孙龙道:“我笑的是原来名动天下的仲孙龙,只是个恃强凌弱的人,难怪凤菲小姐看不入眼了。”

仲孙龙尚未有机会说话,站在项少龙后方的两名武士便从左右后侧扑上来,看样子是要把项少龙由席位揪起来,并迫他跪在地上等诸如此类的动作。

李园正露出不忍目睹的神色,项少能已使了两下身法,左右扭着搭上他肩头的粗暴大手,肩身不动的便把两名壮汉借势摔倒身前。

仲孙龙身后的武士纷纷怒喝连声,拔剑冲出。

眼看大战难免,李园暴喝道:“停手!”

众武土愕然止步。

两名倒地的武士,捧着手爬了起来,痛得脸青chún白,显然被项少龙扭断了肘骨。

仲孙龙呆了一呆,喝道:“退回去!”

众武土返回原位,两名受伤武士亦退了出去后,大厅才回复平静,但气氛却像扯满了的弓弦。

项少龙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冷冷与仲孙龙对视。

仲孙龙压下怒火,对李园道:“李相国为何阻止我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

李园一扫他身后的武士。淡淡道:“若我是龙爷,就会要这些擅作主张的奴材全体挨棍子,怎可在龙爷尚未有说话之前,便邀功动手,那说不定会害了龙爷一命。”

仲孙龙吃了一惊道:“害我一命?”

项少龙这时已可肯定李园不会出卖自己,心怀大放,回复豪气,大笑道:“还是李相国高明,看!”

闪电拔出绑在脚上唯一的匕首,朝忡孙龙身前摆满酒菜的长几掷去。

“卜!”

在众人瞪目结舌和妾婢惊呼声中,匕首深深插进坚硬的红木里。

仲孙龙瞧着微颤的匕首柄头,脸色倏变,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大堂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匕首上。

更没有人敢移动,谁知项少龙会否发出第二柄匕首。尤其是李园刚才指出没有命令而行动,理该受罚,这时更没有人再敢造次。

这么厉害准确的手法故是骇人听闻,但最能镇压住仲孙龙的是项少龙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信心与豪气。

项少龙淡淡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一谈吧!”

仲孙龙可能还是首次感到小命被操纵在别人手上,深吸一口气道:“好!就凭你这手玩艺,说吧!”

项少龙先对李园笑道:“李相国真高明,竟看出我沈良尚有后着。”

李园微笑道:“只看沈兄神态冷若冰雪,便知你是个第一流的刺客。”

项少龙的眼神转回仲孙龙脸上,从容道:“我沈良乃凤菲小姐手下的管事,助她打理团内的大小事项,至于与解子元则是肝胆相照的好友,但若龙爷要动手分生死,却不须把这关系放在心上。我沈良既敢来此,已抱着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心。”

李园一震道:“宁为玉碎,不作瓦全,这两句话很有意思。”

仲孙龙等亦为之动容,更感到项少龙视死如归的气概。

这是个重视人材的时代,不论贫贱富贵,只要有才有艺,就能得人尊重。

仲孙龙何曾遇过项少龙这等人物,给他在李园的合作下,连番施展手段,又感到小命受威胁,登时凶焰大减。

但他也等若威镇一方的黑道霸主,见惯场面经惯风浪,坦然道:“你确有说话的资格,不过若妄想与我仲孙龙对抗,实属不智。”

李园插入道:“龙爷可否听李园这中间人说句公道话。”

仲孙龙当然不敢开罪李园这位有整个楚国在后面撑腰的权贵大臣,客气道:“李相国请说。”

李园为了缓和气氛,油然道:“我想先请沈兄保证不再发暗器,大家才坦诚对话。”

项少龙知道这只纯是给仲孙龙下台阶的机会,何况自己身上根本再无可发的匕首,欣然道:“相国吩咐,我沈良怎敢不从,何况我一向仰慕龙爷,今趟只是迫不得已,万望龙爷大人有大量,原谅则个。”

以项少龙刚才表现出的强悍不屈,现在说出这么低声下气的话,这马屁拍得分外见效,仲孙龙登时神色放缓,沉声道:“李相国对此有何高见。”

李园和声道:“沈兄此来,未知所因何事?”

项少龙淡淡道:“只是来向龙爷求个人情,望他高抬贵手,放回在下几名伙伴,免致凤菲小姐为难。”

仲孙龙不由暗暗后悔让造叫沈良的人进入大厅来。

要知凤菲乃天下人人尊重的名姬,他若摆明要为难她,李园会怎样想?

他一向强横霸道,本是要在李园前显点手段整治项少龙,当然不肯轻易罢手,但若硬不答应,连他自己都不知该如何收拾此事。

他最初的构想是打折项少龙的两条腿,使人把他抬回去,一来可杀田单的威风,又可让凤菲知道他不怕任何人,好迫凤菲向他就范。

但在眼前对方随时可取自己之命的形势下,怎还敢作如是想。

正沉吟间,李园笑道:“这中间怕是有误会吧!龙爷怎会和那些奴材计较。”

项少龙和李园一拍一和,见仲孙龙脸色数变,都心中好笑。

仲孙龙无奈下,只好向手下喝道:“谁把风小姐的手下拿起来?究竟是否真有此事。”

其中一名机警手下应道:“刚才确有人在青楼闹事,还和我们的人发生冲突,故把他们拿了回来,准备明早送官,却不知原来是沈管事的人。”

仲孙龙佯怒道:“那还不立即尽数释放,给我送回凤小姐处。”

手下领命去了。

李园起身告辞,向项少龙道:“沈管事身手不凡,胆色过人,我李园非常欣赏,不若由我送沈兄一程,顺便聊聊。”

项少龙心中感激,知道如此一来,仲孙龙将不会公然对他报复。

仲孙龙神态大改,变得非常客气,亲送两人出门。

项少龙这才发觉仲孙龙身材极高,差不多与自己平头。

这吸血鬼站起来要比坐着有气势多了。

直至马车驶出仲孙府,项少龙才松了一口气,但已出了一身冷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