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8章 告别香吻

作者:黄易

旦楚在原位肃立不动,没有半点下场的意思,项少龙亦安坐席位里,众人叫得声嘶力竭,见到这奇怪情况,终逐渐收止喝彩叫好的嚷声,以至完全静止下来。

项少龙与场中气鼓鼓的善柔对视,露出微笑。

他在扬声之初,便猜到旦楚不会应战。

旦楚是犯不着冒这个险,没有盖世神兵百战宝刀前的项少龙,已是那么厉害;现在的项少龙,更使旦楚没有把握。放着明天就有曹秋道亲手对付项少龙,他这个险怎冒得过?

果然旦楚致礼道:“大王颁下严旨,除曹公外,不准任何人与上将军比武,未将怎敢造次?”

旁观群众立时传来一阵失望的嘘声。

坐在田健另一边的仲孙龙站起来大喝道:“大王之旨,谁敢不从!”

群众立即静下来,令人对仲孙龙的“权威”生出异样的感觉。

善柔得意地道:“那旦将军就落场施展身手吧!”

旦楚求援地望向田健。

田健明白他的进退两难,笑道:“柔夫人剑法厉害,临淄无人不晓,旦将军刚才是一时情急下吧了。现在得上将军提供了缓冲之机,怎可再下场,此战作罢好了。”

这番话总算得体,暗示田邦非是善柔对手,给足善柔面子。

善柔知这未来齐主开了金口,怎都打不成的了。狠狠瞪了项少龙一眼,失望回座。

项少龙心知善柔不会放过他,却一点不担心,给善柔打打骂骂,正是人生乐事。

解子元向他投来感激的眼色。

剑会继续进行,虽有比武,但众人总觉不是味儿,在午时前,匆匆收场,挑战许商一事亦不了了之。

项少龙与田健、田单、吕不韦等在稷下官共晋午膳,项少龙忍不住觑隙问仲孙玄华道:“为何其他各国使节一个不见,玄华兄没邀请他们吗?”

仲孙玄华扮作老友状,神秘兮兮的答他道:“前两天大王和各国使臣晤面,大家各持己见,闹得很不愉快。所以今天他们都避不出席,否则会更热闹一点。”

这么说,项少龙醒悟到谈的必是有关合从抗秦的事,而齐国仍坚持过往策略,跟东方诸国当然谈不拢了。

想起自己是击溃两趟合从大军的人,第一次是暗施横手,放魏增回国,惹起魏王封信陵君的疑忌,强行把他从战场调回来,弄至群龙无首。

第二趟则是亲自领军大败合从军于进军咸阳的途中,使合从军功败垂成。

在东方五国的人眼中,自己可算是罪大恶极。难怪李园等老朋友要反戈来对付他项少龙。

席间,项少龙乘机向田健说出凤菲今晚乃她归隐前最后一场告别演出,希望他能当众宣布此事。

田健道:“父王最欣赏大小姐的演出,不若由他宣布更佳。”

项少龙道:“这就更好哩!今晚未将道贺后,便要回去休息,以应付明晚之战,谓二王子给我先向大王代致谢忱。”

田健表示明白,答应他的请求。

项少龙趁机告退溜了。

回到听松院,歌舞团已全体移师王宫,只剩下几个看门的婢仆,静悄冷清。

项少龙正要登上主堂的台阶,姚胜从后面赶上来道:“上将军,小人有要事向你报告。”

项少龙这才醒起曾嘱他监视郭开和韩闯,后来因发觉仲孙龙父子暗里与这些人勾结,而姚胜却是仲孙家派来的人,遂不将此放在心上。

两人在一角坐下后,姚胜神情凝重的道:“这两天,三晋和楚燕五国的使节都不断碰头,其中最频密是赵燕两国,经我发散人手侦查下,两国均有剑手混在各地前来观赏贺寿盛况的人潮里,进入淄城。”

项少龙首先问道:“你有把这事告诉龙爷和玄华兄吗?”

姚胜摇头道:“少爷早有吩咐,在跟上将军这段日子,什么事都不用对他说,所以这事他们全不知情。”

项少龙赞道:“只有你们这些谙熟淄城情况的人,才可察觉出燕赵剑手的真正身分。”

姚胜压低声音道:“燕国的徐夷则和赵国的郭开昨天黄昏时曾联袂到稷下官游览,据跟踪的人观察,他们似在勘察地形。”

项少龙心中懔然,难道郭开等高明得猜到自己会在明天溜走,所以准备伏击而己。

当然这只会在他过了与曹秋道比试的一关后才会发生。

为了国家利益,人人都变得不择手段。徐夷则亦是如此,假若能在齐境混充齐人干掉他项少龙,秦齐不交恶才怪呢。

姚胜道:“上将军不知是否知道,曹公已请大王颁下王命,在他与上将军决战时,不准有任何人在远近騒扰观望。所以在比武有结果前,所有人都要留在城里,连我们都不得踏入学宫的范围。”

项少龙心想这虽有利于逃走,却对想暗杀自己的人提供了最大的方便。

皱眉道:“有没有看到他们在什么地方特别停留过呢?”

姚胜取出一卷画上稷下官形势的帛图,详细指出郭开和徐夷乱所到之处,连在某处停留多久,都清楚指出。

项少龙讶道:“跟踪他们的人心思相当仔细哩!”

姚胜喜道:“小人知道事关重大,所以亲身去观察他们的行止。”

项少龙衷心赞了他几句,并吩咐他不可将此事泄露给任何人知晓。

姚胜愤然道:“我早知燕人没多少个是好人,今趟摆明是阴谋不轨,想破坏我们和贵国的邦交,上将军不若直接向大王说出这件事,由他安排人手保护上将军,又或特别批准我们到观星台下等候上将军荣归回城。”

项少龙另有打算,当然不会听他的提议,笑着拍他肩头道:“他们怎都不敢在学宫附近动手,照我看该是埋伏在回城的路上,那里沿途雪林密布,最利偷袭,你可否给我准备些烟花火箭,我要回城时,就施放烟花,召唤你们来接应我呢?”

姚胜同意这是最佳方法,仍忍不住道:“上将军难道对此事不感愤慨吗?”

项少龙叹道:“徐夷则和郭开都是与我有过交情的朋友,这回要在战场上见个生死是无可奈何的事,但若可避免正面冲突,将就点算了。”

姚胜露出敬佩神色,退了出去。

项少龙独坐厅内,思潮起伏,呆坐片时,才返回后院去。

沿途清冷寂寥,颇有人去楼空的凄凉感觉。

但想起明晚就可起程回咸阳,项少龙整个心又灼热起来。

回去后,定要好好慰藉娇妻爱婢们。想起当年由赵返秦时,婷芳氏已暝然长逝,不禁又焦虑不安,百感丛生。

“好小子!终于找到你了!”

项少龙愕然转身,只见善柔如飞赶来,找他晦气。

项少龙愁怀尽去,摊手道:“柔大姐想拿小弟怎样呢?”

善柔劈手抓着他襟口,杏目圆瞪道:“竟敢破坏本姑娘的好事,谁要你出头,你真比我厉害吗?”说到最后,她忍不住娇笑起来。

项少龙忍不住拍拍她嫩滑的脸蛋,笑道:“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仍是这么喜爱打打杀杀,柔大姐好该为解兄想想,不要再随便找人厮拚了。”

两人在临淄,尚是首次有这样亲密的接触,善柔俏脸微红,嗔道:“信不信我把你碰我的手砍掉。”

项少龙颓然道:“明晚我就要走了,占多少便宜该可以吧!”

善柔一震道:“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项少龙低声道:“我才决定不久,此事万勿告诉其他人,捱过你师傅十招后,我立即就走。”

善柔透露出对项少龙的关怀,问道:“除了河道外,离开临淄的道路仍被大雪封闭,明晚你是万人注目的对象,怎能悄悄乘船逃走呢?是谁给你布置安排的?”

项少龙拉她到了园里,道:“我自有万全之策,否则亦不能避过三晋人的千里围搜,你有什么话要我带回去给两个好姊妹呢?”

善柔“噗哧”笑道:“告诉她们我绝不会比田单早死,且每天都在欣赏他的没落和受苦。”

忽地俏脸微红,垂头咬着下chún道:“横竖无人,不若我们到房里去亲热一番吧!”

项少龙大吃一惊,骇然道:“这怎么行,解兄是我的好朋友。”

善柔项道:“我故意放他出去胡混,正因我要和你胡混,两下扯平,最是公平不过。”

项少龙苦笑道:“你误会解兄了,他只是在青楼那种环境里,才能灵思泉涌的谱出新曲,非真是有什么胡混举动的。”

善柔呆了半晌,凑过香chún深情地道:“那就只亲个嘴儿吧!算是为你明晚的比武壮行色,亦当是向你道别送行吧!”

善柔刚走,解子元便到。

项少龙暗呼“好险”。

解子元仔细看了他一会,松了一口气道:“小弟还以为她会揍你一顿呢!玄华告诉我她知你回府后,便气冲冲的离开。”

项少龙昧着良心道:“嫂夫人并非蛮不讲理的人,只是有时脾气大点吧!”

解子元坐下道:“此时没有其他人,反落得清静,正可以谈点心事。”

项少龙坐在他旁,讶道:“解兄有什么心事要说?”

解子元叹了一口气道:“说来你不相信,我想辞官不干哩!只怕二王不肯。”

项少龙奇道:“解兄官场得意,为何忽生退隐之心?”

解子元苦笑道:“做官的没多少个有好下场。官愈大,树敌愈多。你位高权重时,没有人奈何得你。一旦势子弱了点,其他人就来争你的位置。不单要应付下面的人,还终日惶恐,不知上面怎么想你,这样过日子有啥意思。内人便常说我不是当官的料子,不够心狠手辣。像仲孙龙父子就令我很失望,竟私下和吕不韦碰头,却没有告诉我。”

项少龙陪他叹了一口气道:“要辞官不是没有办法,诈病就可以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解子元两眼登时放光,拍案道:“项兄果是智计过人,就这么办。说不定迟些我可到咸阳探望项兄,还有纪才女。嘿!有项兄从中引介,说不定连寡妇清都可见到。”

项少龙知他并不清楚自己和琴清的关系,拍胸保证道:“这包在小弟身上。”

同时记起小盘的身分危机,心中不由抽搐一下。

解子元看着厅外的天色,道:“我要早点入宫,待会让我再差人来接项兄吧!”

项少龙婉言拒绝,送他出门,才返房躺在卧榻上研究姚胜留下给他的帛图。

若自己是徐夷则和郭开,必在稷下宫和城廓间那段约里许长的官道旁中布下伏兵,倘从两旁雪林密集放箭,猝不及防下,自己必死无疑。

假若自己装作返回临淄城,接着忽然往雪野远处逸去,负责放哨监视自己的敌人会怎办呢?

敲门声响,进来的是肖月潭。

项少龙跳了起来,把地势图递给他,转迷姚胜的报告。

肖月潭指着稷下宫外西南方一处道:“明天我会将远行装备和雪板放在小山丘上,就在这道向西的斜坡顶,方便你滑下来。”

项少龙喜道:“制造好了吗?”

肖月潭道:“还差一晚工夫,今晚我不赴寿宴,免得给吕不韦认出来。”

项少龙不好意思道:“岂不可惜?”

肖月潭微喟道:“风花雪月的事算得什么,只有少龙安返咸阳,才可对付吕老贼。明天你可能见不到我,老哥此刻是特别来向你道别的。”

项少龙伸手握紧他的手,感激地道:“大恩不言谢,我不知说什么才能表示心中的感受。”

肖月潭微笑道:“迟些时或者你不会这么想。总言之我是为了你的利益。给老哥传话与嫣然她们知晓,说老哥心中常惦挂她们。”

项少龙不解道:“老兄为何有此奇怪言语,无论如何,我项少龙都不会怪你的。”

肖月潭深深凝视着他道:“人心难测,不要真的只打十招就当算数,虽防他老羞成怒,忽然反悔。”

项少龙点头道:“经过李园、韩闯的教训,我还会轻易信人吗?”

肖月潭闻言整个人轻松下来,叮咛道:“只要你能渡此难关,安然返抵咸阳,你便全胜了,否则一切都前功尽废。”

项少龙心道还有小盘的身分危机,却苦于说不出来。肃容应道:“我绝不会输的。”

肖月潭欣然道:“少龙终回复信心了!”

项少龙沉吟道:“真奇怪,百战宝刀失而复得后,我感觉上截然不同,就像从没有给李牧打败过那样,有一段时间我确是很消沉的。”

肖月潭站起来道:“不用送我,珍重了。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会同赴塞外,面对大草原的挑战。”

目送肖月潭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处,项少龙想起在邯郸初见肖月潭的情景,这多才多艺的人刚谈完正事,便要求乌家送他歌姬陪夜,使他留下不良印象。想不到却是个豪情侠慨的人物,大家更成了生死之交。

人生的道路确是曲折离奇。

唉!

今晚早点过去就好了。

自逃亡以来,没有一天他不想回家去,只有在那里,他才能寻到睽违已久的幸福和安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