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9章 齐宫盛宴

作者:黄易

当项少龙看到往宫城的路上塞满赴会的车马,彼此挤得缓若蜗牛时,不禁庆幸自己策轻骑的选择。与姚胜等时而越上行人道,时则在马车间穿插,灵活迅快的朝王宫驰去。

他所到处,人人瞩目,贵女宦妇纷纷揭帘来争睹他的风采,看看能令纪才女倾心的男子究竟生就怎样一副长相。

项少龙当然不会使她们失望,头扎武士巾,劲装外面潇洒的披上长大的风氅,挺直的躯干,俊伟的仪容,挂在chún角似有若无不经意的笑容,加上腰间佩著名闻天下的百战宝刀,确有令天下美女着迷的魅力。

姚胜等亦感与有荣焉,人人份外挺胸拔背,好不威风。

他们逢车过车,进入内城时,守城门的御卫均肃然致敬。

项少龙却是心如止水,无忧无喜。

来前他曾再静坐了整个时辰,沐浴更衣,感到自己的精气神都攀上前所未有的巅峰,对未来充满渴望和信心,对眼前一切更感是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生命的大忌是永无休止的重覆。

可是他自出咸阳踏进战场后,每一刻都活在巨大的压力和危机中,而逃亡之后,每天更无时无刻不面对生与死的选择,到现下则是即将与剑道巨匠决胜于稷下官观星台的一战,接着就是返回干山万水外的温暧家中,生命攀上最浓烈的境界。

他感到以后都永不会忘掉这赴宴的一刻,人声车马声似乎近在耳旁,又像是从九天云外的遥不可及。

所有景象都有种似非实质的感觉,只有他和马儿的运动,才拥有真正的血肉交融。

他正深陷在这奇异的时空之梦的至深处,无能自省,无能自拔,更不愿苏醒过来。

蓦地一声“上将军”,惊碎了他这清醒的梦。

项少龙减缓马速,朝声音来处回头瞥去,见到后方第三辆马车的车窗有人探出头来向他招手,赫然是郭开。

护在郭开前后左右的赵国骑士,均向他施礼致敬。

项少龙策马停定,马车好不容易才从后方赶上来,郭开叹道:“终于能与少龙见面,在寿春我是面对面都不认识,现在终能相对言欢,晶太后很挂念你哩!”

郭开这姦鬼老了不少,兼且胖得脸孔都变圆了,无复当年的潇洒。项少龙虽不欢喜他,又知他正密谋对付自己,但仍装出老相识的亲切感,笑道:“郭相养尊处优,心广体胖,若在街上碰上,可能认不出你来哩!”

郭开目光落在他的百战宝刀处,感触良深的道:“当年先王一念之差,误信赵穆,否则今天我和少龙不但该是好友,还是同心合力共抗外敌的伙伴呢。”

项少龙策马与他的马车同速缓行,时进时停,姚胜等伴侍前后,更惹得路人围观指点。

到了内城,越感受到普城同庆的气氛,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响鸣。

项少龙苦笑道:“可惜命运并没有‘如果’这回事,就像人死了,就永不能复生。就算你能重活在过去的某一刻,人事仍不会从头改变。”

郭开怎想得到这是他的切身体会,有点意犹未尽的道:“缅怀旧事,总令人不胜感慨。不过杰出的人才,到那里都会出人头地,少龙就是最好的例子。”

项少龙心中一动,感到郭开由于以为明天若自己不死于曹秋道之手,亦会死在他的安排底下。所以现在特别多感触和表现出罕有出现在他身上的坦诚。

他为何那么有把握呢?

是否真的猜到自己准备明晚会溜走?

除非歌舞团内有人走泄消息,说出自己像吩咐后事般安排好各人的将来,否则外人绝没法作出这样的猜测。

想到这里,登时心中一懔,记起祝秀真的侍婢小宁,自己曾怀疑歌谱是由她偷给张泉的,但始终未能证实。

假设郭开搭上张泉,便可轻易掌握得自己的动静。郭开一向是智计过人,见微知着,又清楚自己的性格,自可制定出对付他的天罗地网。

若是如此,自己明晚的危险性将会大幅增加,燕赵的伏兵将不止限于布置在回城的路上。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能帮他的忙,只能靠自己孤军作战。

郭开讶道:“少龙在想什么呢?”

项少龙淡淡道:“我在想假设郭相要派人杀我,我也绝不会心生怨恨。”

郭开剧震道:“可是在我心里却会很不舒服,当年在邯郸质子府时若少龙手下留人,我郭开那有今天的风光。这种发展确令人心有憾然。”

项少龙想不到他仍记得此事,对他添了几分好感,但一时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郭开忽道:“当年妮夫人身故后,遗有一子,是否跟从少龙到了咸阳呢?为何从未听过他的消息?妮夫人是个令人怀念的好女子,可惜天妒红颜。唉!”

项少龙压下心中翻起的滔天巨浪,知道吕不韦泄出小盘的身分问题后,就像在平静的水面投下巨石,引发了其他联想,例如郭开便在怀疑小盘就是嬴政。

此事非同小可,若让吕不韦知道,配合从邯郸抓回来那对夫妇,他们更难有辩白机会。

口上却应道:“那孩子痛母之逝,途中茶饭不思,兼之旅途劳碌,早病死了。”

郭开“哦”的一声,表情像是早猜到你会这么说的模样。

项少龙再没兴趣和他缠下去,一声告罪,驱马加速,连越数十辆马车,进入王宫。

齐宫内盛况空前。

王席和主宾席设于桓公台上,筵开近百席,桓公台下的广场则更设了过千席,供较下级的文武官员和各地缙绅人士列席。

表演歌舞的地方是桓公台中的大平台,乐队则布于平台下朝向王座处。

宫内到处人头涌涌,人人盛装出席,女士自免不了争妍斗丽。

齐王拥被卧在桓公台下的点将殿内,神情兴奋的接受众人祝贺。

比他更兴奋的是田健,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众人都对他争相巴结和奉承,就算不知情的人都可清楚瞧他是盛会中的得意人物。

项少龙向齐王行过朝贺之礼后,目睹仲孙龙争着向田健献媚,反是田单不屑的卓立一旁,与吕不韦和郭开闲聊,难免想起了小盘。

谁当上君主,谁就会因权力和臣子的谀媚而腐化,愈难招言纳谏,这种效应似乎已成了定律。小盘显也变了许多,他对自己的感情尚可维持多久?

李园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少龙!我们且到静处谈谈。”

项少龙笑道:“还有清静的地方吗?不用走几里路吧?”

李园笑起来,扯着他朝殿门走去,经过聚在一例的妃嫔群时,众女无不深深地盯着他两人。

项少龙想起清秀夫人和善柔,虎目一扫,却找不到两女踪影。

挤出了拥迫的殿堂后,两人登上桓公台,内侍宫娥正忙碌地预备陈设寿筵的美酒菜点,好不热闹。

他们来到桓公合远离王席可远眺城墙外原野的边缘处,在辉煌的灯火映照下,李园倚栏道:“少龙打算何时回咸阳,愿和小弟同行吗?”

项少龙发觉自己心中真的没有恼恨他,淡淡道:“不必劳烦了,我还是取道魏境快捷得多,坐船又舒服。”

李园同意道:“确可快上一半时间,但安全上有问题吗?”

项少龙道:“我会正式要求齐人护送,再加上仲孙龙在旁护翼打点,该没有什么问题。”

李园紧跟不舍地追问道:“准备何时起程呢?”

项少龙道:“怎都要待稷下官那场歌舞结束后才可起行,否则我总难放心。”

李园压低声音道:“明晚你要小心点。我有信心少龙能安然过得曹公一关,但齐人是输不起的,听说暗里已有稷下狂徒准备若你真赢了,就在你归程时偷袭你,不若我亲来接应你好吗?你可用灯号和我联络。”

项少龙暗叫厉害,假若自己不知他与郭开是同谋,不落进陷阱才怪。

不过他这么说,也可能是试探自己会否乘夜逃走。

这样的好意,不答应就是不合情理,遂与他约定灯号的方式。

项少龙故意道:“回寿春后,请代向令夫人和太后问好。”

李园眼中闪过沉痛的神色,一把抓着他肩头,叫道:“少龙……”

项少龙心头一阵激动,平静地道:“什么事?”

李园如梦初醒的松开手,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不久又要各处一方,异日还可能在沙场上决战生死,一时激动吧了!真没什么。”

项少龙心中暗叹!

韩闯的笑声传来道:“原来李相和上将军躲到这里,少龙确是不同凡响,三大名姬轮流问我你这美男子在哪里,累得小侯嫉忌得差点要自尽呢。”

若非是处于敌对的立场,韩闯会是位征歌逐色月的好伙伴。

心想也该去激励一下歌舞团的士气,特别是初挑大梁的董淑贞,问道:“她们在哪里?”

韩闯来到两人面前,答道:“在最下层的慈怀殿,须小侯领路吗?”

项少龙道:“我去见过她们,之后觑得机会,就要先一步离开。”

李园谅解道:“该是这样的,好好休息,我们陪你一道去吧!”

项少龙和他们并肩而行时,趁机道:“无论将来国与国间发展如何,请两位看在小弟面上,好好照顾淑贞。”

韩闯叹道:“放心吧!若连这点都办不到,我们还算人吗?”

项少龙这点倒相信他。

步入慈怀殿时,项少龙不由一呆,原来大殿以布幔分隔开三区,里面人影幢幢,不断传出女子娇笑闹玩的声音。

项少龙道:“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我想单独和她们见面。”

李园和韩闯有点心情沉重的和他拉手道别,前者道:“明天我们会送你出城。”

项少龙苦笑道:“不必了!我早跟吕不韦和二王子订好了约。”

凤菲独坐铜镜前,云娘和小屏儿则为她作最后的补妆。

项少龙动容道:“难怪大小姐能高居三大名姬之首,只是这装扮,已使人疑为天人下凡。”

凤菲甜甜一笑,却怨道:“没你在旁欣赏,什么天人都没意思哩!别忘了这是人家最后一场表演啊!”

旋又笑道:“不要理人家怨言多多,还是上将军明晚一战重要,乖乖的早点登榻睡觉吧!明日凤菲会整天陪你。”

项少龙眼角瞥处,见祝秀真的小婢小宁儿此时借故走过来,更肯定自己的怀疑,知地想偷听自己和凤菲的对话,故意道:“待小弟得胜回来,便陪大小姐四处逛逛。”

凤菲欣然答应。

项少龙又过去董淑贞处,问道:“心情紧张吗?”

旁边的祝秀真笑道:“二小姐整天不说话,怕影响了声线,上将军说她紧张不?”

董淑贞暗里抓紧他的手,凑到他耳边道:“后晚我来陪你。”

项少龙苦笑离开,绕场一周,见团中诸人个个士气昂扬,那用他去激励,满心欢喜揭幔而出,刚好撞着金老大,给他硬拖了去见石素芳。

石素芳披着斗篷,幽灵般站在一角,默默的看着她的团友在进行各种活动,似乎她与其他人全无半点关系,也没有人敢来打扰她的宁静。

金老大在项少龙耳旁道:“这女儿自少就性格孤僻,但她的天份,却不作第二人想。她什么都不看在眼内,却什么都一学就会,而且比任何人好。生平只佩服凤菲一个人。”

项少龙暗忖看来她连纪才女都不放在眼内,否则为何不见她去拜访嫣然。

金老大领着项少龙来到石素芳侧,低唤道:“素芳!素芳!上将军来探望你哩!”

听到上将军一词,石素芳娇躯微颤,空洞的秀眸回复了平时的神采,别转俏脸,往项少龙瞧来。

这时团内诸女与上下人等均停止原先的活动,好奇地盯着项少龙,要金老大挥手作势,才不情愿地继续补妆的补妆,调理乐器的调理乐器。

金老大拍拍项少龙道:“你们谈谈吧!”

石素芳显然厌恶人人都不断偷偷朝他们张望,轻轻道:“上将军请随素芳来!”

揭开身后布幔,原来是特别区分开来的一个小空间,地上铺了地席,还有坐垫,铜镜和挂满戏服的架子。

两人席地坐下。

四周虽是闹哄哄一片,还不时响起乐器调试的音符,但这里却是个封闭和宁洽的小天地。

石素芳凄迷的美目缓缓扫过项少龙,然后落在布幔处,淡淡道:“上将军欢喜孤独吗?”

项少龙细心想想,小心冀翼的回答道:“有时我也需一个人静静独处,好去想点东西。”

石素芳幽幽道:“想什么呢?”

项少龙愕然道:“道倒没有一定,看看那时为了什么事情烦恼吧!”

石素芳点头道:“你很坦白,事实上将军是素芳生平所见的男人中,最坦诚而不伪饰的人。其他人总爱吹嘘自己的了得,惟恐素芳不觉得他们伟大,真要令人呕心。”

目光回到他脸上,以令他心颤的眼神瞧着他道:“咸阳之会,上将军在素芳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那时素芳就想,上将军是否可倾吐心事的人呢?”

项少龙忍不住道:“听说蒲鹄先生和小姐关系非常密切哩!”

石素芳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垂下目光,平静地道:“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况且人总是要死的,死后就可重归天上的星宿,那有什么须用上心神的。”

项少龙默默咀嚼她话内的含意,悲灰的语调,一时说不出话来。

石素芳像陷在为自己编造却无能自拔的梦境中般,柔声道:“素芳唯一的愿望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安排得简单一些,不会牵涉那么多的人和事。唉!大多数的人和事都像浮光掠影,既流于浮面又没有意义。真希望可以变成一棵树,独自在原野里默默生长,需要的只是阳光、雨水和泥土。”

项少龙叹道:“难怪小姐欢喜庄周。”

石素芳道:“还有李耳,无为而无不为,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多么透彻的人生见地。繁荣财富只会带来社会的不公平,君臣上下,只是永无休止的纷争,上将军以为然否。”

项少龙尚是首次在这时代遇到一个持全面否定人类进步文明的人,且又是一个女儿家,点头道:“现在的情况仍未算严重,到了人口大量繁衍,草原变成城市,大地的资源被无休止地消耗至匮乏,野兽变得无处栖身时,那情境才教人害怕。”

石素芳剧震道:“上将军比素芳想得更远哩。”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必然的发展,打开始人类的文明就处在与大自然对立的那一边上,与草木禽兽截然不同。”

石素芳默然片刻,意兴索然道:“上将军何时回秦呢?”

项少龙道:“该是这几天的事,嘿!我也要走了。”

石素芳微微点头,没再说话,陷进沉思中。

项少龙长身而起,悄悄离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