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1章 浑身解数

作者:黄易

项少龙甩蹬下马,举步踏进雪林小径。

想到曹秋道天生异禀,虽年过四十,但健步如飞,想打不过就逃,纯非易事。

而且在高台上,逃起来亦很不方便,只要曹秋道拦着下台的去路,他就成困兽之斗。

想念到此,心中一动。暗忖这刻离约定时间尚有小半个时辰,曹秋道身为前辈,自重身分,该不会如仲孙玄华所说,早到一步恭候他,那他该还有时间作点布置。

忙加快脚步,穿林过径,一座“桓公台式”用白灰粉刷的台基,赫然巍峨屹立眼前。

项少龙既有图谋,那敢迟疑,一口气由北面长阶奔上白顶,只见平台三面围以百栏,每隔丈许,就树了一支铁柱。一些挂上旗帜,一些挂上风灯,照得台上明如白昼。

他见不到曹秋道,松了一口气。走到对着登上石阶另一端的石栏尽处,解下腰索,垂了下去,虽仍差丈许才触及地面,但凭他特种部队的身手。又有腰囊的帮助,要滑下去实是易如反掌。

遂把另一端扣紧在其中一条石柱上,布置妥当后,盘膝坐下,一番吐纳。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带着奇异节奏的足音把他惊醒过来,首先入目的是密布晴空的星斗。

项少龙心中讶然。刚才自己来时。一点都感不到星空的壮观。为何现在却心神澄明,为夜空的美丽所感动。

想到人事虽有变迁,宇宙却是永远不灭,若人人都可想到这点。人世间很多不必要的斗争,将会大幅减少。

此时曹秋道雄伟的身形逐渐在台阶处现出来。

项少龙长身而起,拱手敬礼。

曹秋道仍是长发披肩。身上换了灰色的武士袍,还加上一对宽翼袖,使他本已雄伟的身型更为高猛。

曹秋道回礼道:“上趟拜领上将军绝艺,曹某回味无穷,今晚务请上将军不吝赐教。”

项少龙哈哈笑道:“本人乃曹公剑下败军之将,何足言勇,请曹公手下留情。”

曹秋道脸容冷若冰雪。不透露出丝毫心中的感受,平静地道:“败的是曹某才对,当晚上将军用的非是趁手兵器,曹某能挫上将军,只是侥幸。”

项少龙略感愕然。听他口气,似乎自认十招内会收拾不了自己。那是否准备和自己玩玩就算呢?曹秋道从容道:“曹某剑出鞘后,从不留手,只有以生死相搏,才能表达剑手对剑的敬意。上将军这把刀有名字吗?”

项少龙深吸一口气,奋起雄心,解下百战宝刀,左手持鞘,右手持刀,微笑道:“刀名百战,请曹公赐教。”

曹秋道凝望他手中宝刀,连连点头。淡淡道:“十多年来,除了一个人外,再无其他人能在曹某面前站得如此稳当。对手难求,上将军可知曹某的欣悦。”

“锵!”长剑到了手上。

项少龙心想那人定是管中邪的师傅那个叫什么斋的大剑客,自己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一时忘了,只不知他们是否亦是挑灯夜战呢?想起挑灯夜战,心中猛动,往刀鞘瞧去。

曹秋道伸指轻抹剑缘,低吟道:“这把剑乃曹某亲自冶炼,剑名“斩将”,上将军小心了。”

项少龙心有定计,卓立不动,淡淡道:“曹公请先出手。”

曹秋道仰天大笑道:“总有一人须先出手的,看剑!”“看剑!”之声才起,台上立时弥漫着森森杀气,战云密布。

皆因曹秋道已举步往他迫来,配合出长靴触地发出的“沙沙”之音,气势沉凝慑人之极。

项少龙收摄心神,贯注在对手身上。

他知曹秋道决胜只在几式之间,这十招并不易挡。

上趟他是占了奇兵之利,但对方乃武学大行家。经过上次接触,该摸清他刀路,故再难以此欺他。

他让曹秋道主动攻击,非是托大,而是另有妙计。

对他这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战略实是无比重要,若能智取。自不宜纯凭死力厮拚。

曹秋道的步法深含着某种奥妙,令他很难把握他迫近的速度和时间。

项少龙心神进入止水不波的清明境界,无忧无喜,四大皆空。

蓦地曹秋道加速迫至,“斩将”幻出大片剑影时,倏然现出剑体,闪电横削而来。凌厉无比。

项少龙感到对方“斩将”剑隐隐封死了自己百战宝刀和刀端的所有进攻。教他只可运刀封架。

他早领教过曹秋这惊人的神力,如若硬架对方这全力一剑,不虎口痛裂才怪。紧接下来也不用打了。

不过他却丝毫不惧,略摆刀鞘朝向的角度,刀鞘反映着灯火之光,立时晃入曹秋道的双目。

正如曹秋道刚才洒出一片剑光,是要扰他眼目;项少龙这下借刀鞘反映火光,却是同样作用。

但难易却有天壤云泥之别。

项少龙只是摆摆手,已达到了目的。

无论曹秋道剑法如何出神入化,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只不过天份比别人高,潜能发挥得更淋漓尽致吧了。

火光人入他双目时,他习惯了台上明暗的眼睛不由稍眯了起来,至少有刹那的时间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弹指即过的时间不足以让项少龙克敌取胜,却尽够他避过这雷霆万钧,无可抗御的一剑,同时疾施反击,争取主动,克破曹秋道决胜于数式之内的稳妥安排,又重重打击他满溢的信心。

项少龙闪往斩将剑不及的死角,先以剑鞘卸开敌剑,右手百战宝刀不教对方有任何喘息之机,迅疾劈出。

“当!”的大响一声。

曹秋道绞得项少龙差点刀鞘脱手,还能及时回剑,挡开他的百战宝刀。

曹秋道虽成功挡开项少龙这重逾泰山的一刀,但也心知不妙,想错身开去,争取刹那的间隙,以掌握主动时,项少龙的百战宝刀已发动排山倒海的攻势。

项少龙每一刀劈出,步法都天衣无缝的配合着。

每一刀的角度和力道都不同,忽轻忽重,虽以砍削为主,其中却包含了卸绞黏缓等奥妙的手法,把刀的独有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惊人就是刀刀均是舍命抢攻,着着进攻,完全无视生死。

这正是项少龙早就定下的策略,仗的是自己比曹秋道年轻,故一上场就迫他打消耗战,更希望在十招之内令对方无法像上趟般完全控制大局。

上次项少龙因慑于曹秋道的气势,故落在下风,今次却是用计减弱他的气势,反客为主。

以曹秋道之能,一下失着下,亦被项少龙连续三刀劈得左闪右避,到第四刀时,才找到机会,反守为攻,欺入刀影内,眼看要把项少龙斩于剑下,又给项少龙以刀鞘解围,且刀削下盘,迫他回剑挡卸,形成平分秋色之局。

曹秋道双目掠过寒芒,显是首次动了气。舌绽春雷,大喝一声,荡开刀鞘,望空虚一剑劈下。

项少龙正奇怪时,曹秋道的斩将剑已中途变招,由上劈改为前拂,斩将剑像有生命的活物般,疾取项少龙咽喉,剑招之巧,令人由衷惊叹。

项少龙刀鞘一摆,让在刀鞘上宝石反映的火光再次映入曹秋道的厉目。

曹秋道发觉刺在空虚时。项少龙已移到他左侧,反手劈出另三刀。

曹秋道错身开去,劈出一圈剑芒。外圈处刚好迎上项少龙第一刀。

项少龙虎口剧震,知对方学乖了,应付起来比上次高明。

“当当”两刀。项少龙两刀都劈在对方剑上,他想重施故技,希望能三刀都劈在对方宝剑同一处,但却事与愿违,不能办到。

但八招已过。

尚只余两招。

纵是落在少许下风,可是曹秋道的气势仍是坚强无匹,使项少龙完全找不到可乘之隙。

曹秋道忽然旋动起来,浑身像刺猥般射出无数剑芒,龙卷风般往项少龙转过去。

项少龙知道绝不可退让,否则兵败如山倒,绝挡不过余下两招。

此时他把什么刀法战略全忘了,且由于对方正急转着,藉火光映照扰目之策亦无法派上用场,故只能凭本能的直觉反应,以应付对方这出神入化的剑术。

兔起鹤落间,两人错身而过,刹那间又交换了两招。

项少龙左臂血光迸现,被斩将剑划出一道两寸许长的血痕,不过只是皮肉之伤。

他的百战刀锋却切下了曹秋道转动时随着旋舞的长发,在两人间随风飞散,缓缓落下。

曹秋道大为错愕,停了下来,哈哈笑道:“好刀,曹某从未试过如此痛快的宝刀。”

项少龙以为他就此罢手,松了一口气,道:“项某实非是前辈对手,现在十招之数已足,大家可止息干戈了!”

曹秋道双目厉芒激闪,冷喝道:“笑话,什么十招之数?上将军乃我东方诸国头号大敌,你以为我曹秋道会让你活着回去吗?”

项少龙呆了一呆,原本对他的尊敬立时烟消云散,心想你原来只是个没有信誉的卑鄙小人,凭什么唤作剑圣。

不过这时已无暇多想,人影一闪,曹秋道的攻势已怒涛狂飙的疾击而至。

项少龙百战刀上下翻飞,寒芒电射,堪堪挡了曹秋道三剑,到第四剑时,已因给对方震得手臂酸麻,缓了一线。正要以左手刀鞘争取喘一口气的时光,岂知正中曹秋道下怀,立即运剑绞击,又借旋身之力,项少龙受伤的左臂再拿不住刀鞘,脱手飞出,掉往后方,危急下也不知掉到哪里去。

项少龙际此生死关头,发挥出生命的潜能,刀把下挫,硬撞在曹秋道顺势横削他左臂空门大开处的一剑。

“当!”的一声,曹秋道想不到项少龙有此临危怪招,无可奈何往后退。

曹秋道哈哈笑道:“失了刀鞘,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

项少龙知这是生死关头,若让曹秋道再组攻势,主动进击,不出十剑,自己必血溅当场。

那敢犹豫,如影附形地往曹秋道迫去,同时由单手改为双手握刀。高举过头,随着以能蹈敌之虚的步法,当头疾往曹秋道劈去。

曹秋道疾止退势,冷喝一声“找死!”运剑微往前俯时,项少龙出乎他意料外的跃空而起,且更奋全力的一刀往他劈至。

借跃空之势,又是双手运刀,其气势之盛。力道再非先前任何一刀能够比拟。

百战刀破空而下,发出尖锐破空的刀啸声。

以曹秋道之能,当然可后退避开,不过这不但有失身分,还会使项少龙气势更盛,再要把他压伏,就会大费功夫。

曹秋道猛一咬牙,连剑跃起接刀。

两下清响,山鸣谷应,传遍稷下宫的每一角落。

连在城墙上远处观战的吕不韦等都清楚可闻。

事实上自两人交手后,刀剑交击之音便隐隐传来,及不上这一击嘹亮。

两人交换了位置。

曹秋道喘气之声,传入项少龙其内。

项少龙的消耗战终于奏效,一个旋身,双手紧握百战刀把,用的却是旋转的离心力和运腰生出的劲道,从左肩斜劈刚正面朝向他的曹秋道。

曹秋道仍是从容自若。至少表面如此,挥剑硬挡他一刀,才错身开去,好重整阵脚。

不料项少龙却如影附形地再反手一刀。砍向他的背脊。

曹秋道那想得到项少龙竟能变招迅疾至此,首次露出少许慌乱,勉强回剑把百战刀荡开。

项少龙得势不饶人,狂喝声中,双手不住运刀,每刀都高举过顶,时而直劈,时而斜削,不求伤人,只求迫得对方以剑恪守。

“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曹秋道气力虽胜项少龙,却是相差不太远。可是现在项少龙是以双手运刀,用的除了腕力臂力外,最主要是腰劲,且是由上而下,着着似泰山压顶,又若狂涛卷体,曹秋道登时给他劈得连连后退。

最妙是项少龙故意和他保持一段距离,十刀下来,至少有六刀劈在他剑锋运力难及之处。

这正是项少龙聪明处。

若论招式精奥细腻,他实非曹秋道对手。

但这等大开大阖的砍劈,却最能发挥刀的优点,显现出剑的弱点。

此消彼长下。曹秋道便只能处在守势里。

不过这优势并不能保持长久。

初时每一刀都能把曹秋道逼退一步,但惭惭曹秋道凭着种种手法,终扳回劣势,项少龙要很吃力方可把他迫退一步。

项少龙却心中有数,到曹秋道一步不退,准备反攻时,便不再保留,全力急劈三刀。

“叮!”的一声。

斩将剑不堪砍击,终断去了两寸许长的一截剑锋。

曹秋道被他劈得雄躯剧震,暴地一声狂吼,连剑猛刺,却忘了断去小截剑锋,当只触及项少龙胸衣时,去势已尽,使项少龙凭毫厘之差逃过大难。

项少龙已然力歇,往后急退。迅速将两人间的距离拉至三丈有余,亦使他离后方“逃命索”只有五丈许的距离。

曹秋道低头细审手中宝剑,摇头叹道:“纵是断剑,也是可取君之命。”

项少龙心中明白,刚才那轮狂攻,已使自己成了疲兵,再无复先前之勇。

不过当然不会从神情上表现出来,深吸一口气道:“曹公请三思,刚才若项某要求个两败俱伤,非是没有可能的事。”

曹秋道淡淡道:“以曹某之命,换上将军之命,亦是非常化算。”

项少龙话中有话道:“但这是由我来决定。而非由曹公决定。”

曹秋道怒哼一声。冷笑道:“你以为可激怒曹某吗?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领。”

提起斩去锋尖的宝刀,一边运腕左右挥转,同时举步往项少龙迫去。

项少龙挥刀前指,调整呼吸,同时往后退开。

两人一进一退,转眼项少龙已到了石栏边缘处。

项少龙大喝道:“且慢!”

曹秋道愕然道:“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项少龙挽刀施礼道:“多谢曹公赐教,小弟要走了。”

曹秋道醒悟过来,运剑冲前。

项少龙一个翻身,没在石栏之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