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1章 天威难测

作者:黄易

项少龙在一众好友如李斯等前呼后拥下返回乌府,见到田氏姊妹各人时,自有一番深感激动的狂喜。

项宝儿刚满六岁,长得比一般小孩粗壮。缠着项少龙问这问那,说个不停,逗得他父怀大慰。

乌应元旋领家人拜祭祖先,当晚更大排筵席,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酒酣耳热时,对座的昌文君笑道:“无敌的曹秋道终非无敌了,稷下学宫观星台一战后,剑圣之外多了少龙这个刀君,看看东方六国还有什么可拿来压我大秦的?”

纪嫣然、琴清等这时带同众女眷向项少龙、滕翼、荆俊等远征回来的诸将敬酒,项少龙等忙还礼回敬。

项少龙见到其中有与乌果结成夫妇的周薇,勾起乃兄周良与鹰王殉职的心事,惨然道:“可惜周良兄……”

周薇神色一黯,垂下头去,轻轻道:“先兄一生人最大的抱负就是训练一头鹰王出来,能在战场上助大军争雄斗胜,现在心愿达成,死应无憾。上将军不用介怀,他是不会抱憾泉下的。”

说到最后,秀目已红了起来。

众人知项少龙最重感情,忙设法岔开话题。已成了荆俊夫人并育有一女的鹿丹儿问道:“上将军会否留在咸阳,还是要返回牧场去呢?”

李斯打趣道:“荆夫人足否太善忘了?别人或可称少龙作上将军,可是你却要唤三哥或是三伯才对。”

众人哄笑声中,鹿丹儿却把气出在荆俊身上,狠狠瞪他一眼,低骂道:“都是你不好!”

这话自是惹来满堂哄笑,大大冲淡了伤感的气氛。

宴后。众人告辞离去,乌家的一众领袖则聚在密室商议。

纪嫣然于项少龙不在时,乌家一切对外事务实际全由她这智囊负责。故成了唯一参加的女眷。

陶方首先发话道:“少龙回来我们就安心了。我曾见过图先多次,证实吕不韦确与缪毒是表面装作不和,其实却在暗中勾结,加上太后在背后支持,势力膨胀得极快,而在吕不韦挑拨下,缪毒长期留在雍都,所住宫苑与日用衣物、出门车马,处处比照国君;凡须太后盖玺的诏令,均先经他那对贼眼看过才成。”

纪嫣然点头道:“由于太后的关系,雍都事实上已落在缪毒手里。在吕不韦的默许下,他秘密组织死党,从各国招来大批死士,准备在七月储君举行加冕礼时举事,此事确令人头痛。”

项少龙道:“储君早在缪毒的阵营内布了茅焦这着厉害棋子,故对缪毒姦党所有举动了若指掌,现已秘密召王翦回京,准备与缪毒展开决战。”

滕翼剧震道:“如今既有少龙在,何用召王翦回来呢?”

项少龙呆了一呆,首次想到这个问题,心中涌起寒意。

众人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荆俊道:“储君既肯亲口告诉三哥此事,该没有问题吧?”

纪嫣然秀目掠过复杂的神色,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每逢牵涉到王位权力,父子兄弟都没有人情道理可言。夫君最大的问题是得人心,看看夫君今趟回来,人民夹道相迎的盛况,便可见一斑。”

乌果怒道:“储君这天下可说是姑爷给他挣来及保住的,怎可……”

乌应元干咳一声,将他打断道:“不要再说这种废话了。乌果你真不长进,经历了赵人忘本的事后,仍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少龙现在就等同另一个白起,想想白起是怎样收场的!”

顿了顿续道:“幸好多年前我们已有决定,要远奔塞外,建立自己的王国,现在终到了最后阶段,杀了吕不韦后我们立即离开秦国,此事可由少龙全权处理。”

陶方也干咳一声道:“近来不知是谁造的谣,说储君实非先王之子,亦非吕不韦之子,而是少龙秘密弄回来的,嘿,这些话太荒唐了。”纪嫣然奇怪的瞥了项少龙一眼,垂下螓首,神情奇特。滕翼是知道内情的人,一震道:“听到这谣言的人是否相信呢?”

陶方正容道:“现在秦国上下,除了别有用心者,人人深信储君乃承天命受水德的真命君主。区区谣言,能起什么作用,问题是怕储君听到后心中不舒服吧了!”

项少龙断然道:“就如岳丈刚才所言,我们乌家的命运再不能随别人的好恶喜怒而决定,一切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上,”接着研究了全面撤走的细节后,众人才各自回房休息。

纪嫣然却将项少龙拉了到园里去散步,这兰质慧心的美女道:“夫君是否感到储君这两年改变很大呢?”

项少龙正欣赏天上的明月,叹道:“当上君主的,谁能不变?”

纪嫣然道:“说得好!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这不是你的警世明句吗?储君威权日增,性格愈趋阴沉难测。唉!李斯也变了很多,再不像以前般和我们乌家亲近,少龙你若像以前般坦诚待人,很容易会吃上大亏的。”

项少龙呆了一呆时,纪嫣然垂首道:“是廷芳告诉我的!”

项少龙愕然往她瞧去。

纪嫣然委屈地标了他一眼道:“当日听到你兵败失踪的消息,廷芳情急下把储君的身分说了出来,说储君定会因此关系全力救你,所以你是不可为此怪责她的。唉!想不到你竟连我这作妻子的都瞒着。”

项少龙色变道:“还有谁知道此事?”

纪嫣然道:“当然还有致致知道。不过我已吩咐了她严守秘密。少龙啊!若没有此一事实。任他谣言满天飞,仍不能影响你和储君的关系,但现在当然是另一回事了,少龙不可不防。”

项少龙点头道:“多谢嫣然提点,这事我早心里有数。夜了!我们回房休息吧!”

翌日项少龙、滕翼和荆俊三人天未光便起来赶赴早朝,到了议政殿时,赫然发觉不但吕不韦来了,缪毒亦从雍都赶来,登时大感不妥。

群臣见到项少龙,纷纷过来问好,不过都有点慾言又止,神色古怪。

缪毒挤到项少龙旁,把他拉到一角说话道:“听得少龙遇险,我和太后都担心得要命呢。”

项少龙当然知他口不对心,却不揭破,装作感激道:“有劳缪兄和太后关心。”

缪毒忽地凑到他耳边,还要压低声音道:“不知是谁造的谣,这几个月来,不断流传储君非是先王所出,而是少龙弄来的把戏。于是我向太后求证此事,经商议后,决定把在邯郸曾收养储君的穷家夫妇请回咸阳。以去天下之惑。”

项少龙装作若无其事的答道:“结果如何呢?”

缪毒双目寒光一闪,盯着他道:“结果是发觉在年半前。张力夫妇和左邻右里数十户人家,全部丧身在一场突然而来的大火中,四百多人不论男女老幼,无一生还,此事在邯郸非常哄动,成为令人不解的悬案。”

项少龙立时手足冰冷,脑内一片空白,茫然无措。

缪毒的声音似在天外远方般传来道:“刚才我和仲父谈起此事,仲父说少龙曾告诉他储君早把张力夫妇接回咸阳享福,但为何事实竟会是如此呢?”

以项少龙的急智,一时亦无词以对,幸好这时钟声响起,各大臣忙于归班,项少龙答了句“此事确非常奇怪!”便乘机脱身。

到小盘高踞龙座,接受了文武百宫朝拜,项少龙仍是心神不属,想着缪毒刚才透露的可怕消息。

他也猜到小盘会杀了张力夫妇灭口,但做梦都想不到连左邻右里都无一幸免,可见小盘为了保密而不择手段,说不定去为他办此灭口之事的人亦早给处死。

现在小盘心中,只有他项少龙和乌廷芳知道他身世的秘密,他会否不顾恩情,把他也干脆灭口,好得后顾无忧呢?

经历了临淄被众好友出卖的经验后,他对人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小盘确是不同了。

只看他在龙座上以藐视天下的姿态向群臣盛赞他项少龙平定蒲鹄之乱。

以作为早朝的开场白,便知他完全把握了作为君主以威德服人的手段。

接着是吕不韦作他临淄之行的冗长报告,说到一半时,小盘挥手打断他的报告,皱起龙眉道:“田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上台后,田单仍可保持他的权势吗?”

吕不韦的长篇大论被小盘硬生生打断,脸上闪过不悦之色。沉声道:“田健和田单均不足虑,唯一可虑者,就是齐楚的结盟,今趟田健能稳坐王位,楚人在背后出了很多力,所以老臣……”

小盘有点不耐烦地截断他道:“田健此人究竟是野心勃勃之辈,还是只属贪图苟安的懦夫?”

项少龙心中大为凛然。

小盘确是变了,变得更实事求事,不尚空言。只看他问这几句话,都予人一矢中的之感。

吕不韦楞了半晌,皱眉道:“此事还有待观察。”

小盘的目光落到项少龙处,声调转作温和恭敬,柔声道:“上将军可否为寡人解此疑难?”

项少龙心中暗叹,只要自己几句说话,即可决定齐人的命运,其中还可能包括自己深爱的善柔和好朋友解子元在内。

不过却不能不答,尤其他现在和小盘的关系如此微妙。深吸一口气后,从容道:“田健现时实际上已是齐国的君主,一切事务由他主理,自然是希望能有一番作为。可惜却受齐国一贯崇尚空谈的影响,对国内种种迫切的问题视而不见,更力图与我修好,再无以前‘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之志了。”

小盘大力一拍龙座的扶手,叹道:“有上将军此言足矣,太尉何在?

李斯应声踏前一步,捧笏叩首道:“储君赐示!”

小盘道:“立即给寡人选个说话得体的人,再挑选一团声色艺俱佳的歌舞姬,送往临淄给田健,贺他荣登太子,并赠之以寡人恭贺之词。”

李斯领命回位。

小盘长笑道:“自桓公以来,齐人便和我大秦争一日之短长,而三晋、楚、燕等不是联我抗齐,就是联齐攻我。这事迟早要作一个了断,却该是我们平定了三晋和楚人后的事了。”

众臣在王绾领导下纷纷出言道贺。

吕不韦和缪毒则是脸寒如冰。不言不语。

项少龙心中明白。小盘是在向群臣显示谁才是真正当权的人,同时故意落吕不韦的面子。暗中亦有迫他们加速造反之意。

这时吕不韦忽向旁边的缪毒打了个眼色。而后者则向隔了十多个人的另一位大夫钱直暗施手势。

那钱直犹豫了片刻,才踏前叩首道:“微臣有一事禀上储君。”

殿内立时静了下来。

位于项少龙上首的昌平君凑到项少龙耳旁低声道:“他是缪毒的人,由太后下诏一手从低层提拔上来当大夫的。”

小盘不动声息地平静道:“钱卿有话请说!”

钱直口chún微颤两下,才诚惶诚恐地道:“近日咸阳有很多蜚短流长、风言风语,中伤储君。微臣经调查后,发觉这些谣言蛊惑民心,影响很大……为此!微臣奏请储君,可否任命微臣对此事作出调……”

小盘冷冷地打断他道:“钱大夫究竟听到什么风言风话,寡人并不明白。”

钱直脸上血色立时退尽,跌跪地上,重重叩头道:“微臣不敢说。”

小盘怒喝道:“连几句话都不敢说出来,如何助寡人处理国家大事。”

缪毒见势不对,推了吕不韦一记。

吕不韦既迫于无奈,又恨钱直的不管用,干咳一声,正要说话,小盘已喝道:“任何人等,均不得代蠢材求情,快把谣言给寡人从实道来。”

钱直早叩得头咬血流,颤声道:“外面传储君非是先王所……微臣罪该万死。”

小盘哈哈笑道:“原来是此事。”

接着龙颜一沉道:“谣言止于智者,东方六国心怯了,故意散播流言,诬蔑寡人,而钱直你竟将谣言当作事实,还说什么影响人心?”

钱直吓得屁滚尿流,叩首悲叫道:“微臣并没有误信谣言,微臣……”

小盘暴喝道:“给寡人立即把这奴材推出宫门斩首,族中男的全发往边疆充军,女的充作官妓。”

在众臣噤若寒蝉下,频呼储君开恩的钱直就那样给昌文君如狼似虎的禁卫拖了出去,只余下殿心的一滩因叩破头颅留下的血迹。

吕不韦和缪毒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就有多么难看。

殿内落针可闻,无人不因小盘难测的天威而惊颤。

还有几个月小盘就正式加冕为秦国一国之君了,谁还敢在这等时刻出言冒犯。

项少龙整条脊骨郁凉沁沁的。

小盘变得太可怕了。

小盘回复平静,淡淡道:“现在这无稽的谣言终于传至殿上,仲父认为该怎样处理呢?”

吕不韦亦恢复冷静,沉声道:“储君说得好,谣言止于智者,只要我们不作理会,自会止息。”

小盘微微摇头,表示了他的不同意,再向众人问道:“众卿可有什么良策。”

昌平君在项少龙耳旁道:“到我出场了。”

这才踏前凛告道:“臣下以为此事必须从速处理,请储君降下圣谕,赐示万民,以后不准有人私下谈论此事。凡有违论者,罪及全族,告发者重重有赏,如此谣言自然平息。”

项少龙心中恍然,知道小盘早和李斯、昌平君等几个近巨有了默契,要以雷霆万钧的高压手段,平息这个风波。

小盘欣然道:“卿家此言甚合吾之心,寡人登基在既,凡有人再淡此事者,无论官职大小,均是居心叵测之徒,立斩无赦。”

接着大喝一声道:“退廷!”

众臣跪倒地上,恭送这威权日盛的储君。

小盘去后,项少龙待要离开,给昌平君扯着道:“储君要见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