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4章 真假难分

作者:黄易

接着的十来天,项少龙如常上朝,但却谢绝了一切应酬,全力训练由三百人组成堪称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

他们的装备都是这时代最超卓的,原先的设计是来自他这二十一世纪的装备专家;再经过清叔为首的越国巧匠多番改良,使他们变成了类似武侠小说描写的高手,精擅使用诸般厉害暗器武器以及翻墙越壁,潜踪匿迹之术。

这天黄昏时分,纪嫣然偕乌时机从牧场来了,更带来了好消息。

这美丽的才女道:“乌应恩在嫣然软硬兼施下,终承认了暗中向储君提供消息,但却辩称全是为乌家着想,因为储君只是要求他设法令我们打消退往塞外的念头罢了!”

滕翼冷笑道:“叛徒自有叛徒的籍口而已!”

纪嫣然道:“嫣然倒相信他的活,因当嫣然指出储君可能因夫君的功高震主,动了杀机,他骇得脸青chún白,还把与他接触的人都供了出来。”

项少龙沉声道:“是谁?”

纪嫣然道:“那人叫姚贾,夫君认识这个人吗?”

项少龙点头道:“此人是李斯的副手,专责联络各国责任,最近刚由齐国出使回来,是个很有才智的人。”

纪嫣然道:“恩三爷现在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答应了全面与我们合作,为了安全计,嫣然把他原本的家将和手下全体送往塞外,免得其中有人再私下被姚贾收买了。”

项少龙道:“乌应恩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令储君以为我们待诸事已完成后,才会撤往塞外。”

滕翼沉声道:“若我是这忘恩负义的小子,便会在雍都借缪毒之手把你除掉。

那时他还可借为你复仇为名,对缪党大事讨伐,一举两得。”

项少龙笑道:“总言之我们可让他们知道我们杀了吕不韦后立即就走便达到了惑敌的目的。”

转向纪嫣然道:“嫣然的思虑比我两兄弟缜密得多,可否编造一些消息,逐分逐分在冠礼前这段时间内,慢慢漏给姚贾知道,最好是要他一番推敲后,才猜得出我们须他转告储君的故事。”

纪嫣然白了他一眼道:“不要猛捧嫣然了,人家尽力而为吧!”

滕翼道:“尚有两个月,便要到雍都去,三弟究竟有何杀吕不韦后从容脱身的妙计。”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我先要见朱姬一面,才能决定细节。”

纪滕两人大吃一惊。

滕翼劝道:“现在缪毒视你如眼中钉,假设你到雍都去,说不定会出事。且若被储君知道,可能便会激起他的凶念。”

纪嫣然亦道:“太后也非是以前那个太后了,甚至误会你杀了她的真正儿子来偷龙转凤,故你实不宜去见她。”

项少龙倒没想过这一点,心中一阵不舒服,说不出话来。

滕翼拍拍他的肩头安慰道:“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那管别人怎样看我们呢!”

项少龙苦笑道:“我正是为了自己的良心,才想去见朱姬一趟,希望能使她得免大祸。”

转向纪嫣然道:“可否把清姐请来,我希望能透过她秘密约见朱姬。”

纪嫣然玉脸一寒,气道:“你这人想定了的事,总是一意孤行。朱姬为缪毒生了两个野种,难道她肯舍弃两个儿子陪你走吗?现在我们自顾不暇,你仍要节外生枝?廷芳和致致走时,曾着我千万不可让你去作危险的事,若你真要去见那女人,先将纪嫣然休了吧!”

项少龙自认识纪嫣然那天开始,尚是首次见她如此疾言厉色,吓得噤若寒蝉,不敢辩驳。

滕翼点头道:“今天二哥也帮不了你,尤其此事关系到家族的存亡,三弟怎都要听嫣然的话。”

项少龙无奈下只好答应了。

纪嫣然这才消了气。

接着的一段日子内,项少龙一面全力训练手上那支三百人的劲旅,另一方面指导乌果如何扮作自己,务求要连小盘、李斯等熟人也可瞒过。

唯一的破绽就是声音,幸好纪嫣然想出一计,就是由项少龙在适当时候装病,那就算声音沉哑一点都不会启人疑窦,更可不用说那么多活,一举两得。

这晚肖月潭由牧场回来了,借了一套项少龙的官服后,把乌果关在房里,众人则在外面静心侍候,看看乌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众人到现在仍不大清楚项少龙为何要找乌果乔扮自己,荆俊忍不住说出心中的疑问。

项少龙答道:“我第一个要骗的人是吕不韦,储君已打定主意要吕不韦留守咸阳,以吕不韦的作风,定趁这时机设法除去二哥和五弟,只要我……咦!”

纪嫣然、滕翼和荆俊都吃了一惊,瞪着脸色微变的他。

项少龙神色凝重地道:“你们说会否管中邪也用同一方法潜回咸阳来呢?否则在此离加冕只有一个月的关键时刻,他怎肯仍留在外地?”

滕翼道:“没有肖兄的妙手,凭什么变出另一个管中邪来?”

纪嫣然道:“若吕不韦有此计,要找个与管中邪相似的人,再由旁人加以掩饰,当可鱼目混珠,所以夫君大人所猜的,该有极大的可能性。”

项少龙向刚过来的陶方说出他的猜测后,道:“通知图总管,请他留意此事,只要我们把握管中邪的行踪,行事时第一个杀的就是他,然后才轮到韩竭等人。”

荆俊道:“刚才三哥的意思,是否想让吕不韦以为二哥是陪储君到了雍都,其实你却是留在咸阳对付他呢?”

项少龙点头道:“这是最主要的原因,其次就是我可以不在储君的监视下放手而为。”

滕翼道:“但我们必须作出周详的部署,设法把乌果从雍都接走,否则恐怕这小子性命难保。”

肖月潭的声音响起道:“这正是精彩的地方,只要假少龙变回真乌果,要逃起来就方便多了。”

众人心大心小的朝敞开的房门瞧过去,只见肖月潭和另一个“项少龙”缓步而出,无不拍案叫绝。

乌果扮的项少龙向各人唱了一个喏,作状摸往并不存在的百战宝刀刀柄,喝道:“吕贼你给我跪下,我项少龙斩你这个臭头,已等了七年哩!”竟连声音语调都装得有七、八分相似。

众人轰然大笑,陶方更辛苦得捧腹弯腰。

纪嫣然娇笑道:“这是没有可能的,怎可会肖似成那样呢?”

乌果朝纪嫣然诧道:“娘子你竟连夫君大人都不认得糊涂至此,小心为夫休了你。”

当然又是逗得哄堂大笑。

纪嫣然喘着气道:“你敢休我,我就一剑宰了你。”

项少龙看得感动,乌府两年多还是首次这么洋溢着好眼欢乐的笑声。

乌果摆了个吃惊状,失声道:“娘子那么凶,为夫迁就点认错好了。”

纪嫣然再没好气和他缠下去,对肖月潭道:“肖先生不愧是天下第一妙手,怎能弄得这般神奇的呢?”

肖月潭爱不释手地欣赏自己的杰作,轻描淡写的道:“我费了五天工夫,以木材雕出了少龙的头像,再以秘方配制膜料复制出这张假脸,上色的施了一番手脚后,另一个项少龙就面世了。”

荆俊赞叹道:“以后我若未验对方的正身,再也不敢相信对方是否真的是那个人。”

肖月潭笑道:“若没有乌果,任我三头六臂,都无计可施,这家伙的体型大致和少龙相若,只是肩头窄了点,于是我在他衣服内加了垫子,便掩饰了这破绽。”

乌果他抑天打个哈哈,大步踏出,学着项少龙的姿态来回走动,果然惟妙惟肖。

项少龙和肖月潭两人坐在厅内,一同欣赏天上美丽的星空,无限感触。

肖月潭叹道:“生命真奇怪,上一刻我们仍在临淄,忙于应付各式各样的人物和危机;这一刻我们似乎却已置身咸阳,同样是想着如何溜走,但这一趟却有一了百了的感觉,心情好多了。”

项少龙点头道:“有老哥在旁指点,我更是信心十足,有把握安然抵达塞外,去过我们渴望已久的生活。”

肖月潭沉吟片响,正容道:“我们都知道嬴政绝不会让吕不韦如何黯然收场,可是那多多少少要冒上风险,那我们是否该早一步离开呢?那岂非可省去很多烦脑吗?”

项少龙道:“我亦曾想过这问题,却因两个原因打消了这个念头。首先家族的撤退仍须一段时间才可彻底完成,其次是我怕嬴政暗中另有布置,只要我露出离开的动静,会在途中拦截我们,那时即管杀了我,也可对外宣称我已走了。所以我们必须等待最佳时机才离开,那该是嬴政行加冕礼的那一天,而为了自保,我们必须对吕不韦主动出击,否则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肖月潭点头同意道:“都是少龙想得周详。”

顶少龙苦笑道:“我的思考怎及得上老兄,只不过没人比我更明白嬴政的厉害和狠辣,一个不小心,就会有舟覆人亡之险。”

肖月潭道:“你准备怎样对付吕不韦?”

项少龙正容道:“正要向先生请教。”

肖月潭捂须微笑道:“该说向图公请教才对,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明白吕不韦的虚实和手段,他静候了这么多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顶少龙欣然道:“那这事全交由两位筹谋策划,我们就当整装候命的兵将好哩。”

仰头望往灿烂的夜空,心想以图先的老到,肖月潭的智谋,该很快就能瞧见屋外的星空了。

翌晨天未亮乌府各人早已起来,聚在圆中练武。项少龙耐心指导乌果使用式样与百战刀相同,由清叔特别打制的另一柄宝刀。

此刀钢质虽仍与百战刀有一段距离,但已胜于清叔的其他制品。

乌果于本身亦是特级高手,无论姿态气势,都似模似样。

滕翼拿着墨子剑和他对打,这家伙到百多招后,始露出败象。

乌言着、乌舒、荆善等铁卫,都拍手叫好。

项少龙把乌言着召到身旁,道:“众铁卫以你最沉着多智,今趟你们陪乌果到雍都去,记得保命要紧,若见势色不对,就要借勾索之便,立即逃回来。乌言着道:“项爷放心,陶公在两年前已派人潜住雍都,不但摸清了形势,还作了种种布置,可以在危急时接应我们。”

旁边的纪嫣然道:“乌果这家伙诡计多端,从来只有他占人的便宜,想暗算他真是难比登天,少龙放心吧。”

项少龙对乌果亦是信心十足,否则绝不会让他去冒这个险。却特别提醒对面乌言着道:“储君必会等到最好时机,才会对我施展暗算的手段,那当是在与缪党正面冲突时发生,否则怎样把责任推到缪党身上。”

纪嫣然插入道:“若有方法把那面具安到另一身形酷肖夫君大人的尸首处,那就可暂时把储君骗过了。”

乌言着精神一振道:“这事我们看着办吧!不一定是没有可能的。”

这时乌果气喘喘的来到三人身前,得意洋洋道:“我的百战刀法如何呢?”

纪嫣然笑道:“你项爷那有如你般喘得像快要断气的样子呢?”

乌果嘻嘻笑道:“别忘了我的病仍来痊愈,喘些气才正常嘛!”

纪嫣然点头道:“还是你了得,我差点忘了。”

转向项少龙道:“夫君大人最好让肖先生弄点病容出来,让储君看到,到要装病倒时就更有说服力了。”

乌果道:“初时只须装出疲累的样子,然后逐分加重病容,就更万无一失。”

项少龙暗忖这就叫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正要答活,陶方领着一人急地急步走来,众人愕然瞧去,无不喜出望外。

来的竟是久违了的王翦,秦国纵横无故的绝代神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