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5章 久别重逢

作者:黄易

王翦比以前黑了又结实了,整个人变得更有气势和沉着,顾盼间双目神光电射,不怒而威,不愧绝代名将的风范。

这时他脸上挂着真诚的笑意,先把项少龙拥个结实,长叹道:“三哥可知小弟是如何挂念你们呢?”

滕翼和荆俊都扑了过去。四个义兄弟搂作一团,使人感动得生出想哭的冲动。

王翦哈哈一笑,分别与滕荆拥抱为礼,道:“少龙瘦了点,但神采却更胜昔我离开咸阳之时。”

转向纪嫣然道:“三嫂也漂亮了。”

众人转拢过来,纷纷与这纵横无故的神将拉手致意。

项少龙道:“四弟何时回来的,见过储君吗?”

王翦道:“看看这身便服,就知我是秘密回来的,不知如何,我总觉先来和你们打个招呼,才去见储君会妥当一点?”

众人大诧,纪嫣然道:“四叔为何会有这个想法?”

王翦沉声道:“事实上三天前我早回来了,却苦忍着留在城外秘处,只遣人回来打听消息,为的是怕吕缪两党假传旨意召我回来,岂知听到的却是别的消息,三哥和储君近来似乎不大融洽。”

滕翼问道:“四弟听得什么消息呢?”

王翦道:“首先是储君似是赞成三哥与族人往塞外去,其次是储君和三哥疏远了,不像从前般事事都找三哥商量。”

荆俊叹道:“四哥的耳目真厉害。”

项少龙心内下了个决定,道:“我们进内再谈吧!”

在内厅坐好后,王翦冷哼了一声道:“今趟我带了三万精兵回来,都是十中挑一的精选,且无人不为我王翦效死力,区区贼党,只要我动个指头,包保他们全军覆灭。”

又叹了一口气道:“但我却担心储君,更担心他会对三哥不利,储君随着年岁的增长,变得愈来位厉害了。”

众人心知肚明,王翦必是听到有关赢政身世的消息,始会有此推论。只不过怕项少龙尴尬,同时也为了表白对项少龙的信任,所以不直接说出来。

赢政斩杀钱直的事,已是轰动全国的大事,王翦没有理由不知道。

陶方、纪嫣然、荆俊、滕翼、乌果五个人十双眼睛,全集中到项少龙身上,由他决定怎样对王翦说这件事。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四弟不愧大秦头号猛将,甫回咸阳就把情报做得这么好。”

这等若肯定了王翦的推测。

王翦双目寒芒烈闪道:“我对付的只是懒用脑筋的匈奴,三哥面对的却是东方五国的联军,怎到我王翦当头号名将。”

顿了顿斩钉截铁的道:“三哥想要我这四弟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放心说吧?”

项少龙哈哈大笑,探手抓着他宽厚的肩头,欣然道:“我要四弟扫平吕缪两党,助赢政统一天下,建立秦朝大业,而四弟则成旷古烁今的不世名将。”

要知现在秦国的两位上将军,就是项少龙和王翦,而两人在秦国朝内朝外都有崇高的声望,这情况在军中尤甚。

如若两人联手起来,肯定有对抗赢政的力量。

但项少龙却一口气的回绝了王翦的提议,使秦国免了内战的危机。

他们却下知项少龙早从历史已发生的事实认识到,根本没有人可斗得过秦始皇的,所以想都不敢往这方面想。

如此地赢得王翦的赞美,项少龙汗颜道:“四弟勿要捧我,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倚仗你呢。”

王翦肃容道:“储君可能是我大秦历来的最具手段谋略的君主,李斯更可比得上商鞅。但决胜沙场,我王翦除三哥和李牧外,谁都不怕。可是玩阴谋手段,却是防不胜防,三哥有什么打算?”

项少龙道:“四弟知否储君的军力布置?”

王翦爽快道:“储君的主力仍是禁卫军和都骑军,近年禁卫军不断招纳新人,兵力已达五万之众,无论训练、装备和俸禄。都远胜他人,且对储君忠心耿耿,三哥要防的就是他们。”

项少龙想起那天昌文君由皇宫追出来,劝自己勿要离开,却给自己断然拒绝的情景。

想到昌平君和昌文君终是王族,血浓于水,有起事来只会站在小盘的一方。

王翦续道:“储君今趟对付叛党,本应把恒奇调回来方是正理,但他却反把安谷奚从楚边境召回,只从这点,我便推知他确有对付三哥的念头。

滕翼愕然道:“安谷奚回来了,为何我们全不晓得?”

王翦沉声道:“此乃储君的一者暗棋,但我却不清楚安谷奚兵力的多寡,只知他离开边疆,驻扎在咸阳和雍都间某处,只要接到王令,在一天时间内,就可到达咸阳和雍都。”

安谷奚像昌平君和昌文君般,都是王族身份,有起事来,只会站在赢政的一边。难怪王翦看出赢政有对付项少龙的心意了。

项少龙从容道:“管他有什么布置,只要四弟可保着假的项少龙能从雍都溜走,其他一切我们都有应付的能力。”

乌果笑道:“那却是要翦爷好好照顾小子脆弱的小命。”

王翦看着乌果瞪目舌结时,纪嫣然迅快地用她悦耳的声音解释了一遍。

王翦苦笑道:“若给人看破,三哥岂非犯了欺君之罪吗?”

滕翼苦笑道:“这个险是不能不冒的,若四弟看过乌果的扮相,必然信心倍增。”

纪嫣然笑道:“何况你三哥还会装病,那就是更易掩饰。”

王翦道:“那最好在中途才调包,就更万无一失!”

项少龙欣然道:“有四弟之助,我们更是信心十足,四弟也不宜久留了。”

双方研究了如何保持紧密联系的方法后,王翦悄悄离开。

项少龙往去肖月潭,后者正坐在铜镜前把自己扮成个老头儿,遂把王翦的情况向他报上。

肖月潭点头道:“只看他的气度相貌,便知此人着重义气,不畏强权。有他暗中出力,我们逃走的成算将以倍数增加。”

旋又奇道:“你不用上早朝吗?”

项少龙道:“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麻烦老哥给我涂点什么,好让我看来似是病了的样子。”

肖月潭哑然失笑道:“少龙太低估赢政了。若闻知你病倒,派个御医来表面为你治病,实则却是查探你有没有弄虚作假时,少龙就要无所遁形。”

项少龙大吃一惊道:“那怎办才好!”

肖月潭瞧瞧天色,道:“幸好尚有一点时间,因为嬴政怎都要早朝后,才能命御医来此,我立即去弄一些草葯回来,服后包你的脉搏不妥,却不用伤身,如此就可愚弄赢政,教他不起疑心。”

对肖月潭的知识和手段,项少龙早佩服得五体投地,暗暗庆幸若非吕不韦害得他生出异心,今日势将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当日下午,果然不出肖月潭所料,小盘派来两名御医来为项少龙诊病,陪同的还有昌平君。

两名御医轮流为他把过脉后,一致判定他是过于劳累,患上风寒。

项少龙心中一动,又在细心诱导下,更使他们深信病根是在兵败逃走,亡命雪地时种下的。

御医退出房外后,昌平君坐到榻沿,叹了一口气,愁容满脸,慾言又止。

项少龙装作有气无力的道:“君上有什么心事呢?”

昌平君叹道:“唉!现在我心情矛盾得很,即想少龙继续卧病在塌,但又希望少龙能即时回复健康,唉!”

项少龙心中一热,握紧他的手。压低声音道:“一切我都明白,君上不用说出来。”

昌平君剧震道:“你……”

项少龙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沉声道:“伴君如伴虎,此事自古以然。我们不要再谈这方面的事了,赢盈开心吗?端和待她如何呢?”

昌平君热泪盈眶,毅然道:“我们之有今日,全赖少龙的提携,若我兄弟在少龙有难时袖手旁观,仍算是人吗?这事根本是储君不对。”

项少龙心中感动,柔声道:“这种事根本没有对错的问题,也不该因此对储君生出愤怒之心,小弟自有保命之计。”

昌平君以袖拭去泪渍,沉吟片刻后道:“少龙要小心一个叫尉僚的人,他是魏国大梁人,入秦后成了储君的客卿,现在尚未有任何官职,但却极得储君看重,很多不让我们知道的事,都与他商量。此人智计过人,更精于用兵,曾着有《尉僚子》的兵书,主张‘并兼广大,以一其制度’甚合我大秦一统天下的主张。储君或者是受到他的影响,故把统一放在大前提,一切妨碍统一大业的人事都要无情铲除。”

项少龙明白过来。

昌平君是在暗示小盘为了保持王权,才会不择手段的把自己除去,正如他希望自己卧病下去,正是点出自己如若随同小盘往雍都去,必然性命不保。

项少龙又听出尉僚没有官职,但却是小盘钦定了下手处理自己的人,因为小盘其他得力手下,无不与自己有过命的交情。所以要对付自己,必须借助“外人”之力。

昌平君又道:“少龙是否觉得李斯变得很厉害呢?我们现在都不喜欢他。他太过热衷权势了。“项少龙再一阵感动,明白昌平君是要自己提防李斯。但只有他才真正明白李斯。李斯其实是更热衷于统一天下的理想,那是他最重视的事,所以不得不对小盘曲意逢迎。不过只要看他冒死劝自己逃走,就可知他内心仍对自己有着真挚的感情。项少龙拍拍昌平君的手背,微笑道:“回去向储君报告吧!告诉他无论如何我都会随他到雍都去的。”

昌平君目定口呆时,见项少龙向他连眨眼睛,虽仍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葯,但总知道项少龙胸有成竹,会意过来,茫然去了。

接着三天,小盘每日都派御医来瞧他。

这时离出发雍都只有十天时间,项少龙装作渐有起色,带着少许病容入宫谒见小盘。

小盘知他到来,亲自在宫门迎接,演足了戏。

一番嘘寒问暖后,小盘把他接到书房,闭门密议。

这未来的秦始皇松了一口气道:“幸好上将军身体复元,否则没有了上将军在寡人身边运筹帷幄,对付姦党,那就糟了。”

项少龙深深地瞧了自己一手带大的秦君一眼,心中百感丛生,一时都不知是爱是恨,纠缠难分,依肖月潭的指点哑着声音问道:“一切预备好了吗?”

小盘点头道:“万事俱备,王翦回来了,手上共有三万精兵,人人骁勇善战,寡人已着他先潜往雍都附近,好依计行事。”

项少龙皱眉道:“你有什么计呢?”

小盘有点尴尬的道:“据茅焦的消息,缪毒准备在加冕礼的当晚,趁举城欢腾,人人酒酣耳热之际,尽起党羽,发动叛变,那时王翦将会把雍都围困,教缪党没有半个人能逃出去。”

项少龙故作不满道:“王翦回来了,他为什么竟不来见我呢?”

小盘忙道:“是寡人吩咐他不得入城,上将军勿要错怪他。”

项少龙道:“吕不韦那方面又有什么动静呢?”

小盘龙目一寒,冷笑道:“他敢有什么动静呢?不过当寡人率文武百官到了雍都后,情况将会是另一个局面。”

又有点不敢接触项少龙的眼光般垂下头去,沉声道:“寡人和上将军去后,中大夫尉僚会留在咸阳主持大局,对付吕不韦,他将持有寡人虎符,守城三军尽归他调度。明天寡人会在早朝时宣布此事。”

项少龙立时无名火起,他虽然说来好听,但实际上等若同时削掉了滕翼和荆俊的兵权。

要知秦军一向效忠王室,如若滕荆没权调动都骑兵,那时他项少龙凭什么去对付吕不韦?

而且对谁要杀要宰,一切都操纵在尉僚手上了。

项少龙摇头道:“此事于理不合,现在都卫军的将领,均是吕缪两党的人,新人登场,又无战功威望,何能服众,更会动摇都骑兵的军心,故此事万万不可,储君请收回此意。”

小盘显然仍有点害怕项少龙,兼之心中有鬼,沉吟片刻才解释道:“其实寡人此举,只是针对吕不韦而发,如若他试图调动都卫军,便等若叛变,尉僚便可在里应外合下,一举把吕党歼灭。嘿!这当然要滕荆两位将军配合。”

项少龙虎目寒芒烁闪,语调却是出奇地平静,淡淡道:“那就干脆让尉僚任都卫统领吧!”

小盘苦恼道:“但这摆明针对吕不韦,那贱人怎肯同意?”

项少龙好整以暇道:“既是如此,储君索性把虎符交给滕翼,只要冠礼吉时之后,储君便成秦国之君,那时再不须太后同意,亦可操控咸阳诸军,岂非胜于现在般打草惊蛇。”

他明白小盘为了哄他到雍都去,绝不会在此时与他正面冲突,在心理上他亦乏此勇气,所以乘机漫天索价。看小盘怎样落地还钱。

事实上小盘想控制的只是都骑兵,都卫兵怎会放在他眼内,偏是无法说出口来。

好半晌后,小盘让步道:“即是如此,我一切依旧,我会使尉僚领兵驻在咸阳城外,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增援滕荆两位将军。”

项少龙心中暗笑,任尉僚三头六臂,由于不知是自己在暗中主事,必会吃个大亏。

他这时再没有和小盘闲聊的心情,借病休息未愈为托词,返家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