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6章 战云密布

作者:黄易

回到乌府,才知琴清来了,正和纪嫣然在厅喁喁细语,两女均是神色疑重,见项少龙回来,勉强露出笑容。

项少龙坐下诧道:“什么事这么神色紧张。”

纪嫣然道:“储君正式下了谕旨,着清姐随驾到雍都去处理冠礼的大小事宜,清姐正为此事烦恼,去又不是,不去又不行。”

项少龙剧震道:“知我者莫若嬴政,这一招命中我的死穴要害。”

琴清愁容满面地幽幽道:“不用理我不就成了吗?谅他尚未有迁怒于我的胆量,以后看情况奴家才到塞外会你们好哩!”

项少龙回复冷静,决然摇头道:“不!要走我们必须一起走,否则只是那牵肠挂肚的感觉,已足可把我折磨个半死。”

听到项少龙这么深情的话,琴清感动得秀眸都红了。

纪嫣然:“嫣然可扮作清姐的贴身侍婢,有起变故,亦可应付。”

项少龙呆了半晌,才作出反应道:“这确是个可行的办法,且教别人想像不到。必要时我还可使荆俊亲到雍都接应你们。讲到飞檐走壁之术,有谁比得上他呢?”

琴清赧然道:“我也想学项郎攀墙越壁的方法,你们肯教人家吗?”

项少龙和纪嫣然听得面面相觑,琴清这么娇滴滴的斯文美人儿,若学精兵团攀高爬低,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到了晚上,肖月潭才施施然回来。

众人忙聚到密室商议。

肖月潭道:“若非有图公在旁默默监察吕贼,我们可能到了黄泉之上,仍是一个个的糊涂鬼。”

众人同时色变,追问其故。

肖月潭道:“吕不韦愈来愈欠缺可用之人,所以不得不再次重用以图公为首的旧人,亦使图公得以清楚把握到吕贼的阴谋。”

纪嫣然道:“近来吕不韦非常低调,一副无力挽狂澜的样子,原来竟是装出来的。”

荆俊狠狠咒骂道:“今趟我们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肖月潭笑道:“我们都忽略了吕不韦最后一招杀手就是东方六国的助力;现在六国的君臣谁不视赢政为洪水猛兽,只要能扳倒赢政,他们什么都乐去做,最好是由缪毒登位,就更合他们之意。”

项少龙色变道:“难道他竟敢开放边防,任联军入关吗?”

肖月潭笑道:“他有这个胆量也没有用,秦军人人忠心爱国,岂肯遵行。况且三晋和楚、燕五国给少龙杀得元气大伤,打开关门谅他们仍未有那挥军深入的豪气,不过六国却分别派出四批死士,人人都是以一挡百的高手,准备在适当的时机,进行精心策划的刺杀行动,已定的四个目标就是赢政、少龙、昌平君和李斯。”

赢政和项少龙成为六国必杀的对象,当然不在话下。

昌平君和李斯都是陪着嬴政出身的文武两大臣,若有不测,会令文武百官在无人统领下,让吕不韦有可乘之机。

项少龙暗忖最要杀的人当是王翦,不过可能吕不韦到现在仍未知王翦已潜回咸阳。

秦国正在大时代转变的关键时刻中,只要小盘登上宝座,吕缪两党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陶方沉声问道:“这批人现在是否已身在咸阳呢?”

肖月潭道:“他们为了隐蔽行踪,目下都藏身在附近的山头密林处,饮食均由图公负责供应,各位该明白这点对我们多少有利吧。”

纪嫣然道:“图总管知否他们行动的细则?”

肖月谭道:“这事由许商这都卫统领负责,只要能生擒此人,肖某自有手段教他乖乖招供。”

滕翼道:“只要许商肯走出城门,我们便有把握将他生擒,再交由先生迫供。

可是若他留在需内,我们除非和他正面冲突,否则难奈他何。”

许商本身是第一流的剑客,寄居仲父府,出入都有大批亲卫,需内又是他都卫的势力范围。要杀他可能仍有点机会,但若要将他生擒,自是难比登天。

肖月潭由怀掏出一轴图卷,摊在几面,道:“这是仲父府的全图,包括所有防御设施和密室,但若只以智取,不以力敌,并非全无生擒许商以至于刺杀吕不韦的可能。”

顿了顿又道:“图公已准备了一种烈性麻*葯,只要下在仲父府的几口水井里,喝下者三天内都休想醒过来了。”

荆俊喜道:“果是妙着!”

项少龙问道:“图老既有参加与吕不韦的密议,是否探悉得他的全盘计划呢?”

肖月潭冷笑道:“就算图公没与闻其事,但吕贼的动静怎瞒得过图公。吕贼的计划要双管齐下,当醪党在雍都举事时,他就会在咸阳起兵,尽杀反对他的人。”

顿了顿续道:“关键处是能否杀死赢政,只要赢政身死,他便可以讨缪为名,将大秦军权握在手里。”

陶方皱眉道:“假设缪毒失败,吕贼岂不是要好梦成空?还落得背上作反的臭名。”

肖月潭道:“所以吕贼特命管中邪潜往雍都,配合六国的高手,主持刺杀的行动,凭此人高超的箭术,这并非全无可能的事。说到底雍都非是嬴政的地头。”

众人心下颤然,若不先一步除掉此人,确是最可怕的威胁。

项少龙叹道:“此事不幸给我们猜中,有没有办法可以知道他的行踪?”

肖月潭摇头道:“这可说是老贼最后一着厉害棋子,故恐怕除他之外,再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吕贼的成败,全系在能否刺杀赢政这关键上,而他却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

纪嫣然道:“那乌果岂不是险上加险?”

乌果脸色转白,不过只要想想管中邪的盖世箭术,谁都不会怪他胆怯了。

肖月潭抚须笑道:“诸位这叫关心则乱,其实管中邪亦非没有可寻之迹,首先,他第一个要刺杀的必是嬴政,又或四项刺杀同时进行。否则打草惊蛇下,刺杀行动就不灵光。”

乌果登时松了一口气。

纪嫣然道:“那么刺杀行动该集中在雍都才对,只有那样,才可把责任全推到缪毒身上。”

接着微笑道:“善战者,斗智不斗力,吕缪两党最大的问题是互不信任,互相暗算。照嫣然猜估,吕不韦定把刺杀行动瞒住缪毒,而储君身边的近卫里,亦该有吕贼的内姦,只要我们将消息泄漏给缪毒知道,说不定可收奇效。”

项少龙绝不担心小盘的龙命,否则历史上就没有秦始皇其人,亦不担心昌平君和李斯,其理是相同。

滕翼这时道:“最可靠的还是先一步杀死管中邪,而我们亦要顾及自身的安危,因为着我和小俊有什么不测,吕贼就可公然把都骑军接收过去了。”

管中邪乃智勇双全的人物,有他暗中主持六国的刺客联军,谁敢掉以轻心。

肖月潭忽然道:“乌果扮成少龙,那少龙可扮成乌果,如此就更万无一失。”

众人齐声叫绝。

陶方怀疑道:“时间赶得及吗?”

肖月潭欣然笑道:“早在制作假面时,肖某心中已有此念,故而两张脸皮一起制作,否则怎会须那么多天工夫呢?”

众人纷纷赞叹,都对肖月潭的智计佩服得五体投地。

接着商量行事的细节,决定把追查管中邪行踪列为首要之务,并定下种种应变计划。

当夜项少龙好好睡了一觉,翌晨故意在早朝现身,让吕不韦等看到他的病容,并听到他沙哑的声音。

那天的讨论集中到即将来临的冠礼上去。

吕不韦主动提出留守咸阳,小盘装作拗他不过,勉强接受了。

早朝后,小盘与项少龙、昌平君、昌文君和李斯四人在书房商议。

昌平君和李斯先后作出报告,都是关于往雍都和冠礼的程序。

小盘听毕后道:“众卿均知道这是吕缪两党最后一个推翻寡人的机会,在这方面众卿有什么对策呢?”

昌文君道:“这事微臣已有周佯计划,首先今次赴雍都的船队,不但式样如一,且全部挂上王旗,教敌人难以认识那一艘是储君的驾座,再配以轻便的小型战船开路,沿岸更在战略点驻扎精兵,可保旅途的安全。”

小盘点头赞好,然后道:“不过最危险的却是抵达雍都之后,缪贼布置多年,等待的便是这一刻,绝不能粗心大意。”

昌平君道:“谷奚会先领一万精兵进驻雍都,把关防完全接收过来,微臣才不相信缪毒敢于此时抗命。”

项少龙皱眉道:“安大将军何时回来的?”

小盘干咳一声道:“由于上将军卧病在家,寡人不敢惊扰,所以才没将此事告诉上将军。”

李斯等三人都垂下头去,噤若寒蝉。

项少龙火气道:“储君已胸有成竹,那还须臣下筹划,不若臣下留在咸阳养病好了。”

李斯三人的头垂得更低了。

小盘不慌不忙的道:“上将军万勿误会,现在寡人就是要向上将军请教。”

项少龙断然道:“若不早一步给臣下知悉所有布置和手上可用之兵,此仗必败无疑。”

小盘四人同时愕然。

项少龙心想这叫语不惊人死不休了。有了从图先来的珍贵情报后,他就更有把握应付这场前门有吕醪两党,后方有小盘这寡情薄义的小子的两面战争。

小盘肃容道:“上将军何出此言呢?”

项少龙心知肚明小盘重视自己说话的原因,皆因从小到大,小盘都视自己为天人,方能纵横不倒。而自己屡次助他渡过难关,更在他心中建立了无可比拟的形像。

换了其他人,即管是王翦、李斯等,亦休想可把这未来的秦始皇吓倒。

项少龙不答反问,淡淡道:“安大将军今趟从楚境调了多少人回来?”

小盘犹豫片刻,无奈道:“调了五万人回来。”

项少龙看看其他人的表情,便知小盘并没有在这件事上说谎,悠然道:“其他的四万兵员驻在哪里?由何人统率?”

他怎不明白这批大军要对付的除了吕不韦外,尚有滕、荆和乌族的战士,却故意迫小盘说出来。

小盘有点不敢看项少龙似的,诈作翻看几上文件,若无其事道:“这是应付紧急情况的后备部队,由尉僚指挥,可从河道迅速增援雍都或咸阳。”

接着有点不耐烦的道:“上将军仍未答寡人刚才的提问呢?”

天下间怕只有项少龙一人胆敢这样和小盘对话。

李斯等都不敢插口。

项少龙淡淡道:“任吕缪两党如何猖狂,亦不敢以卵击石的公然作反,所以他们定是先采暗杀的手段,只要行刺储君成功,天下大乱,姦党才能混水摸鱼,得到最大利益。”

昌文君忍不住道:“这点我们早想到,且有对付的方法。”

项少龙沉声道:“假设刺杀行动由管中邪暗中主持,参与行动者乃六国派来千中挑一兼经过严密训练的第一流刺客,而且在冠礼时储君又不得不亮相,更而禁卫内侍内又有内应,君上是否仍那么有把握呢?”

包括小盘在内,各人无不色变。

当年小盘赴德水春祭途中被外来刺客袭击,幸好误中副车一事,仍是记忆犹新。现在多了个箭法惊人的管中邪,谁敢拍胸保证不会出事。

昌平君愕然道:“但据消息传来,管中邪该仍在韩境与韩人僵持不下。”

项少龙道:“那只是障眼法,际此紧要关头,吕不韦怎会不把爱婿召回来,这就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了。”

他的话有庞大的说服力,不怕众人不信。

小盘龙目寒光烁闪,盯着项少龙道:“上将军这消息从何而来?”

项少龙早知小盘必有此问,微笑道:“吕不韦在六国有朋友,微臣何尝不是。”

小盆呆瞧他半晌后,点头道:“上将军可有什么应付之策?”

项少龙打蛇随棍上道:“储君首先要将虎符赐给微臣让微臣有调兵遣将的能力,微臣才有办法处理此事。”

这正是项少龙最厉害的一着,且不由小盘不答应。不同级数的将领,持着一是反映身份的虎符,规限了带兵人数的多寡。

在大将军级数以上的将帅,不但没有兵员数目的限制,还可在各地调动和招募新兵。

一旦征战回朝,另一半虎符重归朝廷,兵员亦回到各地,各将领只能依官阶大小拥有自己的亲兵,兵权重新回到君主手上。

项少龙乃仅有的两位上将军之一,如若持的是完整的虎符,便等若军方的最高统帅,那时除了小盘外,谁也不能收回他的虎符。

所以假若项少龙手握完整的虎符,便等若将军权握在手里,那时小盘若要对付他,绝不能派出像尉僚那种低级的新将领。唯一之法就是小盘亲来处理他。

由此可见虎符之事关重大处。

但项少龙却不怕小盘不答应,是基于三个原因。

首先,小盘会想到项少龙陪侍在侧,到了雍都后,便可从容算计他,不怕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情况出现。

其次就是项少龙蓄意制造出一种形势,令小盘不得以此来诓骗他和安抚他。

最后的原因更微妙,因为小盘对他才干的信心已是根深蒂固,确信他这样做会对他有利无害。

所以项少龙才不愁他不容应,还不可以查根究底,显示出对项少龙的不信任。

果然小盘呆了刹那光景,即微点龙首答应道:“就如上将军所请吧!”

项少龙压下心中的狂喜,淡淡道:“储君冠礼之日,就是微臣献上管中邪首级之时,否则储君可以军法治我以罪。”

小盘眼中掠过复杂之极的神色。

项少龙心中暗叹,乘机辞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