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7章 奇刑迫供

作者:黄易

昌文君从后追上来,与项少龙并排在街上缓骑而行,众铁卫和昌文君的亲随都全神贯注远近的动静,一些持长身革盾护持左右,一些弩弓在手,以防刺客,气氛紧张。

项少龙轻松地道:“你不用侍侯储君吗?”

昌文君摇摇头,问道:“少龙打算怎样对付姦党,可否透露一二,让我可以配合你的行动。”

项少龙淡然自若道:“是否储君瞩你追上来问我的呢?”

昌文君现出愕然之色,答不上来。

项少龙微笑道:“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为难处。”

昌文君神色一黯,羞愧地道:“少龙可否帮我这个忙?”

项少龙道:“那就告诉储君,我已掌握到一些线索,可望将管中邪和六国来的刺客一网打尽,但这些事必须绝对保密才能灵光,所以愈少人知道愈好。”

昌文君忙道:“少龙求得虎符,究竟是作何用途呢?”

项少龙暗忖怀内的虎符当然是作保命之用,口上却答道:“因我须调动三万都骑,以清剿入境的敌人。”

顿了顿反问道:“尉僚现在的身分是什么?”

昌文君露出为难神色,垂首道:“我不大清楚。”

项少龙心中一叹,昌文君始终不似乃兄般那么有义气。共富贵容易,共患难却是另一回事。

想到这里,那还有兴趣和他磨下去。

一句“请回吧!”迳自和众铁卫加速走了。返抵官署,立即召来滕翼、荆俊和乌果三人,说了虎符的事后,道:“现在我们可说已立于不败之地,除非嬴政亲率大军来杀我,否则其他人都不敢动手。”

滕翼皱眉道:“但嬴政亦可颁下敕旨,以剥夺三弟的兵权。”

项少龙微笑道:“这正是最精彩的地方,为了借我对付管中邪,在冠礼之前嬴政绝不敢收回虎符。到他要对我不利时,才忽然发觉我根本不在雍都,那时我们至少有三至两天的时间为所慾为,全力对付吕不韦。”

乌果点头道:“那是说我必须在冠礼完成前走。”

荆俊道:“我们是真的要去剿灭管中邪呢?”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这就当是我们临别前赠给嬴政的最后一份大礼吧!”

滕翼同意道:“我们是不得不这样做,否则若让吕贼姦谋得逞,我们的日子亦不好过。”

项少龙道:“只要我们能将隐伏其中一处山野间的外来刺客一网成擒,再由图先瞒着吕不韦,便可通过用刑迫供。掌握到管中邪行踪。”

乌果不解道:“我真是不明白这几批刺客为何不趁机先往雍都去,却要在咸阳外勾溜。”

荆俊道:“还有三天就是嬴政赴雍都的大日子,三哥准备何时行动呢?”

项少龙露出一丝自满自信的笑意,淡淡道:“就今晚吧!让这些人尝尝我们乌家千锤百练培养出来的特种部队滋味好了。”

三人愕然道:“特种部队?”

项少龙欣然点头。

只有来自二十一世纪科学化的特种部队和所具有的高超战术,方可使他完成很多本来是不可能办得到的事。忽然间,胸中涌起强大无伦的斗志。

明月照耀下,扮成乌果的项少龙与纪嫣然两人伏在咸阳城外南面六里许处的一个山坡间,静心等候。

他们都穿上轻便的野行衣,配备能折叠的弩弓,穿上背心式护甲,那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避弹衣。

项少龙轻轻地卧在草坡上,探手拍了拍坐在他身旁的纪才女大腿。轻声道:“希望乌果不会出岔子就好了。”

今晚是乌果首次装扮成他的身分公开亮相,在滕翼的陪同下去见许商,与他研究都骑和都卫在赢政离开咸阳后怎样配合的问题。

这一着的作用,当然要使许商不起疑心。

否则若知道项少龙出城,不提防才怪。

纪嫣然微嗔的拨开了他的怪手,皱起黛眉道:“不要碰我,你扮成乌果后不准再与人家亲热。”

项少龙哑然失笑道:“外表的美丑是假的,内心的美丑才是真的,连我们的才女也不能免俗吗?”

纪嫣然轻叹道:“说这么说,但有多少人能办到呢?若可选择,谁会拣丑陋的外表。”

这时荆俊潜到两人身前来,低声道:“敌方约有十二至十五个人,在林内营,只有两人放哨。我已布下天罗地网,包保没有一个人可逃掉。”

今趟名副其实用的是天罗地网。荆俊及出色的猎手,特制了数十张大网,可布在地上和由树顶上撒下来。

这次来秦的刺客都是六国精选出来的死士,若没有特别手段,要杀他们容易想生擒他们却是难比登天。

项少龙跳将起来,道:“动手吧!”

荆俊又潜了回去。

项少龙纪嫣然两人登上坡顶,伏在草丛里,俯视坡底开始延绵数里的密林。

若非有图先的准确情报,即管派了千军万马来搜查,亦休想可像现在般将目标重重围困。

忽然蹄声在里许处轰然响起,自远而近,直追密林而来。项少龙等毫不惊异,因为这正是他们的安排,以迫使敌朝相反方向逃走,步进罗网去。

果然敌人立时作出反应,只看宿鸟惊起的位置,便知他们正朝东南方逃走,步进罗网去。

连串的闷哼惊呼在林中响起,不片刻重归沉寂。

项少龙和纪嫣然对视微笑,知道智取之计已大功告成,余下的就是要看肖月潭的迫供手段了。

被擒者共十三人,形相各异,都是身型骠悍之辈,若是正面交锋,已方难免必有死伤,但在有心算无心下,却是毫发无损,手到擒来。

这些人显是早有默契,人人不发一言,摆明视死如归的决心。

将他们秘密押返乌府后,肖月潭吩咐把他们分开囚禁,逐一观察后,下令以其中一个刺客为迫供目标,并对众人道:“这人长相英俊,生活自较其他人多姿多采,至少会较受娘儿的欢迎。这样的人,肯来冒生命之险,自然是想事成后得到封赏和获得美人青睐,当然亦会特别爱惜自己的身体和生命。”

纪嫣然赞道:“先生果然是用刑的专家,难怪成为图总管最得力的助手了。”

肖月潭笑道:“我只是比一般人较爱动脑筋吧了!算得了什么?”

接着低声道:“嫣然可否避开一会呢?”

纪嫣然醒悟到定是有些情况不宜女儿家旁观,虽不情愿,亦只好乖乖离开。

等到室内只剩下项少龙、荆俊和肖月潭三人时,两名乌家战士把那精挑出来的刺客押进来。

此人长得高大俊俏,正值盛年,这时脸若死灰,垂头丧气,满身泥污,衣衫勾破多处,双手反绑背后,脚系铁链。

三人的锐目全盯在他脸上,不放过他表情的任何细节变化。

肖月潭微微一笑道:“我身旁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项少龙,兄台既有胆量来此,当不会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那人抬头瞥了项少龙一眼,初则微表诧异,继而微微点头。

项少龙和荆俊都心中佩服肖月潭的选俘之道,因为其他人都不会作任何反应,此人肯点头,已是大有可乘之机。

肖月潭柔声道:“兄台怎样称呼,是何处人士?”

那人脸上现出内心挣扎的痛苦表情,最后仍是猛一摇头,表示不会说。

肖月潭哈哈一笑道:“让本人先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再决定是否该与我们合作,先脱掉他的衣服。”

两名战士领命一齐动手,不片晌那人已变得一丝不挂脸现惊惶。

这时连项荆两人都不知肖月潭跟着下来的手段。

肖月潭再下命令,门外传来车辆转动的声音,还有吱吱的怪叫声,听得项荆两人毛发悚然。

只见两名铁卫推着一个六尺见方的大铁笼进来,数百头大小老鼠,正在笼中争逐窜动,吱吱乱叫。

荆俊怪叫这:“好家伙!”

项少龙却看得汗毛直竖,差点想立即逃出去。

那人脸上血色退尽,双腿一软,跪倒地上,全身发抖,显是想到即将来临的命运。

肖月潭好整以暇道:“不用本人说出来,台兄也该知道这笼耗子是作什么用途的,听说耗子最会打洞,哈!”

那人呻吟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那人垂下头去,颤声道:“这话是真的吗?”

项少龙没好气道:“你听过有人说我言而无信吗?但当然要待证实兄台所说的确没有撒慌,才可放你回去。”

那人颓然点头道:“我说了。”

得到了珍贵的资料后,乌果、滕翼和众铁卫亦然兴高采烈的回来,显是为成功骗倒许商而得意。

乌言着赞叹道:“果大哥真绝,每逢不懂答的,便咳嗽起来,一时棒头,一时苦脸,确是扮相了得。”

刚退出大厅的纪才女皱眉道:“不要扮得大过火了。”

滕翼道:“放心好了,连我听着都把他当作了是三弟,只是眼神还差一点,幸好别人以为他病体未愈,故不会看出破绽。”

转向项少龙道:“审问的结果如何呢?”

项少龙欣然打出大功告成的手号。

众铁卫和乌果齐声欢呼,声动屋瓦。

荆俊道:“幸得肖先生出马,吓得那小子贴贴服服的,连不须说的都说了出来。原来这批死士那是什么六国联合刺杀团,根本就只是田单在弄鬼,全是齐国派来的人,但人人均顶冒着其他五国的身分,带头的是个叫边东山的人,他是最得曹秋道真传的弟子,兰宫媛就是由他一手训练出来的,这人现在已到了雍都。”

肖月潭补充道:“这人是刺杀的大行家,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滕翼奇道:“管中邪的师门不是和稷下剑派是宿仇吗,为何竟能和曹秋道的徒弟合作?”

项少龙道:“这事当然有缪毒的手下大将韩竭从中穿针引线,此人该已被吕不韦收买,成了吕贼在缪党中的卧底。”

纪嫣然道:“夫君大人现在打算怎样对付管中邪呢?”

项少龙想起吕娘蓉,心中暗叹一口气,沉声道:“在眼前的情况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有在管中邪拿起他的大铁弓前,把他宰杀于百战刀下。”

肖月潭道:“少龙准备何时动手?”

项少龙肃容道:“有没有办法弄两艘普通的渔船来?但绝不可让人知晓。”

陶方答道:“这可包在我身上,少龙何时要船。”

项少龙道:“明天吧!愈早愈好!我要在管中邪接到消息前,取下他颈上的人头,作为我献给赢政的临别大礼。”

众人轰然答应,士气如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