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0章 接收咸阳

作者:黄易

当晚项少龙谒见小盘,表示要派荆俊率人赶回咸阳协助滕翼应付吕不韦。

小盘慾拒无从,一口答应。使项少龙可正式安排船只等事宜,更不怕有人会起疑检查。

到翌日上午,琴清往见小盘,说是收到太后的通知要到大郑宫小住两天。

小盆不虞有诈,在琴清的坚持下,只好答应。

腾翼笑道:“一切安排妥当,只待上将军回来主持大局。”

项少尤笑着打了滕翼的粗臂一拳,道:“二哥也来耍我,可见心情多么开朗,今自我们只得两天时间,所以必须立刻行动。”

纪嫣然问肖月潭道:“图总管那边有什么消息?”

肖月潭答道:“图公和家小以及心腹手下三百余人已准备妥当,只要我们通知一声,他会立即下毒。”

滕翼道:“时间的配合最成关键,图总管下毒时,我们必须同时夺到许商的都卫兵权,如此才既可使图总管和他的家人亲信能安然离城,又不虞吕老贼可逃出我们掌心之外。”

肖月潭叹道:“这正是麻葯之计不尽完美的地方,此葯葯性很强,服后不到一刻就会发作。为了能使更多人被毒倒,只好在晚膳时下毒,但至于有多少会中招,却难以肯定。”

荆俊道:“只要我们暗中把仲父府重重包围,便不怕吕不韦逃掉。”

项少龙道:“图总管知否仲父地下秘道的出入口呢?”

肖月潭道:“老贼建仲父府时,是图公最不得意的一段时间,只负责办材料的事,所以半点都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

项少龙道:“既是如此,我们只好另外派人在城外设置哨站。唉!除非我们有储君的王令在手,否则就不能禁止他离城。都骑的将领更会因此生出疑心,所以只好自我们自己去追杀他了。”

转向琴清道:“清姐现在可由陶公陪伴回府,看看该带那些人随行,其他人则妥予遣散,然后立即赶赴牧场,静候我们的佳音。”

琴清受到那山雨慾来的紧张气氛,咬着下chún点了点头。

项少龙心中一片怜惜时,纪嫣然问滕翼道:“附近可有见到敌踪。”

众人明白她说的“敌人”指的是尉僚的四万大军,目光都集中到滕翼身上。

滕翼疑惑地道:“我也为此事奇怪,因为一点都见不到他们的踪影。”

肖月潭道:“现在我们是与时间比赛,照我看尉僚的大军该驻扎在上游某处,正等候赢政的指示,随时可在短时间内开抵咸阳,只要我们行动迅快,就可在尉僚抵达之时远离。”

项少龙抛开一切,奋然道:“行动的时间到了。”

众人轰然应诺。

众将领对吕缪两党勾结一事早有所闻,兼之项少龙一向为储君的心腹大将,本身声望又高,加上出示虎符。那疑有他,无不表示誓死效命。

这时刚是华灯初上的时刻,城内一片升平,一点不觉有异平时。

项少龙先命禁卫和都骑军把官署重重包围,这才率亲随与滕翼、荆俊、纪嫣然、肖月潭等直入官署。

大门的守卫未及通传,已给他们制服。

此时许商正和一众都领在主堂议事,骤然看见项少龙硬闯过来,来不及反应,已给数十把弩弓威胁得动弹不得。

许商和手下一齐色变。

这有上蔡第一剑手之称的高手,腰际佩剑连出鞘的机会都欠奉。事情实在来得太突然了,尤其项少龙理该仍在雍都。

许商仍难保持冷静,沉声道:“上将军这算什么意思?”

项少龙待手下缴去了各人武器后,才出示虎符道:“本帅奉有王令,都卫军由此刻开始,由本帅全权接管,谁敢不服。”

许商见到虎符,立知大势已去,回天乏术。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蝉。

项少龙见已控制全局,下令道:“其他人给本帅押人牢房,只留许统领一人在此。当只剩下许商时,项少龙登上主座,命许商在一旁坐下。滕翼和荆俊则在取得许商的统领军符后,赶去接收都卫军。许商苦笑道:“你赢了!”

项少龙语带双关地淡淡道:“这是注定了的历史,我项少龙只是执行吧!由吕不韦毒杀先王一刻开始,吕贼就注定了要悲惨收场。问题是许兄是否关心自己的结局。”

许商眼中掠过希望,沉声道:“上将军肯放过我吗?”

项少龙微笑道:“许兄该知我不是残忍好杀的人。连管中邪和三小姐我都放了他们走。现在他们该已抵楚境,故眼下我只想知道许兄的心意。”

闻得管中邪都失败得被释放逃走了,许商崩溃下来,叹道:“上将军果是无敌神将,你究竟想我怎样做?”

项少龙道:“只要许兄告诉我吕不韦紧急时的逃生路向,我便可立时送许兄和家小离城。”

许商仍在沉吟犹豫时,项少龙道:“许兄若想再听得兰宫媛的仙曲,就要立下决定。”

纪嫣然柔声道:“吕不韦纵能逃出城外,最后仍是不得不死,许兄莫要失去时机。”

肖月潭淡淡道:“本人肖月潭,许兄该听过我的名字吧!”

许商骇然瞧往肖月潭道:“你不是早死了吗?”

肖月潭狠狠道:“若不诈死,吕不韦焉肯放过我?你以为吕不韦真的器重你吗?谁当上吕不韦的手下,都只是他的棋子,随时可弃之杀之,你明白吗?”

许商终于屈服,道:“仲父在卧房中有条秘道入口,可通在城南‘百通街’一所大宅,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

项少龙奋然起立,斩杀吕不韦这大仇人的时机,在苦候了近十年后,终于来临。

项少龙等围绕秘道出口处,无不大惑不解。

图先两个时辰前领着荆俊、滕翼等入仲父府时,中了麻*葯的人倒满府内,独是找不到吕下韦,自然是从秘道逃走了。

问题是到现在仍未接到有关吕不韦离城的任何报告,难道他仍敢躲在城内?

这实在是于理不合。

荆俊道:“我们就搜查全城,看他能躲到哪里去?”

图先道:“我们不如先搜查此空宅,若我所料不差,此宅必是另有秘道,可通往城墙附近的住宅或仓库,在那处该再有出城的秘道。”

滕翼挥手示意,众手下忙展开行动。

纪嫣然叹道:“若是如此,今趟我们可说棋差一着,皆因布在城外的哨岗,只留心几个城门的出入要道。”

肖月潭道:“吕贼必舍不得珠宝财物,走地道更远比不上走在路面上快,不如我们就赌他一铺,赌他是已离开地道,从陆路逃往边境去,因为咸阳的水路交通已被我们控制在手心处。”

项少龙断然下令道:“不用搜了,我们立即出城。”项少龙一众人等,偕同乌家二百多铁士,轻骑全速离城。望赵境方向驰去,不片响在离城里许外,发现了脚印遗痕,其中一些痕印特别深刻,显是负了重物。

众人大为兴奋。

荆俊却皱眉道:“只看脚印,对方人数超过二千,实力远胜过我们。”

滕翼笑道:“逃走之人何足言勇,且其中必有妇人孺子,何须惧怕。”

项少龙正容道:“吕府家将,不乏高手,假若我们衔尾追去,他们可闻蹄声而测知我们虚实,必会回头一拼。我们虽未必会败,但伤亡难免,故非上策。”

纪嫣然道:“假设我们能预估吕贼逃走的路线,凭轻骑马快先一步在前头埋伏,便可予吕贼来个迎头痛击,又不虞被对方知道我们人少,那就有把握多了。”

图先最清楚吕不韦的情况,道:“照足印的方向,他们该是逃往下游的大镇梧昌,那处的镇守是他的心腹,到了那里就可乘船顺水东去,否则凭脚力能逃得多远呢?”

滕翼大喜道:“到梧昌途中有个叫狂风峡的地方,乃往该处的必经之路,凭马力就算绕道而行,顶多两个时辰可抵该地,我们不若就在那里恭候仲父的大驾吧!”

项少龙哈哈大笑道:“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今趟若非有图爷照拂吕老贼,我等势将功亏一篑。”

图先笑道:“那里那里,滕将军请领军先行。”

士气昂扬下,二百多骑旋风般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