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1章 得报大仇

作者:黄易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一队长长的约三千人的队伍。静静进入狂风峡,只凭几个火把照明开路。

单看队形,便知道这大批亡命的人个个心慌意乱,不但七零八落的断成多截,首尾不相顾,妇孺更远远附在大后方,跌倒者亦无人理会。

众人虽痛恨吕不韦,目睹此情此景,亦无不感到恻然。

项少龙道:“我只想要吕老贼的命,有没有办法把吕不韦从这许多人中辨认出来呢?”

肖月潭冷笑道:“以吕老贼自私自利的性格,必会走在最前头。”

又指着队头道:“那是有的几辆手推车,其中之一坐的必是吕老贼。”

项少龙道:“那就待前队那百多人过去后,便以木石把出口截断,我们再从容动手擒人吧!除吕老贼外,其他人要走便任他们走好了!”

吕不韦的逃亡队伍前一组约百多人,刚出了峡口,上方崖顶忽地滚下数十条树干和无数大石块,一时尘屑漫天,轰轰震耳,声势惊人之极。

推下的木石立时把队伍无情地截断,两边的人都乱成一团,哭喊震天下,分别往相反方向逃命。

跌倒的跌倒,互相践踏的互相践踏,那情景仿如世界末日。

出了峡谷的人四散奔逃时,蓦地火把光四处亮起,二百名乌家战士策马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放过其他背负重物的人,只向给十多个亲卫护卫着亡命奔跑的吕不韦围拢过去。

霎时间,吕不韦给重重包围,陷进绝境里。

吕不韦在家将圆形阵势的核心处,脸色苍白如死人,不住大口喘息。

项少龙偕图先、肖月潭、滕翼、荆俊、纪嫣然等排众而出,高坐以上,大喝道:“吕不韦,当年派人偷袭我们,杀我妻婢手下,可曾想到有今天一日。”

吕不韦看到图先和肖月潭、怒恨交迸,气得浑身剧震,戳指两人道:“好!枉我吕不韦如此厚待尔等,竟敢联同外人来对付我。”

图先呸的吐了一口涎沫,咬牙切齿道:“闭上你的臭嘴,这句话该由我对你说才对。枉我如此忠心对你,你却只为了洗脱嫌疑,就把随我多年出生人死的兄弟随便牺牲。你还算人么?”

肖月潭亦不屑道:“死到临头,仍是满口不知羞耻的胡言乱说,我今天在这里目睹你的收场,就是要看到老天爷的公正与严明,你竟还敢颠倒黑白,含血喷人?”

吕不韦顿时语塞,瞧着百多把以他为中心瞄准待发的弩箭,说不出活来。

嫣然娇叱道:“先王待你不薄,你竟仍要狠心将他毒害,吕不韦你比这豺狼禽兽更不如。”滕翼暴喝道:“徐先和鹿公都是因你而死,给你多活这几年,已是老天爷盲了眼睛哩。”

荆俊却厉叫道:“你们这群蠢才想陪他死吗?立即抛下兵器,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

那十名家将你眼望我眼,不知谁先抛下手上兵器,转眼间逃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众叛亲离下的吕不韦孤零零一个人呆立在重围中心处。

项少龙等甩蹬下马,向吕不韦围拢过去。

“将!”

项少龙拔出百战宝刀。

刹那时,他脑海同时掠过无数毕生难忘的伤心往事,而这些都是吕不韦一手造成的。

春盈等诸婢和许多忠心手下们逐一溅血倒地;青春正盛的赵国三公主变成了他拥在怀内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庄襄王临死前的悲愤眼神;鹿公的死不瞑目;一一掠过他的心头。

他的心湖像给投下巨石,激起令他神伤翻滚的悲情。

忽然间,他发觉手中的百战刀没入了吕不韦的小腹内去。

吕不韦身子忽向前扑来,迎上他的百战宝刀,原来给滕翼背后以墨子剑劈了一记。耳中还听到滕翼道:“献给倩公主在天之灵的。”

吕不韦倒在他身上时,已变成一具尸体,什么功名富贵,都与他再没有半点关系。

项少龙虽手刃仇人,可是心中却是虚虚荡荡,一片空白,毫无得报大仇的欢欣。

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残杀,他已打心底生出极大厌倦。

天终于亮了。

经过三天两夜的兼程赴路,众人终于支持不住,扎营休息。

这时离牧场只有一天的路程。

项少龙一路上都非常沉默。

此夜天色极佳,满天星座,伴着一弯新月,疏密有致广布天穹之上。

项少龙与纪嫣然离开营地,来到一个山丘之上,背靠背悠然安坐在高可及膝的长草中,感受着夫妻间真挚深厚的感情。

项少龙的心神放松下来,在这一刻,吕不韦的事似在遥不可及的距离之外,小盘对他的威胁也似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那样。

他忽然记起了在二十一世纪看的那出电影《秦始皇》里,吕不韦并不是这样死的。

他是因受到举荐缪毒牵连,被赢政免相国之职,发配他到食邑河南。

但因吕不韦仍与六国权贵暗中互相勾结,图谋不轨,再被赢政遣往琢郡,更发信谴责他。

吕不韦自知难逃一死,就喝下毒酒自尽。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完全是两回事,难道自己竞改变了历史?

胡思乱想间,纪嫣然的呖呖娇声在耳旁响起道:“夫君大人在想什么呢?”

项少龙心中一阵冲动,差点要把自己的“出身来历”向爱妻尽情倾吐。但最后还是强压下去,苦笑道:“我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

纪嫣然道:“嫣然明白夫君大人的心情。人是很奇怪的,有时千辛万苦的想完成某一个目标,可是当大功告成时,反有空虚失落的感觉。但幸好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那样了,像人与人间的感情交流就可与时并进,日趋深刻。当然呢!也免不了会有反目成仇人的情况出现。”

项少龙点头道:“只是听嫣然说话,已是我人生的一大享受,能与嫣然终老塞外,夫复何求?”

纪嫣然钻入他怀里去,枕在他肩头上,美目深情地凝注天上闪闪的星儿,轻轻道:“自昨天开始,赢政就是正式的秦君了。不知缪毒和太后是否……唉……嫣然实不该提起此事。”

项少龙苦笑道:“贤妻不必介怀,事实上我早想通了。人力有时而终,总不能事事称心顺意。对太后我是完全无能为力。现在只希望回到牧场时,乌果等已安然回来。”

纪嫣然叹道:“嫣然也希望快点离开这地方,永远都不用再回来。”

次日清晨,众人拔营起行。依照原定的秘密路线往牧场潜去。

到黄昏时光,牧场出现在前方远处。

作为先头部队的荆俊忽地回转头来,脸色是难看之极。

众人都心中骇然,知道情况不妙。

荆俊沉声道:“牧场被人重重地围起来了。”

在星月之下,大地一片迷茫,众人伏身高处,俯察情况。

只见在牧场城堡箭矢不及的远下外营垒处,数万秦军把城堡围个水泄不通。

不过城堡仍是完整无缺,敌人显然没有发动过任何攻击。

乌家城堡暗无灯火,像头熟睡了的猛兽。

秦军不时传来伐木劈树的声音,显然正赶制攻城的工具。

滕翼狠狠道:“照理他们怎都该先作佯攻,以消耗我们的箭矢和精神体力,为何竟如此按兵不动呢?”

纪嫣然想起城堡中的琴清和不足百人的兵力,咬得下chún都渗出血来,沉声道:“尉僚是在等我们回来,幸好他们不熟地形,想不到我们会由这条路线潜返。”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赢政要亲来秘密处置我们,以保证消息不会外泄。”

肖月潭细察下方秘道的入口是远在敌人的营帐和防御工事之外,松了一口气道:“那么须趁赢政抵达前的宝贵时光,由秘道返回城堡,再立即率众赶快离开。”

众人当然不会反对,忙付诸行动。

半个时辰后,他们神不知鬼不觉下潜返城堡内,当项少龙把琴清的娇躯拥入怀内时,真有仿如隔世的感觉。

由于战马们都曾受过进出地道的训练,故并无发出任何声息,仍把敌人蒙在鼓里。

滕翼忽然失声道:“怎么?乌果他们仍未回来?”

项少龙心头剧震,轻轻推开琴清,骇然道:“这是没有理由的。”

正和滕翼说话的陶方黯然道:“看来乌果出事了。”

顿了顿续道:“敌人昨晚突然在城外出现,且是由四面八方涌来。幸好他们一直按兵不动,否则我们都不知该死地还是逃命才好。”

肖月潭脸色凝重道:“我们现在便得立即撤走,因地道一事只能瞒过一段时间,早晚会给他们发觉那时就想逃都逃不了。”

项少龙断然道:“我们分批逃走,我怎都要待至敌人发动攻势那一刻才走。周薇已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兄长,我再不想她连心爱的丈夫都没有了。”

图先哈哈笑道:“要走就一起走,就让我们一同试探老天爷的心意吧!”

项少尤等登上城墙,遥望像漫山萤火的敌阵。

双方的实力太悬殊了,连妄图一拼之力都说不上来。

尤其项少龙等日夜赶路,早成疲兵,这场仗不用打都知必败无疑。

腾翼道:“只看敌阵的布置,就知尉僚这人精于兵法。”

肖月潭叹道:“赢政想得真周到,调来这批与少龙毫无关系的外戊兵,恐怕他们连攻打谁的城堡都糊里糊涂呢。”

荆俊这时奔上来道:“已预备一切,是否该先把马儿带往预定的秘谷,使得逃起来时方便一点。”

纪嫣然道:“不若把马儿都放在秘道口处,尽最后人事等待乌果他们,这胜过置身重围,来不及逃走。”

众人都默然不语,瞧着项少龙。

项少龙自知娇妻之言有理。

近六百的人和马,加上干粮食水,若要全体无声无息,安然从地道离开,没有个把两个时辰休想办到。

遂勉强点头道:“好吧!”

荆俊领命去了。

滕翼忽地剧震道:“赢政来了,乌果他们也完了。”

众人骇然大震,循他目光望去,只见一条火龙由远而近,源源进入敌军帅帐的宫地内。

项少龙当机立断,喝道:“立即撤走。”

“咚!咚!咚!”

战鼓响起。

众人脸脸相觑,赢政连夜赶来,尚未有机会坐下喝一口水,稍事歇息,就立即下令进攻,可见他要杀项少龙的心是多么坚决。

项少龙惨然道:“小盘!你太狠心了!”

纪嫣然道:“弃马!我们只能凭双腿逃命,否则就来不及。”

各人领命去了。

眼看敌人压倒性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向城迫来,他们的心直往下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