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7章 逃出大梁

作者:黄易

五天后,项少龙已能下榻行走,除了胁下的伤口仍有时作疼外,体力精神全回复过来。

他和赵倩的感情亦进展至难舍难离的地步,虽终日躲在房内,日子却毫不难过。

纪嫣然自那日之后,便没有再来过,据邹衍说:信陵君一直在怀疑她,监视得她很紧。

项少龙相信大梁的戒备终会松弛下来,因为人性就是那样,没有可能永远坚持下去。而且如此毫无遗漏的搜索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后,谁都会怀疑他们已远走高飞了。

这一晚两人郎情妾意,正闹得不可开交时。

纪嫣然来了,看到脸红耳赤的赵倩,自己的俏脸亦不由飞起两朵红晕,更使她明媚照人,美艳不可方物。

项少龙正*火如焚,但又不敢和赵倩真□销魂,见这美色尤胜赵倩的美女来到,心中暗喜,正要对她展开挑情手段时,邹衍走了上来。

项少龙无奈地放开了在被他半强迫下抱着的纪嫣然,让她坐到地席处。

纪嫣然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怪他对自己愈来愈不规矩,才莺声呖呖道:“我十日前派人到了城外,又使人假扮你们,还背着假造的木剑,故意让人发现影。现在终于收效了,昨天信陵君亲自领兵,往楚境追去,大梁的关防亦放松下来,是你们离开的时候了。”

项少龙和邹衍同时拍案叫绝,想不到纪嫣然有此妙计。难得是她直到成功了才说出来,显示出过人的涵养。

纪嫣然幽怨地看了项少龙一眼,俏脸现出凄然不舍之色。

项少龙一呆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纪嫣然摇头道:“嫣然是想得要命,但假若如此一走,谁也知道我和你有关系,那嫣然将会牵累了很多人,说不定包括邹先生在内,信陵君那天来搜这望天楼,正因嫣然常借口来观星,所以惹起了他的疑心。”

项少龙亦知这是事实,叹了一口气道:“那何时我们才可再见面呢?”

纪嫣然妩媚一笑道:“放心吧!嫣然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辅助新圣人统一天下,使万民不再受战乱之苦,今后怎肯把你放过。”

项少龙摇头苦笑道:“我才不相信自己真是新圣人,纵使能回赵国,亦是艰险重重,危机四伏。你若要找真的新圣人,最好耐心点去寻找,免得看错了人,将来后悔莫及。”语气中充满酸涩之意,自是因纪嫣然爱上他的原故,全因以为他就是那新圣人。

纪嫣然脸上掠过奇异的神色,垂头不语。

邹衍正容道:“你说的反更证实了你是新圣人,因为代表你那粒特别明亮的新星正被其他星宿凌迫,照天象看,你最少要二十年才可一统天下,这之前自是危机重重。”

项少龙听得浑身一震,瞠目结舌看着邹衍,首次不敢小觑这古代的玄学大师,因为秦始皇的确约在二十年后才统一战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皇帝。

纪嫣然忽道:“邹先生,倩公主,嫣然想求你们到厅外待一会,嫣然有话和项少龙说。”

邹衍和赵倩会意,走出房外,还关上了门。

纪嫣然仍低垂着头,沉声道:“项少龙,我要你清楚知道,纪嫣然欢喜上的是你这个人,与你是否属新圣人一点关系都扯不上。”

项少龙知刚才的话伤害了她,大感歉意,伸手过来搂她。

纪嫣然怒道:“不要碰我!”

项少龙乃情场高手,知她只是放不下脸子,那会理她的警告,扑了过来把她压倒席上,痛吻香chún。

纪嫣然象征式地挣扎了两下,便生出热烈反应,恨不得与他立即合体交欢。

chún分后,纪嫣然凄然道:“明天清早,韩非公子会押解借来的一万石粮回韩国,嫣然早和他说好了,其中一辆粮车底部设有暗格,定可无惊无险把你带离大梁。韩郎!嫣然生是你项家的人,无论如何也会去寻你,切莫忘记人家了!”

项少龙和赵倩拥卧在粮车底的暗格,无惊无险地离开了大梁,往济水开去,到那里后会改为乘船,沿河西上韩境。

外面正下着迟来的大雪,车行甚缓,加上暗格底垫有厚绵被,所以两人并不觉太辛苦,反感到这是个温馨甜蜜的小天地。

两人亲热一番后,都自动压下情火,免一时控制不住发生肉体关系。

赵倩看着暗格的顶部,衷心地道:“我从未见过比嫣然姐更美更本事的女孩子,略施手法,便把我们舒舒服服送出大梁。”

项少龙看着她美丽的轮廓,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微笑道:“你会否介意不当这个公主!”

赵倩侧转过来,用手支起白里透红的脸蛋,秀眸闪着亮光,深情地瞧着他道:“倩儿只介意一件事,就是不能做项少龙的女人,其他的都不介意。”

项少龙爱怜地轻吻了她的朱chún,沉吟道:u那就好办了,让我设法把你藏起来,然后报称你被嚣魏牟杀害了,那你便不用回宫做那可怜的公主了。”

赵倩大喜道:“你真肯为倩儿那么做?不怕父王降罪于你吗?”

项少龙哂道:“我是新圣人,那会这么容易被人修理的。”接着嘻嘻一笑道:“其实我还是为了自己,我憋得实在太辛苦了。”

赵倩霞烧玉颊,埋首入他怀里,又羞又喜以蚊蚋般的声音道:“项郎你什么时候要人家,倩儿就什么时候给你。”

项少龙心中感动,用力把她搂着。

赵倩柔情似水地道:“倩儿不是请项郎为我杀了赵穆报仇的吗?倩儿现在改变主意了,只希望能和项郎远走高飞,其他一切都不想计较了。”

项少龙心中暗叹,那舒儿的仇又怎么算?赵穆与自己,是势不两立的了。

车子停了下来,原来到了济水岸旁的码头。

三艘韩国来的双桅帆船,载着一万石粮货,朝韩国驶去。

项少龙和赵倩在韩非的掩护下,脱身出来,躲到了一个小船舱里。

这时船上虽全是韩兵,韩非仍小心翼翼,免得□漏了风声。

两人乐得恣意痴缠,尤其解开了不能结合的枷锁,都想到很快会发生什么事。项少龙这风流惯的人故不用说,连这一向斯文娴淑的公主也开始放浪起来。

韩非派心腹送来晚餐,两人并肩坐在地席上,共进美点。

项少龙想喝点酒,赵倩硬是把他的酒□抢走,娇痴嗲媚地道:“不!赵倩不准你喝酒,人家要你清清楚楚知道在做着什么事。”

项少龙看着她的俏样儿,摇头晃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待会看到公主横陈褥上的美丽身体时,项某人定醉得一塌糊涂,怎还清醒得了!”

赵倩夹了一块肉送进他口里,喜孜孜道:u说得这么动听,哄得本公主那么开心,就赏你一块肉。”

项少龙用口接过肉,扑了过来,搂着她伸手便解她的衣扣,笑道:“让我来看看公主的嫩肉儿。”

赵倩大窘,慾拒还迎地以手撑拒着,最后的胜利者当然是项少龙,怪手由领口探到了她罗衣内,肆意把弄内里嫩滑的香肌。

美丽的小公主全身酥软,蜷入他怀里,羞喜交集地受着爱郎的侵犯,柔声道:“外面下着雪哩!”

项少龙一手温香,爱不忍惜,那有闲情理会外面下雪还是下霜,贴着她脸蛋揩磨着道:“我现在做的事算否监守自盗呢?”

赵倩“噗哧”笑起来,手指括了几下他的脸,表示他应感羞惭。

项少龙心中充满温馨。

古代的美人儿比二十一世纪的美女更有味道。因为在这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她们把终身全托付到男人手上,所以更用心,更投入,没有半点保留。

赵倩忽然想起了纪嫣然,道:“你知不知嫣然姐不是魏人,而是越国贵族的后代,所以才这么美艳,武术这么好。”

项少龙奇道:“你怎会知道?”

赵倩道:“当然知道,你昏迷时,她和我说了很多话。”顿了顿笑道:“你猜韩国借粮为何偏派了个最不懂说话的韩非公子来?原来韩王恼他终日游说他改革政体,所以故意让他做一件最不胜任的工作,好折辱他。”

项少龙摇头叹道:“韩国已经够弱的了,还有个这样的昏君,拿借粮的大事来玩手段。”

赵倩道:“不过韩王今次料错了,韩非公子因为有嫣然姐为他奔走游说,终打动了魏王,使他借出了粮食,但那是要归还的。”

项少龙一震道:“有点不妥,看来魏国真的会来攻打赵国,否则不须讨好韩国。”

赵倩嗔道:“不要提这种扫兴的事好吗?”

项少龙连忙认错,笑道:“来!让我看看公主的美腿!”探手来给她脱小绵□。

赵倩一声尖叫,离开了他怀抱。

项少龙坐了起来,移到她身旁,伸了个懒腰,舒服得呻吟起来,含糊不清嚷道:“来!让我们干一件毕生难忘的盛事吧!”

三天后,船队进入韩境。

项赵两人与韩非殷殷话别,韩非使人牵来一匹浑体乌黑,神骏之极的骏马道:“项兄!这是纪小姐最宠爱的坐骑,特别嘱我带来好给你作路上脚力。”

赵倩“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认得是那晚纪嫣然来救他们时骑的骏马,欢喜地抚着它的马头。

项少龙见美人恩深义重,不由满怀思念,叹了一口长气。

韩非当然明白他的心情,伸手与他握别道:“今次魏国之行,最大收获是多了嫣然这个红颜知己和认识了项兄这种胸怀远大的英雄人物。这匹马名‘疾风’。珍重了!”

项少龙收拾情怀,与赵倩骑上“疾风”,电驰而去,老远还看到韩非在向他们挥手。

两人晓行夜宿,沿着韩魏边境北上,往赵国进发。

纪嫣然还为他们预备了干粮和简单营帐等荒野之行的一切必需品。使他们不用为此烦恼。

今次返赵的感受比之赴魏之行大不相同,心情轻松多了,赵倩初尝男欢女爱滋味,由少女变作了小妇人,更是快乐得像只小云雀般,不住在项少龙耳边唱着赵国的小调,令项少龙平白多了一种享受。

愈往北上,天气愈冷,霜雪交袭时,只好找山野洞穴躲避。

十多天后,他们到了韩国边境广阔的疏林区处,过了这区域,便会再进入魏境,要走三天才可到达赵国的边界。

这是韩国著名的狩猎场地,属于低山丘陵地带,是针叶树和阔叶树的混交林,乔木、亚乔木、灌木等品种繁多。

黑熊、马、鹿、山羊、野兔随处可见,还有就是无处不在的野狼,有时整群追在马后,要项少龙回马用飞针射杀数头,野狼争食同类的□体,才无暇追来。

两人一骑,在白霜遍地的林木间穿行,树梢披挂着雪花霜柱,纯净皎洁得令人屏息。

这天来到一条长河的西岸,河心处尚未结冰的河水夹着雪光云影滚滚流往东北。

气候更严寒了,两人全身连头紧裹在厚绵袍中,还要戴上挡风的口罩,才勉强抵着风雪。

地上积雪及膝,连“疾风”都举步维艰,惟有下马徒步行走,希望能找到人家,借宿以避风雪。

虽然冷得要命,但一望无际的茫茫林海雪原,变幻无穷的耀目雪花,却令这对恩爱的情侣目不暇给,叹为观止。

四周万籁俱寂,只有脚下松软的白雪被践上时发出声响。

偶然远方传来猛虎或野狼的吼叫,则使人毛骨悚然。

午前时分,狂风忽起,雪花像千万根银针般忽东忽西,从四方八面疾射而至,令他们眼也睁不开来,脚步不稳。捱了一会,“疾风”再也不肯前进。

项少龙暗忖怎也要避过这场风雪,但前不见人,后不见舍,忽然记起以前军训时曾学过造爱斯基摩人的冰屋,快捷兼妥当,童心大起,到河旁结冰处以利刃起出冰砖,在赵倩怀疑的眼光下,砌成了一间可容人畜的大冰屋,下面铺以营帐绵被,还斩来柴枝,在里面生起火来,登时一屋暖气,风雪反变成浪漫乐事。“疾风”亦回复了平时的安详神态。

赵倩见爱郎这么本事,对他更崇拜得五体投地,益发诚心讨好逢迎,让他享尽温柔滋味。

两人躶眠被内,肢体交缠,说着永不厌倦的情话,最后相拥酣睡。天明时,忽被异声惊醒过来。

他们留心一听,竟是雀鸟在天上飞过时嬉玩吵闹的声音。诧异中,爬起来从透气的小雪窗往外望去,只见天色放晴,大雪早无影无。

两人大喜,连忙收拾行装,依依不舍地离开那留下了甜蜜回忆的冰屋。

项少龙怕冻坏了“疾风”,以布帛把它的四条腿裹紧,还以绵布包着它肚腹处,以免寒气侵入内脏。又造了一个简陋的雪橇,行装全放到上面去,由“疾风”拉扯而行,项少龙则牵着它,和赵倩并肩继续朝北而去,这时他们已分不清楚踏足处属于韩国还是魏国的领土了,毕竟边界只是人为的东西,大自然本身绝不会认同的。

娇生惯养的赵倩走不了半里路便吃不消,坐到雪橇上,由“疾风”轻松地拖拉着。

林木像一堵堵高墙,层层叠叠,比比皆是,不见涯际,穿行其中,使人泛起不辨东西的迷失感觉,幸好项少龙行军经验丰富,几天前趁天色好时,找到了极星的位置,认定了地形,才不致走错了方向。

脚下白雪皑皑,不时见到雪地上动物的足迹,纵横交错,织成一幅幅奇特的图案,当然他们亦留下了另一组延绵不断的痕。

好的天气维持不了多久,午后又开始下雪,还愈下愈大。

项少龙心中叫苦,正不知应否停下来还是再前进时,七间木构房子出现左方林木之间。

两人大喜,朝房子走去。

这几间木屋筑在石砌的基层上,松木结构,扶梯连着回廊,人字形的屋顶积满白雪,屋前后墨绿和深褐色的林木参天而立,挺拔劲秀。

他们一见便心中欢喜,到了房子前,高声呼唤,却没有人回应。

赵倩忽然尖叫一声,指着最大那间木屋的门口处,只见上面血迹斑斑,怵目惊心。

项少龙走近一看,血迹仍相当新鲜,显然发生在不久之前。于是吩咐赵倩留在外面,自己推门进屋,不一会脸色阴沉走了出来,再查看了其他屋子后,回到了赵倩身旁道:u倩儿不要惊慌,这里刚发生了可怕的罪行和惨剧,看来这里的所有男女老幼,均被集中到这间屋内虐杀了,连狗儿都不放过,女人都有被姦污过的痕迹。”

赵倩色变道:“是谁干的恶事?”

项少龙道:“不是马贼便是军队,否则亦不能如此容易控制了这些骠悍的猎民。”

赵倩颤声道:“我们怎办才好?”

项少龙尚未答话,蹄声起。

两人惊魂未定,回头望去,只见一人一骑,由远而近,马上坐着一名魁梧大汉,马后还负着一双猎来的野鹿。

那人年纪在二十五六间,手足均比一般人粗壮,两眼神光闪闪,脸目粗豪,极有气概,隔远见到他们,高声招呼道:“朋友们从那里来的!”又大叫道:“滕翼回来了!”

项少龙和赵倩交换了一个眼神,均为这归家的壮汉心下恻然。

那叫滕翼的大汉转瞬驰近,两眼射出奇怪的神色,盯着没有亲人出迎的房子,显是感到事情的不寻常处。

项少龙抢前拦住他,诚恳地道:“朋友请先听我说几句话。”

滕翼敏捷地跳下马来,冷然望向他道:“你们是什么人?”

项少龙道:“我们只是路过的人,里面.。”

滕翼一掌推在他肩上,喝道:“让开!”

以项少龙的体重和稳如泰山的马步,仍被他推得踉跄退往一旁,虽是猝不及防,仍可见这滕翼的膂力何等惊人。

滕翼旋风般冲入了屋内,接着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和令人心酸的号哭,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赵倩鼻头一酸,伏到项少龙肩头陪着垂泪。

蓦地一声狂喝,滕翼眼喷血焰,持剑冲了出来,指着项少龙道:“是否你干的。”

项赵两人愕然以对。

滕翼显是悲痛愤怒得失了常性,一剑迎头劈来。

项少龙早有防备,拔出木剑,硬挡了他一剑,另一手推开了赵倩。

项少龙被他劈得手臂发麻,暗懔此人臂力比得上嚣魏牟时,滕翼已不顾生死,状若疯虎般攻来,剑法大开大阖,精妙绝伦。

项少龙怎想得到在这雪林野地会遇到如此可怕的剑手,连分神解释都不敢尝试。运起墨子剑法,只守不攻,且战且退,挡了对方百多剑后,滕翼忽地一声凄呼,跪倒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赵倩惊惶地奔了过去,躲在项少龙背后,叫道:“大个子!里面的人并不是我们杀的。”

滕翼点头哭道:“我知道!你用的是木剑,身上又没有血迹,只是我一时火烧胀了脑。”接着哭得倒在雪地上里。

滕翼跪在新立的坟前,神情木然。

就在下面,埋葬了他的父母、兄弟、妻子和儿女亲人。

自给自足的幸福生活再与他无缘。

他甚至不知仇人是谁,只好尽生命的所有力量去寻找。

仇恨咬噬着他淌着血的心。

赵倩陪着流泪饮泣。

项少龙来到滕翼旁,沉声道:“滕兄想不想报仇!”

滕翼霍地抬头,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道:“若项兄能使滕某报仇雪恨,我便把这条命交给你。”

项少龙暗忖此人剑法高明,勇武盖世,若得他之助,真是如虎添翼。点头道:“滕兄有否想过贼子为何把所有人集中到一间屋子之内?”

滕翼一震道:“他们是想留下其他六间屋来用。”项少龙对他敏捷的思路非常欣赏,道:“所以他们定会回来,而且是在黄昏前。”

滕翼两眼爆起仇恨的强芒,俯头吻在雪地上,再来到项少龙身前,伸手抓着他肩头,感激道:“多谢你!你们快上路吧!否则遇上他们便危险了。”

项少龙微笑道:“你若想尽歼仇人,便不应叫我离去。”

滕翼看了赵倩一眼,摇头道:“你的小妻子既美丽心肠又好,我不想她遭到不幸,我的三个兄弟虽及不上我,但都不是容易对付的,可见敌人数目既多,武功又好,我们未必抵敌得住。”

项少龙充满信心道:“若正面交锋,我们自然不是对手,但现在是有心计算无心,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们要立即动手布置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