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0章 各施奇谋

作者:黄易

项少龙踏进隐龙居大厅,乌廷芳、婷芳氏领着春盈四婢跪迎门旁,依足妻婢的礼节,欢接凯旋归来的丈夫。

他想不到乌廷芳等这么乖,正不知如何还礼,手足无措时,乌廷芳笑着请他坐在主位处,和婷芳氏亲自动手为他宽衣,四婢则欢天喜地到后进的浴堂为他准备热水。

项少龙享受着小家庭温馨的气氛时,不由又想起命薄如纸的妮夫人,尤其当浸在浴池里时,更记起和这香魂消逝的佳人临别时鸳鸯戏水的情景。

乌廷芳成熟丰满多了,人也懂事了许多,不但没有怪他戚然不乐,还和婷芳氏悉心伺候他,用美丽的胴体来抚慰他受到严重创伤的心。

迷迷糊糊中,加上长途跋涉之苦,项少龙也不知自己如何爬到榻上,醒来时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分。

宽大的榻上,温暖的被内,身上只有薄亵衣的乌廷芳紧搂着他,睡得又乖又甜。

项少龙略一移动,她便醒了过来,可知她的心神全摆在爱郎身上。

乌廷芳柔声道:“肚子饿吗?你还未吃晚饭呢!”

项少龙拥紧她道:“有你在怀里,其他一切都忘了。”

乌廷芳欢喜地道:“你回来真好,没有了你,一切都失去了生趣和意义,芳儿不想骑马,不想射箭,什么都不想,每天都在计算着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从未想过思念一个人会是这样痛苦的!”

“雅姊回来后,芳儿每天都去缠她,要她说你们旅途的事,她和人家都崇拜到你不得了。我早说过没有人可斗赢你的了。”

项少龙想起妮夫人,心中一痛,凑到她耳边道:“先吃了我的乖芳儿,再吃我迟来的晚饭好吗?”

乌廷芳赧然道:“当然好!人家等待你的恩宠,等到颈儿都长了。”

次日乌氏一早使人来唤他和乌廷芳,着二人去和他共进早膳。

项少龙搂着婷芳氏亲热了一会,又和“苦候”他宠幸的四婢亲了嘴,才和被他滋润得神采飞扬的乌廷芳匆匆赶到主府。

乌廷芳见到爷爷,施出娇嗲顽皮的看家本领,哄得这老人家笑得嘴也合不拢来。

席间乌氏向项少龙道:“乌卓回来后,详细报告了少龙魏国之行所有细节,我们听得大感欣悦,少龙你不但智计过人,有胆有色,兼且豪情侠义,芳儿得你为婿,实是她的福份。”

乌廷芳见这最爱挑剔的爷爷如此盛赞夫郎,开心得不住甜笑。

项少龙不好意思地谦让时,乌氏道:“这两天我们择个时辰,给你和廷芳秘密举行婚礼,那婷芳氏就作你的小妾,少龙有没有意见?”

项少龙起身叩头拜谢,乌廷芳又羞又喜,垂下俏脸。

坐回席位时,乌氏续道:“赵雅现在对我们的成败,有着关键性的作用,只有通过她,你才有可能接触到嬴政母子,幸好她迷上了你,少龙须好好利用这个关系。”

乌廷芳嗔道:“爷爷啊!雅姊和少龙是真诚相恋的。”

乌氏叹道:“小女儿家!懂什么呢?”

项少龙不想在这事上和他争辩,亦很难怪他,因为赵雅的声名实在太坏了,没有人肯相信她会从一而终,连自己都不那么有把握。

乌氏道:“昨晚郭纵使人传来口讯,邀请少龙今晚到他的府上赴宴,庆祝成功盗回《鲁公秘录》,陪客还有赵穆,赵墨的钜子严平和昨天向你提过的赵族武士行会的赵霸,这般阵仗,恐怕不只庆功宴那么简单。”

项少龙听得眉头大皱,道:“我可否带些人去?”

乌氏道:“当然可以!你现在身为我乌家孙婿,又立了军功,身份不比往昔,没有些家将随身,怎成样子。”

项少龙想了想,问道:“少龙一直有件事弄不清楚,孝成王和赵穆等全是赵姓,是否都有血缘关系,为何他们可弄得如此一塌糊涂呢?甚至可以同姓通婚。”

乌氏惊异地望他一眼道:“我反给你说糊涂了。你们山野的人,便从不讲究血缘亲疏,为何竟对这些事计较起来?”

项少龙这才记起自己的“真正出身”,胡诌道:“我只奇怪为何王族的人也会学我们那样。”

乌氏怎会猜到他乃来自另一时空的人,就算坦白告诉他也不相信,道:“姓赵的人有两种,一种是真正赵族的人,但经过了这么多世代,血缘关系已淡得多了,根本没有人理会,甚至鼓励同姓通婚。另一种是被赵王赐予‘赵姓’的人,赵穆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项少龙恍然点头。

乌氏道:“有两个人少龙你不可不防,就是魏国的信陵君和齐国的田单,这两人均非常厉害,手下高手如云,你既盗了《鲁公秘录》,又杀了嚣魏牟,他们必不肯放过你。除非他们不动手,否则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惊人手段,绝不容易对付。”

项少龙双目一扬道:“少龙已心有准备,爷爷放心!”

乌氏仰天长笑,伸手一拍他肩头道:“好!这才是我的好孙婿。”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即管在二十一世纪,情报搜集仍是首要之务,只不过那时可倚赖人造卫星,现在却要靠人的耳朵和眼睛。

项少龙为此和陶方商议一番,定下了如何刺探赵穆对付他们的策略。又把情报网扩大至郭纵、赵霸、严平和赵穆的两只走狗,大夫郭开和将军乐成等人去。这才和乌廷芳前往雅夫人宫外那座夫人府。

滕翼和荆俊两人成了他的贴身侍卫,只要他踏出府门,便形影不离地跟着他。

乌卓还另外精挑了十名手下,作他的随从,这批人均曾随他到魏国去,早结下了深厚的主从之情,合作起来自然分外如臂使指。

邯郸城的街道比前多了点生气,人也多了,看服饰听语音,很多是来自别处的行脚商人,可见赵国正逐渐恢复因长平一战而严重受损的元气。

项少龙和乌廷芳并骑而行,后面是滕翼和荆俊,前后则是乌家的子弟亲兵,途人无不侧目。

他禁不住心生感慨。

想起当日初到邯郸,前路茫茫,连一个婷芳氏都保不住,心中不由百感交集。

不过眼前一切,只像建筑在沙滩上的城堡,一个浪头涌来,便会消失得了无痕迹。

事实上整个国家也适合这比喻。

一场大梦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为何生命总有混混噩噩的造梦感觉?

只有在一些特别的时刻,例如刀剑相对,又或昨晚和乌廷芳的抵死缠绵,才能清楚地体会到生命和存在。

无论如何投入到这时代里,他亦很难像其他人般去感受眼前的一切。因为他始终是来自另一时代的人,多了二千多年的历史经验,故比这时代任何一个贤人智者看得更真实、更深入和更客观。

在乌廷芳不住向他投以又甜又媚的笑容中,人马已进入雅夫人的府第去。

赵雅在主厅迎接他们。

项少龙特别向她介绍了滕翼和荆俊,低声道:“荆俊的夜行功夫非常好,穿房越舍,如履平地,若我有急事要通知你,会差遣他来找你。”

定下了几种简单的联络讯号后,雅夫人邀功地媚笑道:“倩儿在里面等你呢。”

项少龙又喜又奇怪道:“孝成王真肯答允你这样的要求?”雅夫人着他和乌廷芳前往内堂,滕荆两人则留在外厅。边行边道:“我向王兄献策,说要传倩儿媚惑男人的秘法,好使她将来作了别国的王妃,也能好好利用天赋本钱,发挥有利于我大赵的作用。王兄这人并不很有主见,给我陈说了一番利害后,便答应了。”

项少龙暗赞赵雅机伶多智,探手搂着她的纤腰,在她粉臀轻赏了两掌,道:“原来赵穆本来并不姓赵,只不知他是什么人,底细如何?”

赵雅道:“这事邯郸没有人敢提起,因为赵穆会不择手段对付追究他过往身世的人,他来赵时只有十四岁,是由一个内侍引介,由于赵穆剑法高明,人又乖巧,兼且投合王兄爱好男色的癖习,所以很快便得到王兄的欢心,那时王兄尚未登上王位,但因两人关系的密切,连我们都说不了话。只想不到,如今连赵妮充满疑点的死亡,王兄都任得赵穆只手遮天,现在宫内所有人都对王兄心淡了,但又有什么用呢?”

项少龙强迫自己不再想妮夫人,冷静地道:“那引介的内侍还在吗?”

赵雅道:“王兄登上王位不久,那内侍臣便被人发觉失足掉下水井淹死了。当时我们都没有怀疑,现在给你这么问起来,我才想到这人应是被赵穆害死,以免□露了他身世的秘密。”

项少龙道:“那内侍是否赵人?”

雅夫人想了想道:“我也弄不清楚,不过并不难查到。”

项少龙道:“调查的事至紧要秘密进行。”

雅夫人嗔道:“得了!这还要你吩咐吗?”

项少龙刚要说话,赵倩已夹着一阵香风,投入他怀里,娇躯抖颤,用尽气力把他搂紧。

乌廷芳笑道:“三公主,原来你对他也这么痴缠呢!”

赵倩不好意思地离开项少龙安全的怀抱,拖起乌廷芳的小手,往雅夫人清幽雅静的小楼走去,两女吱吱喳喳说个不停,神态竟是非常亲热。

四人到了小楼上,喝着小昭等奉上的香茗,享受着早上明媚的天气。

楼外的大花园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树上都披挂着雪花。

项少龙向乌廷芳和赵倩道:“两个小乖乖,花园这么美,为何不到下面走走。”

两女对他自是千依百顺,知他和雅夫人有要事商量,乖乖的走下楼去,到园中观赏雪景。

项少龙这才向雅夫人说出嬴政的事。

雅夫人深深望了他好一会后,道:“项郎莫怪雅儿好奇,似乎你初到邯郸,便对嬴政很有兴趣,那时你应仍不知道乌家和吕不韦的关系,为可如此有先见之明呢?”

项少龙为之哑口无言,以赵雅的黠慧,无论怎么解释也不妥当。因以他当时的身份地位,是根本连嬴政这人的存在都无由知道。

雅夫人坐入他怀里续道:“无论你有什么秘密,雅儿都不会管,只要你疼惜人家便行了。”

项少龙心中感动,吻了她香chún后道:“有没有法子安排我和政见上一面。”

雅夫人叹道:“安排你们见上一面毫无困难,最多是雅儿牺牲点色相,问题是没有可能瞒过赵穆,而且见到嬴政反会累事,这人终日沉迷酒色,与废人无异。又相信赵穆是他的恩人和朋友,一个不好,他反向赵穆□露你的秘密,那便糟了!”

嬴政真是如此这般一个人吗?

项少龙大感头痛道:“那他的母亲朱姬又如何呢?”

雅夫人道:“那是个非常精明厉害的女人,现在三十多岁了,外表看来绝不会比我老多少,实是罕见的迷人尤物,赵穆也早和她有一手,但我看她只是为了求存,才与赵穆虚与委蛇。这个女人野心极大,绝不会对任何人忠心,包括吕不韦在内。”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这就好办了,我便由这女人入手。”

暗忖只要她有野心,绝不会甘于留在邯郸作人质,那老子便有机会了。

说不定牺牲点男色也要在所不计了。

为了打击赵穆,什么手段也得要用上的。

回到乌府后,刚吃过午饭,雅夫人的家将便来找他,要他立即到夫人府去,还特别提醒他不要带乌廷芳去。

项少龙听得心中起了个疙瘩,又感一头雾水。与乌廷芳和婷芳氏话别后,只带着滕翼和荆俊,匆匆赶往夫人府去。

赵雅在大厅截着了他们,脸色凝重地道:u晶王后来了。”又咬牙切齿道:“赵穆这姦贼真的一步都不肯放过你。”

项少龙的心往下沉去,道:“看来惟有立即进宫向孝成王请罪。”想不到半天都拖不了。

雅夫人道:“情况仍未至如此之坏,晶王后要亲自见你呢!”接着嘻嘻一笑道:“长得好看的男子总是占便宜一点的。”

项少龙苦笑一下,到内厅去见晶王后。

晶王后背着他立在窗前,喝退了随从婢女后,冷冷道:“项少龙你的胆子真大!是否不怕死了?连三公主的处子之躯也敢玷污!”

项少龙暗忖做戏也要做得迫真,跪了下来道:“少龙对公主是诚心诚意,绝无玩弄之心,请晶王后体察下情。”

晶王后倏地转过身来,凤目生威,脸寒如冰地叱道:“本后那管得你们是否真心相爱。若大王得知此事,定以为你把三公主带回邯郸,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且监守自盗,乃欺君之罪,连大王亦找不到饶你的借口。现在看你仍不知事情轻重,枉我还当你是个人物。”

项少龙心中暗感不妙。看她脸色语气,绝非以此威胁自己与她偷情那么单纯,真是低估了她。想起平原夫人说过她是三晋合一计划里的其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各施奇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