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9章 偷天换日

作者:黄易

翌日清早,急不及待的项少龙偷偷溜到街上,故意绕了一个圈子,才来到城西贫民聚居的地方。

虽说是穷民,生活仍不太差,只是屋子破旧一点,塌了的墙也没有修补吧了!这里的人大多是农民出身,战争时农田被毁,不得已到城市来干活。

他依着地址,最后来到朱姬所说的南巷。

这时他亦不由紧张起来,抓着一个路过的人问道:“张力的家在那里?”

那人见他一表人材,指着巷尾一所围着篱笆的房子道:“那就是他的家了!”接着似有难言之隐,摇头一叹去了。

项少龙没有在意,心情轻松起来,暗忖应是这样才对,举步走去,来到门前,唤道:“张力!张力!”

“咿呀”一声,一位四十来岁样貌平凡的女人探头出来,惊疑不定的打量了项少龙一会,问道:“谁找张力?”

项少龙微笑道:“你是张家大嫂吧!”由怀中掏出玉坠,递到她眼前。

“砰”的一声,张嫂竟像见了鬼似的猛地把门关上。

项少龙给她的反应弄得楞在当场,呆子般望着闭上的木门。

不一会屋内传来男女的争辩声。

项少龙反心中释然,养了十年的孩子,自然不愿交还给别人,惟有在金钱上好好补偿他们了。

伸手拿起门环,轻叩两下。

顷刻后门打了开来,一名汉子颓然立在门旁,垂着头道:“大爷请进来。”

项少龙见他相貌忠诚可靠,暗赞朱姬的手下真懂拣人。

步入屋中,只见那妇人坐在一角,不住饮泣,屋内一片愁云,半点生气也没有。

更不闻孩子的声音或有什么孩子衣物。

项少龙皱眉道:“孩子呢?”

那妇人哭得更厉害了。

张力双目通红,痛心地道:“死了!”

这两个字有若晴天霹雳,轰得项少龙全身剧震,差点心脏病发,骇然叫道:“怎么死的?”

张力凄然道:“旧年燕人来攻邯郸,所有十三岁以上的孩子都被征召去守城,被燕人的流箭射杀了。我们虽受了大爷你们的金钱,却保存不了孩子,你杀了我们吧!活下去亦没有什么意义了。”

项少龙失声道:“可是他去年还未足十岁啊!”想起刚才指路那人的神态,才明白是为他们失了儿子而惋惜。

张力道:“只怪他生得比十三岁的孩子还高大,一天在外面玩耍时,被路过的兵哥捉了去。”

项少龙颓然坐下,把脸埋在两手里。

天啊!秦始皇竟然死了,怎么办才好呢?

不!这是没有可能的,这对夫妇定是骗我。但看其神态,又知这是实情,尤其一边墙的几上,正供奉着一个新牌位。

张力在怀里掏出一个玉坠子,递给他道:“这是从他□身取来的,他就葬在后园里,大爷要不要去看看?”

项少龙挪开双掌,眼光落在玉坠子上。

一个荒唐大胆的念头,不能抑制地涌上心头。

项少龙来到夫人府,果如所料,赵雅仍未回来。

府内多了些生面的人,赵大等他熟悉的却一个不见,婢女中除小昭和小美外,其他都给调走了。

项少龙知道赵雅必有很好的借口解释这些安排,但仍很想听她亲口说出来。她愈骗他,他就愈可把对她不住的淡薄爱念化成恨意。

赵盘独自一人在后园内练剑,专注用神,但项少龙才踏进园内,他便察觉到了,如见到世上唯一的亲人般持剑奔来。

项少龙“嚓!”地拔出李牧所赠的名剑血浪,大喝道:“小子看剑!”

赵盘眼中精光一现,挥剑往他劈来。

项少龙摆剑轻轻松松架着,肃容道:“当是玩耍吗?狠一点!”

赵盘一声大喝,展开墨子剑法,向项少龙横砍直劈,斜挑侧削,攻出七剑。

到第七剑时,终因人小力弱,被反震得长剑甩手掉在地上。

赵盘一面颓丧,为自己的败北忿忿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项少龙为他拾起长剑,领着他到园心的小桥对坐在低栏处,正容道:“小盘!你是否真有决心排除万难为娘报仇?”

赵盘点头斩钉截铁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赵穆和大王杀了。”

项少龙沉声道:“你不是和太子是好朋友吗?”

赵盘不屑地道:“他从来不是我的朋友,只懂凭身份来欺压我,娘从了你后,他便整天向人说娘是婬娃荡妇,若可以的话,我连他也要杀掉呢。”旋又颓然道:“但就算我像师傅那般厉害,也杀不了他们,否则师傅早就把他们杀了。”

项少龙暗暗惊异他精到的推论,微笑道:“你要报仇,我也要报仇。不若我们做个分配,赵穆由我对付,孝成王这昏君则交给你处置,好吗?”

赵盘那想得到项少龙这么看得起他,瞪大了眼睛,呆看着这唯一的“亲人”。

项少龙道:“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假设你真有为娘报仇雪耻的决心,便依我吩咐去做,否则亦绝不可□露半句出去,连倩公主和雅夫人也不例外。”

赵盘跳了起来,跪倒地上,重重叩了三个响头,小眼通红道:“只要能为娘报仇,我赵盘什么都肯做。”

项少龙低喝道:“站起来!”

赵盘霍地立起,眼内充满了渴想知道的神色。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我想使你成为统一六国的秦始皇!”

赵盘呆了一呆,嗫嚅道:“什么是秦始皇?”

赵雅步入园内时,项少龙刚把玉坠挂到赵盘颈上。

由这一刻起,他就是秦国王位的继承者嬴政。

赵盘的神色又惊又喜,但眼神却坚定不移,充满一往无前的决心。

没有人比他这个长居王宫的小孩,更明白这机会是如何难得。

也惟有成为天下最强大国家的君主,他才有能力杀死赵王,为母亲妮夫人洗雪仇恨。

他不但恨赵王,亦恨每一个袖手旁观,以冷脸向着他的赵人。

现在只有项少龙能使他完全信任。

赵雅微笑来到他们师徒之旁,赞道:“我从未见过小盘这么勤力的。”

项少龙向赵盘使个眼色,后者乖巧地溜走了。

赵雅虽勉强装出欢容,但脸色苍白疲倦,显然昨夜并不好过。

项少龙故意道:“雅儿是否身体不适?”

赵雅微颤道:“不!没有什么事。人家这几天四出为你打探消息,差点累坏了。”

项少龙皱眉道:“为何这里多了这么多生面人,赵大他们那里去了?”

赵雅早拟好答案,若无其事道:“我把他们调进宫里的别院去了,没有他们帮手,我在宫内行事很不方便。”

怕他追问下去,岔开话题道:“计划进行得如何?联络上嬴政吗?”

项少龙颓然道:“看来除了强攻外,再没有其他方法,不过乌家的子弟兵人人能以一挡十,我的计划定能成功,赵穆和孝成王休想活过农牧节。”

赵雅垂下俏脸,不能掩饰地露出痛苦和矛盾的神色。

项少龙暗忖:让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讶然道:“雅儿你这几天总像心事重重,究竟有什么心烦事,不若说出来让我分担,没有事情是不可以解决的。”

赵雅一震道:“那有什么心事,只是有点害怕吧了!”

堆起笑容,振起精神道:“少龙最好告诉我当日行事的细节,让我和三公主好好配合你,才不致到时会有错失。”

项少龙微笑道:“不用紧张,过几天我才把安排详细告诉你,因为其中部份仍未能作最后决定。”心中暗叹,明白到赵雅是要出卖他到底了。

赵雅忽道:“少龙!这几天有没有听到关于人家的闲言闲语?”

项少龙淡然道:“你是说齐雨的事吧!怎么会呢?我绝对信任我的好雅儿,明白到你是虚与委蛇,以瞒过赵王对我们的怀疑。”

赵雅神色不自然起来,像有点怕单独面对项少龙般,道:“不去看你的美丽公主吗?”

项少龙潇洒地站了起来。

赵雅呆看着他充满英雄气概的举止神态,秀眸一片茫然之色。

项少龙心中冷哼一声,想到将来她明白到自己亦在欺骗着她,便涌起极度的快意。

接着的几天,乌家全力备战,兵员和物资源源不绝秘密由地道运进城堡内。

项少龙亲自训练那七十七个乌家的特种部队,而他所用的方法,使滕翼这精通兵法的人亦为之倾倒,那想得到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训练方法。

他亦不时往见小盘,教他如何扮在穷家过了十年的嬴政,到后来反是由小盘告知他自己想出来的东西。

项少龙见他这么精乖,大为放心。

不经不觉,离农牧节只有三天时间。

情势顿时紧张起来。

现在项少龙最担心是朱姬,若她走不出来,他们便真的要强攻质子府了,没有了她,小盘亦成不了嬴政。

所以他们另有一套应变计划。

这天午后,离去了整整七天的肖月潭终于回来了。

进入密室后,肖月潭神态大是不同,歉然向乌应元和项少龙两人道:“首先!图爷着肖某先向你们道歉,因为先前实存有私心,言语间有不尽不实之处。但保证由这刻起,我们会诚心诚意与诸位合作。”

乌应元如在梦中,不知项少龙使了什么手段,使这人态度大改。

项少龙却心中惊懔,知道这图先是个果敢英明的人物,如此一来,才有可能成事。

肖月潭道:“幸好得少龙提醒,否则图爷说不定会给赵人抓到。”

项少龙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肖月潭道:“随我潜入城共有三十人,都是一等一的强手。”顿了顿道:“图爷身边有一百二十人,亦是他手下最精锐的好手。”

项少龙道:“肖先生最好命入了城的所有人全到乌府来。”

肖月潭一呆道:“少龙是否想和赵人打一场硬仗?”

项少龙微笑道:“可以这么说,也不可以这么说,先生请恕我卖个关子,后天我会把全盘计划奉上,事关重大,请先生见谅。”

肖月潭笑道:“少龙如此有把握,我反更为放心,现在图爷藏在城外一处山头的密林里,静候我们把政太子和夫人送出城外。”

乌应元笑道:“先生真行,那几名服侍过先生的歌姬都不知多么念着先生呢,只要先生一句说话,我们便将她们送到咸阳府内——”

肖月潭喜动颜色道:“天下人人都说乌家豪情盖天,果是言不虚传,肖某交了你们这些好朋友了。”

项少龙告辞离去,途中遇到来找他的荆俊,原来滕翼有事找他。

到了靠近城墙的一座成了临时指挥部的小楼,滕乌两人正在研究质子府的详图。

项少龙奇道:“那里弄来的好东西?”

荆俊得意地道:“是我画出来的,只要我看过一次,便可默写出来。”

项少龙大讶,想不到荆俊有如此惊人的记忆力,画功又那么了得,夸奖他两句后,道:“希望不要用这强攻质子府的后备计划就好了,否则纵能成功,我方亦要伤亡惨重。”

滕乌两人一齐点头,可见对攻打质子府,均存有怯意。

荆俊道:“若要把质子府攻破,那确是难之又难的事,但若只须救出朱姬,情况便完全不同,只要由我率领那‘精兵团’便行了。”接着说出计划,竟然头头是道。

三人大讶,同时对他更刮目相看。

项少龙暗忖这小子正是天生的特种部队,比自己还行,正容道:“由现在开始,你就是精兵团的头领,你最好和他们同起同息,将来合作起来,便可如鱼得水了。”

荆俊大喜,别人忙得喘不过气来,他却闲着无聊,只能当滕翼的跑腿,这时忽变成精兵团的指挥,怎还不喜出望外。

一声呼啸,迳自去寻他的部下。

乌卓苦笑摇头,追着去了,没有他的命令,谁会听这么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指挥。

滕翼闭目养了一回神后,睁眼道:“我仍放心不下倩儿。”

项少龙道:“照理未到农牧节,他们应不会摆布倩儿,免得惹起我们的猜疑。”

滕翼道:“在赵王眼中,倩儿已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我担心他当天就会赐她一死,我们便错恨难返了。”

项少龙给他一说,更多了小盘这项担心,以赵王的凶残无情,说不定小孩子也不放过,惊疑地道:“那怎办才好呢?”

赵穆迫赵雅把自己的人全部调走,一方面是由他的人监视雅夫人,教她不敢背叛他,同时亦可把赵倩控制,要她生便生,死便死。

项少龙是关心则乱,脑内一片空白,想不到任何方法扭转这恶劣的形势。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只能待到最后一刻,才可把赵倩救出来。

滕翼道:“假若赵王早一天把赵倩召入宫中,我们便什么办法都使不出来了。”

虽是在这寒冬时份,项少龙仍热汗直冒,骇然道:“我倒没想过这么一着!”

滕翼冷静地道:“这事包在我身上,赵穆仍不知我们看穿了他的诡计,所以不会派大军驻防夫人府,就算派人押解赵倩回宫,亦不会劳师动众,只要我们派人十二个时辰注视夫人府,到时随机应变,便不怕有失了。”

项少龙有苦自己知,问题是在小盘身上,他下了决心,不把小盘假扮嬴政一事告诉任何人,将来除他和赵倩、乌廷芳有限几人外,便没有人知道小盘的真正身份。

滕翼道:“怕就怕赵王狠心到把女儿就地赐死,这事真伤脑筋。”

项少龙把心一横道:“这事说不定要强来了,我就施压力迫赵雅让我把倩儿带到这里来,她唯一方法就是请示赵王,假若他真是存心处决女儿,亦不会介意女儿到乌家来,还可多加我们一项掳劫公主的罪名,他们更可振振有词了。”

滕翼道:“理论上你应把赵雅一起带走,她难道不会生疑吗?”

项少龙也感到这方法行不通,愁怀难舒时,雅夫人派人来请他到夫人府去。

项少龙匆匆上路,心知肚明是到了向赵雅摊出假牌的时候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