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1章 安抵咸阳

作者:黄易

秦国的发祥地在渭水上游秦川的东岸。

自先祖蜚廉开始,秦人崇尚武风,以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氏族形式,在这片艰苦的土地上挣扎求存,长期与西戎及犬戎作战,他们的历史,每一个字都由血和泪写成。

部落式战斗集团的形态,虽使他们与土地的关系薄弱,难以落地生根,却亦令秦人先祖不受土地的局限,不断向未开发的西方移民和与异族杂居斗争。

周孝王时,嬴姓的非子因替周室养马蕃息的功劳,受封于此,建立了一个近畿的附庸;其实却是为周王室承担了镇守边疆、防卫蛮戎的艰苦使命。

西周四百多年的悠久岁月是秦人最艰辛和困难的岁月,以血汗及无数族人的生命,捍卫周朝共主的西防,同时向西方不住拓展。这种无时无刻不面对严酷挑战和坚毅不移的勇武精神,为秦国打下了坚实无比的基础。

千载一时的机会终于降临到秦人身上。

周室因幽王无道,犬戎攻入镐京,幽王被杀,周室威权至此荡然无存。

平王东迁,秦襄公因护驾有功,被平王将他升在诸侯之列,秦国终于有了诸侯国的法定地位。

当战国开场的时刻,七雄中最不雄的却是秦国,君权旁落。直至不世霸主秦穆公登位,重用外籍政客百里奚、蹇叔、公孙枝等人,才奠定了一个强国的基础。

真正的富国强兵来自秦孝公和公孙鞅的改革,“翻箱倒箧”地摧毁了传统的氏族部落结构,革新兵制,以军功论爵,把王室权力提升至当时的极限。又把国都迁至咸阳,筑起宏伟的城阙和宫殿,统一全国的度量衡,将国土并归为三十一县,把旧日封区的疆界废除,人民可拥私田,由国家直接计田征税。

至此秦国一跃而为天下霸主,深为东方各国畏惧。

当项少龙长途跋涉,由邯郸逃至咸阳时,秦国正享受着公孙鞅那翻天覆地的改革成果。

咸阳在九稷山之南,渭水之北。故又名渭城。

项少龙带着娇妻乌廷芳,领着滕翼、乌卓和过千家将叩关入秦,受到守关将领的热烈欢迎,一边使人飞报咸阳,又调来五艘大船,免去了他们跋涉山林之苦,直抵咸阳之南登岸,乌应元早率着家将和赵倩,与吕不韦的头号手下图先在渡头恭候,非常隆重。

乌廷芳父女相见,既欢欣若狂,恍若隔世;又触起乌氏壮烈自杀的悲伤,百感交集!拉着赵倩说个不休。

肖月潭和另一儒生状似军师型的青年,伴着图先,欣然迎向项少龙。

这图先体型瘦长,年在三十许间,长得非常结实,皮肤黝黑,动作灵活,举止间有种栗悍威猛的慑人气势,双目有神,配着一副马脸,算不上英俊,却有股阳刚的男人气魄和魅力。

他大步上前,拉起项少龙衣袖,长笑道:“图先何幸,终于见到心仪久矣的超卓人物,若非项少龙,谁可成此不朽之事?”

项少龙有点不知如何应付这种热情,连忙谦让,心中同时想到现在正值吕不韦和乌家关系的蜜月期,图先自是得到吕不韦吩咐,要好好笼络他们。

图先又逐一与滕翼和乌卓见面寒暄,神态亲切热烈。

荆俊这时不知由那里钻了出来,久别重逢,各人都甚是欢畅。

肖月潭摆着老朋友的姿态,向项少龙介绍那青年道:“这位是楚国来的名士李斯先生,现在是大老爷的舍人。”

舍人就是食客。

项少龙暗忖“李斯”这名字为何如此耳熟,蓦地记起,动容道:“原来是少怀辅助名主一统天下大志的李斯先生!”

李斯浑身一震,垂头道:“项先生见笑了,李斯那说得上有什么大志,只求能在吕相国领导下一展所长,于愿足矣!”

肖月潭闪过奇怪之色,暗忖自己说李斯是楚国名士,只是客气的抬举之语,事实上李斯籍籍无名,只不过凭三寸不烂之舌,令吕不韦颇有点好感,今天随来亦是自动提出要求,想一睹项少龙的风采,为何项少龙竟像对他闻名久矣呢?不由道:“少龙在何处听过李先生的事?”

项少龙心中叫苦,难道他能告诉肖月潭是由《秦始皇》那套电影认识到李斯吗?忙岔开话题道:“吕爷当上了相国吗?”

图先来到项少龙旁,感激地道:“吕爷着鄙人定要清楚表达他对乌老爷子、应元少爷和少龙的感激,若非姬王后和政太子能安返咸阳,事情恐怕会是另一回事。姬王后和政太子在大王和吕爷跟前对少龙推许备至,大王特地要为少龙于明晚安排洗尘宴,好让少龙稍有休息的机会。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

项少龙心中暗叹,你口中说得好听,只不过是骗项某去作吕不韦的走狗罢了!

他对政治和权力斗争早极度厌倦,更没有兴趣参与吕不韦这外族政团与本土权贵的斗争,心中暗暗作了决定。

只看乌家在咸阳以十二个三合院落组成的新宅,便知秦人对乌家隆重的礼遇,亦可推知庄襄王对朱姬、由小盘假冒的嬴政的宠爱,和对吕不韦的宠信。

这乌家新宅虽远及不上邯郸乌家城堡的规模和气派,但却位于咸阳宫附近公卿大臣聚居的区域。策马缓驰约一盏热茶的工夫,便可抵达咸阳宫正中入口的城阙。

咸阳宫有内外城之分。

内城主要由渭水之北的咸阳宫和渭南的兴乐宫组成,横跨渭水,靠长达二百八十步的渭桥贯连两岸交通,形成宏伟壮丽的宫殿组群,且规模远非邯郸或大梁的宫殿可以企及。

两宫气势磅礴,全部均为高台建筑,有上扼天穹,下压黎庶那种崇高博大、富丽堂皇的气魄,隐然有君临天下之象。

外城比内城大了十多倍,是平民聚居的郡城区,商业发达,旅运频繁,肆上货物,品种繁多,物美价廉。

当项少龙的车队路过城东的市集时,便目睹各种畜类产品的出售,例如肉、皮、筋、角、脂、月交等等。另外又有陶、木、铁器、纺织品等手工业制成品,其况之盛,远非赵魏两国所能及,可见国势和经济实有直接关系。

据同乘一车的图先介绍,咸阳的营运分私营和官营两种,政府设有管理市场贸易的机关和官吏,以监察和促进商业的发展。例如置盐铁官、管理手工业的“工室”、“工师”及司徒、司马、司空、治田等官吏,以厘定产品的规格、质量或生产的方向,这都反映了秦国强大的经济实力。

往乌家新宅路上,所见民风纯朴,罕有魏赵等国到处可见的鲜衣华服,但人口却比大梁更繁盛,邯郸更是不能相比。

项少龙耳目一新,暗忖这才是强国的规模。

行人多配备兵器,武风之盛,更非魏赵能及。

来到乌家主宅前的广场处,图先等告辞离去,临行前李斯偷偷向项少龙表示明早想来见他,项少龙欣然应允后,李斯才有点茫然地离开了。

整个乌府上下各人全到了大门来迎接这批乌家的英雄亲信,尤其项少龙,更成了乌氏一族的明星砥柱,备受尊崇。

乌应元拨了四组房舍暂时安顿各人,大部分子弟兵明早便出发到咸阳北郊的大牧场去,由于秦国地大物博,所以牧场的规模更胜从前。

项少龙应付了亲族的欢贺后,春盈等四女才有机会拥着他与乌廷芳、赵倩到他新的隐龙居去。

婷芳氏原来受不住旅途的艰困病倒了,吓得项少龙忙赶到她的香闺去。

伊人清减了不少,玉容苍白,病因却有一半是为了挂念项少龙,见他回来,搂着他喜极而泣,到晚宴前,精神好了很多,已可离榻活动。

看到春盈众女欢天喜地的样子,项少龙亦愁怀尽解,搂着婷芳氏和赵倩的蛮腰,欣然问道:“今晚由谁伴我?”

两女俏脸飞红,自然是都想陪他。

乌廷芳笑道:“不若我们三人一起陪你吧!只怕你应付不了。”

赵倩亦赧然娇笑道:“还有六个丫头呢?看你怎生应付?”

项少龙望了春盈四女一眼,奇道:“何来六个之多?”

婷芳氏笑道:“忘了倩公主的翠桐和翠绿吗?”

项少龙一呆道:“她们不是留在邯郸吗?”

赵倩怨道:“你忘了她们哩!幸好人家央陶公派人把她们乘混乱中,秘密接了出来,比你们还早了十天到咸阳呢。”

项少龙大喜道:“还不唤她们来见我?”

赵倩一声娇呼,只见两个美丽的俏婢由内堂奔了出来,拜倒项少龙身前,忍不住痛哭起来。

项少龙心中涌起忽略了她们的歉意,怜意大生,起身扶起两女,抚慰一番后,才到主宅大堂和乌应元共进晚膳,与会的还有陶方、乌卓、滕翼和荆俊。

一番劝酒和互相祝贺后,乌应元由衷致谢地道:“我们乌家能有此再生机会,全赖各位协力同心,不顾生死争取回来的。”

陶方道:“今次我们真的可安居乐业了,王后和太子回到咸阳后,吕爷立即被封为右丞相,只要再立军功,便可晋爵封侯,我们乌家有了这个大靠山,老爷在天之灵,都安乐了。”

提起乌氏和随他一齐殉死的妻妾婢仆,众人都神色一黯。

乌应元咬牙切齿道:“这笔血账,吕相国必会为我们追讨回来,图管家私下对我说,相国已有了攻打赵国的计划,还希望由少龙执行。”

项少龙心中苦恼,说实在的,他的主要仇人只是赵穆,赵王最多只算个帮凶,若要他率军把赵境内的城池逐一攻陷,涂炭生灵,实非他所愿。

对侵略性的战争,他实感深深的厌恶。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他怎也不可成为吕不韦的爪牙,因为历史上的秦始皇,即位十年前后,便与吕不韦决裂,他怎可站在吕不韦的一边呢?

可是看来乌家各人,早视吕不韦为他们的新主子,一副生死与共、同进同退的样子。自己又不可以告诉他们历史会朝怎么方向发展,亦自问无法令他们相信。这确是头痛之极的一回事。

叹了一口气道:“秦王册封吕爷为丞相,难道秦国本地的权贵全无异议吗?”

乌应元见他对吕不韦准备委他以重任的事毫不在意,奇怪地瞧了他几眼,道:“不但有异议,还反对得非常激烈呢。”顿了顿道:“秦自卫人商鞅之后,排外的情绪相当强烈,后来为了瓦解苏秦促成的合从,免受东方六国的联攻,才勉强用了个张仪,以连横对合从。之后又再重用范睢,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应付六国联手之势,都可说是在迫不得已下,不能不借助外国的人材,为己筹谋。”

再叹一口气道:“可是白起被昭襄王赐死后,秦国军方非常不满,终于迫得范睢丢官,仇外的情绪再次壮大起来。我们虽说有秦人血统,可是终被视为外人,属吕爷的系统,所以我们定要全心全力□助吕爷,否则若他倒台,我们亦不会有好日子过。”

最后这几句自然是要提醒项少龙了。

滕翼等人均默然不语,他们三人全以项少龙马首是瞻,只看重项少龙的想法。

陶方插入道:“现在吕爷的策略是要先立军功,因为秦人一向重武轻商,吕爷做生意赚钱的本事当然谁都不会有疑问,但在军事上,秦人却认为他一窍不通,所以他若能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地位即可稳若泰山,我们定要在这方面为他多做工夫。”

滕翼沉声道:“秦人方面反对吕不韦的主要有什么人?”

乌应元道:“最主要是以杨泉君为首的本地权贵,他们因姬王后曾是吕爷小妾,所以怀疑政太子非是大王骨肉,于是抬了大王的次子成虫乔出来,这批人都是秦国实力派的人物,吕爷对他们非常忌惮,连大王都不敢过份违逆他们,所以虽任用了吕爷为右丞相,左丞相仍只得起用杨泉君。”

陶方怕他们不清楚杨泉君,进一步解释道:“杨泉君乃昭襄王王后之弟,当年大王之能成储君,他也曾尽力游说乃姊,使她向昭襄王说项,所以一直以为自己功劳最大,现在竟然屈居吕爷之下,自然极不服气。”

众人恍然。

昭襄王乃现今嬴政之父庄襄王嬴异人的祖父,那时异人的父亲安国君仍只是储君身份,对异人毫不重视,否则也不会送了他去赵国作质子。

吕不韦得了异人这“奇货”后,大施银弹,买通安国君最宠爱的华阳夫人之姊和杨泉君,使他们分别游说华阳夫人及昭襄王的后妃,再由她们影响安国君和昭襄王,异人始有问鼎王位的机会。

项少龙知道这并非说服乌应元要小心吕不韦的时刻,不再多言,岔开话题,一番风花雪月后,晚宴完毕,各自回居所休息。

离开大堂,滕翼和乌卓两人借口送他回去,陪他一道走。

滕翼低声问道:“少龙似乎对吕不韦没有多大好感,是吗?”

项少龙苦笑道:“商人都是只重实利,这种人滕兄愿和他交朋友吗?”

乌卓皱眉道:“可是正如少爷所言,我们的命运已和他挂了钩,若他坍台,我们亦完了。”

项少龙真想把小盘的事告诉他们,终压下这不智的想法,微笑道:“这事随机应变吧!待吕不韦的权位稳定下来后,我们才设法和他画清界线,否则定会给他累死。这是我的想法,切莫告诉任何人,连荆俊和陶方都不可□露。”

两人对项少龙早心悦诚服,又见他这么信任自己,都欣然点头。

道别后,项少龙回到新的隐龙居。

居内灯火通明,众女聚在大厅内,观看赵倩和乌廷芳两人下棋。婷芳氏则因病体尚未完全复元,回房休息。

项少龙先到房内探看婷芳氏。

这美女不知是否因环境影响,又或项少龙的爱宠,原本冶艳的风姿,化作姣丽中带着贵气的动人气质,穿了一袭素蓝地淡黄凤纹的贵妇服装,刻意为他打扮过的高髻云鬟,淡素蛾眉,充满着清雅诱人的风情,脸色虽仍有点苍白,却另有一股楚楚动人的柔弱美姿,在灯火映照中,美目藏着对他海样的深情和依恋。

自大梁之行后,为了应付赵人,他少有与她这种单独相处的机会,禁不住一阵疚歉。

众女阵阵喧笑声,隐隐由大厅处传来,却不会破坏这里的宁洽,反更增添了幸福、满足和温馨的感觉。

婷芳氏见他走进房来,“啊!”一声欢喜地拥被坐了起来,玉脸生辉。

项少龙坐到榻沿,把这扑入怀内的美女拥个结实,感觉着她高挺酥胸起伏不停,丰盈诱人的生命感觉。

他以面颊摩擦着她粉嫩的脸蛋,看着她后颈和领口内一截雪白的内袍,心中一阵激动,比之以前任何一刻,他更有信心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

但在达到拥有这信心的旅途前,他已经历了无数令他心伤魂断的事。

他想起了赵雅,心中一痛!对她再没有获知她背叛了他时的恨意了。不过这又如何呢?他们已没有修好的可能。

在魏国的纪嫣然知否他已来了这里呢?

于这通讯困难的古世界,他们便像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星球里。难怪古人对离别生出这么多伤情和感触,相思之苦确使人受尽折磨,婷芳氏正是因此病倒,为情消瘦。

现在婷芳氏和赵倩都是孤零无依,唯一倚凭的就是自己,他怎能不宠她们疼她们呢?

不知是否病中特别使人脆弱,婷芳氏流下了情泪,死命搂紧他道:“夫郎啊!妾身想得你很苦哩!”

项少龙又念起美蚕娘,一时神伤魂断,拥着婷芳氏倒到榻上去,拉开了她的外袍,让她被雪白内服包裹着正急剧起伏的肌肤体态尽呈眼底。

醉人的幽香扑鼻而来,深开的领口可看到她娇嫩丰满的胸肌。

项少龙俯头埋在她的胸脯里,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下来,同时生出对斗争仇杀的厌倦,只希望以后能退隐于泉林之地,把纪嫣然和美蚕娘都接了来,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醉人生活。

脑内勾画出溪水缓流、芳草浓绿、林木苍翠、丹山白水的美景。

他要求的不是华衣美食,而是原始清苦的生活。

在这地广人稀的世界,找个世外桃源之地,开垦荒田,种些农作物,由怀中玉人养饲鸭,自己则负责捕鱼狩猎,直至老死,于愿已足。

婷芳氏俏脸生霞,星眸紧闭,呼吸急促起来,不时夹杂着使他魂摇魄荡的娇吟,显是春情勃发,不可遏止。

项少龙并不急于侵占她,想着来时经过的原始森林,途中不时遇上漫天浓雾,又或飞泻千寻的瀑布、山中的大湖,不由神思飞越,暗下决心,终有一天,他要在山林终老。

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这种生活,才最是迷人的。

婷芳氏勉力睁开美眸,射出灼热的情火,怪他仍不和她合体交欢。

项少龙心神俱醉,忘掉了一切,把所有注意力全投到她迷人的肉体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