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2章 秦宫夜宴

作者:黄易

甜美娇柔的声音,把他从最深沉的睡眠中唤醒过来,睁眼一看,初升的骄阳早散发朝霞,猛然坐了起来。

美丽的三公主赵倩吓了一跳后,抿嘴娇笑道:“我们三个都输了,谁都估你爬不起床来的。”言罢俏脸飞红,羞喜不胜,显是想起了昨晚激烈醉人的“战况”。

项少龙给她提醒,试着舒展筋骨,发觉自己仍是生龙活虎,哈哈一笑,一把搂着赵倩,倒往榻上,道:“唔!待和乖倩儿再来一次吧!”

赵倩慾迎还拒,偏又浑体发软,无力爬起来,娇吟道:“相国府的李斯先生来找你呢!”

项少龙记起李斯昨天向他密订的约会,叹了一口气,先探手到赵倩衣内,放肆一番后,才起榻让妻妾美婢侍候盥洗更衣,指头都不用他动半个,一切便弄得妥当整齐。脑中想的却是如何把翠桐翠绿这两个俏丫头都弄到榻上去,不由哑然失笑,自己那贪尝新鲜的男人特性仍没有丝毫改变。

李斯在内轩等他,神色平静,至少表面如此。

客套了两句,秋盈献上香茗糕点后,李斯开门见山道:“项先生究竟在何处听过在下名字,为何像对李某非常熟悉的样子。”

项少龙昨晚曾向陶方查问过这将来□助秦始皇征服六国的一代名臣的身世,知他是韩非的师弟,师事荀子,很想骗他说是由韩非处听到的,但想到谎言说不定有拆穿的一朝,放弃了这想法。微笑道:“李先生听过缘份这回事吗?”

李斯愕然道:“什么是缘份?”

专论“因缘”的佛教要在汉代才传入中国,李斯自然不明白项少龙在说什么。

项少龙呷了一口热茶后道:“命运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不同的人,无论他们出生的背境如何不同,相隔有多远,但最终亦会把他们拉在一起,变成朋友、君臣、又或夫妻主仆。这就叫作缘份。”

李斯脸露讶色,思索了一会后,点头道:“想不到项先生不但剑术倾动天下,还有这么发人深省的思想,只不知这和先生知悉在下的事有何关系呢?”

项少龙淡淡道:“缘份是难以解释的,项某虽是初见先生,但却像早知道了很多关于先生的抱负,冲口便说了那番话出来,或者是因为曾闻李兄游学于荀卿的关系吧!”

李斯皱起眉头,他虽出自荀卿门墙,两人思想却有很大分别,正要说话,项少龙岔开话题道:“先生对治国有何卓见呢?”

李斯呆了一呆,这话若是庄襄王问他,自是口若悬河,说个不停。但项少龙不但尚未有官职,且属吕不韦系统,假设他李斯和对方交浅言深,抖出底牌,说不定会招来横祸,不禁犹豫起来。

自来到咸阳后,虽曾与吕不韦深谈过几次,吕不韦亦表示对他颇为欣赏,但他却看出吕不韦不但野心极大,赋性骄横,迟早会惹出祸来,兼且他治国之道和自己大相径庭,他很难会受赏识重用,正在心中苦恼。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先生并不甘于只作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幕僚吧!”

李斯大吃一惊,忙道:“项先生说笑了!”

项少龙正容道:“要成大事,便要冒大险,先生若不能把生死置于度外,今天的话便至此为止,事后我们亦不向任何人提起,如何?”

李斯凝神看了他一会,只觉项少龙透出使人心动的真诚,心中一热,豁了出去道:“未知项先生有何卓见和提议呢?”

项少龙道:“李先生怎样看吕相国将来的成败呢?”

李斯脸色微变,长长吁出一口气,叹道:“项先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项少龙明白他的苦衷,温和地道:“李先生现在吕府干些什么工作?”

李斯爽快答道:“李某正协助吕相国依他指示编写《吕氏春秋》,相国希望能以此书拟出一套完整的治国理论和政策,嘿!李斯只是其中一名小卒,‘协助’这词语实在有点夸大了。”

项少龙并非历史学家,还是初次听闻此事,奇道:“原来竟有此事,不知书内对治国之道,有什么新的看法?”

李斯嘴角牵出一丝不屑之色,淡然道:u那有什么新的看法,主要还不是集前人的精要,提出‘法天地’的主张,那是说只有顺应天地自然的本性,才能达到天下大治,所谓君臣各行其道,互不相涉。为君之道,必要以仁德治国,不时反省,求贤用贤,正名审分,最后达到无为而治的理想。”

项少龙见他说理清晰,心中佩服,轻声问道:“先生认为相国这套主张行得通吗?”

李斯那敢答他,问道:“项先生又以为如何呢?”

项少龙知道若不露上一手,会被这博学多才、胸怀大志,比自己更年轻的人看不起,从容道:“吕相国以韩人而执秦政,重用的多是三晋人,和他结交的王后又是赵女,加上秦国自商鞅变法以来,崇尚以法和武治国,与吕相国的治国思想如南辕北辙,全无调协的地方,将来会发生何事,望先生有以教我。”

李斯拍案而起道:“有项先生如此人材在秦,李斯可回家务农了。”

项少龙一把抓着他手臂,拉得他坐回椅内,诚恳地道:“先生言重了,先不说项某对治国之术一窍不通,最主要是项某无心仕途,以前种种作为,只是求存而非求名利,终有一天会退隐山林,不理世务,大秦能否一统六国,全赖先生了。”

李斯呆了一呆,暗忖这话若由庄襄王对他说就差不多,项少龙纵得庄襄王另眼相看,可是庄襄王绝非什么有为明主,事事都以吕不韦马首是瞻。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们这些外人,不依附吕不韦还可依附何人?但项少龙却摆出别树一帜的格局,确令他费解。

项少龙伸手按在他肩头处,微笑道:“项某这番话,李先生终有一天会明白,安心留在咸阳吧!这是你唯一可以发展抱负的地方了。”

李斯告别后,项少龙找到滕翼,共进早餐。

席间滕翼道:“少龙今后有什么打算?”

项少龙自然有他的如意算盘,就是凭着他在《秦始皇》那套电影得来的资料。为小盘这冒牌嬴政建立他的班底,好应付将来发生的吕不韦专权,与及假宦官□毒的出现。

现在找到了个李斯,还有就是王翦、王贲父子,都是日后为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名将,有了这三个人□助小盘,他可安心退隐田园了。

轻松地叹了一口气,挨到椅背,伸展着身体道:“说真的,我项少龙胸无大志,杀了赵穆后,我会到乌家偏远的牧场,过些田园的隐居生活,闲来打猎捕鱼便感满足了。”

滕翼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淡淡道:“假设你能做得到,我陪你去打猎。”

这时荆俊旋风般冲了进来,神采飞扬道:“来!让小俊作引路人,领两位大哥见识咸阳的繁华盛景。”

滕翼皱眉道:“这些日子来你和什么人胡混在一起?”

荆俊在两人对面席地坐下,兴奋地道:u当然是相国府的人,在这里真刺激,每天都打架伤人,前天相国府的剑士便在咸阳最大的官妓楼中伏,死了三人,伤了七人,算那些偷袭的贼子走运,我刚去了渭南的太庙偷看寡妇清拜祭先王,否则怎会伤亡了这么多人?”

项少龙和滕翼对望一眼,都暗叫不好,这小子年轻好斗,说不定会惹出祸事来。

滕翼皱眉道:“秦人不是最重法纪吗?为何竟会随便打斗?”

荆俊得意地道:“现在咸阳乱成一片,谁管得了谁,尤其牵涉到左右相国府的人,更是没有人敢理。”

项少龙肃容道:“这几天你最好不要惹是生非,我们看清楚形势后,会立即回赵对付赵穆,明白了吗?”

荆俊大喜并敬礼道:“小俊晓得了,真好!我可以把赵致弄回来。”

滕翼沉声喝道:“你愈来愈放肆了!”

荆俊最怕滕翼,吓得俯伏地上,不敢作声。

滕翼向项少龙叹道:“少龙!这小子年纪太轻,不知轻重,我会管教他的了,少龙勿放在心上。”

项少龙笑道:“我怎么会怪他?”

荆俊抗声道:“小俊最尊敬两位大哥!”

滕翼喝道:“闭嘴!”向项少龙打个眼色,表示想独自训斥荆俊。

项少龙会意,自行返回隐龙居去,尚未踏进门槛,天井处传来众女阵阵的欢叫喝彩声,赶去一看,原来妻婢们全换上轻便短襦,正在抛球为乐,婷芳氏则坐在一旁含笑观看。

春盈和夏盈拥了上来,把他拉入场去。

这一天就在充满欢乐的气氛中度过,黄昏时,乌应元使人来请他,同往皇宫赴宴。

想到即可见到吕不韦这叱风云,影响了整个战国历史的人物,项少龙亦不由有点紧张起来。

他怎想得到只不过在“黑豹酒吧”打一场闲架,竟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呢!

马车缓缓开进宏伟的大门,由圆巷形的门洞,进入主大殿前的广场。

大门两旁设有兵馆,驻屯了两营军队,由司马尉指挥,循例问过后,使十二骑前后护着项乌两人的马车,往内宫驰去。

像赵宫般,咸阳宫虽大了几倍,仍是“前朝后寝”的布局,外朝是秦王办理政务、举行朝会的地方,内廷则是秦王和诸子妃嫔的寝室。

前廷的三座主殿巍峨壮丽,设于前后宫门相对的中轴线,两边为相国堂和各类官署;后廷以秦王与王后的后三宫为主,左右两方为东六宫和西六宫,乃太后、太妃、妃嫔和众王子的宫室。

项少龙沿途观览、只见殿堂、楼阁、园林里的亭、台、廊廓等等,无不法度严紧,气象肃穆,非是赵宫所能比拟。

内廷建筑形式比外廷更多样化,布局紧凑,各组建筑自成庭院,四周有院墙围绕,不同区间又有高大宫墙相隔,若没有人引路,迷途是毫不稀奇的事。

想到小盘有一天会成为这里的主人,而此事正是由自己一手促成,项少龙不由生出顾盼自豪的成就感。

庄襄王设宴的地方是后廷的“养生殿”,也是后宫内最宏伟的木构建筑,是座三层楼式的高台建筑,高台上是两层楼阁式的殿堂,殿堂两旁及其下部土台的东西两侧,分布着十间大小不等的宫室,有卧室、休息室、沐浴室、盥洗室等,各室间以回廊、坡道相连。墙上有彩缯壁画,回廊的踏步铺上龙凤纹或几何纹心砖,殿堂和长阶则铺方砖,气派宏伟,富丽堂皇。

马车停在大殿堂阶下的广场里,吕不韦特别遣管家图先在那里恭候他们,见面时自有一番高兴和客套。

步上长阶时,图先低声道:“今晚除吕相爷外,还有杨泉君,此人自恃当年曾为大王出力,专横骄傲,大王和吕相都让他三分,两位小心应付了。”

乌应元见他对他们丈婿如此推心置腹,显是把他们视作自己人,心中欢喜,不断应诺。

项少龙想起终有一天要与吕不韦反脸决裂,却是心中感叹。

这或者就是预知命运的痛苦,禁不住意兴萧索,更增避世退隐之心。

才跨入殿门,一声长笑扑耳而至,只见一个无论体形和手足均比人粗大的豪汉,身穿华服,虎步龙游般往他们迎来,头戴丝织高冠,上插鸟羽簪缨,行来时鸟羽前后摇动,更增其威势。

此人年约四十,生得方脸大耳,貌相威奇,只嫌一对眼细长了点,但眸子精光闪闪,予人深沉厉害的感觉。

乌应元慌忙拉着项少龙行跪叩之礼,高呼吕相。

尚未拜下,吕不韦已抢上前来扶着两人,灼灼眸光落到项少龙身上,讶然道:“难怪姬王后和肖先生均对项少龙赞不绝口,我吕不韦足遍天下,还是第一次见到少龙这般人才。”

有如洪钟的声音,在殿堂的空间震荡回响着。

项少龙见他只比自己矮了少许,气势迫人而来,心中暗赞,忙谦让道:“相爷夸奖了!”

偷眼一看,只见除在上首设了三席外,大殿左右各有两席,每席旁立着两名宫女,舒了一口气,不用应付那么多人,自然轻松了点。

吕不韦毫无相爷架子,左右手分别挽着两人,往设于上首之右那席走去,低声在项少龙耳旁道:“本相正苦于有兵无将,少龙来了就好,我何愁大事不成。”又哈哈笑了起来。

那边的乌应元喜道:“全赖相爷提携了。”

项少龙却是心中叫苦,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吕不韦这么看重自己,他还怎能脱身去享受憧憬着的田园生活?

这时三人来到席前,吕不韦先挥手命宫女退开,才低声道:“本相已和大王说好,任少龙为蒙骜将军副将。蒙将军本是齐人,来秦后一直被本地军将排挤,郁郁不得志,其实他兵法谋略,我大秦均无人能及,若有少龙为辅翼,立下军功,本相定不会薄待你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秦宫夜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