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7章 情锁秦宫

作者:黄易

次晨图先手下的头号智囊肖月潭来找项少龙,两人在内轩的小客厅坐下,肖月潭道:“是相国着鄙人来找太傅,看看有什么可帮得上忙的地方。”

项少龙昨夜欢娱过度,又多喝了两杯,头脑昏沉道:“先生请勿见外,叫在下少龙便可以了,无论我官至何职,我们都是曾共患难的朋友,只以平辈论交。”同时揣摩对方来意。

肖月潭见他不摆架子,心中欢喜,谦让一番后,道明来意道:“为了方便少龙往赵国行事,纯靠易容化装,既麻烦又不妥当,所以相国命肖某特别为少龙、小俊、滕兄和乌兄四位,依脸形特制了四块精巧的面具,只要略加化装,例如修改鬓发型状和色素,保证可瞒过赵穆。当然!少龙等仍要在声线和举止方面多加配合,否则仍会给辨认出来。”

项少龙如梦初醒,大喜道:“相国想得真周到,不知东西带来了没有。”

肖月潭傲然取下背上的小包裹,解了开来,赫然是四副面具。

他拈起其中一副给项少龙戴上,项少龙立时摇身一变,成了个满脸须髯的粗豪大汉。

肖月潭伸出手指,在他眼睛四周一阵抚摸,笑道:“这设计最巧妙的地方,就是接口多在毛发处,例如露出眼睛这眼形缺口,不但把你的眉毛加浓了,还把眼形变圆,所以即使是熟识你的人,亦不能由眼睛把你辨认出来,至于下的接口,涂上一层粉油,便天衣无缝了。”

项少龙忙拿铜镜照看,亦赞叹不已。

肖月潭拿出色粉,在面具上画上符号,才为他脱了下来,道:“这面具仍要作少许修补,三天内即可交货。”

项少龙讶道:“肖先生真是神乎其技,只凭记忆便可制造出这么恰到好处的面具。这究竟是什么质料?”

肖月潭得人欣赏,自是高兴,欣然答道:“这是产于西北一种叫“豹麟”的珍兽,比猎犬只大上了少许,非常难得,我以高价搜罗,亦只得到四张兽皮,今次一下子就用光了。”

项少龙暗忖这种闻所未闻的奇兽,极可能就是因肖月潭而绝种,感谢一番后,把滕翼等三人召来,让他们一一试戴,看看有没有须要修补的地方。

滕翼等均啧啧称奇,对邯郸之行更是大为雀跃。

荆俊的体质好得教人难以相信,只这几天工夫,便可活动自如了,当然仍不能动手搏斗。

肖月潭为滕翼脱下面具时,奇道:“滕兄是否遇上什么开心的事,为何整个人都不同了。”

滕翼破天荒地老脸一红,唯唯诺诺敷衍过去。更不敢接触其他人眼光。

肖月潭把东西包好后,压低声音道:“昨天少龙在街上被人伏击一事,图爷已派人查过了,应是渭南武士行馆的人,因为刚巧他们有两名武士昨天死了,秘密举行了葬礼。”

如此一说,众人都心知肚明图先是收买了武士行馆的其中某人,否则怎能得知这么秘密的消息。

肖月潭道:“但相国却想请少龙暂时忍下这一口气,因为相国已有个更好的计划,可把杨泉君和邱日升一举除掉,所以不慾在这刻打草惊蛇。”

荆俊愤然道:“他们欢喜便来对付我们,迟早有人会给他们害了!”

项少龙暗忖吕不韦愈来愈厉害了,不再只争一时之气,那种沉狠才教人心寒,制止了荆俊道:“肖先生请相国放心,我们知道怎办的了。”

肖月潭显然和荆俊关系良好,把他拉到一旁,解释一番,保证不会放过邱日升等人后,才离开乌府。

众人商量了乌家上下的保安问题,拟定策略,项少龙道:“你们准备一下,三天后面具到手,我们立即上路。”

向滕翼笑道:“滕兄!好好享受这几天珍贵的光阴啊!”

滕翼苦笑道:“你也要来调笑我!”

此时有内侍来到,说奉王后之命,着项少龙立即入宫。

项少龙愕然应命,离府去了。

今次当然跟着大批乌家武士,不像上次般孤骑只影了。

朱姬遣退宫娥内侍后,御花园的大方亭内只剩下朱姬、小盘和项少龙三人,其他最接近的侍卫亦在十多丈之外,只能看着,听不到他们的对答。

有小盘在,项少龙当然不担心朱姬会“勾引”他。

那会是使他非常头痛的一回事。

朱姬为他斟满置在亭心石桌上的酒□,殷勤劝饮后,俏脸不胜酒力的泛起两团红晕,使她更显狐媚无伦。

这美女确有种倾国倾城的冶媚,那迷人风韵使人联想到红颜祸水,尤其当项少龙想起将来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朱姬的表情忽地严肃起来,诚恳地道:u今天我请少龙来,是得到大王同意,好让我母子能表示感激之意。现在朱姬再无所求,只望能好好栽培政儿,使他将来能当个胜任的君主。”眼光移到小盘处,露出母亲慈爱之色。

再低声道:“还好这孩子并没有令我失望!”

小盘眼睛微红,靠近了朱姬。

项少龙心中释然。

这亦非常合理,朱姬纵使是天性婬荡,但在邯郸过了这么多年任人采摘的生活后,也早应厌倦透了。

所以份外珍惜与丈夫和儿子重逢的新生活,至少暂时是这种心境。

项少龙点头道:“姬后的心事,少龙明白了。”

朱姬深深看了他一眼后,环视四周的御园美景,满足地吁出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最明白我的了,见到你,不但像见到朋友,还像见到了亲人,一点不须瞒你。你若有什么难题,不要怕向我说出来,有些情况由我向大王陈说,会比由相国禀告更为方便些。”

项少龙也不知她这番话有多少成是真的,但以她现时的身份,说这种话确是非同寻常。

朱姬拍拍小盘的肩头道:“政儿!琴太傅来了,快去吧!”

小盘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随着那站在远处的内侍去了。项少龙知道戏肉来了,默然静候。

朱姬白了他一眼道:“人家又没有在你面前摆王后架子,为何话都不说多半句呢?”

项少龙见只有他们两人,轻松笑道:“守点君臣之礼,对姬后和我都是有利无害。”

朱姬微笑道:“我和你间很多话都不须说出来,不过人家真的很感激你。唉!早知趁在邯郸的时候,把身体给了你就好哩,最少留下一段美丽的回忆。现在为了做个好王后和好母后,所有私情都要放到一旁,希望少龙能体谅人家的心境。”

项少龙想不到朱姬成了秦国之后,说话仍这么直接露骨,可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时找不到话题。

朱姬微嗔道:“看你!又变哑巴了!”

项少龙苦笑道:“我能说什么呢?应表示高兴还是不高兴。”

朱姬淡淡道:“看你还是高兴居多,那就不怕给朱姬牵累了。”

项少龙心中好笑,女人真奇怪,明是叫你不要惹她,但你若真个不去惹她时,又会不甘忿起来,这是多么矛盾。

朱姬亦知自己过份了点,叹了一口气后,脸容转寒道:“今趟少龙到邯郸,可否给我杀两个人?”

项少龙一震,瞧着她道:“说吧!”

朱姬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双目杀气大盛,一字一字缓缓道:“第一个就是赵穆的另一条走狗乐乘,但不要问我原因,我连想也不愿想起来。”

项少龙知她必是受过此人很大凌辱,否则不会恨成这样子,点头道:“我定能给你办到!”

朱姬敛去杀气,眼睛露出温柔如丝帛的神色,樱chún轻吐道:“但太危险就不必了,最紧要是你能无恙归来,没有了你,朱姬会感到失去了一个好知己。由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便感到就算你不是我的情人,亦会是知心好友。”

项少龙糊涂起来。

她的说话究竟是来自真心,还只是笼络他的手段?

他早已看过她迷得赵穆和郭开晕头转向的本领,故深具戒心。

表面当然装出感动的神色。

可是却瞒她不过,朱姬大发娇嗔道:“你当我是骗你吗?皇天在上,若我朱姬有一字虚言,教我不得善终!”

项少龙吓了一跳,忙道:“低声一点,给人听到就糟透了!”

朱姬横他一眼,气鼓鼓道:“没胆鬼!信了吗!”

项少龙无奈点头,叹道:“还有一个人是谁呢?郭开吗?”旋又摇头道:“当然不是他,否则姬后那天早迫我杀了他哩!”

朱姬仍是心中有气,冷冷道:“算你还懂动脑筋,当然不是郭开,在那些可恶的人中,他对我算是很好的了。”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道:“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

朱姬抿嘴一笑,俏皮地道:“是否无论我说出任何人,你都会照人家指示把他杀了呢?”

项少龙一呆道:“还说我是你的知己,为何姬后总像要看我为难尴尬的样子呢?”

朱姬心中一软,娇笑道:“好了!人家不再为难你了,另一个人就是……就是……”

项少龙皱眉道:“是否要我求你才肯说呢?”

朱姬垂下螓首,再仰起来时,泪珠由眼角泻下,凄然道:“当日大王和吕相逃离邯郸,赵穆知悉后,派乐乘领着大批人凶神恶煞般冲入家来,即时把所有男仆处死,女的给他们集体婬辱,那狰狞可怖的情景,到现在仍历历在目,就算白天不想,梦里仍会重历那凄惨不堪的景况,下令的人就是乐乘,你说他该杀吗?”

项少龙热血上冲,眼中闪过森寒的杀机。

朱姬垂首道:“翌日我和那假儿子给带到赵穆处软禁起来,那几天是我一生人最恶心的日子,当时我曾立下毒誓,假设将来有能力逃出生天,必报此辱。”

项少龙提醒她道:“你仍未说那人是谁哩!”

朱姬淡淡道:“就是赵雅!”

项少龙剧震道:“什么?”

朱姬冷冷道:“什么?下不了手吧!”

项少龙这才明白她为何要多费chún舌,心中不舒服之极,沉声道:“她究竟做过什么事来呢?”

朱姬竟然“噗哧”娇笑起来,花枝乱颤般道:“人家是骗你的,只是恨你对人家那毫不动心的可恶样儿,才找赵雅来吓吓你。”接着玉脸一寒道:“但除这部份外,其他的话都是千真万确。若情况许可,给人家把乐乘的首级带回来!算朱姬求你吧!”

看着她犹带泪珠的娇艳朱颜,项少龙只觉头大如斗。这女人真不好应付。似是上天把她生下来就是为了使她能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难怪连赵穆都舍不得杀她了。

朱姬举袖拭去泪渍,轻轻道:“小心点啊!若换了是别人,我定会说担保他荣华富贵。但我却知道你是视功名如粪土的超然之士,所以只能对你说声感激。但若你有任何要求,只要说出来,朱姬定尽心尽力为你办理。”

忽地又浅笑道:“例如那天下最美丽的寡妇清,少龙要否人家为你引介,人家才不信她能抗拒得了你的魅力?”

项少龙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长身而起道:“姬王后若再没有吩咐,请恕微臣要回家准备邯郸之行了。”

朱姬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微嗔站起来道:“你这人真个硬骨头,老是拿邯郸之行压过来,人家想不放你走也不行了。”

又盈盈一笑道:“不过我正欢喜你那样子。唉!以后很难再有机会像现在般和你畅所慾言了。”

项少龙闻言亦不无感触。

朱姬当上王后的日子仍短,所以依然保存着昔日的心态。只看她刚开始时显似意态坚定,但不旋踵又向自己调情,便可知道。

无论如何!两人间有了道不能逾越的鸿沟,无论如何爱慕对方,日后亦只能藏在心底里。

两人再默对半晌,项少龙才施礼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