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0章 狭路相遇

作者:黄易

赵雅纵情拍马飞驰,累得众人追在马后,经过了城外的大草原后,赵雅离开了官道,朝东北丘陵起伏处奔去。

地势开始变化,奇峰异石代替了重重草浪,沿途飞瀑危崖,云飞雾绕、幽壑流泉,明丽如画,构成动人心魄,层出不穷的美景。

穿过一座山谷后,来到一个长峡处,两边陡壁凌霄,多处只窥见青天一线,形势险奇。

赵雅在前方放缓下来,项少龙正要赶上她时,滕翼赶到他旁低声道:“少龙!你若以刚才那种神态和语气和赵雅说话,迟早会给她看穿底细。”

项少龙大是懔然,知道滕翼是旁观者清,往后望去,见到乌卓正缠着谢法指点环境,不虞听到他们的对话,忙虚心求教。

滕翼道:“董匡是出名只懂养马的人,其他方面则是粗人一个,你自己斟酌点看吧!”

项少龙有会于心,沉默下来。

长峡已尽,眼前豁然开朗,林木插天,阳光由浓叶成荫的树顶透射下来,彩光纷呈,美得难以描拟。

树丛山石间溪流交错,涓涓细流,潺□静淌,似若不属于这世界的仙境,教人心怡神醉。

赵雅似乎对这地方非常熟悉,领着他们来到一个小丘之上,四周景物,立时尽收眼下。

项少龙策马来到赵雅之旁,环目四顾,看清形势,始发觉立马处恰是一幅广阔盘地的核心处,远处奇峰峻岭层层环护,翠色浓重,水草肥茂,山重水复中地势开阔,满眼绿荫,香飘远近,禁不住哈哈一笑,道:“他奶奶的儿子,夫人怎知有这么一处好地方?”

赵雅听他语气粗鄙,秀眉大皱,没有答他。

滕翼等亦来到两旁,同时赞叹。谢法道:“这处叫藏军谷,唯一的入口就是刚才的一线天,当年我大赵的武灵王与戎狄作战,曾藏军于此,以奇兵得胜,自此后这处便命名为藏军谷,董先生认为还可以吗?”

项少龙暗忖我怎知可不可以,忙向乌卓这畜牧专家打了个眼色。

乌卓略一含颔首,表示同意。

项少龙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番后,赞叹道:“呀!真是要操他的娘!”

滕翼和乌卓两人心中好笑,谢法和雅夫人却是听得为之侧耳。

项少龙忍着笑道:“鄙人一见好东西,便忍不住要说几句操他娘。这么美好的地方,不是更要大操他的娘吗?”

谢法喜道:“如此说,先生是否要选此谷作牧场呢?”

赵雅此时往项少龙望过来。

项少龙故意狠狠在她高挺的胸脯盯了一眼,才点头道:“唔!这地方甚合鄙人眼缘,由今天开始,这藏军谷就是本人建立第一个牧场的地方了,他奶奶的!想不到这么顺利便拣到场址。”

赵雅见他语气神态,都粗鄙不文,以为这才是他的真脸目,心中不喜,冷冷道:u董先生既找到理想的场址,可以回去了吗?”

项少龙故意色迷迷打量着她,道:“鄙人还要仔细勘察这里的水源、泥土和草质,奶奶的,夫人这么急赶着回去作甚?”

赵雅听他说话粗鲁无礼,更是不喜,微怒道:“我还有约会,那来时间多陪先生呢?”

心中暗责自己定是鬼迷了窍,昨晚回府后,不住念着这个人,夜不能寐,所以天才亮便来找他。不过这也好,此人外形虽有着项少龙的影子,但相去却是千万里之遥,自己可以死心了。

自项少龙后,她再不希望有任何感情上的牵缠。

项少龙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绝了赵雅对他的任何念头,怪笑道:“未知是谁令夫人这么急着回去呢?”

赵雅再忍不住,怒道:“这是我的事,与先生半点关系都没有。”一抽马首,掉头往原路驰去。

吓得谢法忙分出一半人护送她回城。

项少龙心头一阵痛快。

只要能伤害她,便感快意。

虽说她对自己仍有余情,可是若上次她陷害他成功,他的□骨早寒,所以两人间再不存在任何情义了。

装模作样勘踏一番后,他们在日落时份回到了行馆。

赵穆的人早在候他,邀他到侯府赴宴。

项少龙沐浴更衣后,独自一人随来人往侯府赴宴。

赵穆见他来到,神情欣喜,趁时间尚早,把他带入内轩密议,未入正题前,先笑道:“听说你把赵雅气得半死,怎么了?对这荡妇没有兴趣吗?现在的她比任何时间更易弄上手呢?”

项少龙心中既骂赵穆,又恨赵雅作践自己,嘴上应道:“我怕她是孝成王的姦细,那敢惹她。”

赵穆显然对他这种审慎态度非常欣赏,拍了他一记肩头,亲切地道:“是否姦细?谁比我更清楚呢?若对她有意,我自会给你安排。”

项少龙暗中叫苦,忙转话题道:“那件事侯爷想过了没有?”

赵穆精神大振,那还记得赵雅,肃容道:“现在邯郸,谁不是我的亲信,只要能除去几个人,我必可安稳地坐上赵国君主之位。”

项少龙微笑道:“首先要杀的两个人就是廉颇和李牧吧!”

赵穆赞叹道:“有你这种人材来助我,何愁大业不成,不过这两人身旁猛将如云,恐怕很难下手。”

项少龙淡淡道:“若是容易,侯爷早下手了,这事可包在我身上,只要我能得到他们的精确情报,必能一击成功。听说现在他们都不在邯郸,最好有方法把他们召回来,那我就使人作好埋伏,干手净脚把他们干掉。”

赵穆怀疑地道:“你真的如此有把握?这两人只是家将亲兵便有数千人,相当不易对付呢。”

项少龙道:“没有人比我更精刺杀之术了,侯爷放心好了。”

赵穆那会相信他空口说白话,沉声道:u这事要从详计议才成,你最好先建牧场,打下根基,这事有我在孝成王跟前说项,定可顺利达到。”

项少龙心中好笑,他说这番话,就是要赵穆自己明白到此事不可操之过急,这时见目的已达,自然不会蠢得去迫他,点头恭敬道:“鄙人全听侯爷吩咐,这也是君上的指示。”

赵穆见他这么听话,心中大悦,微笑道:“孝成王现在对你印象绝佳,但记着牧场的事要加紧进行。哈!你这一招真命中了赵人的要害,没有比赵人更需要你这救星了。”

项少龙道:“我已选定了场址,明天立即着手进行。”赵穆长身而起道:“来吧!各人也应来了,今晚请来的除了几个在邯郸最有权势的人外,还有为东周君的事来此的各国使节,趁这机会见见他们吧!”

项少龙知道自己现在成了赵穆的宠信心腹,所以特别得他垂青,站起来随他往侯府的主宅走去。

两人并肩在回廊漫步,遇到的家将婢仆,无不跪地施礼。

经过位于侯府正中的大花园时,一群达百人之众的歌舞姬正在练舞,一时衣香鬓影、娇声软语,教人看得眼花缭乱。

项少龙眼利,一瞥之下便发现指导她们歌舞的导师赫然竟是赵致,不禁呆看了几眼。

训练并没有因赵穆经过而终止,赵致明明看到赵穆,但却充作视而不见,不住发出命令,使众美姬翩翩起舞,五光十色的彩衣,在灯火照耀下教人目为之眩。

赵穆凑到项少龙耳旁道:“看上了她吗?此女叫赵致,父亲是赵国有德行学问的大儒,师傅则是剑术大家,我也拿她没有办法。”

项少龙不置可否地一耸肩头,继续前行。

过了花园,两人踏上直通府前主宅的长廊,对比下似是忽然静了下来,一名女婢迎面而至,看见赵穆,忙避在一旁,跪了下来。

就在此时,项少龙心生警兆,自然而然地右手握在血浪的剑把上。

他心中奇怪,不由往那女婢望去,只见她的手缩入广袖里,低垂着头,下跪的姿势很特别,使人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她随时可由地上弹起来,作出种种动作。

这纯粹是一种直觉,若非项少龙在来邯郸途中,每晚均依墨家心法静坐练功,感觉恐亦不能变得如此敏锐。

赵穆一无所觉,继续前行。

项少龙大感矛盾,若此女是来刺杀赵穆,便是自己的同道中人,他现在固然要保住赵穆,因为不但要活捉他回秦,还要借他进行杀死乐乘的计划,和打探东周君派使来赵的阴谋,但若害得此女落入赵穆手中,却是于心何安。

不过此时不容多想,两人已来至离女婢十步的近处

项少龙忽由外档移到赵穆和女婢之间,希望能教她知难而退。

赵穆生出警觉,望往项少龙。

婢女猛地抬头,露出一张俏秀坚强的脸容,美目射出炽热的仇恨,同时两手由袖内伸了出来,运劲外扬,两道白光,一上一下往赵穆电射而去。

赵穆猝不及防下大惊失色,还未有时间呼叫出来和闪避,项少龙血浪离鞘而出,闪电般上挑下劈,准确地磕飞了两把匕首。

女刺客显然没有第三把匕首,一声尖叱,就在两人身前滚出廊内去。

项少龙作势追赶,眼前黑影一闪,原来是女刺客手上挥来的软鞭。

他借机退到赵穆前,似是保护着他,其实只是挡着已拔剑出鞘的赵穆的进路。

女刺客知道失去良机,毫不停留滚入一堆草丛里,在夜色中消失不见。

赵穆差点撞在项少龙身上,忙举手按着他肩头,煞止冲势。

项少龙看着掉在地上的两把匕首,刀锋在灯光映照下透出蓝芒,显是淬了剧毒。

赵穆犹有余悸道:“今趟幸有你在,否则吾命难保。哼!那些人全是饭桶,给刺客潜了进来都一无所知。”

项少龙心中欣慰,这样一来既更取得赵穆的信任,另一方面亦让女刺客安然遁走。

他并非首次遇到这身手高明的女刺客了。

当日他乘坐赵穆的马车离开侯府时,便给这女刺客误会了他是赵穆,把毒蛇投入车厢向他行刺。

只不知她和赵穆这姦贼有什么深仇大恨,必要置诸死地而甘心,而两次都因自己而不成功。

不过赵穆坏事做尽,仇家遍地乃必然的事了。

宴会在侯府广阔的大厅举行,筵开四十多席,采“双席制”,直摆满了整个厅堂。

项少龙此时对这时代宴会的礼仪已有相当的认识。见状吓了一跳,做梦也想不到今晚的宴会隆重和人多至此。

君主款待群臣贵宾的宴会,人少时必采一人一席的“单席制”,倘或是百人以上的大宴会,则采前后席,每席四人以上的u多席制”。

至于一般大臣公卿权贵的宴会,多采“双席制”。

他们两人来到大厅时,离开席尚有一段时间,只来了赵穆的心腹乐乘和一肚子坏水的郭开。两人与赵穆关系密切,来早点好帮手招呼客人。

赵穆应酬了两句便消失了,自然是去责难手下保卫侯府不力,看来定有人要遭殃了。

乐乘和郭开亲切迎了上来,扯着项少龙聊起天来,先问了牧场选址的事后,乐乘叹了一口气道:“今次我真是左右做人难,在邯郸所有自认有点头脸的人,都争着来参加今晚的宴会,但席位却是有限,唉□□”

郭开亦苦笑道:“我也不是遇到同样的难题,惟有把责任全推到侯爷身上,教他们直接向侯爷询问,为何没有被列于邀请名单上。”

项少龙大讶,自问没有这种吸引人的魅力,皱眉道:“今晚的宴会为何会如此热闹呢?”

乐乘奇道:“侯爷没有告诉先生吗?与秦国寡妇清齐名的大才女纪嫣然到了邯郸作客,侯爷本亦没有把握将她邀来,岂知她毫不犹豫答应了,累得所有人都要挤到这里来,好一睹她的丰采。”

项少龙心头剧震,热血上冲,一时说不出话来。

谢天谢地!这绝世佳人终于来了。

郭开讶然打量着他道:“哈!想不到董先生也是另一个‘才女迷’!”

项少龙的心神全转移到纪嫣然身上,那还有兴趣和他们胡扯,告了个罪,由侧门步出园林里,以舒缓兴奋的心情。

想到今晚即可和心中玉人聚首,便感飘然慾仙,如身在云端。

今晚怎也要和她共圆鸳梦了。

心中同时奇怪,为何她明知赵穆是他的大仇人,还肯前来赴宴?

急碎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项少龙惊觉地猛转过身来,刚好与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打了个照脸。

美女吓了一跳,踉跄退了两步,俏脸转白,由惊喜变成了失望,垂下头去,幽幽道:“对不起!奴家认错人了。”

在远处昏暗的灯火映照下,入目是曾与他有合体之缘的□生姊妹花中的姊姊,越国美女田贞。

项少龙心中恍然,她定是路过此处,看到自己的背影,认出他是项少龙,等看到他扮成董匡的尊容后,才大失所望。

由此可知她对自己的印象是何等深刻难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狭路相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