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2章 远方来客

作者:黄易

在众人注视下,一身华服,年约二十五、六的李园在赵穆的迎迓下潇洒地步入厅堂。

无可否认他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清秀而又显得性格特出,肩宽腰细腿长,身型高挺笔直,腰佩长剑,予人以文武全材的印象。

一对眼睛更是灵活有神,可见此人足智多谋,不可小觑。

项少龙一颗心霍霍跳动起来。

他要担心的事情多得连他自己都难以弄清楚。

最糟就是他可一眼就看穿自己并非马痴董匡,那时他休想能够活着离开侯府。

其次就是他和赵穆的关系,假设李园是楚国春申君黄歇派来与赵穆秘密联络的人,那赵穆就会立即悉穿项少龙用来对付他的计谋了。

还有就是李园若知道楚使仍未□达邯郸,当然会猜到在途中出了事,这亦会若起他与赵穆的疑心。

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令他们全军覆没。

唉!怎会平白钻了这么一个人出来呢?

李园步入厅堂,一边听着赵穆向他说话,一边风度翩翩的含笑向两旁席上的宾客打招呼。

项少龙但愿李园永远都走不完这段路。

纪嫣然心灵质慧,早发觉了他神态有异,微笑道:“董先生!楚国真的人材济济,不但出了你这养马专家,还有李园先生这才学剑术均名闻天下的超卓人物,他妹妹李嫣嫣乃楚王新纳的爱妃,听说刚有了身孕,若能诞下儿子,将会成为楚国的储君,所以现在谁都认为他的前程难可限量。”

项少龙明白她是碍于身后的女侍,故以这种方式提点李园的来历。她来邯郸前曾先到楚国,所以自然得知有关楚国的最新消息。

不过他却感到当她说到李园的名字时,神情有点不大自然。

李园的眼睛看到纪嫣然,立时亮了起来,主动来至席前,礼貌地向项少龙打个招呼道:“董先生你好!我们虽曾同是楚臣,想不到要来到千里之外的邯郸才有机会碰头。”

项少龙放下了最迫在眼前的心事,稍松了一口气,起立还礼。

赵穆忽地向他打了个奇怪的眼色,望向李园的眼神掠过一丝杀机。

李园并不太在意项少龙,目光落到纪嫣然处,立即闪动着摄人的神采,一揖到地说:“纪小姐不辞而别,把在下害得苦透了。”

他压下了声音,除了赵穆和项少龙外,其他宾客还以为他在作礼貌的客套。

项少龙再放下心头另一块大石,恍然这李园原来正苦缠着纪嫣然,看来在楚国他们还有一段交往,否则李园不会说出这么酸溜溜的话来。这个李园看来亦是天生情种,否则怎会千里迢迢,由万水千山外的楚国直追到这□来。想到这□,又多了另外一件心事。自赵雅背叛了他后,他对女人再没有以前那种盲目的信心了。这李园人品出众,对爱情又有一顾一切的热诚,怎知会否由他项少龙手上夺去了纪嫣然,假若事实如此,对他的打击会比赵雅更严重。

纪嫣然偷看了项少龙一眼后,微微一笑道:“李先生言重了,嫣然怎担当得起。”

赵穆笑道:“两位原来是旧相识,现在大家都在邯郸,何愁没有聚首畅谈的时刻。李先生不若加入本侯那一席,欣赏歌舞姬的表演。”

李园洒然一笑,深深地再看了纪嫣然一眼后,才随赵穆去了,坐到赵穆和赵雅的中间去。

纪嫣然似亦被李园追她直追到来邯郸的表现感动了,垂下俏脸,秀眸蒙上茫然之色。

项少龙的心更不舒服起来。

音乐声起,一群百多人的歌舞姬来到场中,载歌载舞,彩衣飞扬,极尽视听之娱。

“喂!”

项少龙微一愕然,只见纪嫣然正妙目深注地看着他,内中包含着历历的情意。

此时歌舞姬隔开了李园、赵穆那方的视□,兼之人人都在全神欣赏歌舞,音乐声又有助掩盖他们的说话声,不虞给人听到,确是诉说密话的良机。

项少龙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意。

纪嫣然白了他一眼道:“不要对人家没信心好吗?人家想得你不知多苦啊!”

项少龙暗忖这叫一朝被蛇咬,见了草绳就吃惊。低声问道:“你住在那□?”

纪嫣然迅速说了,接着道:“不要来找我,让嫣然来找你,龙阳君一直怀疑人家和你有问题,在这□也□人监视我。”

项少龙知她智谋过人,手段又极为高明,并不担心她会有闪失,点头答应了。

纪嫣然忽地敛容不语。

项少龙醒觉地诈作全神欣赏歌舞。

原来众舞姬这时聚到厅心,筑成一个大圆,大圆内又有小圆,纷纷作出仰胸弯腰等种种曼妙姿态,项少龙与赵穆之间的视线已回复了畅通无阻。

赵雅显然对李园相当有兴趣,不时逗他说话,看得项少龙心中暗恨,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对她仍有这种□忌的情绪。

李园很有风度地对答着,但眼神大多时间仍停留在纪嫣然处。

那平山侯韩闯显然对纪嫣然很有野心,不时狠狠盯着她,似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下去。

很多本来对这天下闻名的才女有心追求的人,见到李园的出现,无不感到自惭形秽,都死去了追求她这条心,何况纪嫣然还似乎对他颇有情意。假若李园不是身分特别,剑术亦高明之极,说不定早有人想把他干掉了呢。

两人直至宴会完毕,再无说话机会。

纪嫣然率先和邹衍离去,坚决拒绝了李园的陪行,当然是借此向项少龙表明心迹,看得项少龙和其他有心人都大为快慰。

李园颓然离去后,项少龙正想溜掉,却给赵穆拉着一起在大门欢送宾客。

郭纵走时叮嘱了他明晚在他家的宴会。

轮到赵霸和赵致,后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与赵霸离开,龙阳君的临别秋波则教他汗毛倒竖。

到最后只剩下了赵穆、赵雅、郭开、乐开、韩闯和项少龙六个人。

韩闯看来是等待赵雅,项少龙不由心头火起,故意不看那美目不时向他飘来的赵雅。

韩闯向赵穆兴奋地道:“除了燕国外,所有人都来了。”

他虽是说得颠七夹八,没头没尾,项少龙却清楚把握到他的意思,亦知他误会了李园是代表楚国来参与东周君召开抗秦会议的人。

形势其实是非常微妙。

六国中,最重视合从的当然是在强秦前当其冲的韩、赵、魏三国。

齐国也颇著紧这联手抗秦的策略,因为若三□失陷,下一个对象必是齐国无疑,然后才轮到楚人。

现在韩闯以为连楚国也肯派使臣来,当然是大为高兴。

至于燕国,刚被赵国名将廉颇攻得气也喘不过来,在其他国人眼中已地位大降,来不来都似没太大关系了。

赵穆泠哼道:“李园今趟来,恐怕与密议没有关系。”

韩闯笑道:“他现在是楚王跟前的大红人,听说她妹子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楚王又未有儿子,只要她争气点生个太子出来,李园就是国舅爷了,所以只要他肯美言几句,何愁楚王不参与今次的壮举。”

赵穆眼中又闪过森泠的寒芒,连面上那道剑痕也像深刻了很多。

项少龙旁观者清,知道赵穆对李园是心怀不满和愤恨。

郭开笑道:“夫人累了吗?让平山侯送你回府吧!”

韩闯彬彬有礼地向赵雅道:“只不知韩闯有否那荣幸呢?”

郭开和乐悉都会心微笑,韩闯这话不啻是向赵雅询问今晚能否再一亲香泽。

赵雅神情有点尴尬,望往项少龙。

项少龙则望往门外的广场去,该处有四辆马车和许多赵兵正恭候□。

赵穆想起自己曾答应项少龙为他与赵雅穿针引线,纵使今晚不成,但任由韩闯当着他面前把赵雅“拿走”,脸子亦挂不住,出言道:“平山侯请早点回去休息,待会我还要和夫人入宫见大王呢。”

韩闯无奈走了。

赵穆对郭开和乐乘道:“本侯还有几句话想和董先生商量,你们先回去吧!”

郭开背着赵穆向项少龙使个眼色,着他小心,才和乐乘谈笑着去了。

剩下了赵穆、赵雅和项少龙三个人,气氛顿显有点尴尬。

赵穆向赵雅道:“我和董先生说几句话后,由他伴你回夫人府吧!”

赵雅俏脸一变,嗔道:“我自己不懂得回去吗?”言罢狠狠瞪了赵穆和项少龙一眼,出门登车走了,剩下大失脸子的赵穆和项少龙脸脸相觑。

赵穆苦笑道:“有些女人就像匹永不驯服的野马,非常难驾御。”

项少龙附和道:“这种女人才够味道呢。”

赵穆拉着他离开府门,沿着回廊往内府的方向走去,时虽夜深人静,侯府仍是灯火通明,有如白昼。

最后到了当日赵穆与他分享越国的美女姊妹花田贞田凤那个内轩,才席地坐下。

侍女奉上香茗后,退了出去。

赵穆似有点心事,沉吟片晌后道:“你应该知道我爹和李园的关系吧!”

项少龙心中叫苦,他冒充的正是春申君的亲信,到来协助赵穆发他做君主的清秋大梦,自不能推说不知道,而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李园的妹子叫李嫣嫣,还是靠她名字□有两个字音和纪嫣然相同,否则恐怕连名字都忘记了。

硬着头皮道:“侯爷说的是否嫣嫣夫人的事?鄙人一直在外为君上办事,所以和李园没见过面,这些事都由君上亲口告诉我的。”

岂知赵穆竟然点了点头,叹道:“正是此事。不要看这李园好眉好貌,但心计的厉害处,我爹府内虽有数千家将食客,却是无人能及。更切勿以他追纪才女直追到这□来,误认他是个情痴,我肯定背后定有原因。没有人比他的机心更多与野心更大的了。哼!看来爹并没有向他□露我的秘密,幸好如此!”

项少龙知道危机尚未渡过,若让赵穆再多问两句,自己将立即暴露出身分来,顺着他口气道:“鄙人真不明白君上为何如此信任李园?”

这句话自是不会出漏子。

赵穆闷哼道:“爹这叫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说到底仍是女色误事,是了!你刚由那□来,李嫣嫣生出来的是男是女?”

项少龙已隐隐捕捉到点头绪,却无法具体描述出来,惟有道:“只是听说快要临盆了。”

赵穆脸上险霾密布,愤然道:“想不到吕不韦的诡计,竟给李园活学活用了,爹总不肯信我的话,将来若给李园得势,他怎肯再容许爹把持朝政,爹今趟真是引狼入室了。”

项少龙若还不明白,就不用出来混了。赵穆既提到女色误事,又说李园仿吕不韦之计和春申君引狼入室。凭着这些线索,他已把事情猜出个九不离十。忙陪他他叹道:这李嫣嫣也不知否李园的真妹子。”

赵穆说:“这事看来不假,而且爹与李嫣嫣相好时,李园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李嫣嫣,爹亦派人调查过他兄妹的关系。”接着疑惑地看着他道:“这事你不会不知吧!”

项少龙心中叫糟,原来李嫣嫣肚内的孩子不是李园而是春申君黄歇的。妈的!怎想得到竟是如此曲折。

从容道:“怎会不知道,不过那负责调查的人叫合权,这人除擅长拍马屁外什么事都马马虎虎,我怕他给李园骗倒了。”

他这番话尽是胡言,但把握的是赵穆的心理,连人名都有了,赵穆那能不相信。

这大姦人果然给他混了过去,沉声道:u问题应不是在这□,他们应是亲兄妹无疑。真想不到爹这么大意。”

项少龙今次真的恍然大悟了,已弄清李园兄妹和春申君的关系。

李园这人的确厉害,先把妹子献给春申君,有孕后,再由春申君把怀了自己骨肉的美人儿送给没有儿子的楚王,那么生下来的孩子便大有机会成为楚国的储君了,这正是重演吕不韦把朱姬赠给庄襄王之计。

弄清这点后,项少龙松了一口气道:“今次李园送上门来,正是除掉他的天赐良机,那时李嫣嫣便脱不出君上的把握了。”

赵穆正容道:“万万不可,否则将惹起轩然大波,甚至连我都脱不了关系,而且他剑术高明,人又其姦似鬼,今次随他来的家将都是楚国的高手,一个不好,你的人给他拿着,连本侯都救不了你。”

项少龙泠笑道:“侯爷放心,那我就待他离开赵境时才动手好了。”

赵穆见他如此落力,欣然拍了他的肩头,泠笑道:“杀人也不一定要动刀动剑的,这事让我想想看。是了!你是否真懂马性,否则明天说不定会在纪才女脸前丢人露丑。唉!这么动人的美女我还是首次遇上,可惜……”

项少龙道:“侯爷请放心放了,不懂马性怎扮马痴呢?”

赵穆道:“今晚赵雅是不行的了,不若由我给你发配几个美人儿吧!”

项少龙道:“今晚可免了,明天还要早起到纪才女处,我们是否各自去呢?”

赵穆想起明天又可见到纪嫣然,精神大振道:“我来接你一起去吧。”又感激地道:“今天全仗你了。”

项少龙知他指的是女刺客的事,谦让几句后,告辞离去。

赵穆把他直送至大门,看着他登上马车,在家将拱护下驶出外门,才掉头回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