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4章 爱恨情仇

作者:黄易

项少龙以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坚强意志,勉强爬起床来,到客厅去见赵穆。

赵穆神态亲切,道,“来!我们好好谈谈。”

项少龙故作愕然道:“不是立即要到纪才女处吗?”

赵穆苦笑道:“今早这人儿派人来通知我,说身子有点不适,所以看马的事要另改时日。唉!女人的心最难测的了,尤其是这种心高气傲的绝世美女。”

项少龙心中暗笑,有什么难测的?纪嫣然只是依他吩咐,取消了这约会,免得见着尴尬。不过却想不到赵穆会亲自前来通知。

挥退左右后,项少龙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道:“侯爷昨晚睡得好吗?”

赵穆叹道:“差点没□过眼,宴会上太多事发生了,叫自己不要去想,脑袋偏不听话。”再压低声音道:“李园今趟原来带了大批从人来,称得上高手的就三十多人,都是新近被他收作家将的楚国著名剑手,平日他在楚国非常低调,以免招爹的疑心,一到这里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项少龙道:“侯爷放心,我有把握教他不能活着回我们大楚去。”

赵穆感动地瞧着他道:“爹真没有拣错人来,你的真正身分究竟是谁?为何我从未听人提过你。”

项少龙早有腹稿,从容道:“鄙人的真名叫王卓,是休图族的猎户,君上有趟来我附近处打猎,遇上狼群,被鄙人救了。自此君上就刻意栽培我,又使鄙人的家族享尽富贵,对鄙人恩重如山,君上要我完成把你扶助为赵王的计划,所以一直不把我带回府去,今次前来邯郸,是与侯爷互相呼应,相机行事,这天下还不是你们黄家的吗?小人的从人全是休图族人,绝对可靠,侯爷尽可安心。”

赵穆听得心花怒放,心想爹真懂用人,这王卓智计既高,又有胆色,剑术更是高明,有这人襄助,加上乐乘策应,赵君之位还不是我囊中之物?最大的障碍就只有廉颇和李牧这两个家伙吧了。

赵穆道:“我昨夜想了整晚,终想到一个可行之计,不过现在时机仍未成熟,迟些再和你商量。由于孝成王那昏君对你期望甚殷,你最紧要尽早有点表现。”

项少龙暗笑最紧要还是有你最后这句话。站起来道:“多谢侯爷提醒。鄙人现在立即领手下到城郊农场的新址研究一下如何开拓布置。”

赵穆本是来寻他去敷衍对他项少龙有意的龙阳君,免致惹得这魏国的权要人物不满。闻言无奈陪他站起来道:“记得今晚郭纵的宴会了,黄昏前务要赶回来。”

项少龙答应一声,把他送出府门,才与乌卓等全体出动,往城郊去了。

乌卓、荆俊和大部份人都留于新牧场所在的藏军谷,设立营帐,砍伐树木,铺桥修路,装模作样地准备一切,其实只是设立据点,免得有起事来一网成擒,亦怕荆俊耐不住私自去找赵致。

黄昏前,项少龙、滕翼和三十多名精兵团里的精锐好手,马不停蹄的赶返邯郸。

才抵城门,守城官向他道:“大王有谕,命董先生立即进宫参见。”

项少龙与滕翼交换了个眼色,均感不妙,赵王绝不会无端召见他的。

两人交换了几句话后,项少龙在赵兵拱□下,入宫见孝成王。

成胥亲自把他带到孝成王日常起居办公的文英殿,陪待着他的竟不是赵穆而是郭开。

项少龙见孝成神色如常,放下心来,拜礼后遵旨坐在左下首,面对着郭开。

成胥站到孝成王身后。

郭开向他打了个眼色,表示正照顾着他。

孝成王问了几句牧场的事后,叹了口气道:“牧场的事,董先生最好暂且放缓下来,尽量不露风声。”

项少龙愕然道:“大王有命,鄙人自然遵从,只不知所为何由?”

孝成王苦笑道:“拓展牧场是势在必行,只是忽然有了点波折,让郭大夫告诉先生吧!”

郭开干咳一声,以他那阴阳怪气的声腔道:“都是那李园弄出来的,不知他由那里查得董先生今次是回归我国。早上见大王时,便说先生虽为赵人,但终属楚臣,若我们容许先生留在赵国,对两国邦交会有不良影响。”

项少龙差点气炸了肺叶,这李园分明因见纪嫣然昨晚与自己同席,又亲密对话,所以妒心狂起,故意来破坏他的事。不问可知,他定还说了其他坏话。幸好孝成王实在太需要他了,否则说不定会立即将他缚了起来,送返楚国去。

孝成王加重语气道:“寡人自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目前形势微妙,此人的妹子乃楚王宠妃,正权重一时,若他在楚王面前说上两句,劝他不要出兵对付秦人,我们今次的‘合从’将功败垂成,所以现在仍不得不敷衍他。”

郭开笑道:“待李嫣嫣生了孩儿后,李园就算在楚王前说话,亦没有作用了。”

项少龙陪着两人笑了起来。

他自然明白郭开指的是楚王是个天生不能令女人生儿子的人,所以李嫣嫣料亦不会例外。可是他却知道今次真正的经手人是春申君而非楚王,而且至少有一半机会生个男孩出来,郭开的推测虽未必准确。当然亦难以怪他,谁想得到其中有此奥妙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鄙人是否应避开一会呢?”

孝成王道:“万万不可,那岂非寡人要看李园的面色做人,寡人当时向李园说:董先生仍未决定去留,就此把事情拖着。所以现在才请先生暂时不要大张旗鼓,待李园走后,才作布置。”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无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运送途中的牲口截着,不过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应已进入境内了。”

孝成王道:“来了的就来吧!我们确需补充战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办。”

项少龙正愁没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国报讯,连忙答应。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后把先生留下,说了些什么话呢?”

项少龙心中打了个突兀,暗呼精彩,想不到孝成王终对赵穆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当然有那其姦似鬼的郭开在推波助澜了,装出惊愕之色道:“侯爷有问题吗?”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大王的问题?”

项少龙装作惶然,请罪后道:“巨鹿侯对鄙人推心置腹,说会照顾鄙人,好让鄙人能大展拳脚,又说,嘿……”

孝成王皱眉道:“纵是有关寡人的坏说话,董先生亦请直言无忌。”

项少龙道:“倒不是什么坏话,侯爷只是说他若肯在大王面前为鄙人说几句好话,包保鄙人富贵荣华。唉!其实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养马,为自己深爱的国家尽点力吧了!不要说荣华富贵,就连生生死死也视作等闲。”

孝成王听他说到赵穆笼络他的话时,泠哼一声,最后当项少龙“剖白心迹”时,他露出感动神色,连连点首,表示赞赏。

项少龙续道:“侯爷还想把鄙人留在侯府,为我找个歌姬陪宿,不过鄙人想到正事要紧,坚决拒绝了。”

郭开道:“大王非常欣赏先生的任事精神,不过这几天先生最好只是四处玩玩,我们邯郸有几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带领先生去趁趁热闹吧!”

再闲聊几句,孝成王叮嘱了不可把谈话内容向赵穆透露后,郭开陪着项少龙离开文英殿。

踏着熟悉的回廊宫院,旧地重游,忆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项少龙不胜感慨,连郭开在耳旁絮絮不休的说话,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郭开见他神态恍惚,还以为他因李园一事郁郁不乐,安慰道:“董先生不要为李园这种人介怀,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纵的晚宴吗?”

项少龙一震醒了过来,暗责怎能在这时刻闹情绪,讶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吗?”

郭开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东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郸后,本人忙得气都喘不过来,只是为大王起草那分建议书,我便多天没能好好睡觉了。”

项少龙正要答话,左方御道处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开过来,刚好与他们碰上。

郭开脸上现出色迷迷的样子,低声道:u雅夫人来了!”

项少龙早认得赵大等人,停下步来,好让车队先行。

赵大等纷纷向郭开致敬。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无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运送途中的牲口截着,不过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应已进入境内了。”

孝成王道:“来了的就来吧!我们确需补充战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办。”

项少龙正愁没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国报讯,连忙答应。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后把先生留下,说了些什么话呢?”

项少龙心中打了个突兀,暗呼精彩,想不到孝成王终对赵穆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当然有那其姦似鬼的郭开在推波助澜了,装出惊愕之色道:“侯爷有问题吗?”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大王的问题?”

项少龙装作惶然,请罪后道:“巨鹿侯对鄙人推心置腹,说会照顾鄙人,好让鄙人能大展拳脚,又说,嘿……”

孝成王皱眉道:“纵是有关寡人的坏说话,董先生亦请直言无忌。”

项少龙道:“倒不是什么坏话,侯爷只是说他若肯在大王面前为鄙人说几句好话,包保鄙人富贵荣华。唉!其实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养马,为自己深爱的国家尽点力吧了!不要说荣华富贵,就连生生死死也视作等闲。”

孝成王听他说到赵穆笼络他的话时,泠哼一声,最后当项少龙“剖白心迹”时,他露出感动神色,连连点首,表示赞赏。

项少龙续道:“侯爷还想把鄙人留在侯府,为我找个歌姬陪宿,不过鄙人想到正事要紧,坚决拒绝了。”

郭开道:“大王非常欣赏先生的任事精神,不过这几天先生最好只是四处玩玩,我们邯郸有几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带领先生去趁趁热闹吧!”

再闲聊几句,孝成王叮嘱了不可把谈话内容向赵穆透露后,郭开陪着项少龙离开文英殿。

踏着熟悉的回廊宫院,旧地重游,忆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项少龙不胜感慨,连郭开在耳旁絮絮不休的说话,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郭开见他神态恍惚,还以为他因李园一事郁郁不乐,安慰道:“董先生不要为李园这种人介怀,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纵的晚宴吗?”

项少龙一震醒了过来,暗责怎能在这时刻闹情绪,讶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吗?”

郭开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东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郸后,本人忙得气都喘不过来,只是为大王起草那分建议书,我便多天没能好好睡觉了。”

项少龙正要答话,左方御道处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开过来,刚好与他们碰上。

郭开脸上现出色迷迷的样子,低声道:u雅夫人来了!”

项少龙早认得赵大等人,停下步来,好让车队先行。

赵大等纷纷向郭开致敬。

眼看马车转往广场,车□却抓了起来,露出赵雅因睡眠不足略带苍白倦容的俏脸,当她看到项少龙时,并没有显出惊奇之色,像早知他来了王宫,只是娇呼道:“停车!”

马车和随员停了下来。

赵雅那对仍是明媚动人的美目先落在郭开脸上,笑道:“郭大人你好!”

郭开色授魂与地道:“这么久没有和夫人弹琴下棋,怎还称得上是好呢?”

项少龙听得心头火发,恨不得赏赵雅一记耳光,她实在太不知自爱了。

赵雅见郭开在这马痴面前尽说这种调情的话,尴尬地答道:“郭大夫说笑了。”目光转到项少龙脸上,柔声道:“董先生是否要到郭府去,若是不嫌,不若与赵雅一道去吧!”

项少龙泠然道:“多谢夫人雅意,鄙人只想一个人独自走走,好思索一些事情。”

郭开以为他对李园的事仍耿耿于怀,没感奇怪;赵雅则猜他因昨晚被自己不客气地拒绝了,所以现在要还以频色。暗忖这人的骨头真硬,似足了项少龙。

心中一软,轻轻道:“如此不勉强先生了。”

马车在前呼后拥下,朝宫门驰去。

项少龙拒绝了郭开同坐马车的建议道:u鄙人最爱骑马,只有在马背上才感安全满足,大夫可否着□士不用跟来,让鄙人独自闲逛,趁便想些问题。”

郭开疑惑地道:“先生初来邯郸,怎知如何到郭家去呢?”

项少龙心中懔然,知道最易在这种无关痛痒的细节里露出破绽,随口道:“大夫放心,鄙人早问清楚路途了。”

飞身上马,挥手去了。

一出宫门,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爱恨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