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10章 擂台比武

作者:黄易

清风阁乃李成梁经常会合将领们商讨军机大事的所在。

其斗拱飞檐,红砖绿瓦,雕梁画栋,金碧交辉,翠竹摇曳,杨柳成林,风光绝秀,幽雅无比。

朱少阳和李成梁一行来至阁下,早有李府老家人李贵迎了上来。

军校自去,李贵领路进了清风阁。

遥遥望见大厅之前,笑语喧哗,十几个将军皆在说笑。

大家一见李成梁来了,忙上前拜见,而李成梁边回礼边向大家介绍了朱少阳。

介绍完毕。

朱少阳与其他将军分席而座,李将军坐在了主席,而朱少阳则坐在了李成梁身边的客座上。

此时,胡铁雨也进入了厅内,李成梁见胡铁雨到来,起身相招。

胡铁雨急步上前,与李成梁和众将军—一见礼,刚慾就座,却见坐在李成梁身边的朱少阳。

胡铁雨看了,心中纳闷:“他是从何处来的,竟受总兵大人如此重用?”

正在这时,李成梁笑道:“胡壮土,此人乃本将军今日刚结交的新友谊,也是江湖中人,名为朱少阳,快来相见。”

朱少阳听了,忙站起身,向胡铁雨抱拳道:“在下朱少阳,偶经此地,不想与尊兄相遇,幸会,幸会!”

胡铁雨也拱手还礼。

众人依次入座饮酒。

酒席间,李成梁说道:“胡壮士今日旗开得胜,可喜可贺。本将军先敬你一杯!”

说罢,双手捧起酒杯,送至胡铁雨面前。

胡铁雨双手接过,一饮而尽。

众将军也来纷纷劝酒,胡铁雨来者不拒,自负武功超群,心高气盛,谈笑自若。

忽听李成梁言道:“本人之友朱大侠武艺高强,今日到此为擂台增添光彩,万万不可空回!今日下午,就请朱兄主持打擂,以便交天下英雄。望朱兄勿却!”

朱少阳推辞道:“我乃过路之人,非为打擂而来,既有胡兄在此,小弟怎好出场献拙?”

李成梁笑道:“朱兄弟不必谦辞,本将军今日摆擂演武,无非是大倡武功,壮我士气,并从中选拔能人,并力于疆场。上午胡壮士已力胜两局,朱兄何不妨一试?”

朱少阳见李成梁至诚相邀,不便再谢绝,只好答应。

这天下午,一开场朱少阳先登上擂台,经过自我介绍之后,紧接着打擂开始。

首先登台的是一个山西红脸大汉,人称金刀手于五。

二人各通报姓名之后,于五手握金背大刀向朱少阳进招。

朱少阳则手持长剑,第一次用兵器,与敌交战,心中对自己的天心剑法一时没底,见于五进招过来,长剑一抖,甩起几朵剑花,围着金背大刀。

于五连进数招,都被朱少阳—一躲过,连朱少阳的一点衣物都没沾着。

心中一急,于是暗运真气,向上虚晃一刀,紧接着手腕一翻急向下三路扫来。

这一招明为“举火烧天”,暗施“海底捞月”。

其迅猛如急风闪电,势不可挡。此乃金刀于五的一招绝技,百发百中。

朱少阳猛见刀走下路,急将长剑的手上挑,使了个“金钩钓鱼”。

只听“呛嘟”一声,金刀被长剑挑起五尺多高。

于五见金刀也脱手,张惶失措。

忽见朱少阳纵身跃起,抓住那金刀,顺手一掷,投入于五的怀中,拱手笑道:“失礼,失礼!”

于五自知不是朱少阳的对手,羞愧难当,也抱拳道:“受之不当,承蒙朱大侠手下留情,多谢!后会有期!”

说完,纵身跃下了擂台。

台下观众见朱少阳轻松获胜,不禁鼓起掌来,欢声擂动。

朱少阳见此不由有些自得,没想到自己会在擂台上比武,还轻松获胜,虽然自己武功高强,可这似乎有些街头卖艺的味道,想到这不禁径自摇了摇头。

忽然人群中又跃起一人,上了擂台。

朱少阳定服一看,只见此人头戴蓝缎嵌玉镶珠万字英雄巾,上穿鹦哥绿袖镶边撒花短袄,腰系双服鸦青丝鸟带,兜裆滚裤,足登乌缎短腰薄底快靴,外罩一领湘绮杏黄斗篷。

看身材九尺有余,生得方面在耳,鼻直四方,眉长入鬓,目似朗星,项下五络长须飘洒,颇有江湖侠士之见。

朱少阳见了,不禁暗自夸叹对方的长相及风度,抱拳说道:“在下朱少阳,不知尊兄贵姓大名?”

那人听了,也抱拳说道:“在下方文龙,人称神鞭王,特来向朱兄弟讨教。”

说罢,便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兵哭,乃一虎尾长鞭。

朱少阳见对方已亮兵器,便不再多说,手腕一抖,长剑抖起几朵剑花,向对方以兵器行了个礼。

方文龙一见,也同样以长鞭在空中一甩,向朱少阳还了礼数。

朱少阳见对方已做好准备,便以长剑使了个虚把后才正式发动攻势。

而方文龙则将虎尾长鞭当空一摆,奋起一股旋风,滴溜溜围着朱少阳的长剑旋转。

朱少阳只觉得一股气流阻着剑柄,不能近身,便暗运真力,以长剑将真力透出,气流随之消失。

朱少阳见对方有如此造诣,心中不敢轻敌,施出天心剑法,与方文龙缠斗起不来。

朱少阳的剑讲究快,以快取胜,而方文龙的鞭则讲究慢和稳,以慢制快,以稳求胜,因此这一快一慢交上了手,热闹非凡。

朱少阳见对方一招一式颇有一代宗师之风范,心中暗忖此人果然不愧被人称为神鞭王。

而方文龙则越打收中越起疑。

心想江湖上何时出了位年青的武林高手,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双方不由在打斗中都产生了互钦之情。

方文龙见自己一时取胜不了,心中不由一急,长鞭一抖,运上劲力,便向朱少阳拦腰拦去。

这一扫之势要有万钧之势,乃神鞭王方文龙三大绝招之一“横扫千军”。

朱少阳见对方猛然变招,长鞭有如一根长棍般向自己扫来,速度之快有如闪电。

朱少阳见躲闪不及,急运全身功力,以长剑挡住了这接腰一鞭。

双方兵器相接,一时竟谁也逼不开谁的兵器。

方文龙未曾想到对方的功力有如此之高,立即收气,长鞭也软了下来,随即又一抖,长鞭再次迅速向朱少阳手持的长剑卷去。

这一招变化之快,真是有点玩诈之处。

而朱少阳则并不收气,运用气为两心法,将加在长剑上的真气增加了几层,随即长剑使了个“天外有天”向虎尾长鞭反削过去。

方文龙一见心中暗喜。

因为他这招正是为了缠住对方的兵器,没想到朱少阳竟会自投罗网。

谁知,鞭与剑相接,由于朱少阳的真力加大了,因此长剑不仅没有被鞭缠住,反而将长鞭一削二断。

这一下方文龙不禁当场愣住了。

而朱少阳则收剑抱拳道:“承认,承让。”

方文龙这时才醒悟,不禁苦笑着说道:“朱兄弟,本人输了,是在情理之中,真是英雄出少年,江湖后浪推前浪啊!看来,我要退出这江湖了。”

说罢,向朱少阳抱了抱拳便也下了擂台。

台下观众见朱少阳一次次获胜,且击败了江湖中名气响亮的一代英雄“神鞭王”方文龙。不由又一次大声喝彩和鼓起掌来。

李成梁见了也是十分高兴,心中暗自决定要将朱少阳留为己用。

而在台下另一侧观看的胡铁雨见了朱少阳连胜两场,且挫败了神鞭王,观众的喝彩声比刚刚自己获胜的还要大,不禁心中嫉忌起来。

心想如果李成梁将自己和他一并收用,自己也许要没有他的地位和受重视的程度高。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自己今日只有趁比武之一良机,待机将他除去。

心中想着,不由心生一歹毒之计,暗自得意起来。

胡铁雨走到李成梁的面前,拜礼说道:“总兵大人,朱大侠武艺高强,在下请总兵大人能允许在下上台与朱大侠和番比式。”

李成梁听了,不禁摆了摆手说道:“不可,不可,胡壮士与朱大侠将来说不定是本将军的左右手,本将军又怎能见你俩有所伤亡呢?”

说完,竟皱起了眉头,胡铁雨一听李成梁的一番话,心中更加决定要趁此机会除去朱少阳。

于是,又说道:“总兵大人,江湖中人能遇高手一搏,乃是生平一大快事。如果今日在下不能与朱大侠和一比试,说不定胡某要一辈子遗憾,再说,上台比试,乃是切磋武技,并不作生死之斗,因此希望总兵大人能答应在下这一小小要求。”

李成梁听罢,暗自想了想,又与身旁的几个心腹商量了一会,终于答应了胡铁雨。

胡铁雨见自己目的达到,心中一阵窃喜,望了望台上的朱少阳,想到自己今日又能除去一劲敌,心中又是兴奋又得意。

朱少阳连胜两场,心想自己可以下台了吧!

刚想下擂,只见一人在人群的肩上点了点,便已上了擂台。

朱少阳一瞧,竟是胡铁雨,不由感到有些意外。

于是开口说道:“胡兄上台来不知有何赐教。”

胡铁雨一听,心中不由一怒,开口说道:“朱大侠,在下上台是与你比试的,不知大侠可否赐教两招。”

朱少阳一听对方的话中竟有挑衅的滋味,心中也是有些气恼。

但他仍抱了抱拳说道:“胡兄武艺高强在下上午已经有所目睹,如果要作比试的话,在下情愿认输。”

胡铁雨听了朱少阳的话后,心中以为朱少阳在讽刺自己自不量力,心中怒气更添重了几分。

遂大声说道:“姓朱的,难道你怕了不成,如果你要认输的话,也可以,自己自废武功,不然的话,就与胡某作番比试。”

朱少阳一听,心中也是怒气万丈。

本来他想早日离开这是非之地,早些寻到那只母鼎,以免夜长梦多,可没想到对方逼人太甚,竟提出哪此条件。

不由怒道:“那好,胡大侠,那就恕在下不才领教胡大侠的武功便是了。”

说罢,一手持长剑,挺身而立。

胡铁雨见朱少阳答应了与自己比试,心中更是狂喜。

暗忖,你这小子待会老子就叫你命丧于此。想到这,又暗自高兴了一阵。

但他很快镇静下来,将铁琵琶也拿在了手中,使了个“饿虎出山”便向朱少阳打来。

朱少阳见对方兵器沉重,如果以自己的长剑力拼的话,恐怕占不了便宜。

于是,轻轻一闪便躲过了胡铁雨凶猛的一击。

台下观众见今日两位连胜两场的人作这一番比试,不由静静地看着这场龙争虎斗。

胡铁雨一击未中,于是不给朱少阳任何喘息机会,施出十八路铁琵琶功向朱少阳—一打来。

这十八路铁琵琶功乃胡铁雨成名绝学,不知有多少武林中人毁在这套武功之下。

只见这十八铁失琵琶使出来,真是有如急风骤雨般,一招比一招凌厉。

朱少阳幸亏有飞天步法赖以保身,但他仍被逼得有些招架不住。

他见对方出手如此狠辣,不由心中怒极。

于是运起全身功力,命名出天心剑法,反攻了过去,双方兵器相接。

由于朱少阳的功力比胡铁雨高了些,因此在兵器上朱少阳并没有吃亏,他一见此,心中也放了心。

而胡铁雨却没想到对方竟以长剑与自己重达五十斤的铁琵琶短兵相接,更没想到的是对方的长剑并没有任何损伤。

这份功力让他有些嫉忌万分,心中也更决定了要除去对方,因此也是使出浑身解数与朱少阳继续比试起来。

由于双方都是讲究快速的高手,五六个回合之后,就只看见两团身影互相交错,双方的招试都已看不清了。

而这时,胡铁雨见自己的十八路铁琵琶功在自己的剑下没有讨得任何便宜,于是决定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来。

只见胡铁雨拨动了琵琶上的丝弦,又将铁琵琶舞得象风车儿一般,使铁琵琶发出了拢敌之音。

而朱少阳由于上午已有此阅历,遂暗运功力,顿时心清自明。

而这时胡铁雨竟将铁琵琶突然对向了朱少阳,只听咬咬咬三声,三支毒弩,直奔朱少阳射来。

原来这铁琵琶腹底装着二十四支毒弩,一按腹底的机钮,便连发不止,十步以内,百发百中。箭头而且抹有剧毒,中者必有,这也正是胡铁雨的杀手锏。

朱少阳由于没受琴音影响,因此眼急手快,长剑一抖,立即科出几朵剑花,将毒弩横拨直扫,纷纷打落在地。

胡铁雨见没有打中,又连发数次。

只听嗖嗖嗖声响,箭似飞蝗,连发六支、九支急雨般打来。

朱少阳见他下此毒手,心想:“再不给他点厉害,如此纠缠不休,何时是了?”

于是挥动长剑,将对方的九支毒弩,连连打落八支,剩下最后一支,只见长剑将箭头一磕一卷,反手挥出。

只见“唰”的一道白光,直向胡铁雨面门打来。

胡铁雨未及防备,那支毒箭不偏不斜正射在右目上。

“哎呀”一声惨叫,扑倒在地,鲜血淋漓,疼彻肺腑。

不过,他仍咬紧牙关,立即将箭向外拔出。

一股黑血流出,自知剧毒已经发作,急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瓶,找开瓶盖,倒出七粒葯丸,吞服下肚。

李成梁见了,忙叫士兵上台扶下胡铁雨,送回屋内,并请良医诊治。

不料片刻过后,有军土上前报道:“启禀总兵大人,胡大爷失踪了。”

李成梁听了,忙派人四下寻找,找了半天,踪影全无,也只好作罢。

比武也随之结束,李成梁留下朱少阳,准备让他帮助参理军务。

而来少阳对此却并不知情,他心中只想尽快找到那只母鼎,好完成任务,迅速离开这儿打打杀杀的古代。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