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20章 招揽人才

作者:黄易

努尔哈赤一行经过十日的奔波,总算回到了新兵。

他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图鲁什便已冲进了他的屋内,扑通跪下,说道:“大哥,兄弟向你请罪!”

努尔哈赤连忙将他扶起,说道:“我的好兄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告诉大哥。”

当下。图鲁什例将努尔哈赤不在之时所发生之事说了出来。

原来图鲁什在努尔哈赤不在之时冒然出兵翁克洛,不想无功而退不仅自己在那战中受了箭伤,而且还损伤了不少士兵。

努尔哈赤听了后,缓缓说道:“我的好兄弟,知错就好。打仗,不讲究兵法战术,就要吃败仗,此次冒然出兵,也多怪我没向你说清利弊。”

图鲁什哭着说:“怪我!怪我!只怪我一人。”

图便什在翁克洛的败仗,使使努尔哈赤更多地考虑问题。

他发现,由于连战连胜,有些兵士骄傲了,轻敌了,不服军令了。

于是,他立即召集八大牛灵的额真,坐下来拟定军规军纪。

自起兵以来,凡遇战事,努尔哈赤都是临时召集众人,委派首领,统领,兵马,战事一结束,便各自回家或狩猎或耕种。

但随着战况的发展,努尔哈赤觉得头绪混乱,战斗力不强,难防外来的突然袭击。

这天,努尔哈赤与众人商议,决定将牛灵组织固定下来。

努尔哈赤等众人坐好,首先说道:“叔伯、弟兄、朋友们,大伙跟我起兵已有一段时间了,这期间,咋们的队伍由十三副盔甲,不足百人,壮大成今天五百多副盔甲,一千多人,其中许多人已经成家。有的分得了俘物,日子也渐好转。可惜,我们的军队,至今还象围猎时一样,有仗就打,临时委任牛灵的首领,仗打完了,诸位又各自回家耕耘放牧,兵士们战时尚能勇敢杀敌,可是一不打仗,就成了散兵游勇,各行其是,以至出现图鲁什擅自领兵,攻打翁克洛的事情。”

经过一番商议,临时拟定了出兵、屯兵、阵上、阵下、队列、将领、旗帜、军饷等条规并决定,加紧练兵,三天后征服哲陈部,绞杀萨木占。

活捉尼堪外兰,与此同时,努尔哈赤将皇上派钦差大臣出史辽东,惩治李成梁父子一事告诉了大伙,大伙不由替努尔哈赤高兴起来。

三天后,努尔哈赤率兵五百,前去征讨翁克洛。

翁克洛本是个不大的部落。

努尔哈赤原先估计会很快攻克。

但,由于图鲁什冒然出兵,使翁克洛城主有了准备。

这段时间来,他们加固城墙,训练兵勇,守城能力增强。

起初,努尔哈赤先让安费扬古率领攻城兵立,带着云梯去登城。

可是未等他们靠近,飞箭碎石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迫使安费扬古带着十来个受伤的士兵退下来,他们连攻了三次,都未成功。

怎么办?

努尔哈赤决定召集八大牛灵首领开会,商议对长,会议在一个向阳山坡的树林里举行。

当时有的主张挑选百名精兵登城强攻,有的主张从地下挖洞攻进城里,慢攻,还有的主张拖来战车撞击城门。硬攻,众说纷坛。

努尔哈赤已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先听各家之言,找出合理正确有意见,集各家之长。

然后决定大策。

努尔哈赤听完了意见,分析道:“诸位之言,各有其理。不过,以我之见,还是先火为好。因为城外树舍成片,茅屋易燃,等大火一旦燃起,之后趁着烟火,四面围攻。诸位看如何?”

众人点头称是。

于是,兵分四路,将围城的茅舍点着。

刹那间,烈焰冲天,浓烟四起。

围攻的兵上借着浓烟为掩护,步步朝城墙逼近。

努尔哈赤身先士卒,登上一座房顶,拉开榆木巨弓,向城内连发数箭,击中七、八个守城的兵卒,使城主一阵惊慌。

刚才萨木占还站在城楼吆五喝六,现在眨眼不见了。

这时城主马上叫人把守城楼的鄂尔果尼,科罗叫来,命他俩向努尔哈赤开弓。

鄂尔果尼是城内有名的神箭手,百步穿扬,百发百中。

他来到城主身边,马上找到一处垛口,趴在城墙上,拉弓措箭,瞄准立于房顶的努尔哈赤,第一箭射中他的手部。

努尔哈赤猛抬头,发现了鄂尔果尼,他把拔下的箭搭在弓上,嗖地一声射回去,正中射躲闪闪的鄂尔果尼的臂部,鄂尔果尼应声而倒。

城主听说努尔哈赤受伤,又命科罗再射。

科罗惜浓烟的掩护,偷偷地从地道溜出,逼近努尔哈赤,一箭射出,又中努尔哈赤颈部,箭头穿透护颈的锁子甲,直刺进脖子。

努尔哈赤忍着巨痛,抬手将箭拔出来。

箭头有小钩,连肉一起扯下,顿时血流如注。

站在努尔哈赤右侧的卓罗,看他受伤,跳了过来,扶着他。

努尔哈赤忙劝阻道:“你们都不要过来,免得惊动敌人,我自己慢慢下。”

他边说边拄着长弓,捂着伤口,从房顶下来。

他脚本站稳,就忽地昏倒在地。

夜幕降临,城未攻下。

安费扬古见努尔哈赤伤势太重,就马上代理指挥,命令收兵休战。

他叫了几个兵立,在城南角一个破场子里搭了个帐子,把努尔哈赤安顿好躺下。

努尔哈赤躺下不久。

图鲁什走了进来,他见都司受伤如此重,就后悔地说:“都怪我上次捅了马蜂窝。叫敌人有了防守的准备,要不,都司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呀!”

努尔哈赤睁开眼,见图鲁什泪流满面,就安慰他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打仗就要流血,不流血,能消灭敌人吗?不流血,能完成千秋大业吗?”

说话间,舒尔哈赤掀帘进帐。

他见努尔哈赤满脸的血污。

抹着眼泪说道:“大阿哥,我多次劝你别攻翁克洛,这里人生地不熟,能打胜仗吗?都怪我不能坚持到底,使你受这么重的伤。”

努尔哈赤听了,吼道:“住口,不要拢乱军心!”

舒尔哈赤吓得马上退出营帐。

夜深了,安费扬古守在努尔哈赤身边不能入睡,他盘算着明天如何破城。

正在他苦思冥想之际,卓罗忽然带着一个本城阿哈闯进军帐。

他想:“军书上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何不审问审问他,摸摸城里的情况呢?”

想着,他怒目而视。

一拍腰刀的刀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哈洛汗。”

“出城到哪儿去?”

“到齐吉巴达城求援去。”

“结果如何?”

“栋鄂部酋长阿海巴延答应后天出兵。”

“此话当真?”

“小的,不敢说假话。”

接着,安费扬古又从洛汗的口里得知,寨北旧城墙下有条旧河道,干旱时,猎狗可以自由往来。

最近由于臭水堵塞,看不见洞口。

昏迷中的努尔哈赤听说有洞可进。

霍地站起身,从身边抽出腰刀,举着吼道:“你骗不骗人?”

洛汗见自己脖子上的长刀寒光四射。

声音颤抖地说:“小的不敢,不敢骗你。平日城主待我如猪似狗,整天打骂,我还想杀死他呢!如若你们攻城得手,也替我报了多年的大恨深仇。”

努尔哈赤命卓罗同安费扬古一起,带着洛汗去找进城的洞口。

他到了城北果然找到被臭水填满的坑洞。

当晚努尔哈赤选派了二十多强壮的兵土,由安费扬古带领从臭水坑里潜人城内。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城墙脚下,一跃而起,一连砍倒几十个守卫城门的卫士,接着打开北城门,数百名骑士一拥而进。

这时,东方已露鱼肚白。

经过一场混战,杀死了城主,活捉了萨木占,并俘获了箭射努努尔哈赤的鄂尔果尼和科罗。

图鲁什用绳子把鄂尔果尼,科罗五花大绑,推到努尔哈赤跟前说道:“都司,这两个家伙交给我处置吧。”

图鲁什说罢,就要举刀开斩。

努尔哈赤慌忙阻止道:“刀下留人!”

图鲁什不解地瞪着核桃大的双眼,问道:“都司,为什么?”

努尔哈赤笑了笑,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说道:“两军交战,志在取胜。过去他们奉城主之命射我,百发百中。今后我们若用他们,岂不又可为我们杀敌吗?”

图鲁什听完马上为两人松了绑。

鄂尔果尼,科罗感激地连忙跪下,谢努尔哈赤的不杀之恩,齐声道:“大帅如此宽宏大度,小的甘愿效犬马之劳,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玛尔墩大捷,兆焦的胜利,翁克洛被攻克,这一连串的事件,使尼堪外兰坐卧不安。

当他听到翁克洛陷落的消息时,当天就骑着一匹马飞出鄂勒理堡,决定找界藩城主,同努尔哈赤决一死战。

尼堪外兰骑着一匹枣红马穿行在丘陵间。

第二天,他涉过浑河,翻过界藩山,便进入界藩城。

恰好这天界蒲城主巴穆尼的儿子成婚,临近的巴达尔,章住,托摩河,萨尔许四城主都应邀前来参加婚礼。

于是,尼堪外兰凭着他的三寸烂之舌,说道:“努尔哈赤乃我诸城之祸,不除掉此人,我辈难得安宁。几个月来,他连克数城,几乎要统一建州诸部。

吾辈若不齐心协力,难免被他吞并。只要我们诸城兵力合一,便可大败努尔哈赤。“

巴穆尼听尼堪外兰言之有理,就煽动说道:“眼下我们都是相依为命的近邻,我看不打死门外的狼,难睡安稳,咱们五城联合,兵过一千,何不与努尔哈赤拼杀一场,以保山城呢!”

当下五城主议定,各自招兵买马,加紧赶制兵器,加固城墙,囤粮练兵,决定不久与努尔哈赤决一雌雄。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