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32章 汗王建制

作者:黄易

清河城位于辽东边墙内则,太子河北岸。

在当时,是建州部的边境古城。

建州部的不断扩大,使得辽东总兵李维翰、广宁总后张承荫十分恐慌,他们一方面派人去启奏皇上,另一方面则加强巡视,暗助叶赫。

清河游击是个土匪出身的军官,掠夺成性,他每次趁巡视之际,总到建州部一侧的村寨抢掠人参,兽皮之物,村民如有反抗,立即将满村杀尽。

安费扬古于征战途中得知明军抢掠的消息,立即马不停蹄,昼夜兼行,七日内赶回赫图阿拉。

第二天,努尔哈赤便派安费扬古等去广宁告状,控告清河游击抢掠的罪行。广宁巡抚李维翰,对努尔哈赤的威势,十分恐惧。

所以安费扬古前来告状,他不敢拒绝,还笑脸相迎,说是要惩治肇事者,并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果真如此。

自那日以后,清河游击对下属下官兵的抢劫,烧杀的行为有所限制,建州边界一带也暂时安宁了。

这使得东北各地的女真视赫图阿拉为圣地,归附者也是日益增多。

一天,努尔哈赤把牛满河一带的萨哈连部的几十个慕名而来的女真人接到城里,安顿好之后。

范文宪从魁星楼下来。

他望着一个个兴致极高的萨哈连人,对努尔哈赤笑着说道:“自古老话说,树大分杈,人多分支。如今赫图阿拉周围人近十万,四旗岂能容下?”

“那以您之见呢广努尔哈赤颇感兴趣地反问道。

范文宪说道:“几个月前,您曾袭照先世金如猛安谋克制,创建四旗,以卑职之见,旗制既然适合时局,不妨将四旗扩为八旗,并将五牛录合为一甲喇,五甲喇称为一固山,这样,固山首领可统领步骑兵千五百名,称为旗主。如此建制,您的六万兵刀,正好是八旗。”

“好主意,好主意!”

努尔哈赤连声赞道:“您真不愧为将门之后,我的好参谋!”

不久。

努尔哈赤采纳了范文宪的建议。

除保留原来的黄、白、红、蓝四旗外,则镶白边,共合为八旗。

经各牛录协议,分别确认了各旗的旗主。

与此同时,还设了议政五大臣,与八旗主一同参与议政。

努尔哈赤亲自点名额亦都,费英东、何和里、安费扬古、扈尔汉为五大臣。众人无不欢欣鼓舞。

在嘉勉各将领,大臣的当天,赫图阿拉的城民齐聚于城内,由图鲁什、叶克书领着一伙年轻人跳“庆隆舞”。

此舞由八个青年扮作骑上猎手,手握扎着马头,马尾的长杆儿,另有一人身穿梁成黑色的兽皮,扮成黑熊。

在圈内转修着,当站在一旁的手持簸箕的乐手,用木筷子刮着簸箕,引吭而歌时,众人齐舞。

“野猪”张牙舞爪,跳上跳下,左摇右摆,骑士弯弓而射。

随着乐器的节奏快慢,声音大小的变化“野兽”

和骑上有演出不同的神态、姿势。

最后当领头的骑上,一箭发出,“野猪”应声倒下,哀叫几声,狼狈地喘着粗气时,众人无不放声大笑。

这天,努尔哈赤正坐在魁星楼里边喝茶,边闭目遗思之时。

忽然扈尔汉端张大沙盘,笑盈盈地走进来,打手道:“大贝勒,请您看一样东西。”说着,放在木桌上。

站立一旁。

这是一个很大的沙盘模型。

有山有水,山水相连。

努尔哈赤慢慢站起,走到桌旁。

搭眼一溜,不禁喜上眉梢,赞道:“哎哟哟,这东西真好!”

努尔哈赤俯下身子,指着沙盘赞道:“嗬!这长白山上的雪,真白!鸭绿江水,真清!辽河、大兴安岭、精奇里江、使犬部、锡霍特山……

这中间是启运河,赫图阿拉山城……好,好,这正是我心中想的一个大地盘。““大贝勒,您真是心胸宽阔无比呀?”

詹尔汉笑道:“想不到您心里竟能装下干山万水!大贝勒,满族将象前朝的大金一样,又出现在白山黑水!”

扈尔汉高兴得跳起空齐舞步。

抱住努尔哈赤的肩头,祝贺道:“有一天,您就可称汗喽!”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天,我正在思考此事,眼下从东海至辽东,从蒙古草原到鸭绿江,诸部渐渐合而为一。女真人分裂割据,动乱之局,既将结束。我想,苍天赋予我的使命,即将完成。”

“大贝勒,老话讲,胜者为王。您也应该名正言顺地当个大汗呀!”

“皇上与民一样,我并不稀罕。不过,鸟无头不飞,为了满族的大事,这个头我也得挑。”

“那,何日登基呢?”

“金銮殿还没有呢,上哪儿去登基!”

说着,努尔哈赤哈哈大笑。

“那就现盖嘛!”

扈尔汉胸有成竹地说道:“我部下有个汉人,心灵手巧,酷爱砖瓦之事,他曾参加过修缮北京的皇宫。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他叫什么名字?”

“邓公池。”

“我怎么不知道此人?”

“因为他是个汉人,所以我没叫他出头露面。”

“不妥!不妥!”

努尔哈赤摇着头道:“人皆可以为尧舜,满人汉人都是一样嘛!他眼下在何处?”“正在我的府下,这沙盘是他昨晚做的!”

“啪!”

努尔哈赤一巴掌拍在扈尔汉的肩上,笑道:“如此贤才巧匠,岂能埋没!”于是,努尔哈赤当即派人把邓公池找来。

邓公池已近中年。

此人博古通今,才华过人,他懂天文,识地理,对古今建筑也是颇为精通。三年前,在大明皇宫修缮交泰殿时,因冒犯监工的太监,被发配到清河服苦役。前不久,从苦营里逃出,被扈尔汉巡边时发现,收到帐下为卒,此刻邓公油正在研制新枪。

当专差通报努尔哈赤亲自找他时,他十分激动。

连忙整衣洗手,随专差入内城,走上魁星楼。

努尔哈赤初见邓公池,见他谈吐不俗,举止非凡,心中十分欣喜。

于是开门见山地向他交待了修盖一座“尊号台”

的想法。

然后说道:“丙辰之年,乃是龙年,一年之首,乃为正月初一。”

邓公池未等努尔哈赤说完,就拱手,说道:“小人明白大人的意思,龙兴龙兴,辰龙之年,是帝王即位最佳的日子。”

随之又吟道:“周以龙兴,秦以虎视,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努尔哈赤也随这吟了二句古诗。

然后大笑道:“以先生之见,称号何日为好?”

“当然正月初一为妙!此日,历来称作岁元、月元、时元之日,在‘三元’之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总把新桃换旧符,岂不美哉?”

邓公地领受建殿之任后,立即斟地选宅。

第二天,就在内城西角一块“风水宝地”钉桩打夺,运石备料,把全城的瓦匠、木匠、铁匠全部调来,开始破土施工。

不久,大殿落成,爆竹不断。

转眼间,到了春节。

这天各旗人家都帖上本旗的彩色挂旗,红蓝黄白,鲜艳夺目,特别是那每面旗上的金龙,焰火,更增添了吉祥,火爆,向上的气氛。

入夜,爆竹声中,声震川谷,整个山城沉浸于热烈的节日气氛之中。

正月初一这天,东方刚刚发白。

城外的土农工商,一个穿着节日的艳丽服装,涌进内城,齐集于“尊号台”前,等待努尔哈赤正式登殿称汗。

尊号台者,金銮殿地,殿顶黄瓦闪烁,殿内雕梁画栋,使其富丽堂皇。

天过卯时,红日东升。

尊号台上抹一层淡红色的阳光,显得更加壮丽。

“哐!昙花一现!”城隍庙上的钟声响了。

随着钟声,鼓乐大作,八面彩旗在尊号台两侧缓缓升起。随着节奏鲜明的鼓乐。努尔哈赤的兄弟们,及八旗贝勒率领群臣,按照八旗顺序,肃立尊号台前两侧。乐毕,努尔哈赤神色自若地登上大殿,面向群臣,坐在豹皮高椅上。

这时,八大手捧劝进表,率群臣跪下。

他们都立在努尔哈赤右侧的侍卫阿敦和立在左侧的客尔德尼,急忙从两侧迎去,接过八大臣跪呈的表重,捧到努尔哈赤面前,放在桌上。

然后,额尔德尼跪在前面,高声诵读表文,上尊号为:“抚育诸部的英明汗:“须臾,诸臣站起。

努尔哈赤也站起来,离开宝亲自上香向天祷告,说道:“上天任命我为汗,为百姓造福。帝王与尼如同鱼水。我愿对天发誓:生为庶民,死为庶民,为民而战,愿满洲民族永远昌盛,百姓安康。”

接着,对天叩首。

礼毕,努尔哈赤又回到宝座,分别接受各旗大臣的贺礼。

仪式结束,代善进来,随后跟进来一位明人秀才装束的翩翩青年,代善荐举给努尔哈赤道:“此人,大明秀才范文程,前来求见。”

努尔哈赤连忙站起,笑道:“噢,文宪的胞弟!久闻秀才大名,想不到竟在这荒野相会。”

范文程抱手行礼,说道:“久仰汗王之威!我早就从长兄文宪那里听说你的抱负,为人,所以今日来投!”

原来三天前,努尔哈赤安排在李永芳家里为奴的蒙族姑娘多罗甘珠,获悉抚顺游击李永芳准备侵拢建州的情报,多罗甘珠与在李永芳手下工作的范文程密商,由范文程亲自出城,去建州禀报城内军情。

范文程当即向努尔哈赤禀报了明军厌战,人心浮动的军情,接着建议道:“以力服人,不如以德取人。不如以德服人。治天下在得民心,自古未有嗜杀而得天下者。”努尔哈赤听了范文程的宏论,更加欣喜。

当即与范文程畅谈了起来。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