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33章 破案结仇

作者:黄易

这天深夜,朱少阳正在房内思忖着下一步计划,忽听门外传报:“御史大人在前厅求见!”。

朱少阳知道必有大事情发生,不然不会这么晚还来见他。

忙起身赶往前厅。

当他到达前厅时,张御史正在厅内来回踱着方步。

看来又有难事使他一筹莫展了。

张御史见朱少阳前来,并让他令人在外严加防卫,不准任何人随便入内。

朱少阳见此,心知此事必须非同寻常。

待朱少阳挥退一切下人之后,张御史便迫不及待地对朱少阳说道:“我这么晚也秘密来见你是有一件大事相商,希望你要保守这个秘密,暂不要说出去。”

朱少阳闻之点了点头。

张御史这才说道:“这事得从前去年皇宫中丢失了一对九龙杯说起,这九龙杯乃当今皇上十分喜爱之物,相信你也听过。”

朱少阳当下颔首,不作言语。

张御史接着说道:“此杯约有三寸高,系白玉雕成,每只杯上浮雕了九条龙,杯子白如雪,润如膏,细如脂,且好象还有阵阵薰香沁人心肺,确是皇宫中的精品!而且据说这对杯子最特别的便是当酒倒在杯中,会立刻出现这九龙腾飞之样,要是在月圆之际,将此杯放在月光下,还能听到有龙呜之声,如同击玉呢!”

于是,对张御史说道:“那后来皇上对此事有何反应?”

张御史叹了一口气,沉重地说道:“为此皇上曾龙颜大怒,还杀了后宫侍卫和宫女数百人,造成一大惨案。”

朱少阳听了张御史的这番话后,才知道这对九龙杯的珍贵之处,他也知道当今皇上最喜欢喝酒,而他用的杯子也正是这对九龙杯,皇上对杯子也是十分喜爱,如今丢了,他必定暴戾失常。

朱少阳一听,忙接口问道:“御史大人是不是知道了,那对杯子的下落了呢?”张御史微微颔首,缓缓说道:“而这对九龙杯现正在龙太师府中的栖凤楼中。”

朱少阳一听,心中一惊。

这龙千山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连皇上用的酒杯也敢派人来盗窃,当下说道:“那御史大人是想要我将杯子取回了?”

张御史点了点头,又神色凝重地说道:“这九龙杯当然希望你能把它取回来,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还要告诉你,那就是龙太师可能有通敌叛国之罪,据我所知,龙太师派人盗取这对九龙杯,就是为了将此杯献给倭国国君,让他们派兵攻打大明,所以我希望你能取得龙太师判国的罪证,不然,可能后果颇为严重。”

朱少阳听张御史说龙千山居然有通敌叛国的嫌疑,不禁一怔。

但张御史能说出此话,肯定有消息来源,不会有假。

他又想起龙千山的种种行为,觉得也有很大嫌疑。

为了能证实这一切是否真实,他决定去太师府中一趟。

于是他对张御史说道:“御史大人,此事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太师府中一趟,希望能取得龙太师的有关罪证。”

张御史见朱少阳要去,当下十分高兴,又对朱少阳托附万千。

夜深了。

朱少阳穿起了黑色的夜行衣,用黑巾蒙起了自己的脸之后,施展轻功向太师府中飞去。

到了太师府中的一处屋檐上,朱少阳向内一望,只见护院的人颇多,守卫也似乎挺森严的。

朱少阳趁着守卫来回巡罗的空隙,飘然落地,悄悄地向栖凤楼走去。

在绕过守卫之后,栖凤楼终于呈现在了朱少阳的眼前。

栖风楼是太师府内建筑最壮丽的楼阁,龙千山特意叫人在府中造了此楼,将他半生搜罗的奇珍异宝全藏在了此楼内。

只见此楼楼阁连天,雕梁画栋,四周密树丛茂,遮天盖日。

朱少阳到近前,伏于密树之上,仔细观瞧,可楼内灯火全无,寂静无声,唯有远处守卫走动和更夫的锣响。

朱少阳跃到飞檐之上,使了个金钩钓鱼,向里细看,见一层大厅内,一片明光提亮,闪闪夺目,无数的珍宝古玩,陈列其中。

朱少阳暗想也许九龙杯就在里面,他纵身坠下,如一叶飘风,落在石阶上,见两扇朱门并未上锁,心中不免生疑。

原来,龙千山在派人盗得九龙杯之后,倍加警戒,四下广布打手,在外围看守,内部却虚掩殿门,想引鱼上钩。

朱少阳迟疑了片刻,暗忖道:“龙千山的家当尽放在这里,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如今既然到此,又怎能空手而回,待我进去看个究竟厂于是他双手将门推开,探身过去。

进屋走了两步,不敢冒险,逐停下来向四处观瞧。

只见大厅十分宽阔,靠边摆着长长的黑漆条案,案上摆着千奇百怪的珠花宝器,铜炉周鼎,金瓶玉瓦,珍珠猫眼,映得大厅闪闪烁烁。

中间有一古铜缸,人一进来便发出“呜呜”之声,墙上一磁袅,两眼一开一合,蓝光照人。

整个大厅显得阴森恐怖,使人不寒而栗。

朱少阳。心想:“

“这空中尽是无价之宝,却无人看守,屋门又是虚掩,莫不这里面有机关!”

朱少阳正在迟疑。

忽听墙上的碰袅“嘎嘎”大叫两声,接着,枭尾一翘,“嗖嗖嗖”发出一阵箭雨,直向朱少阳射来。

朱少阳耳明眼快,急忙将身一纵,飞跃一丈有余。伏于墙角之上。

心中纳闷道:“我未移动半步,这磁枭为何会自动发箭?”

他喘息未定,那磁枭又“嘎嘎”叫了两声,墙的四角有物“啪哒”一响。

同时发出十二支强管对角射出。

朱少阳大吃一惊。

忙纵身,想跳回原处。

不料他的脚尖一着地,那磁袅“嘎嘎”又叫了两声。

立即腿下滚板翻起,扇出一股狂飘,阴寒刺骨。

随着狂激发出一束束银丝般的芙蓉针,迎风飞散,射人双目。

朱少阳机警过人,手脚灵便,见滚板一翻,早已纵身飞起,直奔磁果这边奔来。

他使了个“壁虎游墙”,帖紧身形,伸手去按磁枭的双目。

说也奇怪,磁枭的两眼,经这一按,立即合起来,而且也不再鸣叫了。

大厅内立刻死一般的寂静,这铜缸也不再了出“呜呜”之声了。

原来这机关叫做九连环,九处机钮连在一起,只要一处起动,八处就立即感应,是机关暗器中最厉害的一种。

这个磁枭设制精巧,非同一般。

它的腹内装着一种特殊装置,只要吸生人的气息,立即引起各处机地的连锁反应。

幸亏朱少阳刚刚破了它,不然再迟片刻,风火雷电,弓弩剑矢,陷阱刀山,一齐发动,恐怕就算他有十条性命,也得葬送于此了。

朱少阳破了机关之后,又—一巡视了遍,并不见有九龙杯及龙太师的有关罪证,不禁有些失望。

于是,随手取了几颗珍珠猫眼,转身出了厅门,他刚出厅门。

不久,便见有不少人向栖风楼奔去,他不禁觉得好笑,便向要中一处楼阁飞去,这楼阁乃是飞云阁,是太师府中最高的一处楼问。

朱少阳穿屋越脊,直向飞云阁而来。

在月光下望去,高人天际,地处高坡,树木丛杂掩映,一处沟堑,水深数丈,并用铁网围护,凡人难以通过。

飞云阁下有房舍排列,打更护院之人,往来不绝。

朱少阳藏身暗处,听了一会儿,待到二更已过,遂纵身跃过沟堑,足踏树枝轻捷如飞鸟。来到飞云阁下,仰望绝顶,被云雾遮掩,不知其高。

他看看四下无人,纵身一跃,登上了廓檐。

刚迈出一步,就觉脚下一颤,发出“啪哒”一声响。

朱少阳心中一惊,暗道:“怎么这么多机关。”

他已经多少懂得机关的奥秘,脚踏下去,只要不抬起来,机关就不能发动。

他从脚上顺手摸去,只觉一物触,知是机纽处所在,遂用力搬。

只听“哗哗”一声,将机关的飞轮卸掉,只觉身子一沉,险些掉了下去。

定眼一看,见弹簧板下装着八支响箭,倘若此箭发出,直冲云天,发出牛吼般叫声,护院之人也会立即出动。

朱少阳不觉吓出一身冷汗。

幸亏先将它破了。

不然的话,立刻被发觉,未等上去,就得束手就擒了。

他站在栏杆头向一望,见每层楼的结构布局大致相同,心想:“既然破了这一道,下一道也照章办理就是了。”

他想着,一个筋斗翻上了二层楼,双足踏上栏杆。

正要伸手去摸那机纽。

忽觉栏杆如车轴般猛地身下翻转,直将他折了下来。

他紧迫之中,脚尖在地上一点,使个飞龙钻云,纵身跃起,帖在廓柱之上。

说时迟那时快,他脚尖点地时,一下触动了机关。

只听一阵梆子响。

“唆!唆!唆!”!

十二支毒弩如飞蝗般横空射出。

幸亏他动作敏捷,早已避开。

他听了一会儿,楼下并无发觉。

隐隐传来一阵哈哈笑声,料想那些守院护舍之人正饮酒玩乐,这才放心。

他顿时改变了主意,纵身蹿至墙角,倒身向下,双腿钩住墙角,纵腾而上。

顷刻之间,已到了百丈绝顶。

他向室内望去,见里面点着灯烛,半明半灭。

他轻轻攀援而过,纵身跃上窗台,向里细看,室内并无一人,遂推门而入。

刚一推门,门忽的自动拉开。

只听轰隆一声。

从门两厢伸出两只铁爪,同时向他抓来。

他仓皇间慾进不以有,慾退之时,门已自动关闭。

那两只巨手一合,将他挤在中间,而且越合越紧,只觉有千钧之力,势不可挡。

朱少阳一时急得汗流频频,用尽全力将铁爪抵住。

但这只是瞬息的工夫,倘若力气不济,稍一放松,就会技成肉饼。

朱少阳暗自伤感万分,想不到自己果然中了机关,今夜就要丧生在这万丈高楼之上了。

他不禁陷入了绝望,勉强挣扎着直起身子向上望去。

忽见门顶上有一铁环,顿时心中一动,用力挣扎出右手,去拉铁环。

只听“咯噔”一声,似有机轮转动。

说也奇怪,那两只巨手,顿时松开,慢慢向两厢退去。

朱少阳心中一松。

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喘息了一会儿,暗道:“好险!好险!”

他悄悄步进了屋子,见那烛光已将烧尽,好似曾有人来过。

屋中陈设简单,但很洁静。

壁上挂著名人字画,案上堆满了书籍,琴床香案,光洁无尘,书案上放着一个楠木匣,精致无比。

朱少阳见了,忙向前伸手去拿。

忽然墙角四处灯光一亮,紧接着管箭齐发,从四面向他急雨般射来。

朱少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急忙就地使了个“青龙戏朝”,将身躯一滚帖在壁上。

转眼功夫只听噼噼啪啪,就地掀起了三块滚板无数强弩如急风般向屋顶射出,吓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待箭雨过去,他才从壁根上跳下来,将各个机钮解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才伸手打开了楠木匣,只见里面放的正是九龙杯,另外还有一封信。

朱少阳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字:呈倭国国君:今日献上九龙杯,以表吾之诚意,希望贵国能与老夫来个里应外合,尽早发兵,吾必积极响应,希国君能慎重考虑。

龙千山字朱少阳看到这,自言自语道:“今夜虽然有了些风险,但总算没有白来一趟。”

于是沿着来路悄悄出去,如走平地。

到了室外,仔细听了听,已经是四更,当下展轻功,连夜将九龙杯和这封信交给了张御史。

次日早朝后。

万历皇帝召见了龙千山,在这些罪证面前,龙千山再也无法抵赖,终于认了罪。

当即,皇上将龙千山革职,打入天牢交给刑部处理。

再说,龙仙儿这段时间一直呆在金陵的府中,整日无所事事,不是出去游玩,便是与几位朋友一起打牌。

可她的心中就是忘不了朱少阳。

这日,她正想出去散心。

忽然从亦中传来消息,说父亲要被皇上给斩首了,而且这事还是那个可爱又可恨的镇亲王朱少阳操办的。

龙仙儿听了后,不禁昏倒在地。

下人忙将她抬到房中。

过了片刻,龙仙儿醒了过来,她的心中对朱少阳的恨意更加重了。

想到父亲被他一手害死,还伤了自己的心,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此人。

她心中念道:“好一个朱少阳,本小姐不为父亲大人报得此忧,誓不为人……”

第二天,当下人进房收拾时。

发现龙仙儿不在房中。

府中寻了一阵,也不见这位龙大小姐的下落,就这样,龙仙儿失踪了……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