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39章 中计得救

作者:黄易

话说朱少阳与周梨花在长乐镇分手之后。

便向祁连山方向赶去,他的心如乱麻。

因为他刚与周梨花分了手,对他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这么深的感情。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却不得不分手,他的心里怎能不痛苦?

这天,朱少阳来到了通往祁连山路边的一个小酒店是,他点了些饭菜坐在了靠里的位置上,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独自想着心事。

这时,酒店里进来了一位绝色女子,看容貌真是有如仙女,肌肤如玉,一袭青衣,只是双目间有些婬荡之气。

女子进来之后。

惹得店里的一些人纷纷注目,议论纷纷。

而女子也似乎对这些人的反应感到很习惯,双目往店里打量了一番,发现只有坐边里边的朱少阳并没有抬头,她不禁感到有些不服气。

于是特地挑了个与朱少阳面对着的位置,并点了些酒菜,坐了下来。

她偷偷地看了看朱少阳。

只见他英俊丰凡,虽说眉销之间似乎隐藏了些心事。

但仍不失个美男子,女子心中暗忖:“果然是个美男子!”

而朱少阳也发觉了有人在打量自己,于是迎着目光望去,发现不知何时在自己的面前坐了位貌美女子,女子见朱少阳望着自己,心中也是一阵欢喜。

当即抛了个媚眼给了朱少阳,朱少阳心里不禁觉得这女子虽然貌美如仙,但举止似乎太过轻佻。

于是忙低下头,吃起饭菜来。

朱少阳用完饭后,便继续上路。

他施展轻功向祁连山的方向飞去,在就在他要穿越一片树林之时。

忽然眼前一闪。

一个人影拦在了他的面前。

朱少阳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定眼一看,眼前所立女子正是在店里打量自己的女子。

他心里直纳闷:“这女子不知为何要拦住自己的去路?”

但他还是对女子抱了抱拳,说道:“姑娘,不知拦住在下有何事?”

那女子听了之后,不由婬荡地笑了笑。

对着朱少阳说道:“小哥,赶路赶得这么急,又有何事呀?”

朱少阳觉得对方似乎在有意纠缠。

当下冷冷地说道:“姑娘,如无要事,在下要告辞了!”

说罢,身形便向前冲了过去。

可他眼前又是一闪。

那女子又拦在了他的面前。

朱少阳心里不由一阵怒火,对女问道:“姑娘为何总要阻拦在下?”

那女子听了之后,又浪声地笑了笑,说道:“小哥,我这可是为你好。”

朱少阳听了,反问道:“为我好?”

那女见朱少阳似乎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继续说道:“小哥,你可是去祁连山?”

朱少阳点了点头,那女子又说道:“那就对了,小哥,你可知祁连山可是不能乱去的,还是听我说不要去了,省得丢了性命,让人觉得怪可惜的!”

说完,又向朱少阳挤了个媚眼。

朱少阳见那女子似乎对祁连山的事所知甚多。

于是又问道:“为什么在下不能去祁连山?”那女子笑笑,说道:“小哥,你可知祁连山已被神鹰帮给重重防守了,任何人想上山都是死路一条!”

朱少阳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他也得去祁连山,从魏世骏手里拿到那副四景图。

于是他稍稍客气地对那女子说道:“多谢姑娘相告,不过在下有要事,必须得去一趟祁连山。”

那女子听了,又浪笑了几声。

扭着腰肢走了朱少阳面前,说道:“小哥,既然要去祁连山,我或许能帮得上忙,不过我得有个条件。”

朱少阳忙问道:“什么条件?”

那女子看了朱少阳一眼,说道:“那就是你我共度一宿。”

朱少阳听了,不禁一怔。

他没想到这女子竟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其实,这女子乃神鹰帮的巡查总监。

名叫林凤怡,乃江湖上有名的艳妇。

虽说已经年近四十,但外表却仍象姑娘一样,江湖中有不少男子死在她的石榴裙下。

名号人称“追魂艳姬”今日她奉魏世骏的命令,在祁连山下阻止上山之人,却没想到遇上了像朱少阳这样的美男子,不由春心荡漾。

于是在这里拦住了朱少阳。

朱少阳毫不犹豫地说道:“对不起,姑娘,这个条件在下不会答应的。”

林风怡似乎没想到朱少阳会拒绝她,当下说道:“小哥,你可知道这样做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话中竟透露了一些威胁的语气,“这个是不可能的。”

朱少阳坚决地拒绝答。

林风怡冷冷地笑了笑,说道:“既然小哥不答应,我只有强取了。”

说罢,纤手一伸,一掌向朱少阳身上拍来。

朱少阳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变脸。

略一迟疑,一掌就拍在了他的胸前。

幸好林凤怡这一掌没用全力,不然朱少阳就有可能命丧黄泉了。

不过这一掌仍把朱少阳给打得眼冒金星。

朱少阳不由火了起来,运起功力,一掌反攻林凤怡。

林凤怡见掌势迅猛,忙一挪身形,闪避了过去后,又对朱少阳媚笑了几声,说道:“小哥,别发这么大的火吗?要动手,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说着,便又向朱少阳扭着腰肢走了过来。

朱少阳见对方如此轻佻,心中也是十分厌恶。

于是双掌夹着十成功力向林凤怡攻了过去。

林凤怡对这两掌似乎并不在意,也出了双掌想将对方的掌力化解。

谁知掌力相接,她才知道自己估计错了。

她的身子被朱少阳的掌力给震退了好几步。

心中不由暗惊朱少阳的内力竟然如此深厚,她知道如果要靠自己的武功绝对胜不了他,看来只有靠绝技了,当下主意一定,双掌反而又向朱少阳攻去。

朱少阳见对方的内力不如自己,于是也不闪避,双掌迎了过去。

谁知掌力未接实,鼻子里突然闻到了一股香气,之后身子不由一软,便晕倒在地。

林凤怡见了暗暗笑了几声,自言自语道:“任你小子厉害,也躲不过老娘的‘掌底乾坤!”’说罢,便走到了朱少阳的身旁,双手将朱少阳拦腰抱起,便要离开这里。

突然,从林子一边传来了声音:“林凤怡,把那小子给老夫留下!”

林凤怡听了,不由一怔,没想到林子里居然还有人。

但她很快定了定神,大声说道:“既然知道老娘的来历,便现身一见,干吗躲在一边?”

林子里的人“哈哈”笑了几声说道:“要老夫出来,除非你家帮主亲自来请,不然老夫是不会出来的,不过你还是先听老夫的话,将那小子给我留下!”

林凤怡听对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里,不由怒问道:“凭什么你让老娘只你的话,你说留下就留下,我偏不,你能把我怎样片林子里的人并没说话,只是突然一道白光射在了一棵要有几人才抱得住的树身上。

随后树身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手指头粗般的洞。

林凤怡见了不禁失色地叫道:“弹指神通……你是……”

林子里的人冷冷说道:“林凤怡,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走!”

林凤怡忙将朱少阳放下,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

林子里的人待林凤怡走后,才缓缓地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只见此人身材不高,一副慈善面孔,年纪约有五六十岁。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朱少阳。

从怀里掏出了一粒白色的葯丸,纳入朱少阳的口中,让他吞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朱少阳醒了过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知道是他救了自己。

当下对老者抱了抱拳,说道:“在下朱少阳,谢谢前辈救命之恩!”

老者对着朱少阳望了几眼,说道:“你就是‘元圣天尊’的徒弟朱少阳了!”

朱少阳下山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谈及师父的名号,当即说道:“前辈怎会知道家师的名号?”

老者哈哈地笑了笑,对着朱少阳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和他几十年前就认识了,我跟他还是对老对头呢!”

说完,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朱少阳听得对方的这一席话。

脑海中不由想起了一个人来,脱口对老者问道:“前辈可是‘武林天尊’魏师伯?”

老者爽朗地笑了笑,说道:“小子,还好你师父告诉你我的名号,不然,我非得去找那鬼老头打一架不可。”

朱少阳见老者果然是自己的师伯。

忙跪拜道:“弟子朱少阳拜见师伯。”

魏廷贵扶起了朱少阳,说道:“好,好!死老鬼果然收了个好徒弟!”

接着,便问起朱少阳拜师的经过。

朱少阳便将自己拜师的经过告诉了师伯。

魏廷贵听了之后,也是对朱少阳说道:“你真是幸运,能拜在那死老鬼的门下,你可知道,这死老鬼收徒可严了,你真是有运气呀!”

朱少阳见师伯一提到师父便说死老鬼,觉得师伯似乎有些与师父不对,但他又不能明说,于是诿婉地说道:“师伯,你与师父可有过些争执?”

魏延贵听了,望了望朱少阳,随后说道:“还不是为了那招‘元武归一’?”

“什么?为了一招武功,怎么会这样呢?”

朱少阳反问道。

魏廷贵见朱少阳似乎不明白。

于是他解释了是何回事。

原来,“元武罡术”乃元圣天等与武究天尊合创的武术。

里面记录了各种武功以及他们二人的绝招。

但最厉害的还是要属他们二人集齐这些武功之后所创立的种种招式。

但在最后一招“元武归一”的创立上,两人起了争执。

元圣天尊认为在震天掌的基础上应该加入武当派的八卦游龙裳。

而武究天尊却认为应该在自己的绝学弹指神通里掺合八卦游龙掌,这样也许更厉害些。

由于两人见解不同,所以一直未能使这招融贯起来,两人也因此互不来往。

朱少阳听了魏廷贵这番话,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不能将口诀理解。

原来在口诀里有两句不同的话,怪不得。

想到这里,他不由突发奇想,如果左掌能施展震天掌的绝学“惊天动地”,右掌则使出八卦游龙掌的“龙游四舟”,双掌合使,暗加弹指神通,这可真是招奇招,可是又如何才能在出掌的同时夹弹指神通呢?

突然他又想到自己可以气为两用,那便在出掌的瞬间,真气急走气海之穴,再由丹田之气合而为之,使得弹指神通的速度比掌力更快,那么就可就可掌中有指,指中夹掌了,更叫敌人防不胜防。

想到这,他把这番想法告诉了师伯,魏廷贵听了之后,忙叫朱少阳命名出来看看。

朱少阳于运起功力,将这招依照自己所想的使了出来。

“轰”地一声。

只见两棵大树被朱少阳的掌力给齐根拔起,同时树身上竟分别有了两个指头大的洞,魏廷贵见了之后,心中也是十分赞赏。

这一把变化无穷,而且暗藏杀机,果然是招快如电。

魏廷贵不由脱口赞道:“你小子果真是聪明,竟然能创出此等好招!”

朱少阳见师伯对这招的招式颇为满意,心中也是十分高兴。

自己能将师父与师伯之间的矛盾化解,也算是报答师父之恩。

当下对魏廷贵说道:“师伯,师侄还有急事要办,要先行一步,请师伯原谅!”

魏廷贵笑着问道:“你可是要去祁连山去找那魏世骏?”

朱少阳回答道:“是的,师伯!”

魏廷贵听罢,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朱少阳。

朱少阳接过一看。

只见手里面竟是一块令牌,令牌上雕着一只老鹰。

魏廷贵笑着对朱少阳说道:“师侄,师伯与你第一次见面没什么送给你,就将这个神鹰帮的令牌送给你,凭此碑,神鹰帮中之人不敢拦你,希望能帮得上你。”

说罢,便施起轻功离开了这片树林。

朱少阳望着武究天尊离去的背影,真是感到这个师伯真是怪人。

想到这,不禁摇了摇头,将令牌收入了怀中。

腾起身形向祁连山奔去。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