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0章 比武取图

作者:黄易

这日清晨,朱少阳来道祁连山的山脚下。

这日正是神鹰帮帮主魏世骏和东北三省绿林总瓢把子顾海相约的日子。

因此祁连山的山脚下站了许多神鹰帮的弟子,看来戒备还是十分森严的。

朱少阳由于有“武究天尊”给他的神鹰帮的令牌,因此还是十分顺利地到达了山顶上。

在山顶上,早已站立了十几位武林人士,而其中一位鹰眼虎视,顾盼呈威的瘦削玄衣的中年汉子正是神鹰帮的帮主魏世骏。

而另一位身着蓝施的矮叟正是被东北三省绿林同道公推为总瓢把子的“翻云手”顾海,今日他们双方在祁连山顶相聚乃是为了解决双方的纠纷。

这本是一件很秘密的事,如今却不是了。

因为他们看见一位英俊的年青人也到了山顶上,心中不由十分惊讶。

而这个年青人正是朱少阳。

朱少阳礼貌地对这些人问道:“请问哪位是神鹰帮的魏帮主?”

魏世骏听了一怔。

没想到这年青人找的竟是自己。

他对朱少阳说道:“我便是魏世骏,不知阁下找我有何事?”

朱少阳见这位身穿玄衣的中年汉子便是魏世骏,于是接着说道:“在下朱少阳,此次来寻魏帮主,乃是为了向帮主借一幅图?”

魏世骏听了心中不由感到奇怪,于是问道:“什么图?”

朱少阳回答道:“是一幅有刘伯温题文的四景图。”

魏世骏听了朱少阳的话后。

心中十分惊讶,对方怎会知道自己手中有这幅四景图。

这幅图魏世骏一直把它当作宝贝来看,很少有人看过自己有这幅图。

但如今对方知道自己手中有这幅图,他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于是他反问道:“阁下凭什么要我将这幅图借给你呢?”

朱少阳笑了笑,说道:“魏帮主,这幅四景图乃在下的家传之物,因此我希望你能将此图借我一用。”

魏世骏不由一怒,说道:“阁下还是请回吧!这幅图我是不会给你的。”

说罢,手一挥,就让手下人要将朱少阳赶下山去。

朱少阳见此。

心中不由突生一计,于是他阻止道:“慢着,魏帮主,我知道要让你心甘情愿地将四景图拿给我,是不太可能的,这样吧!魏帮主,我们来打个赌!”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三粒在晒凤楼里拿的珍珠猫眼儿来,对魏世骏说道:“魏帮主,我这里有三粒宝石,相信价值绝对比你手里的四景图只多不少,我们作番比试,如果我赢了,就请魏主将四景图交给在下,如若在下输了,那么在下便将这三粒宝石双手奉下。怎么样?魏帮主?”

说完,朱少阳故意做了个挑衅的神情。

魏世骏见了朱少阳手中的三粒宝石,心中也是一阵狂热。

他知道朱少阳手里的任何一粒宝石都比那幅四景图要值钱了许多,更何况是三粒?

当下他也沉思了片刻。

接着对朱少阳说道:“阁下既然提出这个条件,那么我就答应与你作这番比试!只是这幅四景图现在不在我的身边,若不这样,比试在三日后进行,怎么样?”

朱少阳见对方提了这个并不苛克的条件,当下点点头答应了他。

三日后,祁连山顶,朱少阳与魏世骏一行就比武的方式谈论了起来。

最后,双方决定比试采用三局两胜,神鹰帮选派三人与朱少阳进行比试。

首先由神鹰帮的总护法,九指禅师与朱少阳进行第一场的比试。

这九指禅师原尖少林寺中习武,后来在一次下山途中犯了色戒,被赶出了少林寺,后投奔了神鹰帮中。

由于他武功高强,魏世骏便委以他总护法的职位。

九指禅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向朱少阳合掌当胸。

冷然说道:“朱少侠,贫僧想与你在双掌上比试一下,不知少侠意向如何?”

朱少阳点头说道:“大师既然提出,那在下只有接受了!”

说罢,微微一笑。

九指禅师点头一笑。

便首先走向了一块石砰的中央。

气静神闲,魏然卓立。

朱少阳见了九指禅师的神态,发现对方的左掌似平有些异状。

于是暗自留神,缓步向魏立石坪中央的九指禅师走去。

相距五尺,止步对峙。

九推禅师对朱少阳冷冷说道:“朱少侠,可以开始了。”

语音刚消。

朱少阳的身形业已欺近三尺,举起右掌,向九指禅师当胸拍去。

原来朱少阳知道这番比试是场恶战,占得先机,对自己就会有利些。

因此他决不与对方客气。

九指禅师想不到对方说打就打,出手职此迅捷!

故而一起手便落险境,无法避开朱少阳这招当胸拍来的“天地暗色”。

先机被占,闪避又难。

九指禅师于是索性放弃防守,右手屈指成钩状,抓向朱少阳的“天灵百会”要穴。

攻敌之必救,以解己之难救,九指禅师所采的策略,也十分符合兵法。

朱少阳自然不肯硬拼,足下微一换步,身形闪开数尺。

而九指禅师则趁着来少阳闪身避势之间,追踪发掌“钟馗抓鬼”、“上苑探花”、“寒潭银网”三式奇诡无椿的罕见招术,连环攻出。

朱少阳不知是存心诱敌?还是闪避为难?竟被九指禅师的漫天掌影硬把身形围住。

九指禅师见对方无法走脱,遂冷笑了几声。

宛如狂风虹雨似的接连攻击了十几招。

这十几招,每一招都凌厉无比,使得朱少阳招架为难,身形渐乱。

但朱少阳虽已身法渐乱。

汉每次均能在千钧一发之中,似有神助他,把危机恰巧度过!

在一旁观看的魏世骏等人的脸上,不由都浮现出一丝阴险之色。

原来魏世骏与手下早就商议过了。

以比武为名,将朱少阳杀死,这样既可获得宝珠,又不必将四景图交给他。

而这时,朱少阳也已心间雪亮地有了警觉。

因为他倚仗师门绝学“飞天步”,接连闪避了九指神师二十几招的凌厉攻击。

却发现对方始终仅以一只右掌施为,左手却深藏袖内,从不现出,这种现象,朱少阳心中肯定对方庄掌上,藏有什么厉害杀着。

而这时朱少阳突然改变身法,不守而攻,抢步直弹入中宫,暗把“弹指神通”,暗聚在左手的指上,而右手却向飞指禅师的左助捷如电光火石一般,发出一掌。

九指禅师见对方向自己的左肋部位攻来。

于是不加闪避地冷笑了几声,微扬起左手僧施大袖,向朱少阳疾攻的右掌迎去。

九指禅师虽已翻掌接势,但左掌仍藏在袖内,直等双方手掌将合之际,方才看见他自袖中伸出五指。

朱少阳在此瞬间,看到了对方的左掌掌心暗藏了一块小型钉板。

朱少阳见此,忙使出“弹指神通”,一缕指光闪电般射向了对方的掌心。

同时身形闪了过去,听听一声惨叫,九指禅师与钉板都被穿透了一个指头般的洞,他的这只左掌等于是废了。

原来九指禅师在掌藏的这块小钉板长一寸有余,宽也一寸不,板上铸有十三根半寸锐刺,淬有剧毒。

他想扣住朱少阳的手掌。

他把自己掌心,往外一登,则对方手掌上必然添了十三个半寸深浅的小洞,身中奇毒而成。

谁知害人不成,却把自己的左掌给害了。

朱少阳见此,冷冷地对魏世骏说道:“魏帮主,在下侥幸胜了第一场,不知第二场与谁比试呢?”

朱少阳原以为这场比试必是魏世骏无疑。

谁知魏世骏却派了另一位帮中人出来,此人及魏世骏手下的一大心腹。

名叫冷飞,此人武功所学颇杂,而且十分纯熟。

他在帮中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

冷飞冷冷地对朱少阳说道:“朱大侠,既然双方比试,又何必再限定什么武功、兵刀、暗器,拳脚?干脆不如无所拘束,各尽所能!看谁先把谁放倒?”

朱少阳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就依你所说的……”

话犹未了,冷飞身形疾转,竟已使出杀手。

他在上场之时,便已暗在左掌中扣了七根“燕尾淬毒针”,右掌中扣了一把“落魂砂”,并在鞋底下暗藏了一对飞刀。

如今身形疾转,双手齐场,七根“燕尾淬毒针”,一把“落魂砂”,全打向了朱少阳的面门要害!

脚下双足一踢,两桶飞刀,飞射朱少阳胸前的左右期门“重穴”。

冷飞不仅三般恶毒暗器齐发。

同时疑聚自己绝学“金砂掌”,随在大批暗器之后,一式“虎扑群羊”,双掌齐伸,猛向朱少阳的心窝击去。

如此变生仓猝,猝然发难。

魏世骏不由暗自得意,认为朱少阳恐怕难逃此劫?

果然,朱少阳也未想到冷飞会碎然发难,手段而且如此卑鄙,要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强提了一口真气,运起“元武罡气”护住了全身。

这时三股暗器不由被反弹了回去。

冷飞没想到会产生如此变化,要想闪避也是来不及了,三股暗器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当场便死了过去。

魏世骏见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心中也是十分震惊。

他怎么也没料到对方的武功如此高深,自己这方只有接受失败的结果。

不然,动起的来,自己也许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他可不想拿自己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神鹰帮同对方相拼。

于是转脸一笑,说道:“朱少侠,真是好武功!这便是你要的四景图!”

说着,便将怀里的图递给了朱少阳,随之便告辞离去。

朱少阳打开一看,只见画中画的乃是菊花,同样右上首也有着刘伯温的题文,正是朱少阳要的四景图。

想到四图还缺其一。

朱少阳决定即日起去沈阳。

在路途间。

他听说沈阳那里战事已起,明军已开始大举进攻赫图阿拉城了。

而且沈阳城中更是守备森严。

朱少阳闻得此讯,不禁想起了努尔哈赤,自己如果一个人要想去拿得那幅图,可能不太容易。

想到这,他决定不去沈阳。

而去赫图阿拉城与努尔哈赤面谈一番。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