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3章 得救解秘

作者:黄易

此时,贺世贤正坐在堂屋喝茶,等待夫人查监的消息。

贺世贤望着烟圈,眼前出现了幻觉,由一千名刀斧手押着镇亲王进京,步入呈殿,众人夸赞贺世贤有功,皇上亲赐蟒袍玉带,黄金白银……

门被推开了,贺世贤见夫人进来,慌忙站起,问道:“夫人,囚禁之人可是那镇亲王?”

“一点也不假。”

“你不是开玩笑?”“人命大事,谁敢开玩笑?”

梨花脸绷得紧紧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押送京城,邀功领赏!”

贺世贤高兴得身体直颤。

“他与你有何冤仇?”

梨花进逼了。贺世贤不解其意,反问道:“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君子向来不杀无辜!”

梨花站起来,两眼盯住贺世贤,说道:“既然镇亲王与你无冤无忧,你为什么要伤害他?”

接着她又问道:“夫君,你还记得秦王李世民遇险,众生救驾的故事吗?”

贺世贤一时被问得晕头转向。

他吸完一袋烟,把烟袋一扔,惊愕地问道夫人:“你是叫我把他放了?”

说着,他摇摇头,又道:“不,不能,不,我若把他放了,皇上怪罪下来,岂不罪责难逃!”“你的忠心倒可嘉。”

梨花淡淡一笑道:“可惜替殷纣王,秦二世那样的昏君卖命,那可是愚忠啊!”

贺世贤刚想辩解,贺夫人马上抢先说道:“李成梁杨镐,刘迁可谓尽忠尽义,可是他们哪个有好下场?罢官的罢官,下狱的下狱,战死的战死。难道夫君想步他们的后尘?”“你这是替镇亲王说话!”

贺世贤六神无主,有几分恼怒地说道:“镇亲王与你是何亲何故?”

“是我的救命恩人!”

接着梨花把自己从小卖艺,后来在酒店被朱少阳所救的前前后后说说了一遍,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丈夫面前,恳求道:“夫君,请看在我的面上,救救镇亲王吧!‘”

贺世贤不加理睬,梨花步步进逼:“夫君如若不肯给我这个面子,那我就撞死在你的脚下。”说着,梨花甩头朝椅脚上撞去。

贺世贤猛地一惊,上前拉住梨花,然后将夫人扶起,为难地说道:“我可以答应夫人的请求,可镇亲王被俘之事,已有人知道,此事若传出去,岂不招来大祸?”

“谁能认出镇亲王?”

贺夫人问道。

“贺小六。”

“他以前在宫曾亲眼见过镇亲王。”

“噢!”

梨花冷笑道:“贺小六临阵脱逃,已够死罪,靠这样的人作证,岂不表明你是窝藏逃兵!夫君,你不要再干那种引火烧身的傻事喽!”

贺世贤被说服了,在梨花的策划下,以夜审为名,把朱少阳带到了总后府。

二人寒暄一番,就一起人席作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贺世贤有些醉意,就发起牢騒来:“当今皇上整年花天酒地,婬乐无度,我们这些带兵的一无粮,二缺饷,怎么混下去?真他个奶的,皇上,皇上,就是‘黄’了上‘西天’!”

朱少阳见贺世贤这副模样,知道他已差不多了,于是对贺世贤问道:“贺总兵,听说你手里有幅刘伯温题文的四景图?”

贺世贤又斟了一杯酒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幅图!”

朱少阳听罢,忙说道:“不知贺总兵可否将此图让给在下?”

贺世贤听完,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不可,这幅图可是有着明朝大臣刘伯温的题文,可以说十分珍贵呀!”

朱少阳听了,想了想,就从怀里掏出两粒宝石,说道:“贺总兵,这样可以吗?”

贺世贤见了,不由暗自惊叹:“这两粒宝石可比那幅图珍贵多了!”

当即命人去他的卧室取那幅四景图。

不一会儿,下人将图取了过来,贺世贤将图交给朱少阳,接着又拎起银酒壶为朱少阳斟了满满一杯酒,说道:“来,干!”

贺世贤话音刚落,贺小六推门进来。

他一愣神,接着嘻皮笑脸地说道:“哟!总兵大人,您长几个脑袋?”

贺世贤虽有几分醉酒,但头脑仍很清醒。

他想:“抓获镇亲王,只有他一人知道底细,万一这小六子将消息传出去,必招大祸,今日何不先下手,以除后患。”

贺世贤想到此处,一面从身上摸出匕首,一面说道:“小六子,你身后是谁?”

贺小六刚一转身,一刀飞去,贺小六应声倒毙。

又过了一日,贺世贤派人把朱少阳送至城外。

朱少阳回到了赫图阿拉城之后,将所探得的情报告诉了努尔合赤,努尔合赤听完之后,问道:“朱兄,那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朱少阳回答道:“依我看,我们应该先实行第一步的策略,然后再作相应打算。”

努尔合赤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朱少阳心想自己已经获得了四幅景图,只是图中的秘密地还不知道,他决定问问努尔合赤。

于是问道:“佟兄,你可知道四景中的秘密?!”

努尔合赤听了后,叹了口气道:“不瞒朱兄,对于四幅图的具体秘密,我不是十分清楚只是听别人告诉我,这里面藏有你所需要的那只方鼎,另外还隐着一个关于大明朝的秘密!”

朱少阳听罢后,心中不由觉得有些失望。

没想到努尔合赤也不知道图中的秘密,看来只有慢慢研究了。于是,在与努尔合赤又作了一番长谈之后,他便回到自己的住处。

朱少阳将四幅图—一摊开摆在了桌上,之后又倒了碗茶喝了几口放在了画的边上。

他将四幅图仔细地看了又看,发现并不能看出什么端倪。

他又看了看四幅图上的题文,也没有什么秘密之处。

他不禁怀疑这四幅图中,是不是没有什么秘密。

他忽然沉得口有点渴了,于是端起碗喝起水来。

当他喝完把碗放回去之后,忽然发现画了几朵“菊花”的画上竟然有水滴在了上面,朱少阳忙拿起长袖将水擦去。

可就在这时,他发现滴水的画面上,竟然慢慢地呈现出另外一种图案。

他突然有所醒悟,原来这四幅图上涂满了一种葯水,只有当图浸到水时,图中的秘密才会显现出来,自己以前从军时就听人说过怎么自己就没有想这一点。

于是朱少阳立即将水酒满了四幅图上,静静地等着图中的变化。

约莫多了十几分钟,四幅图中秘密全部呈现了朱少阳的眼前。

原来,秘密竟是一幅地图,只见地图上写明了秘密的所在外。

原来是在长白山中的一个山洞里,朱少阳默默地记住了山洞的位置,便将四幅图—一毁去。

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赶去,以免节外生枝。

另外,朱少阳也十分担心,他怕自己要寻的母鼎也许在这里。

第二天一大早,朱少阳便与努尔哈赤说自己有事去办,要远行一段时间。

努尔哈赤听听罢之后,一心挽留,便朱少阳去意已定,努尔哈赤只好任其远走,但仍一直将他送至城门口,又挑了一匹蒙古良驹送给了朱少阳。

两人惜别而去。

朱少阳出了城门之后,使策马急奔长白山而去。

可就在他离开赫图阿拉城时,早已被几个“斩”

的密探所盯上。

原来他的行踪已经时时刻刻被阴虎手下的人所知道,而这时,阴虎在京城也呆不住,他觉得再也不能让朱少阳继续寻找下去。

于是他立即发动了所有的手下去找朱少阳并全力杀之,自己也同时前往朱少阳的所在之处。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