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4章 层层追杀

作者:黄易

朱少阳离开赫图阿拉城后,一路快马加鞭。

他的心里充满了焦急之情,恨不得能马上到达藏有秘密之洞。

但是他却不知道上这一路上已经布满了层层追杀。

这日,朱少阳来到了一所路边的酒店里,准备填饱肚子再作赶路。

而这时酒店里有一桌上的客人已盯上了他。

这些人正是“斩”的杀手,见朱少阳进来之后。

四个人不由相互使了个眼色,便相继离桌,向朱少阳走了过来。

而此时朱少阳也发现有四个人向自己这边走来,且腰间都藏有兵器,他不禁暗中提高了警惕。

四个在距离约有一尺多远时。

突然拔出了兵器,一言不发,便向朱少阳刺来,而且四柄长剑呈四个不同的方向,一看就知道,这四个配合十分默契,一下子便封住了朱少阳的退路。

朱少阳见四人四辆长剑刺来,并不闪避,双掌齐发,将刺向自己面门的一柄长剑荡开了过去。

然后闪电般地移到这个杀手的身边,一掌结果了这个杀手的性命。

其余三个杀手见朱少阳一个照面便结果了自己的一个同伴,心中不由十分惊吓。

对方武功竟然如此之高,自己三人可能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主子已经下了追杀令,无功而返,也是死路一条。

于是三人头皮一硬,又一齐挺剑向朱少阳刺去。

朱少阳见三人仍不知死活,心中不由十分愤怒。

于是双手运起“弹指神通”,两缕指光向其中二人的持剑的手腕射去。

随着两声惨遭叫声及长剑的落地声,两个杀手握着各自受伤的手腕停了下来,而另外一个杀手长剑已刺近了朱少阳的胸前。

朱少阳及时一挪身形,避开这柄长剑后,右掌拍在了对方的持剑的手臂上,随着一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这个杀手也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

朱少阳见这三人没有动手之力,便付了饭钱,骑上了马,继续向前赶路。

一路上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在此要杀他,幕后的主使之人又是谁,想起种种奇怪的事,他的心里一点头绪都没有。

正想着这些奇怪的事。

忽然,路边一声女子的尖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朱少阳勒疆停马,发现声音是从路旁左侧的树林里传来的。

他不由产生了好奇之心。

于是翻身下马,向树林里走去。

走到树林里一看。

只见一名女子倒在了地上,另外还有两个凶恶的男子正在动手脱那女人的衣裤。

朱少阳见了。

忙一声怒喝:“无耻贼子,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强姦民女!”

那两个男子似乎没想到树林里突然会有人出现,忙拔腿就走。

朱少阳见此,便走到了那倒在地上的女子的身前,蹲下身去。

只见那女子业已闭起了双眼。

他不由轻身唤着:“姑娘,你醒醒!姑娘……”

突然。

倒在地上的女子睁开双眼,随即右手一扬,一篷暗器射向了朱少阳的面门。

朱少阳忙抬起了右手遮住了自己的面门,暗器都打在了他的右手手臂上,他忙运气护住心脉,以防暗器有毒。

同时用左手拔出了暗器。

接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粒葯丸,服了下去。

这时,倒在地上的女子慢慢站了起来。

冷冷地说道:“怎么样?朱公子,本姑娘的暗器还不错吧!只可惜未能要了你的性命!”

说罢,刚刚的两名男子又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朱少阳这时才知道。

原来这是敌人设下的陷阱,没想到自己险些送了性命。

而这时手臂上并没有出现麻痹的感觉,也不再有血流出,并无大碍。右手仍能活动,心中不由定了定。

但却是十分愤怒,遂怒问道:“在下与你们究竟有什么过节,竟要致在下于死地?”

那女子冷冷地笑了笑。

随即说道:“你还是到阎王爷那里去问吧!动手!”

说罢,拔出手中的长剑,一招向朱少阳刺去。

其他两位男子见了,也都拿起兵器向朱少阳攻了过去。

朱少阳对这女子十分憎恨。

因为她不光骗了自己,还险些要了自己的性命。

于是对女子这一剑,并不闪避,双掌夹着十成功力向那女子攻了过去。

那女子似乎知道厉害,于是身形向一边闪避过去,而跟在他身后的两名男子,却被掌力击了个正着,双双被震得飞出好几丈远外,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那女子见了,脸色不由一变。

随后左手掏出一把暗器,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向朱少阳射去。

接着身形一动,长剑又向朱少阳攻来。

朱少阳见这女子出手如此狠毒,心中更加气愤。

于是运起“元武罡气”,并不作任何闪避和攻击。

那女子见此,心中不由高兴。

心想这回你还不死。

可谁知,暗器在离朱少阳身前不远处突然反射了回来,而且速度更快,她已经闪避不及,只有用手中的长剑来去挡自己的暗器。

虽然击落了这些暗器,但仍有好几枚暗器打在了她有腿上,她不由倒在了地上,呻吟了起来,她的双眼被自己的暗器废了,真是自食其果。

朱少阳望着倒在地上的这一女二男,暗自摇了摇头,向树林外走去。

经过了敌人的两次伏击,他知道在接着的路上,还会出现类似的伏击。

于是他心中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

经过一番颠簸,天色已快暗了下来。

朱少阳决定要找一处住下来。

第二天再作赶路,可是在他眼前并无房屋,他不由有些着急起来,只好继续策马前行。

这时,他发现前方有灯火,心中不由一喜。

于是骑马前往,走到灯火前,发现果然是一户人家。

朱少阳翻身下马,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吱呀‘一声,门开了。

只见一位驼着腰背的白发老汉出现在了朱少阳的眼前。

朱少阳忙礼貌地对老汉说道:“老伯,在下路经此处,由于天色已晚,因此想借住一宿,不知老伯可不可以?”

老汉抬起头望了望朱少阳。

随后对朱少阳说道:“好吧!公子,请进!”

朱少阳忙道了声谢,随后将马拴在了门外,跟着老汉进入了屋内。

老汉将朱少阳领到了屋内。

朱少阳看了一下,发现屋内的摆设已陈旧不堪,只有一张木桌,几张木凳,以及一张木床。

老汉让朱少阳坐在了桌上,随后又倒了碗茶水给朱少阳,说道:“这位公子,可能还没有用饭吧?”

朱少阳点了点头。

老汉接着说道:“那好,公子,老朽这就替公子去弄些饭菜来!”

朱少阳又道了声谢。

老汉便进了里面的厨房去弄饭了,而朱少阳则坐在屋里打量起四周来。

没多久,老汉便端了饭菜上来。

朱少阳望了望饭菜后,突然喝道:“阁下还是不要再装下去了!”

驼背老汉不禁一怔。

随即笑了笑,说道:“公子,何出此言?”

朱少阳并不理睬,继续说道:“莫非要在下动手不成?”

老汉闻之又笑了笑,说道:“公子,是在说笑吧?”

说罢,身形向下一低,只见几根强弩从老汉的背后猛然射出。

此时朱少阳早有准备。

身子向下一低,强弩贴身而过,射在了朱少阳后面的墙上。

而这时,老汉竟直起了身子。

冷嘿几声,向朱少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乔装打扮的。”

朱少阳则缓缓地道:“第一,阁下的右手中指上有一道圆形印痕,我相信是长期带戒指形成的;第二,朱少阳指了指门边上的墙下,墙的下角有一道血迹,而在你家中并没有任何性畜,因此我相信这肯定是你杀了这屋中的人时溅在那里的。”

接着,朱少阳又指了指桌上的一碗牛肉,说道:“这碗牛肉平常百姓根本吃不起,而且屋中的陈设又如此简陋,这么多疑点,阁下设置的这个局也太差了吧!”

那乔装的老汉听了之后,似乎没想到自己所布置的这个陷阱会有这么多的破绽。

但他随即阴险的笑了几声,接着撕去了粘在嘴角上的胡须和戴在头上的白发。

这时,老汉竟变成了中年男子,随后说道:“就算你看出了这么多破绽又如何?今天,你仍是死路一条!”

说罢,双掌一扬,两股掌力向朱少阳迎面而来。

朱少阳见此屋内空间太小,于是运起双掌,封堵住了对方的掌力。

只听一声巨响,房屋似乎都要塌下般似的。

朱少阳忙飞出门外,而对方也屋尾随而出,口中还说道:“怎么,打不过便想逃?”

朱少阳突然将身形停住,转过身子,说道:“刚才地方太小,现在可以了!”

说完,双掌夹其十成功力向对方攻去,而对方并不硬接,只是闪避了朱少阳的双掌,随后也还了两掌。

一时双方你来我往,四掌互攻守。

这中年汉子乃是阴虎让手下重金聘来的武林高手杜庆。

此人掌上功夫十分了得,而且为人也是阴险毒或。

此次为了追杀朱少阳,竟将茅屋中的一女二男全部杀死,然后等着朱少阳自投罗网,谁知竟被朱少阳给识破。

朱少阳经过一番交手之后,发现对方功力也是十分深厚,要想击败或者杀死对方看来并不容易,只有施展绝学了。

于是他掌法一变,施出“元武罡术”中的“元武掌法”来,这不是他第一次用这套掌法,只见掌法使出,威力、招术、变化均在震天掌法之上。

朱少阳也是进攻越来越多,而杜庆越打越心惊,他没料到来少阳的武功这么厉害,本来他以为杀一个年青人,何必让国师兴师动众。

如今这才知道,可他仍在竭力抵挡朱少阳的攻击,只是攻击越来越少,防守则变多了。

这时,朱少阳施出“元武掌法”里的一招精髓,“元武乾坤”这招表面看来是武当派的八卦游龙掌的“龙出四海”,其时里面暗藏了少林的罗汉掌,以及峨嵋派的峨嵋掌法,变化无穷。

而杜庆不知底细,双掌迎着朱少阳攻来的双掌抵挡过去。

而朱少阳却突然变招,一招“罗汉在心”闪电般地打在了杜庆的胸前。

杜庆当场被打倒在了地上,口吐了几口淤血,幸亏他功力深厚,还不至死。

随即猛一咬牙,强撑着身子,逃了出去。

朱少阳见杜庆逃了,也不追赶,回到茅屋中吃起饭菜,还好杜庆在饭菜中并没有下毒,也许他以为根本不须用毒,便可以解决了朱少阳。

接着,朱少阳便在这座简陋的茅屋中度过了漫长的黑夜。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