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5章 双雄争斗

作者:黄易

翌日,朱少阳骑马继续赶路。

昨日敌人的三次刺杀虽然没有得逞,但朱少阳心里十分清楚,他的这番路途上还有危险在等着他。

果然不出朱少阳的意料之外。

他刚行了约半个时辰的路程,突然从路两旁窜出了一群人,约有十几个之多。

朱少阳定眼一看,拦在自己面前的有十四个人,只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其余十三个全部身着黑色的紧身衣,这群人正是“斩”的首领熊飞以及他手下的“杀手十三星。”

熊飞见了朱少阳后,只说了一句话:“动手!”

一声令下,杀手十三星迅速地围成了一个阵势,将朱少阳连人带马围了起来,这个阵势也正是“杀手十三星”的杀手锏,名为“十三杀星阵”,丧在此阵中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这也是“斩”得以成名武林的一大绝学。

朱少阳见了这种形势,知道自己又将有一番恶战,于是翻身下马。

而“杀手十三星”并没有趁机发动阵势。

原来这个“十三杀星阵”乃是后发制人,一动而发其势。

因为朱少阳没有主动攻击,所以这“十三杀星阵”也没有发起阵势。

朱少阳见了这十三个杀手所围成的阵势,心中也清楚这肯定是对方的一大杀着。

因此心中不改大意,仔细地观看对方的动静,双方互相僵持着,似乎都在等待对方的攻击。

突然,朱少阳的马出出一声嘶叫。

“杀手十三星”为之一怔。

朱少阳趁机双掌齐发,两股掌力向着正前方的几个人攻去,而这几人并不闪躲,反而一齐舞动手中的长剑,将朱少阳的掌力给化解了。

这时,其余的杀手纷纷挺剑向朱少阳交叉刺来。

朱少阳见此,忙使出飞天步将这些长剑给避开。

当朱少阳避开这“十三杀星阵”的第一轮攻击后。

这时第二轮攻击又来了,十三个杀手分了了三批向朱少阳攻来,时而合起围攻,时而一批一批的攻击。

朱少阳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打法,因此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闪躲或进行防守,但敌人的连环攻击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招架不住,长此下去可不是办法。

站在一旁观战的熊飞见自己的手下战了上风,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他在收到昨天三次刺杀朱少阳的计划都失败后,心中十分恼火,而且还被阴虎给怒斥了一顿。

因此今天他决定和自己最得力手下“杀手十三星一同来阴击朱少阳,看着被自己的手下围住攻击而又没有多少还手之力的朱少阳,熊飞的心总算定了下来,心想自己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朱少阳虽然在“杀手十三星”的围攻下险象还生,但他依靠自己深厚的功力以及飞天步法,每每都能化险为夷,虽然他并没有反攻,但他一直在寻找此阵的破绽之处。

随着朱少阳对此阵式的了解,以及观察,他渐渐地发现了这个“十三杀星阵”的破绽。

那就是这个阵势的首脑人物,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杀手,几乎这个阵势就是他的身体,他的一举一动都决定了这个阵式的攻击方式与方向,找到了阵式的灵魂。

接下来朱少阳就决定一举将这个阵式给击毁。

又一轮攻击开始了,朱少阳在躲过了一批人的攻击之后。

突然发起全力向络腮胡子所在之处攻来,而其余的杀手则纷纷护在了他的身旁。

朱少阳并没有出掌,而一缕指光飞快地射向了络腮胡子的胸前,一声惨叫声,络腮胡子应声倒在了地上,其余的杀手一下子毫无章法,杂乱无章地向朱少阳攻击。

朱少阳振起精神,连续使出震天掌法的“惊天动地”、“八方风雨”等绝学,将剩下的十二个杀手不是击伤就是击毙,转眼间,路旁又恢复了平时的安静。

熊飞望着躺在地上的手下,又望了望站在自己不远的朱少阳。

心中真是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还没有一丝还手之力的朱少阳,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将自己的“十三杀星阵”给破掉,看来对方的开功确实高强,不然主子又怎会对此人如此重视。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是有些小看了这个对手,但他的心中又涌起了一种兴奋之情,他知道这是在与高手对战时自己才会有这种感觉的。

于是慢慢地走近朱少阳。

朱少阳见这位穿着白色长袍的汉子走向了自己,心中十分清楚也许这才是最厉害的。

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神及其身上都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朱少阳的心中不敢大意,忙将真气调息了一番,以准备即将而来的更为激烈的拼斗。

熊飞缓缓地走近了朱少阳,冷冷地说道:“朱少阳,你真是命大,我手下的几番刺杀都未能置你于死地,看来只有本人亲自动手解决你了!”

朱少阳听对方说了这一番话,不由问道:“在下不知与阁下有何过节,竟然要三番五次地刺杀于在下,不知用意何在?”

熊飞见朱少阳一无所知,不禁冷笑了几声,说道:“对不起,在下也是奉命行事!

朱少阳听后,暗自一怔。

没想到对方竟然否认自己是主谋杀害他的人,所他的话,他也不过是一个杀人工具罢了。

想到这些,他的心中不禁有些失望,但了很快又恢复了镇静,平静的对熊飞说道:“阁下可以动手了!”

熊飞见朱少阳表现得如此镇静,心中也是微微一怔。

这种表现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从他十三岁开始成为一名杀手后,不知有多少人在面对着他时表现出各种各样的神态,有些人在他面前下跪求饶,有的人则吓得不知所措,有些人在知道他是杀手时,掏出银子来收买他,更有些人则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长此以来,看着别人在面对死亡时的神情已成为了熊飞的一种乐趣。

可如今来少阳的神情却并没有象熊飞以前见过的那些人一样,这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同时他的心中又很兴奋。

因为他可以同一位高手作番决斗,这种感觉已经有许多年投有过了,那还是在他第一次杀人时出现过的。

当时的他面对着的是一位在武林中成名已有多年的镖师,虽然那次他受了很重的伤才将那位镖师杀死,但他还是成功了。

从那次以后,他正式成了一位在刀尖上打滚的杀手,而那种兴奋的感觉也再没有出现过。

熊飞缓缓地向朱少阳走了过去,在距来少阳还有五尺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冷冷地对朱少阳说道:“我叫做熊飞,希望你能记住我。”

说完,双掌便向朱少阳攻出,掌势迅猛。

朱少阳也是想试试对方的功力如何,于是也不闪躲,运起了八成功力,向前平推了出去,四股掌力接了个实。

因为他知道来少阳的功力深厚,但他想消耗些对方的功力后,再使出绝学来一举杀之。

因此,出完双掌后,再次出掌向朱少阳攻来,而朱少阳并没有再次用掌力抵挡,而是使出了“飞天步法”闪避了这两掌,与此同时也还了熊飞一掌,双方一时互有攻守,斗得难分高下。

熊飞使的是“七毒掌”,这种掌法里面暗藏有毒力,在练这种掌法之前,必须将双掌浸在由蛇、蝎子、蜈蚣、四脚蛇等七种毒物的毒液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以吸收这些毒物的毒力,然后再练掌法,时同还要浸泡一年,才能算有成效,这种掌法在施展时会带有腥臭之气,功力稍差的人闻了以后,会头晕目眩,而朱少阳此时并没有这种感觉,但这难闻的气味还是让他有些受不了,这种感觉真有点象在打仗时遇到了敌人的毒气弹。

朱少阳知道对方的掌风中必夹有毒力,如果万一被对方的掌力给击中,后果可是十分严重,这样对自己并没有多少好处,虽然自己的功力比对方深厚,但是自己的掌法却并没有像对方那样暗藏乾坤。

因此此时的朱少阳并不出掌,而是一味的闪避,真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熊飞见朱少阳似乎知道自己掌法的厉害,并不还掌攻击,心中也是没有办法。

虽然他的掌法常逼得朱少阳身形错乱,但他总能在最危险的一刹那闪避开去,熊飞知道对方必有绝顶身法,他的心中十分着急。

因为这套“七毒掌法”十分消耗真力,如果再这样打不着对方的话,可要另想他法,不然的话,对方没有打着,自己反倒累垮了。

双方各自打着心中算盘。

朱少阳又躲过了熊飞的十几招的攻击。

突然他心中一亮,双手中指同时使出“弹指神通”,两缕指光射向了熊飞,熊飞忙使出一式“开天辟地”向两缕指光攻了过去,但是掌风根本化解不了这两道指光,熊飞见势不妙,忙腾起身形,向上提升,躲过了这两道指光。

朱少阳见自己的“弹指神通”可以破掉对方的毒掌,心中不由一宽,身手也放开了,而这时,熊飞则处在了下风,他根本无法抵挡对方的指力。

因此在躲过了几招后,便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一对梅花刺。

双刺在手,熊飞又开始放手攻击了,只见他时而刺,时而戳,时而挑……,真是变化万千,使的也正时他的绝学六十四路“飞云斩”。

朱少阳见对方使出了兵器,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但是对熊飞在一对梅花刺上的造诣仍是十分佩服,双刺在他的手里有时有如双剑齐刺,有时又如双刀齐劈,有时则如双棍齐打……

真是兼具各种兵器之长,果然是名武林好手。

朱少阳并没有拨出长剑,仍是空手对敌,但情形却相当狼狈。

过不了一会儿,一声清脆的拔剑出鞘的声音。

终于双方展开了兵器上的一番较量。

熊飞见朱少阳使出了长剑,心中并没有太大的畏惧,身形也没有慢下来,反而好象更快了,原来他的双刺更兼有锁兵器及点穴的妙用,真可以说是妙不可言。

而朱少阳一剑在手,开始稳住身形,施展出“天心剑法”与双方展开了互攻。

双方都是以快打快,兵器相接的声音以及衣袂吹动的声音,另外再加上双方飞快的身形,真是武林中难得的一场比武,可是并没有多少人能欣赏到熊飞的“飞云斩”,也许只有死人。

朱少阳以一把长剑力拼熊飞的双刺,真是激烈非凡。

熊飞的“飞云斩”法真是独门绝学,专走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攻击,再加上他的一对梅花刺本来就属奇门兵器。

因此朱少阳常常被对方杀个措手不及,幸亏他有绝顶身法“飞天步”,不然的话他说不定早就丧命在熊飞的“飞云斩”下了。

此时,熊飞也很吃惊。

心想对方竟能抵挡住自己的一半的“飞云斩法”,真可说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他的心中也是暗自佩服对方的武功,但他的手底仍全力施展,将“飞云斩法”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把每一式都显示出熊飞的功力,真不愧为“斩”的首领。

而朱少阳的“天心剑法”虽然能有时克制住对方的梅花刺,但是并不能完全压制住对方,反而有时被对方所制。

“天心剑法”虽然剑招奇妙,但走的都是明门明穴和正锋。

因此,在对付熊悄的“飞云斩”时并不能收到多大的功效,但熊飞对朱少阳使出的剑招,仍是有些畏惧。

朱少阳见熊飞招招全力施之,下手如此之狠,真是有如饿虎扑羊,但他并没有被对方的杀气所惧,反而激起了心中的斗志。

因此施展全身功力,左手“弹指神通”,右手“天心剑法”,两种武功一齐使出,与熊飞展开了更为激烈的争斗。

熊飞本来以为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将来少阳给解决。

可谁知在经过几十招后,朱少阳反而还以颜色,一指剑弄得他禁不住有些慌乱,“飞云斩法”虽然厉害,但是根本抵挡不了“弹指神通”,更何况还有招式精妙的“天心剑法”,但熊飞在抵挡住了几招后,突然将一对梅花刺闪电般地向朱少阳掷来。

朱少阳似乎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把兵器当作暗器来使,要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忙运起“元武罡气”

将全身护住,只见这对梅花刺在遇到朱少阳的真气后,突然从每一根刺中射出了一小逢细针,这正是熊飞的杀手锏“梅花乾坤”,当年他就是靠这一招杀了那名镖师成为了一名杀手,可没想到今天并没有成功。

等朱少阳收气后,这才发现熊飞已经将一把短的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胸膛,自己的剑势走老,也不管什么招式了,顺手把剑向熊飞面门掷去,双掌击向熊飞的胸部,熊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必杀技被朱少阳的浑招破了。

在他倒地的一刹那。

他突然对朱少阳说道:“朱公子,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要杀你的人乃是当朝国师阴虎,你要小心,他可不是……不是常人……,他……可能也快……来了!”

说罢,头一歪,双眼一闭,再也醒不来了。

朱少阳望着他的尸体,缓缓地走上前去,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熊飞,如今他终于可以安息了,作为一名杀手,活在世上真是太累了,也太危险了,因为杀手要保守住很多的秘密,且不能乱说,同时杀手的心理压力也是巨大的,他们的职业也是生活所通,如果能让每一位杀手重新选择的话,没有人会做的,相信熊飞也是一样。

朱少阳想了想熊飞临死前对自己说过的话后,便翻身上马继续向前奔去。

马蹄声越传越远,路上又恢复了宁静,也许只有些尸体能告诉人们这里曾有人打斗过。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