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6章 决一死战

作者:黄易

在平安地经过七天的行程后,朱少阳终于到达了长白山。

当晚,他在山下的一户猎户家借宿了一晚,准备第一天上山。

翌日一大早,朱少阳便告别了猎户,向山上进发。

按照着画中的地图所指的位置,仔细地辩清自己所外的位置后,便开始寻找起来。

由于有地图,因此朱少阳并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找到如图中所画的在一外流着溪流的隐蔽的山洞,朱少阳望了望四周现四周的景色竟然与一模一样,东面便是流着瀑布似的高山,南面则是一处花丛,花丛中要数菊花为多,而西面则是一片茂密的竹林,而在北面的一侧则是千奇百怪的石头,现在朱少阳总算明白了四景图的秘密。

过后,朱少阳便向着那有些神秘的山洞走去。

而在朱少阳进去之后不久,又一个人影跟着进去了。

朱少阳进入山洞后便点起了火捻子,将洞中照亮,由于图中没有指明山洞中的秘密以及如何走法,因此朱少阳的心中也是一片茫然。

因为在他的眼前有着两条路,他知道其中一个是出路,一个则是死路,可究竟是哪一条,他也是一无所知,望着两简要望一无底的道路,他思虑了片刻,便走了左边的一条路,他的心中也是嘭嘭乱跳,不知自己是选对还是选错了。

朱少阳在火光的照射下缓缓地向前走去,突然他的脚底一空,整个身子都往下滑了下去,原来底下竟是一个用泥土做成的滑坡,滑行了一段,总算停了下来朱少阳爬起一看,只见自己落在了一条大的过道,前面的过道约有十米的距离,两边也不再是山洞中的石头和泥土所围成的墙,而是业然经过了人为修整过的整齐的石墙,最奇怪的是在那长有千米的过道上竟有许多突出的石块,显得过道高低不一,虽然看上去很像是天然形成的,但未少阳知道这条里必装有机关,要想退是不可能的了,只有继续向前走,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看着这条过道,朱少阳一边向前走。一边运起功力,以防不测,他走在了过道的石板上,很小心地缓缓前进。

突然,一声“咔嗒”的声音传人朱少阳的耳中,他知道自己踩中了机头,于是闪电般地向前移去,只见从两边的墙上交叉射了几篷箭雨,幸亏他闪躲得快,不然的话,他的性命可就危险了。

就在朱少阳刚躲过这些箭雨后。

突然又从他的前后两方各有一根削尖了的长木向他的位置飞快袭来。

朱少阳急忙向一边闪避,脚尖在点了墙避之后,又闪电般地向前掠去,两根木被相撞坏了,而在同时,墙壁上又是篷箭雨射了出去,结果都打在了长木上,而这时朱少阳,早已过了这条过道,虽说他轻松过了这关,但他还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定了定神,他又慢慢地向前摸索着走去。

走了约有四、五十步路之后,朱少阳的眼前突然一亮。

不知怎的,墙上竟全都亮了起来,朱少阳停下来一看,原来墙上每隔不远便点了一支蜡烛,而这些蜡烛是怎么被点着的,他是一无所知。

他熄掉了火引,在两侧的烛光下向前走去。

可是刚走近久,只见一篷强弩向他射来,朱少阳只有向前掠,只见他每刚过去之后,便有暗器向他之前的位置射来。

朱少阳在向前掠好远,在确定没有暗器之后,才停下身形,他不明白,这些是怎么发动的?

原来,机关的总枢纽便在那些蜡烛上,腊触点燃后,机关已经开始启动了,这时只要有人被烛光给照射住,暗器便发射出去。

这套机关乃是当年的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发明的,取了个名就叫“杯弓蛇影。”

朱少阳在过了又一道机关后,心中的警惕性更高了,在他转了一个弯之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的石洞,石洞中被照得亮晶晶的。

朱少阳定眼一看,自己费尽千辛万苦要找的那只母鼎果然在里面,被摆在了石洞的中央,而在石洞的上部意刻了一条金龙,金龙在上鼎在下,而在四周更有许多的金银珠宝,朱少阳看了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上洞里竟会有宝藏。

看了山洞中的东西后,朱少阳决定还是将鼎尽快送回去,于是他急步向鼎走去,就在这时,上面的金龙嘴里突然射出几篷箭雨向朱少阳射来,朱少阳也是早有防备,几个闪挪,躲过了箭雨。

随后,便走到了那只鼎身上铸有四只鼎耳青铜大方鼎的旁边,他抱了抱鼎,发现自己根本挪不动。

这真让朱少阳有些手足无措,必须是把鼎移到空旷处,才能将鼎安全送回现代,可如今鼎竟在山洞中,这不禁让来少阳为难起来。

就在朱少阳思考如何将鼎挪至空旷处时。

忽然传来了一个冷得出奇的声音:“朱少阳,你还具有本事,竟然找到了你们所要的这只铜鼎,幸亏我还来得及进!”

朱少阳听了声音后,忙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只见一个从缓缓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在亮光下,朱少阳看见此人身高有二米左右,体形健壮,而他的脸上竟有红色的竖纹,朱少阳一看心中知道原来此人竟是阴狐族人,可他怎会到这里来呢?难道阴狐族人已经占领了自己的国家。

朱少阳的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随后便问道:“你是阴狐族人,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那人仍然冷冷地说道:“我怎么来的?还不是与你一样吗?”

朱少阳听了后,更加担心了起来,他知道事情可能有所不测,阴狐族人竟派人来追杀自己,怪不得自己这段日子以来一直被人追杀,原来是怕我找到这只母鼎,既然他们怕这只鼎,那我就一定要将这只鼎送回去。

想一想,他的心中不由坚定了决心。

那人正是阴虎,他在长白山脚下便发现了朱少阳。

随后便一直尾随于他,直到朱少阳找到这只鼎,他才现身,想将人与鼎一同毁去。

阴虎望了望朱少阳身旁的鼎,随之也不多说便伸出双手向朱少阳抓去。

朱少阳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忙挪开身形,反手一掌打了过去,谁如阴虎也不闪避,右手一闪,便将来少阳的掌力给化解了,又向朱少阳攻去。

朱少阳没有想到阻虎这么厉害,自己的这掌要有城的功力,谁知却被他给轻松化解。

当即不敢大意,闪避了开去。

谁知阴虎并不对朱少阳穷追猛打,趁朱少阳闪躲至一军,一拳砸向了那只大鼎。

朱少阳形势不妙,忙双掌向明虎攻去。

阴虎见此只有闪了开去,双方展开了场殊死搏斗。

阴虎其实并不会武功。

但由于阴狐族人的体质要比地球人要出好几倍,因此身手主面自然不话下,更何况阴虎也是阴狐族人挑选出来的战士,所以双方的身手十分接近,加上阴虎根本不惧朱少阳的掌力,因此阴虎的攻击力十分强,朱少阳只有闪躲,然而他又不能离鼎太远,因为他怕阴虎会鼎给毁去。

朱少阳心中十分纳闷:因为他曾听博士说曾有阴狐族被另外一只铜鼎给吸住,照理说眼前这位阴狐族人也应该被这只鼎给吸住,可刚刚为什么没被吸住呢?

原来,这只母鼎并没有吸引的磁力。

阴虎此时也是奋力攻击,他没想到眼前的朱少阳如此厉害,自己攻击了这么多下,竟然没有一下打中对方,而且也不能将对方逼离那只母鼎。

他的心中也是很恼火,于是加足了双手上的力量,奋力地向朱少阳攻来。

而朱少阳此时也是身形错乱,以手接连抵挡住阴虎的重拳,力量之大,比朱少阳的内力有过这而不及。

朱少阳的心中十分恼火。

这副情形等于就是在挨打,过了几招后,朱少阳发起余威双手使出震天掌,十成功力连绵不绝向阴虎攻去。

阴虎没料到朱少阳会发起攻击。

而且,还是连环使出,阴虎虽不惧朱少阳的掌力,但被一掌又一掌地打在身上,也不好受,可是他又没有办法躲出朱少阳的掌力范围,只有挺了下来,等朱少阳的震天拿打完,阴虎身上的衣服已被掌力给震得破碎不堪了,而且身上也隐隐作痛。

这时朱少阳发现对方在挨了自己的那么多掌后,竟然毫发无伤,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阴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揉了揉身子,缓缓地又逼近了朱少阳。

随后双手一伸,向朱少阳攻了过去。

朱少阳见方如此纠缠不清,而且又畏惧自己的掌力,心中不由十分苦恼。

只见阴虎的双手又向自己攻来,忙又闪到一边,而阴虎突然起脚一脚踢翻了铜鼎。

朱少阳没想到阴虎会使出此着,忙双掌夹其全部功力攻向了阴虎。

阴虎踢翻了铜鼎后,见铜鼎并没有任何损坏,刚想再次毁鼎之时,朱少阳已经攻到了自己面前,双掌打在了他的身上。

两人同进倒在了地上。

随后,头上的石块纷纷开始掉了下来,朱少阳忙找了地方躲了起来,而阴虎也不知去向。

石城越掉越多,山洞里面了摇晃地越来越厉害。

随着几声巨响之后,一切双恢复平静。

过了一会儿,朱少阳爬了起来,四下看,山洞里竟然面目全非。

突然朱少阳觉得头顶上似乎有风吹过,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上面一点遮掩也没有,面对的竟是蓝色的天空。

原来,在山洞里的一切都是当年刘伯温按照朱元璋的吩咐布置的,里面的金银财宝是为了万一有所不测时供朝廷使用,各种机关都围绕着那只青铜大方鼎为枢纽而设置。

铜鼎被阴虎一脚踢翻后触动了自毁装置,因此整个山洞就变成了现在这模样。

朱少阳见这种形势,心中不由十分高兴。

刚想掏出呼叫器,突然一种声音传入了朱少阳的耳中:“朱少阳,看着我,朱少阳,看着我的眼睛”

这声音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将朱少阳慢慢地唤过去。

朱少阳的眼睛呆滞地看着阴虎,整个身子都愣站在一边。

原来,阴虎使出了邪术——摄魂术。

朱少阳一个不留神中了阴虎的诡计。

阴虎见朱少阳受了自己的控制,继续说道:“朱少阳,你过来,你过来……”

随着阴虎的一声声叫声,朱少阳慢慢地向阴虎走了过去。

阴虎在朱少阳靠近的刹那,突出双手插在了朱少阳的胸前。

朱少阳不由被剧烈的疼痛给回过神来,看着这种情形,他知道事情不妙,他慢慢地用手向怀里摸索过去,原来他想趁机会将鼎给送走,好不容易摸到呼叫器,而这时的疼痛也越来越深了,他连忙将呼器给拔开,谁知一声火花一闪竟然点着了火捻儿。

原来,朱少阳竟将火捻当成了呼收器。

可谁知,阴虎却突然松开了,收回插在朱少阳胸前的双手,眼睛还十分恐惧地看着朱少阳手中的火捻子。

朱少阳看了阴虎的眼神,又看了看手中的捻子,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将火捻子拿在了右手,缓缓地向阴虎走去,而阴虎则十分恐惧地向后退去。原来阴虎竟然怕火。

而这时,朱少阳的胸前疼痛得让人受不了,血也流了很多,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了黑色的发射信号,将信号发出了去。

突然,他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他知道自己快支撑不住了,原来阴虎的双手沾有剧毒,朱少阳看着眼前恐惧的阴虎,将火捻子突然扔向了阴虎,他的衣服上顿时烧起大火,阴虎被吓得不知所措,盲目地拍着身上的火,翻滚着,叫喊着……最后终于在惨叫声中倒了下去。

朱少阳看着阴虎倒了下去。

他觉得自己也快要倒下了,终于一阵头晕目眩,他倒在了地上,可就在他倒地的刹那,他看见那只铜鼎缓缓地升了起来,升上了天空,他似乎看见了铜鼎回到了现代,似乎看见了自己回到了军中,似乎看见了阴狐族人被击败了,看见了人类欢呼胜利的情景终于,他也慢慢地才闭起了双眼。

等朱少阳再度张开双眼时。

他发现自己竟在上山前的那户猎户家中,猎户见朱少阳醒了过来,忙高兴地说道:“兄弟,你总算醒了,你知道,你已睡了整整七天七夜。”

朱少阳听了后,忙抱拳对猎户说道:“兄弟,多谢救命之恩!”

猎户笑了笑,说道:“兄弟,你太客气了,我也决凑巧经过那里,对了,另外一个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朱少阳摇了摇头,猎户继续说道:“幸亏不是你朋友,那个人被烧得跟烤肉般!”

朱少阳听了之后,知道那具尸体必是阴虎无疑。

如今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而自己却回不去了,他的心中不由十分难过。

这时,猎户端了碗粥进来,对朱少阳说道:“兄弟,来,喝碗粥!”

朱少阳接过来,对猎户道了声谢。

猎户见朱少阳似乎不开心,忙问道:“兄弟,有什么事不开心?”

朱少阳说没事没事。

猎户见他不肯说便只好作罢。

朱少阳边着粥边思考着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朱少阳决定就在山中平安地度过以后的日子。

当下他与猪户说了自己的想法,猎户听了之后高兴地点头称好,双方经过一番交谈,朱少阳知道猎户姓张名夏,两人谈得甚是投缘。

从此,朱少阳便在长白山中与张夏做起了猎户。

两人同去打猎,同吃饭……。

这样,眨眼便过了二十年。

这天,朱少阳与张夏从山中打猎回来。

忽然发现住处前有兵马,朱少阳此时年纪虽大,但身子骨及身手仍在,当下他叫张夏躲在了一边,随后飞快地将十几个军士给打昏了过去。

突然,一声声音说道:“朱兄,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身手依然如此矫健!”

朱少阳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只见一人向自己慢慢走了过来。

定眼一看,原来竟是努尔哈赤。

朱少阳见了,忙将努尔哈赤请入屋内,同时又叫张夏进屋。

进了屋后,努尔哈赤便与朱少阳谈起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原来,在这二十年内,努尔哈赤一直想找到朱少阳,以让他对自己攻打沈阳出谋划策。

可谁知,这二十年中内乱外一直困扰着努尔哈赤,而且还牺牲了许多得力的部将,如今内乱平息。

努尔哈赤前不久得到一位探子相报:“说在长白山中曾见过一位猎户长得像朱少阳。

努尔哈赤听了之后,连忙带着一群护卫赶了过来,努尔哈赤非常希望朱少阳能在战场中帮助自己,同时他对朱少阳在心中也有一股钦佩之情。

朱少阳听了之后,对努尔哈赤的这番诚意也深为感激。

但他又有些犹豫不决,一来他已经过惯了这平淡而又安稳的日子,二来他也没想过要去帮谁打仗,如今努尔哈赤这么一说,真让他觉得有些举棋不定。

这时,张夏对朱少阳说道:“朱兄,你还是去吧!从二十前我就知道不是一个平常人,大丈夫活在世上,就应该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朱兄,我支持你!”

朱少阳看了看这二十年里自己唯一又是最好的朋友。

又思虑了有好久,才对努尔哈赤说道:“那好吧!”

努尔哈赤听了后十分高兴,要与朱少阳结拜为异性兄弟。

朱少阳执拗不过,只好点头同意。

由于朱少阳年纪大,结果朱少阳做了大哥,而努尔哈赤则做了二弟。

当天,努尔哈赤与朱少阳交谈了起来。

朱少阳将自己的事情—一告知了努尔哈赤(古代代的事)双方谈得很投机。

第二天,一群人便赶回赫图拉阿。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