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47章 激战沈阳

作者:黄易

这段时间以来,努尔哈赤按朱少阳策略有计划地率兵攻克开原,铁岭叶赫三城之后,决定进军沈阳,而这北京接连传来神宗,光宗“驾崩”的消息。

而城内的“进谏桩”上也有人进言道:“皇上连崩,举国人心浮动朝内党纷争,吾八旗人应趁攻破辽(阳)沈(阳),站稳辽东。此策不行,后悔莫及。”

这天,努尔哈赤召集八旗部将,众臣到新殿议事。

当场决定先扫沈阳周围城堡,伺机攻打沈阳,直捣辽阳,占据辽河以东。

而额亦都和镶兰旗主莽古尔泰通力合作,早已轻取了蒲河,建立了前哨阵地,打开了通往沈阳古城的道路。

忽然探张来报:“神宗,光宗两代皇帝已死。十五岁的朱由校继承了皇位。当今明朝的大权实际落在太监魏忠贤之手。魏忠贤为人姦诈,他为了控制皇帝,大肆剪除异己,网罗亲信。近日,魏忠贤为控制辽东的兵权,特意派亲信尤世任沈阳总兵,与贺世贤并列,同时增派,皇室亲族朱方为副将,他们名为协助贺世贤,实际上是排斥贺世贤,进而取代之。”

朱少阳听罢,忧虑地说道:“如果尤世功,朱方良得势,恐怕对我们破取沈阳不利。”

皇太极接着说道:“如此看来,沈阳宜早取,快取,以免夜长梦多。”

努尔哈赤听罢点头说道:“诸臣所言权是!只是贺世贤与大哥有君子之交,但他毕竟是吃皇粮的人。”

朱少阳思虑了一会,笑着说道:“此事就包在我的身上。”

于是努尔哈赤与众臣,部将商定,马上准备策划攻城器械,力争明年开春发兵。

尤世功为人圆滑,狠毒,是咬人不露齿的人。

萨尔浒之战,他身为游击,隶属李如柏麾下,兵败后,本应被治罪,但他靠自己善于钻营,趁朝内各党纷争之机,与朱方良合谋,首先告发李发柏,御史趁机启奏弹劾,迫使李如柏自缢而死。

他由游击很快晋升为副总兵,魏忠贤揽权之后,他又升为总兵,这样,他靠权连升三级。

此日到沈阳走马上任。

他雄心勃勃,一心想独揽了辽东大权。

因此到沈阳后他加紧在城外修筑工事,亲处监督在城外挖蜇掘壕,并从北京运来十六西洋大炮,摆在城墙垛口。

他自傲地对官兵们说道:“沈阳城森严壁垒,回若金汤,努酋若近我阵地,必在我手下一败涂地!”

秋尽冬来,冰消雪融,转眼间到了阳春三月。

初七那天,驻在沈阳城东的八旗军的一个哨所。

突然被尤世功派的一伙兵马包围,十几个兵士,当场被活捉,并活活被打死。

努尔哈赤接到消息,立即集结兵马,于三月初十,亲自率领诸大臣,八旗绕勇,携带着攻城的器械,战车云梯,云梯,沿着浑河由东而西,水陆并进,浩浩荡荡直奔沈阳而来。

努尔哈赤的兵马刚刚停下。

明军的烽火台上,顿时燃起大火,眨眼间一台,二台,三台……

举火不熄,烽火连成一线,当晚尤世功派侍卫将贺世贤,朱方良等找来议事。

尤世功见众人已到,便在总后俯大厅内踱着步子道:“眼下努酋发兵,已兵临城下。此人欺人太甚,我提议,明日我城七成大军,倾城而出,与努酋决一死战!”

朱方良也骄横地说道:“此战由尤总亲自挂帅,必将旗开得胜!绝不会象萨尔浒一战,兵败辱国!”

他说罢,故意朝贺世贤瞟了一眼。

贺世贤折案而起,说道:“朱副将身为皇室亲兵,出口如此无礼,叫贺某实难容忍!”他面对尤世功道:“尤总兵,您要看我无能,就给我一剑好了,何必如如此旁敲侧击?”

尤世功马上劝道:“总兵总怒!总兵息怒!眼下大敌当前,怎好同室操戈?”

朱方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弟是跟总兵开个玩笑,何必当真?”

“哼!”

贺世贤依然怒气未消,“我们明军的将官有劲总往自己人身上使,所以常打败仗。而八旗人上下团结,一致对外,所以出师就胜。”

“叭!”

朱方良气得顺手抓起一个茶碗摔在地下,嘴chún发紫地说道:“贺世贤,你不要长他人威风,灭我朱氏王朝的志气!”

贺世贤毫不示弱地道:“那你就到皇上那里告发我吧!”

朱方良气急败坏地抽出长剑。

尤世功见事不妙,马上把朱方良喝住顺口道:“朱副将,休得无礼,昨晚上我怎么跟你说的?”

这时,贺世贤已脱去便装,换上盔甲,他在屋里应着:“知道了!”说罢,他怏怏不乐地步出总兵俯。

当地绕过院东高墙,来到十字街口,尤世功已把集结的七万兵马,部署完毕。

此刻,尤世功很想叫贺世贤替他当炮灰。

他跳下马来,不客气地说道:“八旗兵离城东只有七里路光景,这头阵就靠老兄喽!”

贺世贤冷笑道:“此战老朽能落个完整的尸首就不易喽!”

说罢,接过近待递上的马级,翻身上马,奔城东而去。

努尔哈赤一方面用声势威慑敌人,一方面巧布阵势,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引敌上钩。

事前,他已对城内的防御了若指掌。

他依据敌城设防的特点,把正黄、正白,正红,正蓝四旗左翼大军部署到城西,另外把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右翼大军埋伏在城东树林,土窖,洼地,荒划,沟渠之中,然后由皇太极统领一千轻骑,应着号角,推着盾车,抬着云梯,摆出强攻东门的架势。

日升一丈,皇太极统领的兵马来到东城门外一里许的一片荒地,守卫在城门上的明军见黑压压的八旗兵涌上来,一时慌了神,城门上的炮手未等统帅下令,早就点着西洋大炮,轰轰乱放。

炮声应着杀声,震天撼地,撕裂人心。

皇太极的兵马穿过炮灰,越过沟堑,直副城墙脚下,接着竖云梯,推盾车,佯装强攻。

云梯刚刚架起,攀城的兵上爬到墙半腰,就被明军如寸似的石头,木棒赶下城墙。

弄得梯折人亡,惨叫不止。

皇太极眼见二十几个攻城士卒毙命,便马上鸣金收兵。

这时,恰好尤世功登上城楼观战,他眼见八旗军弃尸而逃,心中大悦,便顺手拔出长剑,飞下城楼,下令找开城门,追赶八旗军。

他跨上一匹菊花青,首当其中,一路杀声,冲出一里多路。

守护城东的一万多明军,见主师冲出,也一个个手挥大刀,执着盾牌,潮水般地涌出城门。

尤世功率领的一万兵勇刚杀出二里多路。

忽然八旗骑兵转身杀来接着大路两侧的树林里,土窑上,洼地里、荒划地,沟渠旁骤然涌出几万大军,犹如火山瀑发的岩浆,决堤的江水,将尤世功一万人团团围住。

刹那间,刀兵相接,东声震耳,东声震耳,一时刀光剑影血流成可。

尤世功战了不到几回合,便落马身亡。

走在队伍最后督战的贺世贤,本无心为昏庸的大明皇上送死。

他眼见退回来的兵士浑身血污,便凄然泪下,俗话说:兵败如山倒。

城东的明军眼见主将尤世功命归西天,一个个便如惊弓之鸟,涌回城门。

守卫西门的明将朱方良听说尤世功战死,马上调出自己的五千兵马,前来增援,他骑在马上,挥刀连砍了几个逃兵,马上调出自己的五千兵马,前来增援,他骑在马上,挥刀连砍了几个逃兵,也无济于事,就连他自己也被吓阵来的逃兵形成的洪流,涌到十字头街街口。

败退的明军明明涌到西城楼下。

努尔哈赤亲率的左翼四旗大军趁机涌向城门,两股人流相遇,人挤马踏,死伤不计其数。

此刻,在浑河的明军正集结兵马,这是援剿总兵官陈策率领的两万明军。

陈策是大明朝的一员名将,他多年镇守四川,兵精善战,深得兵部尚书的信赖。

自萨尔浒兵败之后,兵部尚书点名叫他统兵赴辽,任援剿总兵官以救关外这急。

此人用兵得法,兵士训练素。

自到辽东以后,一直坚持野外训练,住在辽阳与沈阳之间的荒山子。

当清晨他得知他沈阳被八旗军围困的消息,便立即集合兵马,拔营援救。

可是当他们来到浑河南岸,只见由沈阳城内逃来的明军,已涌上大道,有的涉水而逃,他急令全军火速前进。

两万明军眼见人沈阳城逃出来的逃兵浑身血污,腿折臂残,不禁不寒而粟。

恰在这时,从城里逃出的副将朱方良看到“陈”

字大旗。

他慌忙跑过来,走到陈策马下,哀求道:“陈总兵,切莫进城!切莫进城!”

他见陈策大马就慌忙扑上来,哭泣着说道:“我们七万在都未能抵住努酋,你这两万人马去拼,岂不是白白送死?”

站在陈策身后的游主官周敦吉,反驳道:“我辈不能杀敌救城,在此三年何为?”

努尔哈赤率领大军绕城城冲杀,明军尸体累累。

当八色彩旗插上沈阳四门城楼,努尔哈赤步入贺总兵府歇息时。

忽然探马来报:“河南岸发现大量明军!”

努尔哈赤听罢,喝了几口老酒,立即翻身上马,急令右翼四旗大军,披甲追敌。

号角阵阵,黄,白,红,蓝四色旗帜,迎风抖动。镶黄旗部将额亦都骑着开一匹马鬃马,邓骋在全军最前列,他虽已经的花甲,但仍气宇轩昂,精神抖擞,风度翩翩。

战马飞驰,右翼四旗四军四路排开,犹如四股潮水,从城内涌向城南。

大军跃出南城门,越过五里河。

忽然浑河北岸军帐簇簇,旗帜森立,火炮高耸。

在一杆“陈”字帅旗下,站着一排排手执长枪,大刀,腰佩利剑头戴铁盔,身披铁甲的四川兵卒,陈策统率的两万大军,黑压压形成一层层人墙。

陈策久经沙场,熟知兵法。

他深知八旗兵能骑善射托处,自己的兵马善于拼搏的优点。于是他本等八旗兵靠近,就急令三百步兵推出这箭车,随事跟随持枪的兵士,主动向八旗军靠近。

两军越靠越近,明军首先发炮轰击,一时战场上浓烟滚滚,杀声四起额亦部率领的镶黄旗应炮声死伤多人。

火炮声音越来越大,烟火越来越浓。额亦都乘着烟弥漫,明军辩不清目标之际突然冲入明军阵地,冲杀拼搏,展开了白刃战。

明军的炮火停了,两军刀对刀,枪对枪,僻哩啪啦,刀枪撞击,火星飞溅,异常激烈。

两军大战了一个时辰,相互伤亡惨重,川军因长途跋涉,水土不服,多患肠炎,越战越有些支持不住,而八旗兵一个个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又是以逸待劳,所以越战越勇,最后八旗军把川军压向浑河沙滩浅水之外。

此时浑河正是桃汛暴涨的季节,落入水中的明军,很快被汛水卷走。

额亦都骑在马上,手挥铁矛,与陈策撕杀了多时,两将仍不分胜败,当额亦都把陈策逼到河岸,陈策想趁机转身逃脱之时,忽然马踏尸体,前腿失蹄陈策便身不由己地跌下马来。

额亦都手疾眼快,他本等陈策落地,便猛挥长矛,外赤刺透陈策的咽喉,一代名将眨眼间一命归西。

额亦都率领的先头骑兵,毫无准备。

他们在对方的射击下,纷纷落马,前军一乱,后军堵塞,一时自相残踏,死伤惨重。

额亦都身边的两员大将先后阵亡,正当他心急火燎之时,皇太极率领的镶白旗五千轻骑,冲杀上来。

此队人马,白旗白马白盔甲,五千骑兵如同一把长剑,骤然刺向明军。

明军的先头部队,在皇太极的突然袭击面前,一时惊慌失措,纷纷败下阵去。

皇太极一路兵马越战越勇,一直追到白塔铺,眼见明军溃散,才勒马回营。

当晚,努尔哈赤率领的大军凯旋。

八万大军到沈阳城东门外,就在万泉河安营扎寨。

努尔哈赤率领一些亲兵,回到城内,根据朱少阳与他谈的治军策略,马上传令护城兵士:一,护城兵土不许闯进民宅,不许姦婬妇女,一律在城墙搭铺露营;二,不许乱抢城内百姓的粮食,蔬莱,一律吃所带炒面食品;三,浮财归公,不许乱动。

违此令者,必斩。

日落西山,明军初升,角楼城墙上搭起一个个秫秸窝棚。

城广的百姓望着墙上的窝棚,赞叹道:“如此严明之军,日后必得天下!”

吃过晚饭,混在沈阳城内的朱少阳,出城后来到了努尔哈赤的军帐。

努尔哈赤见他进来,便问道:“怎么样,你可见梨花?”

朱少阳叹了一口气,说道:“听人说,她被皮廷相骗到辽阳去了!”

努尔哈赤见他这副神情,也是十分难过,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