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52章 兵败宁远

作者:黄易

汗宫是汗王的寝所,而非殿堂。

其建筑典雅,小巧别致,比之萨尔浒界藩,赫图阿阿的宫殿,显得更加庄重,宽敞,富丽,特别是殿顶那象征皇权的黄色龙砖彩瓦,使这座建筑更尊贵,更至高无上。

努尔哈赤自从辽阳造都至沈,就一直住在这里。

前不久,汗王听说梨花被明军从广宁尼姑庵抓到宁远,他知道后立即将此事告诉了朱少阳,。

朱少阳听了后,这几天非常苦恼,而努尔哈赤眼见大哥如此痛苦,又想起他们几人曾将自己从李成梁府中救出的情景,脑瓜子嗡地一声胀起来,他霍地拔出腰间的龙虎纹宝剑,大叫道:“赶快发兵,解救亲人!”

在场的几个贝勒,旗主立即遵命待发。

闻迅起来的朱少阳忙对努尔哈赤说道:“二弟,你这是干什么?”

努尔哈赤听了之后,一跺脚道:“大哥,梨花与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更何况梨花与你还有一段情缘,如今做兄弟的,眼看她危在旦夕焉能不急!”

朱少阳忙说道:“二弟,容我细言!”

“大哥,你说吧!”努尔哈赤把剑扦进鞘里,说道:“朱方良密谋抓我的亲人,意在于你!”朱少阳说道。

“要我怎样?”努尔哈赤坐下问道。

“他可能伙同明军商量策略,拿我们的亲人当人质,要挟于您!”

这时,一旁的佟养性接着说道:“朱兄言之有理!”他走到汗王跟前又说道:“如果朱方良想加害于我们的亲人,只要他派人就可以了,何必还抓到宁远!”

“更叫人疑虑的是”,朱少阳又说道:“梨花等人被抓的消息,是从宁远传来的,他们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喽!”

“那如何为好!”努尔哈赤心急地问道。

“可派人到宁远去要人。”

朱少阳说道:“只要我们的人一到,朱万良之辈就会露出狐狸尾巴!”

努尔哈赤觉得朱少阳在如此情况下,还能十分镇静,而且说得句句有理,当下心中十分佩服这位大哥。

于是当日就选派范文采,范文亮等人星夜赶路去宁远,到城里去要人。

七天后,范文亮独自一人被放回,其余的人,当场也被扣压,并要范文亮捎来口信说:“老汗王若不让出广宁,就拎着脑袋到宁远城下相见!”

努尔哈赤听守范文亮的回报,气得踢翻了桌案,怒吼道:“明人欺人太甚!此气不出,我难做满洲之汗!”

他刚要召集众臣发兵。

忽然卫士禀报道:“千山一个名叫智远的法师前来求见!”

“智远是何人!”努尔哈赤气得急躁起来,大叫道。

在一侧的一个谋士走到汗王跟前,小声说道:“可能是出家的张铨。”

老汗王自近两年来,随着安费扬古,扈尔汉,何和里诸大臣相继去世之后,失去了一批谋臣,此时,他正需要有见解的谋士,于是当即更衣出它,令人将法师请到八角殿。

法师登上大殿,叩首抬头,老汗王惊喜地叫道:“果然是张大人,请坐,请坐。”

张桂在一旁坐下,努尔哈赤立即问道:“法师远道而来,有何急事!”

张铨口念阿弥陀佛,然后说道:“贫僧听说有汗王的朋友被朱万良抢到宁远,特为此事而来!”

“你在庙里,是怎么听说的?”努尔哈赤奇怪地问道。

张桂整了整袈裟,说道:“近日从宁远、北京出来几个官人。他们都和我一样,不愿在官场受气,只好躲入深山老林,隐居而终。

所以,有关宁远、北京的许多传闻,诸如辽东经略熊延弼、巡抚王化贞相继入狱以及阉臣魏忠贤抓住熊延弼丧师败兵之由,借此又陆续逮捕了一大批正直的大臣并惨遭之杀害,张鹤鸣被迫告老还乡等等,贫僧都有所耳闻。“

张铨拭了把泪水,说道:“友人多已升天,我还做什么隐居之士?大丈夫不肯为正义而献身,岂不空活一生?”

努尔哈赤忙起身而立,兴奋地说道:“那就同我一齐发兵,直取宁远!”

张铨摸了摸下巴说道:“宁远城非同关外其它老城,这几年,在守城明将袁崇焕的经营下,又加固了城墙,配备了火器。此城高三丈三尺,宽达二文四尺,城墙之上又加筑了高六尺的射箭护身墙,再加之袁崇焕有一批训练有素的兵将,取其城,着实不易呀!”

努尔哈赤听了张铨的口气,有些恼怒,他压住问道:“你今天来是想破城救人,还是想动摇我的军心?”

张铨慌忙施礼,说道:“小人只有破城人关这意,岂敢来此摇军心?”

“好你的诚意何在?”

努尔哈赤如同审讯一个俘虏,“毫不客气地问道:张铨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卷裱糊粗制的长卷,铺在殿旁的长几上,说道:“汗王您看!“

努尔哈赤瞥了一眼,发现是一张《九边图》,就紧走了两步,低头细看。

只见图上清晰地绘着辽宁省东,苏州,宣府,大同,偏关,榆林,宁夏,固原,甘萧等几个地段边防的重要标记。

努尔哈赤早就听过《九边图》,但从未亲眼见过,眼下偶然目睹,顿觉心胸开阔。

张铨见汗王举起兴然,说笑道:“汗王,卑职不仅想陪你攻下宁远,还想直入中原,横扫九边,斩尽杀绝污吏贪官,昏君腐臣!”

张铨年轻时曾在京内参予绘制《九边图》,近几年隐居深山,无事可做,就独自照《九达图》当年的样了绘了这张默记的《九边图》,希望有一天能重整山河,恢复盛唐之治,张铨望着此图,又对汗王解释道:“不是卑职无诚意,而是觉得眼下时机不利。”

“何以见得?”努尔哈赤低头看着图,反问道。

张铨凑到努尔哈赤身边说道:“多听说朝延要派高第接辽东经略,此人是魏忠贤的党羽,根本不懂军事,他懦弱无能,胆小如鼠,只要一换上他,再取宁远则事半功倍!”

努尔哈赤思虑了片刻,忧虑说道“那梨花和我派去的范文采等人,如何解救?”张佳说道:“我们可以采取此缓兵之计,尔后看准时机,突然发兵。”

汗王与众臣商议,一致赞同。

过了数月,果然传来高第走马上任的消息。

这天,高第冒着关外凛冽的寒风,坐着四人指的小轿来到宁远城。

他进城的当天就把守城明将,四十二岁的袁崇焕叫到衙内,下令道:“撤除锦州,右屯等地的全部军营,退守山海关!”

袁崇焕当即反对道:“兵法有进有退,已经收复的地方,怎能随便放弃?

若锦州等地一丢,宁远等地便受到威胁,山海关就若失去了屏障,未将之职就是守住宁远城,若死就死在这里,我绝不能撤退!“

高第一时气得嘴chún发紫,吼道:“小小边官,竟敢违抗军令!”

袁崇焕蓦地站起,抽出腰间的宝剑,毫无惧色地说道:“大人若逼我退出宁远城,我就死在您面前。”

高第无可奈何,只好让袁崇焕留下几千明军驻守。

第二天,高第就传令锦州,右屯,大凌河,松山等地的明军,立即拆除守城器械,火速退人关内。

退令一下,那些怕死的明军,就一窝蜂似的涌向山海关。

在辽西各地的在道小路上,到外挤满了车马驴骡,步骑官军,被迫弃家丢园的百姓。

一时之间,哭声、叫声、响彻大小凌河上下。

冻死,饿死,挤死,被马踏死的妇孺老人,不计其数,如同秋后田野上的高粱秸捆丢在路旁,无人过问不久,这些情况传到沈阳。

这天,老汗王手捧手炉坐在八角殿,接到了辽西一次又一次探马的密报,高兴得一次次放下手炉,脱下蟒饱,在大殿踱着方步,拍腿叫好。

天命十一年(1626)正月十四日,老汗王决定西征,救回被明军扣押的范文宪,梨花等部将及亲人。

自广宁之战后,八旗兵并未参加过大规模的战役,兵将们经过几年的养精蓄锐,满洲军显得更加兵强马壮,土气高昂。行军路上尽管风雪弥漫,但一个个士兵依然精神抖擞,高歌猛进。

正月二十三这天,努尔哈赤率领的十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来到宁远城北。他骑在一匹蒙古快马上,眺望远处的宁远城廓、门楼。暗自思忖道:“朱方良之辈能把范文宪、梨花藏在何处?此处如何攻取?”

兵马越走,离广宁城越近,在离城五里许的地方,努尔哈赤举目看去,只见城地严整,军士环城而立,刀出鞘,箭上弦,几尊新式火炮,如同雄狮蹲在城头,威严无比。努尔哈赤暗自赞佩袁崇焕守城有术,治军有方,努尔哈赤正思虑如何攻城,忽然一个探马驰马而至。

探马跳下马,送上一封书信,说道:“这是城内守将射下的挑战书。”努尔哈赤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写道:“满洲汗王殿下:闻殿下亲率十几万大军,攻吾宁远,深表谢意。

宁远之城,历来军事重镇。近两年经卑职修整,城池高大坚实,设防严密,可谓铜墙铁壁,吾久闻老将军横行天下。如贵军能攻下宁远,吾等将大头朝下!前去欢迎,若攻不下,请汗王自动让出锦州,广宁诸城,归还大明。

另,三日内,若不退军,吾等将拿周梨花、范文宪等人斩首示众,祭我战刀。

此表宁远城守将:袁崇焕宋方良努尔哈赤看罢,哧啦一声将信撕毁,掷之于地,然后长剑一挥道:“欺人太甚!快快攻城!”

站在一旁的朱少阳,坐在马上说道:“二弟,攻城之事,要周密计划!”

另外一旁的代英反对道:“难道你不想赶快救出你的老相好?”

“我愿以大局为重。”朱少阳朝代英说道:“如若眼下凭意气用事,当即攻城,正好中了贼人的好计。”

努尔哈赤如同入水多时的潜水者,骤然钻出水面,摇着脑袋,猛然清醒地说道:“大哥言之有理!”当即下令人旗军退到离城五里之外,安营扎寨。

这时,宁远的情势很危急,袁崇焕手下的兵力,只有一万多人,还不足满洲军的一个零头,其中,一部分将士,因为主帅高第逃跑,军心浮动,惶然不可终日。

若不是诡计多端的朱方良抓住梨花、范文宪等人做人质,要挟对方,兵士们早就失去守城的念头了。

袁崇焕十分厌恶朱方良的为人,但对他谋划人质的办法却十分赞赏。

人夜,袁崇焕把朱方良找到帅府,研究对策,朱方良蛮有把握地说道:“努尔哈赤是个重义气的人,我们就应利用他这点‘鞑子气’略施小计!”

“如何施计?”

“满洲军个个善射,只要我们把七个满洲的人质,绑上城墙头,就可以当挡箭牌,叫汗王手中握箭不得发,这样我们的城就易守!”

“光守城也不行吗?”

“满洲军不懂得新式火炮的厉害。等他们密集攻城时,我们连发火炮,保证满洲军尸首成堆。到那时,汗王就会不战自退。”

“他们若不退呢?”

“我们就拿范文宪先开刀。只要先斩了范文宪,老汗王就会为报梨花的救命之恩,使梨花免于一死,而自动退兵!”

袁崇焕得意地拍着朱方良的肩膀,笑道:“你小子花里胡哨的鬼点子可真不少。等我有一天当了兵部尚书,一定有请你当军师!”

朱方良也得意地笑了。他自参战沈阳,辽阳,连连败阵之后,威信扫地,后来他仅着自己是皇室的亲族,才免于一死,暂留宁远,协助袁崇焕共守此城。但他想主宰辽东的梦,一直萦绕于脑海,所以,他只好攀袁崇焕这棵树,以求荣升,出于种种幻想,他才亲自带人到广宁大庙里,将梨花抢来,投进大牢,接着,又扣押范文宪等人当人质。他很欣赏自己摆下的几步高棋,城外虽是大兵压境,但他走出帅府,依然钻进妓院。

正月二十四日黎明,北风呼叫天寒刺骨。朱方良分别将周梨花,范文宪等七人绑赴城墙,在东西南北四墙要害处,让七个人质面向城外,绑在城垛一尺多粗的旗杆上。

不一会儿,满洲军的探马立即报给老汗王,他闻讯后差点儿气昏,等他清醒后,立即传个进军,大军来到北门,努尔哈赤、朱少阳等人抬头看去,只见城头上梨花、范文宪被五花大绑地捆在杆子上。按照平日打法,‘登城的兵立在弓箭手的掩护下,推盾车,竖梯爬城。然而,眼前面对恩人、爱将,他怎能忍心让飞蝗似的箭关,朝自己人身上射?箭是不长眼的,万一飞箭射到亲人身上,岂不成了自相残杀?不能,不能?努尔哈赤决定让登城的兵士顶着盾牌强攻,不许城下发一弓一箭。

满洲军得到攻城的命令,第一梯队登城兵土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兵败宁远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