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06章 元圣天尊

作者:黄易

凌晨。

苍南峰巅一片寂静。

一位英姿挺拔的健壮年轻人正凝神闭目,吐气纳功。

忽地,林间一阵细微的衣袂风声传过,年轻人顿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好!

有人偷袭。

闪神之间,眼前黑影一晃,只见凌空飞出一位蒙面黑衣人。

来不及照面,黑衣人便挥掌向年轻人凌面扑来。

年轻人矮身退步,躲过疾掌,感到对方掌风劲力十足,内功深厚,不易硬拼。

谁知对方丝毫不留余地,招招见狠,直逼得年轻人步步后退。

无奈之下,年轻人剑眉一皱,朗喝一声,不甘示弱地运用起所学的震天掌。

于是,见招拆招,打得很有章法,一点没有慌乱之色,蒙面人竟一时也击败不了他。

数十招过后,年轻人显然感到他的内力有所不继,把式步法也随之缓慢了下来,心中暗暗焦急。

突然,蒙面黑衣人双掌夹着比刚刚还要雄浑的内力攻来,年轻人眼见闪躲不及,便深吸一口气,运起双掌抵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年轻人退了要有七八步之遥。喉咙一咸,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蒙面人见状嘶哑着声音说道:“小子,功夫不错,只是内力太差。你师父教你的恐怕不只这些吧!”

年轻人目及蒙面人的狂妄之态,心中不由一怒,体内一口气未及转换便又吸了上来,运起内力,向蒙面人掌拍了过去。

蒙面人对此似乎有些漫不精心,只用了五层功力便以为可以将皮掌力消解,谁知接了这掌,发觉内力竟大得有些出人意料,再想动功抵挡,已经太迟了。

但他毕竟经验丰富,毅然拆掌,向后退了出去。

刚站稳,便沉声喝道:“好小子,竟然隐瞒实力,老夫倒要好好见识见识。”

说完,双掌再一次挥掠而去。

这时,年轻人也觉得自己刚刚出的一掌比平时的威力要大了许多,可他一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而此时蒙面人的掌力已攻至面前,他已来不及出招抵挡,只好运起“飞云心法”中的“飞天步”向上跃起,以使自己能够躲过蒙面人的这一击。

可他这一次算错了。

蒙面人眼见双掌落空,迅速之间换掌向就要落下地面的他又攻了过来。

年轻人一见蒙面人又出掌向自己攻了过来,本能地又吸了口气,再次向上跃起,身形一拔,竟然比刚才跃得更加高了。

蒙面人一见自己的攻击又落了空,又见了对方的这一举动,忽地停了下来,凝视着不出言语。

片响。

蒙面人待对方站稳,才问道:“小子,你刚刚在空中并未换气,如何又能运功将身子再度跃起呢?”

其实,连年轻人自己也感到惊讶。

刚刚在空中并没有按照师父所授的内功之术运劲,只是很自然地再度吸气,再次施展功力,可他并不能弄懂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因此他连蒙面人的问话都没有听到,仍在凝思之中。

蒙面人见对方并不理睬他,心中有些不悦。

于是,再次大声问道:“喂,小子,我问你,提运丹田之气之后应该如何。”

年轻人听了不加思索地答道:“自然是气沉丹田了。”

蒙面人说道:“那好,可是你刚刚并未有这样做呀!”

年轻人心想自己是没有这样做,便再度运气,在气蕴就要竭尽之时,他又吸了口气,感觉到又有气上来,他试了几遍,居然都成功了。

想了想他知道了原来自己在气竭之时,并没有气沉丹田,再度换气,而是气走百骸,同时丹田提气,与汇聚百骸之穴的气合二为一。这样,自己的内力在无形中便增加了。

想到这,他面露喜色,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样。”

旋又一想,此人怎会如此了解自己的武功心路。

难道他是——?

想到这,年轻人登时恍然大悟,口中惊叫道“师父,原来是您——”

蒙面人见他领悟了个中玄奥之处,遂慢慢解开了蒙在脸上的面巾,口中却笑道:“哈哈!少阳,真是太好了,你已经学会了老夫的‘飞云心法’中最难学的气为两用,老夫真替你高兴。”

这个年轻人便是朱少阳。

他一见果真是自己的师父,忙跪在地上向师父拜了礼,以谢刚才冒犯之举。

老者高兴地扶起他,并向他解释了为何要扮蒙面人与他比斗的原因。

原来老者见朱少阳的武功招式都已学得相当熟练,只是内功火候仍欠缺了许多,更重要的是他的内力明显不继,这对他以后行走江湖有很多不足。

而要想弥补这一缺陷,要就通过自己的苦练。可苦练必须得达到二十年,才能使内力就所连续不竭,要不就服食能助长二十年以上功力的丹葯,普天下只有少林的“大还丹”有此功效。

老者身边只有天山寻得的琼浆一瓶,也只不过能增长十年的功力,最后只有通过练习“飞云心法”中的“气为两用”。

只是这一运气之法连老者也无法学会,老者通过这段时间对此的理解,觉得只有在一个人未能熟练运用内功心法之时,通过本能地提吸运气才能掌握此法,于是决定一试。

没想到,朱少阳竟有如此高的领悟力,很快便学会了这项世间一绝的内功之法。

老者的一番话使得朱少阳恍然大悟。

原来他老人家是有心成全自己,怪不得要将他引至这人迹罕至的山顶之上。

因为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这儿才是练就最高心法的最佳场所。

老者让他来到了屋内,从一个柜中拿出了一个瓷瓶和一个包裹,对朱少阳说道:“少阳,老夫明日要出去会聚旧友,恐怕一时不会再回来。这是老夫在天山寻得的琼浆,可以助你提高功力,你要服下。另外,这个包裹里还有一本老夫与他人共创的武功秘诀,你可以看看,看完了便将此书毁去,以免流入歹人之手,遗祸武林。”

言罢,便将瓷瓶郑重地放到了朱少阳的手中。

朱少阳捧着瓷瓶,想到与自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师父要离开自己,心中升起无限潮涌。

他压制住此时的心清,向老者深深一拜,哽道:“师父,徒儿与您共处了这么长时间,您老人家都没有告诉徒儿您的姓名。如今,徒儿希望您能告诉徒儿,以让徒儿永记在心。”

老者听了朱少阳原一席话,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遂对朱少阳说道:“少阳,你先将此瓶天山琼浆喝下,老夫待会自然会告知于你。”

说完让朱少阳眼下了天山琼浆。

朱少阳喝完天山琼浆之后,觉得体内如火般发热,老者让他立即运功调气,以使琼浆与内力合二为朱少阳依言而行,动起内功,他只得运起‘气为两用’之法加深内力,一次两次……终于感觉琼浆汇积到了丹田之处,慢慢地流进了丹田。

立时他觉得相当舒服,全身心旷神怡,动功行遍周身穴道,感觉到内力有了明显的增加。

待他运功结束,他这才发现师父早已不在了,只是在包裹下面压了张字条。

显然是师父留给他的字条,上写着:“少阳,老夫已经下山了,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老夫感到很自豪,因为能赐造化于你并不辱我‘元圣天尊’在江湖上的称誉,老夫与‘武究天尊’魏廷贵合称武林双尊,他也是老夫的好友,你要找我,可先找他,他知道我的踪迹。另外,我希望你能在领会包裹里的武功之后再下山。要知道,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习得武功,不可欺凌弱小,而应当惩恶除好,切记!包裹里这有把剑和衣束钱物你带着,日后自有用处,咱们相识缘份一场,有缘再见!”

看完字条,朱少阳心潮激涌。

他的神智经历了一次巨大洗礼,原来在遥远的古代也能遇上如此一位忠厚长者,将一片仁心与厚意完全地送给了自己,只希望自己能不负重托,为天下武林苍生造福。

这是一种怎样的博大胸襟呵!

这更是一种超越时代的伟大精神呵!

泪眼模糊之下,朱少阳慢慢地打开了他留下的包裹。

只见里面有本名为“元武罡术”的书,还有用了个很奇特的剑鞘装着的剑与衣束银两葯物。此时的朱少阳已暗下决心,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等练好“元武罡木”之后再下山,寻找那只母鼎的下落。

“元武罡术”乃元圣天尊与武究天尊两人合各自几十年武学而创作的武功,里面汇聚了各自绝学,还兼顾了各个门派的奇绝之处。

最为奇绝之处是“元武罡术”即可徒手施展,也可以以兵器施展,练到最高境界可以全身产生一道内家罡气,可以运功挡敌,更可以反震伤敌。

但里面最精妙的还是各种武学招式,因此每招每式都让朱少阳费尽心思,有时朱少阳学一招得花去好长时间。

对常人来说,他的学武速度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在这些时间里,朱少阳不仅苦练“元武罡术”,而且将以前所学的“震天掌、天心剑法、飞天心法”

练得更具火候,也更为纯熟。

朱少阳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才对“元武罡术”略有所成,但对最后一招“元武归一”却始终不得要领。

在背熟了招式口诀之后,心想对此招日后台以慢慢领悟,于是,将所学武功—一回想一遍,遂将所载武学之书全部毁去。

看了看自己居住了一年光阴的住所及其美丽的终南山上的景色,虽有不舍之意,但觉得自己应该下山去了,不仅为寻找那只母鼎的下落,更应为了报还老者的一片厚意,便毅然决定择身下山去。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