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07章 拔刀相助

作者:黄易

翌日。

朱少阳收拾起了行装,轻身如烟般地飞掠下山。

掠至山脚处,自己真有点不敢置信有此身手。

这可是在特种部队训练至死也不可能达到的境界啊!

回眸仰视苍南峰景。

看着那岩壁上依然存在的遒劲飘逸的大字,一年前的一幕不由涌上心头。

时间过得真快。

想不到自己竟在远古的这儿生活了一年之久,胸臆间再一次被一种无法言清的复杂情潮所占据。

出了山,朱少阳决定再试试自己所练内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境地。

于是,来到了一处偏僻的树林里,挑了个四周环绕树木的开阔地方,静身而立,凝神运气,随着“震天掌、无心剑法、元武罡术”的—一练出。

朱少阳练得越来越有些豪气大发,武功发挥得也越来越淋漓尽致,直至爽神明目他才收掌纳气,调息起来。

突然,他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连忙隐起身来。

隔了一会儿,声音再度响起。

确是有人说话,说话的人道:“徐老大,你说舵主让我们埋伏在这里劫军饷,有没有把握?”

被唤作老大的人回答道:“哎呀!巩老四,我说你怎么这么胆小怕事,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的话还配在咱们神鹰帮手下做事吗?”

这个被称做老四的人似乎有点慌张地问道:“徐老大,可这毕竟是朝廷的军饷呀!如果被上面知道,那咱们还不被满门抄斩啊?”

徐老大听了,似乎对他的这副神态有些不顺眼,便不耐烦地说道:“告诉你吧!巩老四,如今朝廷腐败无能,那些当官的只知道搜刮老百姓的血汗钱,这些军饷只不过是他们搜刮的一点点罢了,再说,朝廷的军队也是些欺良怕恶之辈,打仗没有本事,只知道欺负那些穷人,有得这些军饷给他们还不如给咱们神鹰帮,说得好听点,咱们这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啊!”

说完,只听见“啪,啪”两声,似乎是拍了拍巩老四的肩膀。

朱少阳听了林中两人如此的对话,心中暗忖。

听他们一番谈话,看样子这些所谓神鹰帮的人是来劫军铜的,不管怎样,军饷是万万不能劫的,这些人怎会想出做如此之事来?

想了想,决定去看个究竟。

于是,施展轻功,跃到了前方的一棵大树上,向四下望去。

只见在自己的右下方,果然有一群人正埋伏在树旁的草丛中。

朱少阳略微数了,竟有二十人之多,且个个衣着黑衣黑裤,看来肯定是有所准备而来的。

突然,从树林的前方传来了人马的声音,而树底下的黑衣人也先后个个蒙起了黑巾。

看来,一场打斗即将上演。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一群士兵映人了朱少阳的眼帘,押送着四只用马车拉着的大木箱。

而为首的则是一位身着盔甲骑着匹黑马的年约三十几岁的高个大汉,人长得挺威武的,看样了,这些人就是押送的军饷。很快,这些人便进入了树林。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人向身后的其他蒙面人做出了个手势,随后,一齐跃出了草丛,拦住了正准备穿过树林的军队。

押送的士兵迅速作出了反应,分别护住了四只箱子,手中明晃晃的刀枪也一齐对准了这群来路不明的蒙面人。

看来,士兵们也是训练有素。

这时,骑在马上的官兵向蒙面人发问道:“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居然敢挡我们的去路,是不是不想活了?”

身材高大的蒙面人听了冷笑着说道:“我们是来劫财的,把你们押送的箱子留下,就放你们过去,不然的话,就别怪咱兄弟们手上的家伙不客气。”

说完,从腰间拔出把刀。其余的蒙面人见状,也纷纷拔也腰间的佩刀。

为首的官兵见如此形势,不禁生气地怒喝道:“你们这些贼子,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吧!竟然连大明朝廷的军饷也敢劫。快些让路,不然格杀勿论。”

身材高大的蒙面人似乎并不想再说什么。

于是,刀一亮,向士兵扑了过去。

其余的蒙面人也随后向士兵们扑去。

两群人立时互相拼杀了起来。

而呆在树上的朱少阳见此种状况,知道双方必有损伤,自己要不要插手管这件事呢?

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想来想去,决定看看形势发展如何再说。

此时,军队和蒙面人已经扭打在一块,兵枪相见,甚是激烈。

一番拼杀之后,显然军队不是这些武林人士的对手,士兵已倒下十之八九,剩余的也只不过在勉强拼杀。

朱少阳见此,知道不过片刻,这些官兵将全部逃不过蒙面人的杀戮。

心中再思索片刻,决意自己还是帮帮军队。

不管怎样,自己也是军队中人,何况这些人还不至如此死法。

因为,作为军人,要死也只能死在战场上。

打定主意,朱少阳从树上跃了下来,站在地上,见他们还在拼杀。

于是,朗声喝道:“住手!”

士兵们及蒙面人猛听有人劝阻,不禁全都停了下来。

身材高大的蒙面人见是位年青人,不由有些生气。

走到了朱少阳的身旁,怒问道:“小子,是你刚才叫咱们住手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敢管咱们大爷的事。”

朱少阳见蒙面人的态度如此恶劣,心中不禁对他有些反感。

于是说道:“本来我是不想管的,可你们只是劫财,又何必杀死这些士兵呢?”

蒙面人听了朱少阳的话,觉得他管得也太多了,但仍说道:“小子,不关你的事,咱们是奉命而为,不能留下任何活口,既然你也目及了此事。看来…也不能留你了。”

朱少阳听蒙面人的活意似乎对自己有所威胁,他天生就不愿受任何人的威胁,更何况此时他更是艺高人胆大。

于是,对蒙面人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如我清的没错,你们想必是神鹰帮的人,而阁下想必姓徐吧!”

说完,一双眼睛盯住了蒙面人的双眼,他想瞧瞧蒙面人在听了自己的话后会有何反应。

蒙面人闻及朱少阳的这番话后,不由“嘿嘿”笑了几声,冷笑着说道:“好小子,看来知道的还不少吗,这样的话,更留你不得了。”

说完朝手下作了个手势,自己则一刀劈向了与他对面而立的朱少阳。

朱少阳在听完蒙面人的话后,知道他要动手了。

于是暗中戒备,因此蒙面人的这一刀对朱少阳来说并无突然之意,他也只是稍挪了下身位,轻松地闪过了这一击。

蒙面人见自己的一刀落空,迅速变劈为撩,又向闪在一旁的朱少阳攻去。

朱少阳又轻松地躲过这一刀。

本来以他现在的功力及武功。他可以很快地打发这个为首的蒙面人,可他仍想试试自己的武功究竟怎样,于是并无出手之意。

而蒙面人见自己的一式两击落空,知道眼前这个年青人也是个习武之人,而且武功还相当不弱,心中决定使出全力解决这个年青人,不然的话,事情也许会有所不测。

于是,再次使刀向朱少阳攻去,刀势刀速都比刚才迅猛了许多。

而对朱少阳来说这仍不过是普通的招式罢了。因此,身形略作一腾,便再次躲过了蒙面人这迅猛的一刀。

蒙面人似乎对此刀落空早有准备,因此,在朱少阳身形腾起之际,身子迅速一矮,向朱少阳的落地之处猛的攻去。

朱少阳的身子刚落,蒙面人的刀已经向他的下三路攻来,此时躲闪已来不及了,于是便使出了震天掌的一式“惊天动地”向地面拍了下去只见地上的泥土被这一击,激得四处飞扬。

蒙面人似乎没有料到这一着,情急之下,强收了刀势,向旁滚了出去,但仍被飞起的泥土的一部分击中,感到非常疼痛,不禁用手揉了揉身子。

突然,几声“啊”的惨叫声传入了朱少阳的耳朵里。

他回头一看,只见车队中只剩下七、八个士兵及为首的人与十几个蒙面人拼杀,且都受了伤。

朱少阳见状,知道再不出手解决这些人,士兵们将会全部死在这些人的手里。

于是,再次使出一式“八方风雨”向为首的蒙面人拍去。

蒙面人忽觉服前竟是掌影,不知哪只是虚,哪只是实,刚想施展轻功向后退去时,却已来不及了。

只觉眼前一空,随即胸膛便挨了一掌,被击得飞出去要有四五步之远。一个落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朱少阳并再去没有理会被自己一掌击中的蒙面人,而是很快地转身向被蒙面人围住的士兵的方向赶了过去。

身子还离那些蒙面人有三四步之远,朱少阳便在空中施出了一招“呼风唤雨”,双掌挟八成功力向围攻的十几个蒙面人过去。

只听一声巨响,七八个蒙面人被震飞了出去,个个倒在了地上,另外的几个不由被这一击惊了个目瞪口呆,望着随后轻飘落地的朱少阳。

朱少阳见自己的双掌竟有如此功力,不禁也随之一怔。

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对着剩余的几个蒙面人说道:“你们还是快些走吧!不要再让我见到,不然的话,我一个个都给杀掉。”

几个蒙面人看了看来少阳,又看了看地上受伤的同伴,知道今天遇上强手了。忙扶起了受伤的同伴,慌不择路地奔出了林子。

朱少阳见这些蒙面人总算被自己打发掉了,对自己的武功及功力也有了个底,不禁心中暗暗高兴。

突然,只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他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名为首的官兵走了过来。

他走近朱少阳的身边,双手抱拳说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不知大侠尊姓大名?”

朱少阳忙回礼道:“不敢,不敢,在下朱少阳。”

官兵接口说道:“朱大侠,看来你是武林人士,怪不得有如此高的武功。”

朱少阳闻听官兵如此一说,脸上不禁一红,说道:“阁下过奖了,在下只不过学了些浅陋之术,称不上什么大侠。阁下不如称我为兄弟吧!”

言罢不由想起自己在部队中同队友一起称兄道弟的情景。

官兵听了高兴地说道:“好吧,朱兄弟,你真是爽快!想不到你的武功这么高,还如此谦虚!”

说完,又笑着拍了拍朱少阳的宽臂。

两人就这样亲热了起来。

朱少阳转首又见官兵手下只剩下七八个士兵,却还要押送这四只装满了军切的箱子,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兄弟,经过如此一战,你们难道还要押送这些军饷吗?”

官兵听了朱少阳如此一说,叹了口气说道:“朱兄弟,没办法,军令如山,我们必须要把这批军铜押送到抚顺城内,不然,我们的性命难保啊!”

朱少阳听了,接口问道:“兄弟,不知此处离抚顺城还有多远?”

官兵回答道:“约有二、三天的路途。”

朱少阳一听,担心地问道:“兄弟,如果再发生此事,你们又怎可应付?”

官兵听了,又叹了长长一口气,说道:“朱兄弟,我也不知会怎样,如果光凭我们这些人,看样子,必是到不了抚顺城了。”

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朱少阳见官兵如此悲伤,又望了望他手下的士兵也是如此神态,心中暗忖道:帮人帮到底,反正一时也找不到鼎的下落,不如帮他们一程,自己多到了抚顺,再打听鼎的下落。

打定这番主意,便向官兵问道:“兄弟,在下正好要到抚顺去办点事情,如不嫌弃,就由在下与兄弟一起押送军饷如何。”

正在低头叹息的官兵听了朱少阳的如此一番话,像在黑暗中找到一个火烛般地重新有了希望,有了朱少阳这样的高手相助,官兵觉得在路上也许会安全了许多,因此并未多作考虑,便答应了朱少阳。

经过一番休息治疗,朱少阳和为首的官兵以及剩余的十几个士兵押送着军饷向抚顺城的方向出发了。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