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08章 路途偶遇

作者:黄易

朱少阳与押送军饷的队伍一起顺利地走了一天的路程。

这日,一群人来到了路边的一个小茶铺里喝些茶水,准备稍作休息后再赴路。

天气很热,因此士兵们一进入条铺里便累得一个个坐在凳子上直喘气,直呼掌柜快点上些点心和茶水,而朱少阳则和为首的官兵坐了一张桌子,两人边喝边聊了起来。

闲聊中,朱少阳才知道了有关官兵的情况。

原来为首的官兵姓仇,名天龙,是辽东总兵、赫赫有名的明将李成梁手下的一名游击(明朝军衔称号,相当于主偏将)。

此次押送军饷正是李将军的命令,让仇天龙将朝廷发的军饷带回军中,谁知路上竟会有人动起军饷的主意,以致押送的军士们损伤惨重。

幸好随后有朱少阳帮助,不然后果肯定十分严重。

而朱少阳在与仇天龙的谈话之时,却注意起坐在另一边桌子上的一位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人。

只见他身穿蓝布面马蹄袖旗袍,脚蹬长靴,腰系腰刀,浓眉阔目,看打扮不像是中原武林人士。

最引起朱少阳注意的是这个年青人一边吃着烧饼一边喝着茶水,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似乎有好长时间没有进食了,可他的双眼却不时地瞟向停在茶铺外面的马车上的箱子。

这举动没有能逃过朱少阳的眼睛,但他并没有将此告诉仇天龙。

因为他以为也许是这个青年人有些好奇罢了,另外就是朱少阳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年青人时,就觉得他有些眼熟,似乎像一个人,可又一时想不起来。看了一眼那年青人之后,朱少阳和仇天龙一起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年青人结了帐便起身走了。

吃完东西又稍休息了一会儿后,朱少阳和仇天龙一起带着队伍向前方赶去。

路途中,朱少阳向仇天龙问道:“仇兄,请问离抚顺还有多远。”

仇天龙回答道:“如无意外,应该再有一天的时间就可赶到。”

朱少阳在得到仇天龙的答覆后便没有说话。

因为他发现队伍已经到了条小道上,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于是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仇天龙见朱少阳如此神情,便命令士兵小心,一群人谨慎地沿着小道向前行进。

突然,从路旁跃出一人,将朱少阳一群人拦住,惊得马匹叫了起来。

朱少阳定服一看,竟是刚刚在茶铺的青年人,仇天龙见此人拦住了队伍的去路,不禁大声道:“小子,竟敢拦路,有何企图?”

年青人则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位军爷,在下有名有姓,可不是叫小子,既然在下拦住了你们的去路,自然有意图的。”

朱少阳听了年青人的一席话,觉得这年青人来者不善,而这时一旁的仇天龙听了这年青人这番不冷不热的话,心中顿觉不快,大声问道:“那好,你将你的姓名和目的说来听听。”

年青人用眼瞟了一下仇天龙,然后缓缓说道:“军爷,在下佟大朗,拦住军爷的去路是想问问军爷押送的可是朝廷发给李将军的军饷。”

仇天龙听了话后,不觉有些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似乎明白了年青人的企图,立即大声喝道:“好小子,敢情又是来幼军饷的,胆子不小,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说完,就想向那年青人扑去,却被一旁的朱少阳拦住。

只听朱少阳对年青人说道:“佟兄弟,在下等押送的正是朝廷发给李将军的军他,不知修兄弟还有何事要问。”

佟大朗听朱少阳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似乎很满意,不禁在路中来回走了两步,说道:“既然是送给李将军的军饷,那么今天你们就不走运了,在下希望你们能自动留下军饷,以免有所拼杀对你们不利。”

朱少阳见佟大朗竟然敢孤身一人来劫军饷,心中猜想此人必有所恃,不然又岂能敢做出此举行为呢?

正想继续与博大朗交谈,身旁的仇天龙则早已忍不住了。

只闻他向博大朗怒喝道:“好啊!小子,光大化日之下竟敢动军饷,胆子真不小啊!

真是人小胆大呀!看我不杀了你这贼子。“

说完拔起一杆长枪,就向佟大朗所站之位刺去。

朱少阳此时要想再拦也拦不住。

仇天龙就在刺到佟大朗之前,不失光明地大喝一声:“看枪!”

而佟大朗则身子稍偏便躲开了仇天龙的这一枪,随即拨出了腰刀,仇天龙见一枪未能刺中便迅速地扭转身子使出了一个弓步平刺。

而佟大朗这回却并未躲闪,他跃步上挑,只听咔嚓一声,长枪被挑到半空。

随即仇天龙又使出了虎步下扎,可还没等抢头扎过来,佟大朗飞速回身,腰刀后擦。

只听咣当一声,把长枪拔出了老远。

仇天龙立时脚步错乱,险些跌倒。

士兵们见了,不禁皆为之震惊。

没想到仇天龙被这年青人轻松地击败,幸亏还有朱少阳在,不然的话,他们可能又要难逃劫数了。

朱少阳见佟大朗只用了两招使击败了仇夭龙,心中暗暗佩服这年青人的武功。

他一把上前把仇天龙扶住,然后对佟大朗说道:“佟兄弟的功力果然过人,真是令在下佩服,只是在下不明白,博兄有如此高的武功,又干吗要劫朝廷的军饷呢?”

佟大朗闻及朱少郎一番言语,不由有些客气地道:“这位兄弟,看你不像是官府中人,为何会与这帮朝廷奴才混在一起。恕在下直说吧!李将军与在下有些过节,所以才想夺其军饷,希望你不要阻挠在下,不然就别怪兄弟手中的刀有所怠慢了。”

朱少阳听完话后,接着说道:“佟兄弟,你与李将军有过节自然就该找他本人,又何必抢这军饷,为难这些兵士呢?”

佟大朗听了,又开口道:“兄弟,我知道这样让你们很为难,可在下事出有因,别无他法,希望你们还是留下军饷吧!”

说完,不禁地摇了摇头。

朱少阳见佟大郎如此神情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也不禁为之同情,于是说道:“佟兄弟既然事出有因,不知能否告诉在下。”

佟大郎听朱少阳一说,双眼望了望朱少阳,开口说道:“兄弟,请恕在下不能明说,在下要告诉你一点,那便是这是在下的家事,不管怎样,军饷我肯定是要的,如果有什么令你们为难的,在下只能对不起了。”

说完,眸中露出了一股坚毅之色。

朱少阳见他行事如此坚决,知道劝不住他,但他仍想试一试,于是中说道:“佟兄弟,军饷毕竟是国家的军需,如果军队没有军饷,后果不堪设想,再说抢军饷是要被砍头的,你年纪如此轻轻,又何必犯此砍头的大罪。”

佟大郎听了朱少阳的话后对朱少阳颇有好感,但他仍坚决的说道:“这位兄弟,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在下心意已决,恕难更改。”

朱少阳见劝不动倏大郎,心中决定只有与他一搏,方能保住这些士兵的性命。

可他又不想伤害这个年轻人,一时令他有些为难。

想了一会,朱少阳心生一计,不由开口对将大郎说道:“佟兄弟,我看这样吧!由在下与你比试一番,如果在下输了,那么我们便将军饷留下,如果你输了,希望佟兄弟能让路,让我们继续前行,不知佟兄弟意下如何。”

佟大郎低头想了想后。回答道:“在下就照兄弟所说,不知如何比试。”

朱少阳见他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不禁暗自高兴,于是说道:“不知佟兄是擅长掌法还是擅长兵器。”

搏大郎回答道:“在下最擅长骑射,可是这里却没有弓箭,不过在下也十分擅长刀法。”

朱少阳听后说道:“佟兄弟最擅长骑射,如果双方比试兵器,可能对佟兄有所不公,不如这样吧!就由在下的双掌与修兄的佩刀作个比试,怎样?”

佟大郎听对一说,忙开口说道:“这样不行,这样在下不是占了便宜,这可不行。”朱少阳见他这样一说,觉得他颇有武林人士风范,可他仍说道:“佟兄,可不要小看在下的双掌,在下对掌法可是略有成就。”

佟大郎见朱少阳如此坚决,便答应了这场看似不公平的比试。

朱少阳这一提议可让一旁的仇天龙担心不已,他连拉住朱少阳,说道:“朱兄你怎以双掌来敌对方的佩刀呢?何况对方的功也相当的高,万一有所闪失,那该咱办?”

朱少阳听了对仇击笑道:“仇兄你放心好了,我有信心会赢的,你相信我好了。”

说完便走到佟大郎的身前。

此时佟大郎佩刀已在手中,见朱少阳走到自己面前,双手抱拳向前一拱,口中对朱少阳说道:“兄弟,在下得罪了。”

说完一舞手中佩刀,向朱少阳划了过去。

这一刀显然并未使出全力,朱少阳轻易的躲过。

朱少阳见傅大郎并未使出全力,知道他这招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心中暗暗钦佩佟大郎不失武士风范,但他却对修大郎说道:“佟兄,希望你能使出全力,以好让彼此作公平比试。”

佟大郎闻言,心中不觉对方似乎有些小瞧之意,于是运起功力,使出了套很平常的大开刀法。

虽说是普通刀法,但佟大郎手持佩刀,好似一阵旋风,围住了朱少阳。

或刺,或劈,步法分明,轻捷处如飞燕穿空,勇猛时若雄鹰扑捉,蹦跳间,像松鼠攀援,劈杀时,则遍地生风……

朱少阳不禁暗自为佟大朗的的刀术赞叹,可这普通招式对他来说并未够成太大的威胁了。

因此,朱少阳闪躲起来相当轻松,但他仍被对方那刀中所透露出的功力和一丝霸气所震惊,心中暗忖:“虽是一套普通刀法,但仍使得到如此地步不可小觑!”

而佟大朗的心中也不失震惊。

他见自己一套刀法使完,对方竟能轻松躲过,且不出一掌,看样子自己今天遇到高手了。

这一想,不禁刀法一变,又使出了套“僻金刀法”攻向朱少阳。

朱少阳仍想试试对方的武功。

因此他并未想出掌,谁知他这一想,可就错了。

要知这套三十六路“僻金刀法”乃刀法名家祁家所创集结许多武林刀法精华才创出,招式精妙绝伦,并不是一般刀法所能相比的,因此朱少阳在失了先着之后,已被刀光将身形住。

这三十六招僻金刀法,每一招都凌厉无比。使得朱少阳招架为难,身法渐乱,但他幸有五行迷踪步。

因此还能将危机一一度过,但长此下去,必会有所不测。

朱少阳在躲过了又一招僻金刀法之后,终于使出了震天拿一招“风起云涌”向佟大朗拍了过去。

这一招朱少阳使出了五成的功力,谁知佟大朗竟不躲闪,使出一招“上苑探花”化解了朱少阳的这一掌。

朱少阳见对方竟以刀化掌,这份功力也委实不弱,不由又是一招“风起云涌”,夹了自己八成功力向佟大朗再次攻去。

这次博大朗没有出刀,而是将身形腾起,躲过了朱少阳的掌力,在空中又使出了招“风云排阅”向朱少阳一刀递去。

朱少阳见此,来不及收掌,便使出“飞大步法”

向上腾起。

刹那间,佟大朗的这刀又告落空。

而朱少阳见此机会趁身影下落之际,发出一招“天外有天”向地上的佟大朗攻去,而此时的佟大朗要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漫天掌影将自己身形圈住,他不由运起全身功力,使出了招“灭巢保唐”招架过去。

这招“灭巢保唐”是“僻金刀法”中一式攻守兼可的精妙绝招!攻击时威力凌厉变化万千,而防守时,也可足以抗拒对方的任何攻击。

可是这招“灭巢保唐”也许可以抵挡住任何绍式的攻击,可却防不了朱少阳浑厚的掌力。因此,佟大朗被朱少阳的掌力震得连手中的刀也把持不住了。

只听咣当一声,单刀落在了地上。

随即朱少阳也翻身落回了原地。

佟大朗望着地上的刀,脸上也有些失望。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赤手空拳打败了他,这真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朱少阳见佟大朗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对,知道对方肯定在这刚才的比试中输给自己而难过。

于是,使步向前去捡起了佟大朗落在地上的佩刀后。

又走到了佟大朗的身边,将刀还给了他,口中一边说道:“佟兄刀法果然高明,幸亏佟兄手下留情,使在下能够侥幸获胜,真是承让了。”

佟大朗见朱少阳获胜后仍为自己保留脸面,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接口说道:“兄弟的武功胜过在下,这是事实,只是在下想请教兄弟大名,以好日后再作讨教。”

朱少阳见对方坦然对之,不禁心中也是相当佩服对方敢做敢为的作风,于是将自己的姓名告诉了佟大朗。

佟大朗获悉了朱少阳的姓名之后,向朱少阳抱了抱双拳说道:“朱兄,今日在下输了,那这军饷我也不再作任何打算,只是希望朱兄能够告知李将军一声,就说故人之子希望李将军能还给他一个公道,不知朱兄能否答应。”

朱少阻听了对方的如此要求后,又回眸凝了一下一旁的仇天龙,回答道:“佟兄,请放心,虽然我不是李将军手下之人,但我一定会将你的话转告给李将军的。”

佟大朗闻及朱少阳的话后,说道:“那就拜托朱兄了,在下要先行一步了,朱兄,今日之事在下有所怠慢,希望日后你我能够再见,后会有期。”

说完,便转身走了。

望着佟大郎雄壮的身躯隐人道路尽头,心头升起一股亲切投缘的感觉。

沉默片响。

朱少阳又与仇天龙等人继续押着军饷向抚顺城行进。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