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鼎记》

第09章 龙争虎斗

作者:黄易

经过一天一夜的风餐野宿,终于到了关外的抚顺城。

在将军饷交给驻扎在城中的军营中后,仇天龙便请朱少阳到李将军府中一趟,以好让李将军能重重酬谢一番。

而此时,据说李府正在举行一场擂台赛,李将军正好借此广招武林高手,纳于麾下,以备将来大为所用。

仇天龙知道朱少阳武功高强,便希望能将他推荐给李将军,所以,不顾朱少阳再三推托,依然强拉着他走向李府。

朱少阳出于无奈,再加他也想去看看这古代名将的风仪,遂也跟着仇天龙一同前往李府。

过了城东大门之后,仇天龙便带朱少阳来到了不远处的一排高门宅院外。

此处正是辽东总兵,赫赫有名的明将李成梁的府第。

李成梁,字汝契,铁岭人。因家贫,一直遭冷落,到了四十岁,仍不得重用。后来巡按御史发现他“英毅骁健,有大将才”才让他做了铁岭卫指挥佥事,以后在与女真人交战中,屡立战功,晋升为辽东险山参将。

隆庆元年,在辽东永平之战中有功,又晋升为副总兵。以后深得明皇的宠爱,直至做了辽东总兵,驻守广宁,李成梁亨通的官运,使他野心膨胀起来。

官场的升降沉浮,使他领悟到,要想升官,一要上下疏通,二要有实力。

于是,平日他暗派心腹,明禀暗防,招贤纳士。

朱少阳与仇天龙走进大门,跨过高高的门槛,绕过影壁墙。

只见老大的前院里竟立起了座用木头搭座的擂台,擂台的对面正席而坐的正是李成梁李将军,擂台两边竟列了许多武林人物。

而此时仇天龙和朱少阳也不禁停了下来看这一番热闹场面。

只听“咚咚咚”三声鼓响。

从擂台上走出一个彪形大汉,身高九尺,胸阔三亭,粗眉在眼,项下无须,穿一身蓝布短打,腰束大带,兜裆滚裤,足蹬鱼鳞鞋。

一张阴沉的黄脸上,眉宇间笼罩着矫健高傲,目空一切的神色。

此人姓胡名铁雨,山东泰安人。因善使五十斤重的铁琵琶作武器,故而江湖上称他为铁琵琶。

他自幼闯荡江湖,武功着实了得,闻听李将军招纳人才,便来相投。李成梁要试一试他的本领,于是精选了二十名军土,与他马上步下较量,皆被他打得东倒西歪,丢盔弃甲。李将军见了,大喜过望,待他为上宾。

今天这次比武,特命他出场打头擂。铁琵琶虽然武艺高强,但他为人颇为自负,也相当狂妄。

此时,胡铁雨挺胸昂首,在台上走了一圈,看无上人播与他比试,暗道:“这些江湖中人知我铁琵琶的厉害,不敢与我较量,待我再走几圈,倘若无人上台,那么我就可一举成名了。”胡铁雨正自得意,忽然擂下跃起一人跳上台来。

胡铁雨仔细一瞧,只见此人身形瘦小,眉长四方,外表并无起眼之处。

胡铁雨抱拳道:“不知阁下大名?”

可那瘦子好似未曾听见,只是抱拳还礼,接着马上双臂一分,一股急风推了过来,那风回环跌宕,竟有千钧之力,震得擂台都似乎有些摇摆。

胡铁雨见了,暗自一惊,不敢轻敌,急运五行掌功,连连回击。

两股力的气流相撞,发出阵阵轰鸣。

那瘦子连发数招,未能取胜,急得他缩身退步,手腕一场,“咬咬咬”连发十二颗梅花钉,分上中下三路向胡铁雨打来。

胡铁雨见暗器急如闪电,迅速闪身,有些狼狈地躲过了这十二支暗器。

他的心中立时大怒,运起五行掌唰唰唰,直奔瘦子上乘。

那瘦子则不慌不忙,举掌以力相搏,两种掌法相击,声如雷鸣。

胡铁雨心想:“这瘦子有些扎手,我若第一场败在他手里,那个生就再无出头之日好!”不由把式一变,左掌上翻,在掌下合,阴阳并施。

此为阴阳八卦掌,招数奇竺,走险不险,变化无常。

只见缕缕白光顺手指挥洒,柔中有刚,利如刀刃。

那瘦子不识门路,只好闪展腾挪,得势进招,又打了两个照面。

只见他缩身退步,慾再发蝉器,冷不防胡铁雨纵身跳了起来,使个阴阳腿直踢瘦子面门。

瘦子纵身慾闪,躲过一脚。

不料却着在跨下脚,大呼一声,就地跌倒。

而胡铁雨却再出右掌,只闻“哎呀”一声,正中瘦子的小腹丹田之处。

只见他口吐鲜血,弓着腰双手捧腹,倒在了擂台上。

立刻,擂如旁有军士将他抬了下去。

台下人见了,立即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朱少阳见此一幕,对铁琵琶的武功之高不禁暗暗佩服,可他对胡铁雨在踢中了那瘦子一脚后脚仍再出掌作法却有些看不过去,心想既是比武又何必有所伤亡了。

其实这些正是江湖中人阴暗的一面,只是朱少阳还不知罢了。

这时,台脾胡铁雨自鸣得意,叉着腰在台上又走了一圈,发出一阵朗朗的姦笑声。

正在此时,只见人群中又有个矮子走出来,身材不足三尺,头却有柳头大小。

只见他把秃脑袋一晃,“嗡”地一声,拔地而起,在观众的肩头点了两点,早已落在擂台之上了。

胡铁雨凝神一看。

只见那矮子秃秃的脑袋放着亮光,两道扫帚眉,一双铜铃眼断鼻梁,尖下须,嘴大如瓢,周围长着黑茸茸的短须,前鸡胸后罗锅,只有两条瘦腿支撑着在脑袋,望上去象个鹳鹰,手中拿着一张铁弓,却没有弦。

想必,那张弓就是他的武器。

胡铁雨看罢,轻蔑地一笑,抱拳问道:“要比武,先报上姓名,尊兄贵姓大名?”

矮子道:“俺乃琼州雷焕,适才见你出手不凡,特来讨教。”

说罢,摆开丁字步,侧身抱拳,就要进招。

胡铁雨从身后拿起铁琵琶,顺手轻捻,发出一阵刺耳之音,矮子雷焕听了,心急意灼,不禁打了个喷嚏。

情急之下,举起铁弓照胡铁雨使了个“刀劈华山”搂头就打。

胡铁雨一笑,顺手将铁琵琶向上一迎。

只听“啪”的一声,火花四溅。

原来矮子用了九成功力,只震得胡铁雨虎口发麻。

胡铁雨这才料到这矮子有些来历。

猛挥铁琵琶连进数招,并拨动丝弦,将五十多斤重的铁琵琶舞得风车儿一般,上下翻腾,宛如大鹏展翅。

随着呼呼的风声同时发出一丝弦音,那声音凄楚悲凉,如毒蛇吐信,咝咝作响;如饿狼夜嚎,阴麻恐怖;如鳌妇之怨,惊心断肠。

一股尖酸苦涩悲凉忧伤夹杂着恐怖的怪音刺人心肺,震人耳鼓。

连台下的人听了这声音,也个个心烦意乱,头晕目眩。

朱少阳机听此音时,心烦意乱,忙运起功力,则心静如水,心中对胡铁雨能将铁琵琶使到如此境界也是颇为震惊。

此时矮子雷焕身轻如燕,闪展腾挪,躲过铁琵琶的声音。

忽而纵身跃起一丈多高,从胡铁雨腿下穿过,抡开那铁弓,得势便打,弄得胡铁雨手忙脚乱,连连拨动丝弦。

渐渐地,雷焕听了这声音,也开始是心情烦乱,但他竭力控制自己,运力集中在对手方面。然而,事不由己,这声音凄凄楚楚,如缕缕无形的丝,暗暗缠绕了他的心。

他不知不觉地如醉如痴,昏昏沉沉,宛如进入了狠窟蛇洞,竟忘了自己是在擂台上比武。

稍一走神之际,早被胡铁雨搂头盖顶,运足全身劲力,使出泰山压顶,五十斤重的铁琵琶从头顶砸了下来。

矮子雷焕见了,吓了一身冷汗,急忙就地使了个“臣虎出林”,慾纵身逃走只可惜稍迟了一步,左脚脖子上仍被划了一下。

顿时血流如注,染红了擂台。

矮子雷焕不愧是琼州武林的名流,咬紧牙关,一声不响,猛地使了个“鲤鱼打挺”,独脚站起身来,仍向胡铁雨拱手一揖,说声“后会有期”径自纵身下台去了。

台下人见胡铁雨连胜两场,无不啧啧称赞,欢声雷动。

而一旁的李将军更是高兴。

此时天近晌午,于是休息用饭,下午再进行比武。

而这时仇天龙则带着朱少阳去见李将军。

李成梁此时高兴非常,刚回到正房,斜躺在斑竹椅上。

吸了几口银制的水烟袋喷香的丝烟,突然家人进屋来报:“总兵大人,仇天龙带了位江湖人士前来拜见。”

“让他们进来!”

李成梁缓缓说道:“别外,叫胡铁雨及众将军去清风阁,说我将在那里设宴。”

家人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仇天龙须着朱少阳走到李成梁跟前,撩起衣襟,跪拜道:“禀报总兵大人,卑职此次特带了位武林人士来拜见总兵大人,此次卑职能顺利完成押饷之命,全靠这位朱少阳朱少侠。”

说完,将来少阳引见给李成梁。

李成梁听罢,望眼一看,只见朱少阳一表人材,颇有大将之风,不禁暗自赞叹了一番。

随后说道:“朱大侠能够帮助本人手下完成押饷之命,本人真是感激不尽,在下已在清风阁设宴,希望朱大侠能够略赏薄面。”

朱少阳以江湖礼数回礼,开口说道:“李将军,在下只是一介草民,让李将军如此破费,真是不该。”

李将军见朱少阳挺懂礼数,不觉十分欣喜,执意要与朱少阳一同前往清风阁。

朱少阳抵挡不了李成梁的盛情,只好答应一起前去。

而在同一时候,比武获胜的胡铁雨也随军校一路往清风阁而去。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