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灵》

第10节

作者:黄易

升降机的铁门缓缓台上。

王子也站不稳,踉跄后退,才退了两步,忽地撞到升降机的铁门缝上。

升降机门把他牢牢挟。王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庄叫。

升降机缓缓下降,缩入了钻井里。不断下降。

“轰!”钻塔顶一下强烈的火光和爆炸,钢缆断开。

升降机蓦地加速,同井底狂撞下去,一下子冲下了近千米的高度,王子的身体在和空气的剧烈磨擦下,燃烧起来。

凌渡宇双目紧闭,蜷跌在升降机的地板上,眼耳口鼻渗出鲜血。

他感到圣者的元神和他紧锁在一起,感到圣者庞大的能量,以一种他不能明白的方式在作用,保护他。他不能思想。

升降机继续冲下,天地不断在剧烈抖动,耳际填满风暴般的雷鸣狂啸。

升降机外的十多个滑轮,和油井井壁激烈磨擦,产生出尖锐的叫声和火花。挟在机门的王子变成血肉模糊的片片。

撞上飞船船身的坚硬物质时,会发生什么事?凌渡宇不知道,也不敢想。

在极度的狂乱里,他看到了一点红光。

这时他整个人正伏在升降机底部玻璃纤维造成的地板上,一直以来,井底的方向都是一团化不开的漆黑,这时井底的方向突地出现了一点红光,惊惶下,凌渡宇以为自己在死亡前发生了幻觉。包奇异的事发生了。

升降机的速度忽地明显地放缓了起来,由刚一降千里的速度,变成飘羽般向井底缓缓落下。

凌渡宇呻吟一声,这种速度的变换,使他感到胸臆间难受之极。

他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这数千米的井底下,为何会遇到这样的怪事。

升降机剧烈抖动起来,下降的势子更缓,比一般升降机的速度还要缓慢得多,好像有一股相反的力道,从井底处涌上来,把升降机托,再议它缓缓降落。

井底深处的红光缓缓扩大,很快已变成拳头大般的红光。

凌渡宇完全猜想不到那是什么东西,在这地氏的数干木处,为何居然有这样的光源。

升降机继续向下降落。

红光愈来愈强,凌渡宇过人的体魄,逐渐适应了下降的速度。

红光像地底升起来的太阳,同他的方向迎来,他的眼睛受不住红光的刺激,眯成一线。

整个天地陷进诡异莫名的红光里。

升降机愈来愈接近红光的源头。凌渡宇从合成一线的眼帘望往井底,只见井底只在十多米下,一团强烈的红光雾,不断在最底处滚动翻腾。

热汗从额头流下。

红光带令人难以忍受的灼热。

凌渡宇突然呻吟起来,明白了眼前的处境:他的升降机正在向地底的宇宙飞船落下去,而不知为了什么原因,那令钻头也销熔的飞船船身,居然打开了一个可容升降机通过的小洞,等待他进去,红光正是从宇宙飞船内部漏了出来。

那是个多么灼热的世界。

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升降机下降的速度放缓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升降机落入了洞内。

一时间天地尽是令人睁日如冒的红光。

凌渡宇终于完成了沈翎的梦想,来到了飞船之内。

一粒一拉沙般大的红尘,充斥在整个庞大的空间里,不断爆开,发射出迫人的热力。

水份迅速从身体蒸发出去,凌渡宇想到死亡,没有人能在这种灼热下生存。

升降机继续落下,凌渡宇陷进半昏迷的状态里,满脑子尽是火热,热毒钻进每一条神经里,销熔他的生命。

模糊间,他又感到兰特纳圣者的精神,这次却不是要与他结合,而是要离开他。

兰特纳圣者死后不减的元神似乎在巨大的欢欣里,又似乎在无穷无尽的伤里。在那精神的领域里,凌渡宇的触感,测探到远方有另一股强大无匹的精神力量,正在缓缓流动。

凌渡宇无由的一阵兴奋,很想到达那远方,与那股力量接触,可是那却像在还不可即的地方。

想到这里,兰特纳圣者的元神忽地离开了他,那种感觉便像一个亿万大富翁,刹那间变成一无所有。精神的领域消失无琮。

升降机下跌以来,兰特纳圣者的元神和他的精神结合在一起,汇流成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使他能抵受掉下来的高速,抵受红光火毒的侵袭,甚至感受到超感官的境界。

但这刻兰特纳圣者离开了他,剩下他一个人在这奇异的地方。

一时灼热加强了数倍。凌渡宇呻吟一声。

“蓬!”升降机终于掉在飞船空间内的“地上”。

剧震把凌渡宇整个人抛了起来,再重重掉到地上。

他再次想到死亡。然后昏迷了过去。

当凌渡宇醒转过去时,热!像一股火毒霹雳般钻进他的神经里,无可抗拒的昏沉,袭击他仍末完全清醒的意志。他听到自己在呻吟,感到自己赤躶身躯。

斑热中血液在狂流,脉搏疯狂跳动,热毒使他只慾就此长睡不醒。

喉咙火一般焦燥,chún舌若沙漠般乾渴。

一只发烫的手抚上他额头,又缩了回去。是人的手。

全身滚热中,背身躺卧处却微有一股温凉。奇怪的异响,充斥耳际。

凌渡宇吓了一跳,神智回复了大半,他自幼受瑜珈苦行,心灵的修养坚如刚石,小小的刺激立时把他的脑细胞刺激起来。

他并不立时睁开眼睛,只是在重温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地震在艾理斯“枪杀”圣者后发生,圣者的元神以令人难解的形式,和他的灵神锁在一起,升降机下降,王子被夹在门缝处,爆炸,升降机直向三千多米下的井底撞下去,撞向飞船那难以破开的船身……

他一摸身后,触手是粗糙凹凸不平的物质,温润清凉,那是唯一对抗高热的救命剂。这处肯定不是升降机平滑的地板。

圣者原本和他紧锁的元神,影踪全无。

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到了宇宙飞船内。为什么会有人?

当他得出这个结论时,连他也吃了一惊。猛然睁开一对虎目。

他本已有足够心理准备,无论看到什么,也不会惊惶,可是当他看到眼前那张脸时,仍不禁吓了一大跳。

一张血红的脸,粗厚的皮肤,摺一重又一重凄苦的皱纹,像给火烘得乾枯萎竭,细窄的眼睛眯成一线,内里一片血红。

凌渡宇霍地生起身来,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景象。

这是一个庞大的地穴,深红色的岩层重重叠叠。整个空间沐浴在一种奇异的红光里。同一时间,他也明白了耳中怪响的来源,那是千百人类同时急剧呼吸和喘息的声音。

地穴的空间内或蹲、或卧、或生了上千赤身躶体的男女,模样和刚那人大同小异。

他并不是发高烧,红光带无比的灼热,无孔不入地钻进他每一个毛孔里。

凌渡宇有一项常人难及的能耐,就是在愈艰苦和怪异的环境里,愈能保持镇定,即管眼前面对地狱般的情景,他仍能保持冷静,就像洪炉火焰里一点不溶解的冰雪。

热汗从他毛孔中不断渗出来。一只乾瘪的手颤震地递来用泥碗盛的一小口清水。

凌渡宇想说多谢,声音到了喉咙便给火热咽,本能地捧起泥碗,一口喝得点滴不留,喉咙的炎渴稍减。他要求的眼光望向那乾枯的人时,后者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口中咿呀作响,瘦骨嶙嶙的手左右摆动。

凌渡宇心中一凛,这些人原来并不懂人言。

凌渡宇审视四周,只见左方洞穴转弯处,红光特盛,暗忖那应该走出口了,想到这里站了起来,往那方向走去,那乾枯的人想拉他,却给他礼貌地推开了。

他在躺坐一地的人群中穿行,看到了自出生以来。最触目惊心的情景。

他看到婴儿的出生,看到老人因乾枯死亡。

年青力壮的男女忘情地造爱,力竭筋疲的人伏在地上喘息。

生命的过裎在火热的红光里以高速进行,生命迅速成长、进行、老化、乾枯。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为何会来到这里?

他每迈出一步后,都要借坚刚的意志去踏出下一步。每一下动作都会带来一阵火毒般的热浪。

没有人注意他,这些人忘情于他们的生命里,在火热的红光里挣扎活命。

一个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在他面前走了几步,便无力地躺下来,把睑贴在地上的岩面,借那点温凉苟延残喘。

凌渡宇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躺下来,一躺下来,会变成了这些饱受火热摧残的其中一分子,再也没有爬出洞穴的勇气。

凌渡宇死命向洞穴的出口处走去,愈往那方向走,人愈趋稀少,空气也更是灼热。到了最近穴口的空间,一个人也没有了。

没有余力去思索眼前奇异凄惨的地狱世界,他的鼻孔一张一闭,乾渴的嘴巴吸进的似是火焰,他努力对抗晕眩和昏沉。

转了一个弯,刺目的红光一下子把它的眼睛刺激得开了起来。

当他把眼帘露出一线时,他看到了三十多米外的洞穴出口。

强烈的红光从那处毒箭般射来。

他的肺部充斥热火,像要把他整个人像蜡般熔解掉。

他运集全身的意志,同出口的方向走去,他感到力竭精疲,热汗在离开毛孔后立时挥发。

凌渡宇觉得自己正在乾萎中,那令人痛恨的灼热红光把水份榨出他的身体,把造成他身体百分七十的水份蒸发。

他软弱得想躺下来,这不是人能抗拒的热浪,大地摇摇晃晃,地转天旋。就在他要倒下那一刻,他忽然想到水,那盛在泥碗中的水。那乾枯老者递给他喝的水。

水从那里来?一定不是这空旷无一物的大洞穴,而是在洞穴之外。

这个意念令他奋起意志,强忍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同出口迈进。

还有七米、六米……

他终于来到了洞穴的出口。

出口外是个奇怪诡异却美丽至极的大空间,在眩人眼目的红光里,一条二十多米阔的大河从左方远处蜿蜒而来,流向右方无尽的远处,沿河的两岸,长满了各种见所末见的奇花异卉,紫红色的树高达二十多米,金黄的草地,罗伞般的素白色植物,难以尽述,植物挡视线,使他目光不能及远。

一个奇怪的物体,在离开洞穴口二十多米处,恰在大河和洞穴的正中处。

凌渡宇苦忍热浪,定睛一看,终于明白到自己看到什么。

那是升降机。静默地横倒在深红色的岩地上。

机门大开,门前虚有一小堆焦炭般萎谢了的物质,凌渡宇省悟到那应是王子烧焦了的体。他很自然抬头望向空间的上端。

即管以凌波字的坚强,也不禁目定口呆。

空间上边二百多米的高度上,飘浮一团团红色耀目的云,红云不断射出红色的光线,洒照大地,把整个空间变成火热的洪炉。

红云的间隙处露出银光闪闪的穷苍,颜色是变化的,细看下立时转换了其他颜色,叫人难以确定。

凌渡宇呻吟一声,跪了下来。

他会经看过那种物质,沈翎袋中便有一块,沈翎借它寻到了飞船的位置。

那是飞船的物质。他抬头看到的,是飞船的内部。

凌渡宇不知道升降机是怎样穿破船身,掉了进去。他还记得掉进红光四溢的洞内,但现在看到的飞船船身,却没有任何穿洞。他究竟从那里掉进来?又或者船身当时裂开了一个洞,升降机掉进来后,又缝合起来。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作祟?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完成了沈翎的梦想,进入了飞船的内里。升降机掉了下来时,洞穴的人可能在出外取水,把他救了回来。

但这是一艘外太空来的宇宙飞船。为何会有人类在内,遭遇如此凄惨的命运?飞船的内部为何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他奋力站起身来。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离开这里。

他向前冲出,离开了洞穴。

红云发出的光线直接曝晒在他赤躶的身体上。

所有水份立时千百倍加速地蒸发。

凌渡宇怒叫一声,死命向四十多米外的大河奔去。沿途地上布满一副又一副黑炭般萎缩的骸鼻,有些已蒸发为一小堆不能辨认的黑炭,这些人都是奔往大河途中死掉的人。

红光像利刃般切割他的肌肤,火焰侵进他每一个细咆去。

四十多米像永不可及的遥处。

他冲出了才十多米,心脏的剧烈跳动,已使他四肢一之力。

冉冲前数码,一阵地转天旋,凌渡宇倒了下来。死神在咫尺之外。

自幼的瑜珈修行在这刻显露出来,凌渡宇死命保持心头的一点灵明,缓慢却肯定地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踉跄奔去。

大河逐渐在前面扩大。

喉咙给烈火焚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