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灵》

第2节

作者:黄易

他一直走到玻璃罩前,面上带从容的笑意,同两人躬身见礼。

他年纪约在四十上下,面目非常英俊,身形修长,头巾正中,嵌了粒最少有十卡的金钢火钻,在烛光下闪跳九土,配他身上的印度华服,配合仪仗队的声势和排场,确有尊贵迫人的气势。

沈翎面色微变。

凌渡宇深悉沈翎约为人行事,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知道来者大有来头,偏是冷冷哂道:“好!戏看完了,有屁快放!”

那人毫不动怒,微笑道:“不愧是沈翎的朋友,有胆识。”他的声音在车内的传声器响起,正是刚的声音。传声器成为对答的桥梁。

这种方式的会面,亦属别创一格了。

那人续道:“沈博士!只不知你的朋友能否代表你说话?”

沈翎冷笑一声,道:“当然可以!王子!”言罢推门下车。

凌渡宇心中一震,他知道这人是谁了。

印度可说是世界上阶级尊卑区分最严格的国家。

迸印度有四个种姓。

印度虽是宗教繁多,却以印度教为主。印度教奉为圣书的《摩奴法典》。把四个等级的种性起源,归于梵天(造物者)身体的四个部份,即婆罗门是“梵天”的嘴,利帝利是双臂,吠舍为大腿,首陀罗生于两脚,是故各有地位尊卑,无论生后有何作为,都不能变更这天生的身分。

随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原来由婆罗门以下至首陀罗的四个等级,复被细分为许多等级的亚种性,日趋复杂。

种性之外,又出现了大批“不可接触者”,乃最受歧视的贱民,干最低下的工作,不能同其他种姓的人接触,不许进入寺庙或公共场所半步。

印度独立后,订立法律禁止种姓歧视,但在农村里,种性制度仍然被保存下来,对贱民的迫害无日无之,以致在一九七八年,印度北部的广大“贱民”,举行大规模的示威,种姓制度的倡行者才稍为收敛。

可是种性制度早渗透到社会生活各方面,蒂固根深。

而王子正是支持种姓制度的最代表性人物。

他自称是十四世纪时印度教徒统治的维查耶那加尔王国(一三二六——一*四六)的后代,以种性最高阶层婆罗门自居,认为整个印度文明的衰落,原因在于种姓制度的崩溃,违反了梵天的旨意,所以力图恢复这“神圣的制度”,复兴印度。

他积极从事政冶活动,希冀在获得足够的政冶力量时,重建昔日种姓社会的“光辉”。通过贿赂、威凌、暗杀种种卑鄙手段,王子在政坛逐渐冒升,想维护特权的社会上层都起而支持他,以至王子的影响刀日益坐大,幸好一九七八年的大示威,民主力量抬头,王子从政坛上垮了下来。可是他并没有放弃他的疯狂念头,凭庞大的支持力量,王子开始从事印度境内各类的罪恶活动,成为印度黑社会最有实力的大亨,连政府也不愿轻易惹他。

他的野心极大,想凭恃他罪恶的力量,卷土重来,重建昔日印度教大帝国的光辉。

凌渡宇所属组织抗暴联盟,会刊下了一张世界各地危险人物的黑名单,王子排名十九,由此可见此人的可怕。

凌渡宇闷哼一声,推门下车。仔细打量起对方来。

王子的眼光极之锐利。凌渡宇的神态立时引起他的注意,向沈翎道:“无论你的朋友能否三与你我问的谈判,亦请你先介绍他的名字和身分。”

沈翎断然道:“不用多此一举,一切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两小时后他飞往纽约,你最好不要延误他的班期。”

王子道:“只要告诉我飞机的公司和编号,我可以保证飞机在机场抱候贵友的大驾。”

凌渡宇笑道:“很对不起,现在我决定不走了。”

沈翎霍然望向凌渡宇。

凌渡宇回望对方,眼中射出坚决的神情,沈翎无疑陷在极大的危险里,教他怎能离去,心中叹道:“楚媛!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沈翎沉声道:“凌!你一定要走一。”

凌渡宇耸起肩胛,道:“既然每条头发都被编了号,走与不走,能改变得了什么?

”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沈翎为之气结。

凌渡宇转向面带微笑的王子道:“殿下!可以转入正题了吗?”当他说殿下时,语带呼喝,只有讽刺的意味,毫无尊重的意思。

王子闪过一丝怒色,他自比为梵天的使者,认为自己天生高于众生,最忌别人的不尊重,不过随即泛起笑容,道:“好!好!”

沈翎知道他对凌渡宇动了真怒,日下只是强压怒火,可是这等事避也避不来,插入道:“说吧!”

王子沉默片晌,道:“无论你掘了什么出来,我也要占四分之三。”

沈翎呆了一某,道:“你说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凌渡宇更是丈八金刚,摸不头脑。

王子眼中爆出凌厉的光寒,罩定沈翎,忽地仰天在笑起来,好一会才停下,眼中寒芒有增无减,阴阴地道:“你可以瞒过别人,又怎能瞒得过我,在我的土地上,没有任何事可以瞒过我,我是梵天派来的使者,天注定我来重建帝国的光辉。”语气中充满疯狂的味道。

四周的持枪大汉一齐以印地语狂叫起来,道:“重建帝国,还我光荣!”

沈、凌交换眼色,这是个可怕的狂人和疯狂的组织。

大厅内一时间静至针堕可闻。

王子负手背后,踱起步来,道:“你可否解释给我听,你和白理士石油开采公司是什么关系?”

沈翎淡然道:“我是他们的顾问。”

“顾问?”王子不屑地道:“自理土石油开采公司,三年前才在英国注册,而注册的人,就是你:大名鼎鼎的探险家、收藏家沈翎博士。”

沈翎若无其事地道:“那又怎样?”

王子轻笑起来,道:“并没有怎样,不过你可否解释给我听,为何贵公司注册以来,一滴油也没有在别的地方开采过,而千里迢迢,来到这地方,你看上了印度什么?石油?那真是荒天下之大谬。印度的石油无论品质和储量,都远比不上其他的产油国。印度的总储油量,估计在四亿六千吨之间,而产油国加沙乌地阿拉伯,是二百三十一亿吨,那是小巫大巫之别,要采油,为什么来到印度?”

沈翎以微笑回报,道:“那些产油国的开采权,早给了其他的大公司,那轮得到我!”

王子笑道:“说的也是,不过敝国的石油,绝大部份分布在西部马哈拉施特邦的近海区域和东部的阿萨姆邦,为何你向敝国租借来开采石油的地方,却是我国北部圣河和圣城问的一块一滴石油也没有的荒地?而且不可不知,那是一个经常的地震区。”

这时连凌渡宇也奇怪起来,王子所说的圣河,指的是恒河,被印度人奉之为女神、母亲。

印度教徒甚至称恒河为“恒妈”,在印度有至尊崇的地位。

圣城指的是印度教徒朝拜的中心地:瓦拉纳西,位于恒河的西北岸。相传是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主神湿婆神在六千年前建立的,好比伊斯兰教的麦加、基督教的耶路撒冷。

沈翎面色不变地答道:“这是敝公司的商业秘密,不过,贵国已批准了我开采的申请,这或可以说明我提供的资料,是有一定的说服力,否则如何获得开采权。”

王子微一错愕,又大笑起来。笑声极尽嘲讽的能事,好一会才强止笑声,道:“唉!堂堂的大博士,居然天真若斯,以为你那区区数十万美元,可打通政府上下所有关节,告诉你,若非我在背后大力促成此事,你再费多一百万元,亦只是石沉大海,那时拖得你十年八年,看你能怎样。”

凌渡宇心下对王子重新估计起来,王子的影响力,固然不可轻视,但他更可怕的地方,是在背后暗暗出手,直至沈翎不能收手,才出面来谈判,那种阴险深沉,才是怕人。直到这一刻,他还不知沈翎的葫芦里卖些什么葯。看来王子也不知道。

沈翎躬身施礼,道:“那就真是要多谢阁下的鼎力支持了。”

王子面色一沉,道:“半年前,你从世界各地订了一批钻探的器材,全部是最先进的第一流设备。例如钻探用的”聚晶钻头”,比一般的炭化钨钻头速度至少快了六倍。

只是这笔投资,便是天文数字,难道只是为了在地上弄个深井便了事?”

沈翎叹道:“好!丙然名不虚传。”

王子傲然道:“为何你不说要采煤、铁等等,那应是更有说服力的,于是我想到:你要采的是地下某处深埋的事物,只有石油的开采法最适合。但那是什么?”

沈翎道:“那是一个宝藏!”

王子精神一振,道:“谁的宝藏?”

沈翎沉声道:“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王子暴跳起来,豹子般弹前,两子扑上玻璃罩上,他戴在手指上的三只大钻石戒指,和穿在惋上的碧玉手钜,撞上玻璃罩面,发出连串清脆的响声,像只笼中的猛兽,同观看它的人张牙舞爪。

王子狞笑一声,狠狠道:“没有我的同意,休想从印度捡走一块石头,你会发觉没有人来和你工作,所有器材都会无故被毁,甚至你们的身体,也没有一寸地方是完整的。”他的神色忽转温和,微笑后退,躬身道:“你说!我有否资格听你道出原委?”

凌渡宇面含冷笑,亦是心不暗惊,以王子在印度的势力,沈翎的开采大业确是寸步难行。

即管和他合作,此人暴虐凶残、喜怒无常,如伴虎眼,想想也教人头痛。

对于王子的威胁,沈翎毫不动怒,上上下下打量了王子好一会,好整以瑕地道:“看来你的资格也可勉强凑合。”

王子道:“如此我洗耳恭听了。”

沈翎道:“说之前,让我们先谈妥条件。”顿了一顿,才加重语气道:“无论有什么收获,是一人一半,你并须以你的神来立誓,保证你不从中弄鬼,否则一切拉倒,就当所有的事均是白做。”

王子目光灼灼,深深的紧盯沈翎,后者面带微笑,毫不畏怯地回望,甚至带点挑战的味儿。”

一时玻璃罩内外,静至极点。

王子打破僵持,道:“好!我答应你,你们不要弄鬼,否则莫怪我反面无情。”说罢缓缓转向北方,立下了誓言。

沈翎正容道:“在公元前一百五十年,大一统的孔雀王朝灭亡,整个印度次大陆陷进前所末有的混乱里……”他面上现出回忆的神情,好像曾亲身经历过这一切,事实上当然不是,却显示了他对印度历史的认识和深厚的感情。这是一个伟大的探险家成功的基本情怀和条件。

沈翎眼望向上,如梦如幻,续道:“南印度,分裂为潘地亚、哲罗、朱罗三个势均力敌、鼎足而立的王国。北印度,是名的笈多王朝,虽乃偏安之局,经济和文化却是空前繁荣。可是,月氏人、贵霜人等外族相继入侵,到了王朝后期,匈奴人成为了最大威胁,国家灭亡在即……”

王子眼中射出疯狂向往的火焰,无论他是怎样卑鄙可恶,对印度文明的热爱,是无可置疑的。

沈翎续道:“当时的君主,对国家文化的狂热,超出了对生命财富的留恋,他不想珍贵的文物被战火无情地摧毁,于是建造了庞大的地下库房,把最宝贵的文物密藏其中,希望后人重新发掘。”

王子道:“你怎能知道?”

沈翎肃容道:“不要问,我曾立下血誓,不可以将这秘密的来源泄露开来。”

王子眼睛光芒闪烁,好一会才平复下来,道:“好!继续说罢。”

地想到沈翎若非确实得到消息,怎会投下天文数字的资金,进行这庞大的开采计画,而更重要的是:他只是坐享其成,那管有没有宝藏,他亦是一无所失。

沈翎道:“笈多王朝灭亡后,匈奴人入统北印,这秘密埋藏在佛教的僧侣中,直至戒日王朝的兴起,可是,北印度发生了一次空前的大地震,戒日王虽知道这秘密,再没有方法掌握宝藏的正确位置,经过无数次发掘失败后,终于放弃……”

凌渡宇暗忖:这样的开采,确非当时的技术可以支持,想当时的人一定是心灰意冷下,无可奈何才会放弃。

沈翎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如果你不反对,我们要离开了,还有很多迫切的事等待我。”

王子沉吟了一会,点头道:“好吧!不过请你紧记,阁下一举一动,均在严密监视下,假若发觉你瞒骗了我任何一件事,莫怪我毁去诺言。”言罢大步转身离去。

他和仪仗队隐没在厅门后。

罩外的人以手势示意两人回到车内。

爸板弹起,车厢再次变成密封的世界。

计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异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