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永恒》

第二章—惊人屠杀

作者:黄易

凌渡宇跳下计程车,往巴黎大学行政大楼奔去,那是高布博士举行记者招待会的地方。现在是十一时四十五分,招待会将在十二时正举行。

斑布昨天打电话给他时,千叮万嘱他在十一点半先和他会上一面,但从英国飞来的班机延误,他还是迟到了。

假若要在这世界上找出心中最尊敬的十个人物,高布博士定能入选。凌渡宇这个已成为传奇的非凡人类,他对古文字和古文化的认识,几乎百分之八十是从高布身上得来。

昨天匆忙下,高布从以色列台拉维夫给他的电话里提及他对阿特兰提斯有了突破性的发现,可惜时间不容许他进一步探问。

对於阿特兰提斯,凌渡宇虽不能像高布那样,投进了毕生的精力,但他亦有浓厚的兴趣和深入的认识。

第一个指出阿特兰提斯,意即“大西国”存在的人是柏拉图,在他《克里齐》和《齐麦亚》两个语录里,详细地描述了这曾拥有高度文明国上的存在,灿烂的文化,以千万计的人口,随着整个大西洲,在一次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里,沉进大西洋里,千载风流,毁於旦夕,由那时开始,阿特兰提斯便像幽灵一样,回荡於人们心中,它一代一代地流传下去,一代一代被能人智士搜索着;时而带来希望,时而带来失落和颓丧。

现在高布博上终於有了惊人的突破,这使他抛下了一切,赶到这里来。

行政大楼前停满了车,大部分都有电视台报社的标志,显示这记者招待会已产生了新闻报导的预震,高布博士这古文化学的权威,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都会被最先进的电子仪器,记录成为历史,通过传讯卫星,显现在每个家庭的电视萤幕上,印在每一张报纸的头条上。

凌渡宇避开了挤满记者的廊道,从一道侧门,往举行记者招待会那大会议室後相邻的休息室走去,这是预见招待会盛况的高布给他的指示。

休息室里面的热闹情况一点也不逊於外面的盛况,凌渡宇挤进围着的人堆,看到了高布博士。

他坐在一张椅上,膝上放了个黑色的公事包,一条锁 将他的左手和公事包不可分割地连接起来,使人想到其中必有重要的资料。高布脸容疲倦,但却给兴奋的神色掩盖了。

当凌渡宇望向他时,他亦正望向凌渡宇。

斑布博士红丝密布的双眼爆闪出难以形容的奇异神采,“啊!”一声,站了起来,排众而出,一手紧揽着公事包,就像其中装有价值连城的易碎瓷器,另一手激动地抓着凌渡宇的胳膀,将他拉往较僻静的一角。

凌渡宇有点不好意思将高布从其他人的簇拥下抢了去,道:“不可以留待记者招待会後才说吗?”

斑布博士眼中掠过担忧的神色,耳语道:“你是我告诉这件事的第一个人,一方面因为我绝对信任你,其次是再没有人比你更有应付危险和超自然物事的本领。”

凌渡宇皱眉道:“究竟是甚麽事?”他实在想不通,考古发掘怎会构成危险?怎会和超自然的物事有关?难道触犯了古帝皇的诅咒?

斑布博士眼中透出惊慌的神色,正要解说,蓦地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说话。

“高布博士!”

两人向发声者望去。

来人年纪在五十至六十间,魁梧的身形略呈肥胖,笔挺深蓝西服,外加过膝米白色乾湿褛,右手弯处挂着一支 杖,头顶高帽,上chún边畜着深浓胡子,相貌堂堂,一对眼炯炯有神,典型大政治家型、作风保守的英国绅士。他身後跟着两名彪形大汉,看来是保镳类的人物。

斑布博士一愕道:“尊柏申爵士。”

凌渡宇对考古界虽不是人熟悉,也曾听过尊柏申的名字,这是一个常和博物馆、世界着名文物收藏、考古基金会联系在一起的响当当名字,也是英国政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尊柏申笔直来到高市面前,眼光只凝注在高市脸上,像凌渡宇全不存在那样。凌渡宇直觉他是个大民族主义者,尤其看不起东方人,至於是否真的如此,那就要由时间见证了。不过对凌渡宇这类拥有第六感的人来说,直觉往往比理性思维更准确。

尊柏申傲慢地道:“高布博上,我不知道你在弄甚麽鬼?假若你不能提出有力的证据,证明阿特兰提斯的存在,你在考古界便将彻底完蛋。”他右手一摆,作了个被抹掉的手势。

斑布博士一点也没有被他不客气的语气激怒,平静地道:“我知道你一向不相信阿特兰提斯的存在,正如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亦是无可避免地拥有他们的偏见和执着一样,但是,尊柏申爵士,事实只有一个。”他“砰”一声用右手拍在公事包上,回应尊柏申的手势道:“就在这里!”

尊柏申一生均在财势权力的极峰,那曾给人这样顶撞,他倒是非常有城府的人,只是脸色一沈,语气转为冰冷,道:“希望你这次不是说谎,虽然过去两年来你一直是这样。”

以高布博士的涵养,也受不了这样的奚落,怒道:“你说甚麽?”

尊柏申道:“你已花去了国际考古学会七倍於你最初所提议的发掘经费,看看你掘了甚麽出来,阿特兰提斯?几千年下来,连一点影子也没有,事实已告诉了我们,那是柏拉图创作出来子虚乌有的神话故事。”他的声音愈来愈大,四周兴高采烈的人终於注意到空气里的火葯味,霎时间静了下来,只有尊柏申浑厚的声音在空气里振汤着。

凌渡宇终於弄清楚了来龙去脉,这尊柏申爵士是国际考古学会的人,一方面不满高布的发掘进展,加上不相信阿特兰提斯的存在,所以怀疑高布在装神弄鬼,以筹集继续发掘的经费。这等事以他局外人的身分,确是很难插身其中。

斑布博士反而平静下来,嘴角一牵,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看了看腕表,淡淡道:“记者招待会的时间到了,你不会错过在全世界前羞辱我的机会吧。”他的眼光转向凌渡宇,道:“来!我们进去吧。”昂然漠视尊柏申的厉目,迳自向会议室的侧门走去。

会议室挤满了人,当高布博士踏上高超一级的讲台上,来到像森林般设满了麦克风的长台时,嘈吵的声音像被关掉扩音机般消去,代之是电视摄影机转动的机械声,镁光灯密袭的闪响和爆亮。

凌渡宇闪往一侧,以免喧宾夺主,抢了高布博士的风头,尊柏申等人也从同一门户,进入会议室内,散往仍可容人的角落。

斑布博士卓立讲台上,成了众矢之的。

在射灯的白光里,高布眯着疲倦的眼环视着期待的人们。

全场鸦雀无声,静候有关在万多年前沉没了的伟大文明,阿特兰提斯的一切。

斑布博士乾咳一声,清了清喉咙,正容朗声道:“各位同事、新闻界的朋友,很感谢你们今天到这里来。”他顿了一顿,胸口急速起伏着,显示出他的紧张情绪,好一会才冷静下来,在众人的期待下,续道:“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在这里我要告诉各位绅士淑女,有关阿特兰提斯的确凿证据,就在这里面,阿特兰提斯再不是一个失去了的梦,而是活生生的事实。”

当说到这里时,高布博上将他左手提着的公事包高高举起,连着的银色铁 在射灯下闪烁着耀人眼目的激芒。

这时再无人怀疑公事包内装着有关於阿特兰提斯的关键性资料。但那会是甚麽东西?

众人间一阵騒动和低语。

凌渡宇既为高市感到骄傲,另一方面也有点担心,怕真如尊柏申所言,高布拿出来只是另一个有关阿特兰提斯似是而非的证据。

斑布控制了全场的情绪,每个人都等待着能改变整个文明史石破天惊的证据。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将风高浪急的心绪压下去,耐心地等待,就在这时,一种不寻常的感觉,流过他比常人灵敏百倍的神经。

自幼的瑜伽苦行、禅坐,使他拥有超自然的感官,现在这感官,正向他发出警报。

那是危险的警兆。

他条件反射般回望会议室内接近二百多的来宾,恰好捕捉到一个使他惊骇慾绝的情景。

在层层高超的座位近门处,一柄亮闪闪黑黝黝的物体高举起来,那是类似手枪的物体,只是枪嘴处插了一个较枪管远为粗大的圆筒。

凌渡宇全身一震,正要有所行动时。

“轰!”

火光闪现,圆筒离开了枪嘴,眨眼间掠过了枪嘴与高布博士间那二十多码的空间。

破空声盖过了其他所有声音。

在众人错愕间,圆筒“突”一声,正插在高举着公事包的高布博士胸前。

苞着发生的事快得连肉眼也几乎跟不上。

“蓬!”

斑布整个八 许的人体像断线风筝被抛起,当他背脊还未倒撞往背後挂着的书写板时,已爆成一大团熊熊高燃的烈火。

“砰!”

斑布倒撞後墙,在临死前的刹那,他左手一挥,想将左手已变成另一团火的公事包挥走,可是系着的铁 将飞开了的公事包又带了回来,随着他手的收缩,重重撞回他火舌吞吐的身上,爆起一室火星热屑。

电光石火的发生,使来参与记者招待会的数百名学者和新闻界的人,只能在震骇莫名下眼睁睁目睹着惨剧的发生,连惊叫也来不及发出。

凌渡宇的反应比任何人都快上了一倍,在高布中弹时,他已向高布冲过去,在那变成了火团的公事包回拍高布身上时,他离开高布只有四 许的距离,外衣已脱下到了手上,就在要往高布身上盖去时,因公事包撞在身上所冒吐的火 ,同他卷来,“蓬!”凌渡宇的外衣立时起火,眼看凌渡宇也要沾上燃烧的火 时,他猛喝一声,条件反应般侧倒地上,从已变成火 团的高布身边滚开去。

凌渡宇知道高布已完了,纵使能在这时将火势立时扑熄,但那也只能使高布在死神的紧拥下挣扎个数小时。

火星散落台上、台下,继续燃烧。

会议室陷进歇斯底里的狂乱里。

尖叫、跌倒、推撞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凌渡宇回首望向刺客的位置,在亡命奔逃的人丛里,刺客黑西装的高大背影闪往门外。

反而尊柏申最是镇定,不知从那里拿起了一筒灭火器,拉开了开关,白色的化学液哗啦啦向高布喷去。

不过这已不能挽回高布的生命,当人体表面有百分之七十以上被烧伤时,这人便不能再活下去。

凌渡宇“砰”一声撞开刚才进会议室的侧门,往外冲去。

一定要抓到那夺命的刺客。

刹那间凌渡宇将体能发挥到极致。

他旋风般抢过长廊,切进通往会议室的走道,然後往通向校园的大门奔去,转眼间,他跑进了阳光漫天、行政大楼前的石阶顶处。

大楼前依然停满了来参加记者招待会的公私车辆,但凌渡宇的感觉完全不同了,他的心情由天堂降到了十八层下的地狱。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彪形男子,正快速地奔下行政大楼正门分作两叠的石阶,眼看他使要逃进满布在校园里享受着阳光和午餐的学生堆里。

凌渡宇一纵而起,跨越十多级石阶,当脚落在石阶由上计下约四分之一的位置时,全力一蹬,八 长的壮健躯体,像斑豹般灵活地凌空二百六十度翻腾,一个跟斗,大鸟般赶上了那大汉背後的上空。

那大汉也是机伶的人物,有所觉地转身後望,手上握着的重火力手枪扬了起来,可惜他估计错误,以为追来者是从石阶奔下来,当他惊觉有人从天而降时,制敌的时机已稍纵即逝。

“碰!”

凌渡宇的硬头顶在那人脸门上。

大汉手中的枪脱手掉下,凌渡宇双手同时缠上他的颈项,前臂弯紧压住他的咽喉,同时藉着飞撞之力,将大汉带得往地上滚去。

乍看两人犹在纠缠挣扎,其实凌渡宇已控制了大局,仅仅最初那下猛撞,已使大汉失去了反抗之力,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凌渡宇首先爬起身来,将刺客双手反扭背後,正要脱下皮带把他困起来,蓦地一呆。

只见那陷於半昏迷状态的大汉,左右两手均缺了生命线。要知道大多数人的手掌,都有叁条线,从拇指和食指间“川”字形般往相对的掌侧扩展过去,生命线一般弯垂往掌底处,最接近拇指的位置。除非是“断掌”,叁条纹变成一条,横过掌心。但这大汉的手掌明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惊人屠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失的永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