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血剑》

第九章 情深恨重

作者:黄易

门开,朱君宇一身华服,龙行虎步走了进来,他外形英俊,气质高贵,确是少女的深闺梦里人。可是慕青思只觉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可恨可僧。

慕青思别过脸去,不肯看他,这是被囚禁在这华丽别院里唯一抗议的方法。

朱君宇来到她身后,笑道:“我知慕小姐你心中恨我入骨,但你不觉得这太不公平吗。”

慕青思冷笑道:“不公平,假若真是公平的话,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朱君宇走到她脸前,道:“是的,人—出生就已经不公平,有人生为王侯,有人却生为奴仆,但正是因为我手掌权力,才能把你请到这里来,才使我有公平机会,和那盲子竞争。公平是要争取的。”

慕青思本想说我已心有所属,又怕他迂怒风亦乐,硬生生把要说的话吞回肚里,默然无语。

朱君宇最怕她沉默抗议,道:“这样吧,你留此三个月,我保证手指也不碰,除了离开这里一事不能答应你外,包保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三个月后也不能改变你对我的观感,你便可以任意离开,到你喜欢的人身边。”

慕青思沉默片刻,道:“你出去吧!”

朱君字愕然,刚想抗议,回心一想,此等男女间事那能喉急,凭我外貌才学,才不信不能得到你的芳心,当你爱上我后,才将你抛弃,届时看你伤心的样子,遂道:“好!你休息一会吧,明天我要去练兵,要待后天才来见你了。”

慕青思不作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

朱君宇踏出门前,心中不忿,回首道:“这别院内并不只你一位贵宾,你爹的另一位好友,亦在这里。”

慕青思娇躯一震,颤声道:“是谁?”

朱君宇道:“随我来吧,见到他不就知道是谁吗?”

       ◆        ◆        ◆

在地牢的密室里,慕青思见到萧长醉盘膝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听到开门声也不张开眼来看,直到门关上,慕青思唤他一声,萧长醉才全身—震,张开眼来,失声道:“青思!”

慕青思虽和萧长醉并不太熟,可是在这等环境下见到爹的朋友,就像见到最亲近的人,强忍的眼泪,珍珠般垂流而下。

萧长醉泛起慈爱的笑容道:“你连哭也像你的母亲。”

慕青思奇道:“你认识我娘吗?”

萧长醉长叹一声,慕农和心芙两人都已作古人,情仇恩怨,有如昨日黄花,自己亦遭欧阳逆天生擒来此,前途末卜,眼前弱质,自己又无力维护,人生还有何味道可言,再叹道:“她是我所遇女子中最好的一个。”

慕青恩误会了他的意思,点头道:“娘真是天下最善心的人。不是她,我可能会饿死路旁。”

萧长醉惊道:“你说什么?”

慕青思奇道:“爹没告诉你吗?我是娘在路边拾来的养女,唉!可借娘命薄如纸,我十岁时,她染上绝症,一病不起,死前写了—封信,请来了阿爹,从此我便跟着爹了。”

眼泪串流而下,既感怀自己身世,又悲痛眼前自己和萧长醉的遭遇。

萧长醉手忙脚乱道:“别哭别哭!你娘没有嫁给你爹吗?”

慕青思道:“怎么会!阿娘从未嫁人,她常说她有两个知己,一位是阿爹,—位是萧良,噢!萧伯伯你也姓萧,噢!你叫我不哭,为何自己叉哭了?”

萧长醉仰天长笑,眼泪却不停流下,这误会足有十年。

当年两人同时爱上心芙,心芙亦对两人难作取舍,慕农自愿退出,成全两人,可是当时仍叫萧良的萧长醉,感到若如此和心芙结合,有负慕农。故飘然远去,后来重遇慕农时。

以为慕农与心芙生下女儿,勃然大怒,认为被慕农所骗,慕农高傲之极,不慾解释,致误会重重,可恨此结到今天才解,慕农已不能复生,造化弄人,竟至如斯。

萧长醉不胜唏嘘,垂头道:“老夫原名萧良,字长醉,唉!希望我真能长醉醉乡,尽忘此事,青思,你……他们待你怎样?”

慕青恩取出丝巾,轻轻为他拭去眼泪,眼中射出一种奇怪和坚决的神情。

慕青思步出囚室,朱君宇微笑道:“慕小姐,萧老先生—切安好吧?”

慕青思露出心力交瘁的神色,倚在墙上,令人我见犹怜。

朱君宇一阵心软,抢过去扶着她的香肩,弹性而充盈着青春生命的女体,在他手下跳动,朱君宇立时心跳加速。

chún焦舌燥,从没有一个女子能像慕青思那样触动他的心灵。

慕青思出奇地没有拒绝,闭上眼睛道:“放了萧老伯,我愿意一切都顺从你。”

       ◆        ◆        ◆

欧阳逆天盘膝皇府内别院的厅中,皮肉不动地道:“是小皇爷吗?进来吧。”

站在厅外的朱君宇吓了一跳,他已提气轻步,可是不但瞒不过欧阳逆天。还给他认了出来,自己幼承父命,拜师誉满江湖长白剑派马大先生门下,见过能人无数,可是比起欧阳逆天来,都差了—大截朱君字步到欧阳逆天脸前,后者双目紧闭,朱君宇犹豫了一会道:“欧阳宗主,小王有一事求你。”以他的身分性格,原本只是打算和欧阳逆天打个商量,但面对这魔君时,气势为其所慑,商量变了请求。

欧阳逆天闭目道:“小皇爷以什么身分求我?”

朱君宇一楞,迅速咀嚼欧阳逆天这句话的意思,一时间有点进退维谷。

欧阳逆天双眼一睁,两道神光在朱君宇身上扫了几遍,仰天笑道:‘’好根内,好根骨,想当年收下七个徒儿,虽已人上乘之选,比起你还是差得远。不过他们在宋别离等人围攻下,一一身死。“朱君宇福至心灵,蓦地明白了欧阳逆天刚才说话的含意,扑地跪了下来,朗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小徒一拜。”

欧阳逆天笑声倏止道:“且慢!君宇你先告诉本人,假设夺得该女身心,你将如何待她?”他的称谓由小皇爷转为直呼其名。

朱君宇骇然道:“宗主怎么会知道?”

欧阳逆天莫测高深地一笑道:“这别院内有什么事能瞒过我,先答问话。”语气大为改变,表示了两人间的关系在变化中,朱君宇大惑不解,既已看中了自己的资质,自己又甘冒江湖上的大不讳,未经长白剑派马大先生首肯,转拜其门下,为何还要诸多问话,不过朱君宇野心之大,不下乃父,当日萧长醉等冒充钦差,来宣读圣旨,朱君宇阻拦其逃走,却为萧长醉迫退,高下立见,今后若能得传魔门秘技,日后成就,自不可同日而语,收摄心神,毫不犹豫地道:“我将弃她如敝履,任她伤心哀求,绝不回首一顾。”

欧阳逆天仰天大笑,第一次笑声中充满欢愉,非是以往的有笑声而无笑意。道:“果然是我的好徒儿,魔根性重,本人欧阳逆天在此立下誓言,将你造就成不世出之高手,雄视武林。”

朱君宇出身皇室,最懂礼数,当即三跪九叩,进行拜师大礼。

欧阳逆天道:“徒儿,萧长醉交你处置。他只是跳梁小丑,难成大事,无关轻重。”

朱君宇想了想道:“师尊,要不要明放暗囚,又或在萧长醉身上下点手脚,使他成为废人一个。”

欧阳逆天眼神一闪,寒声道:“告诉我。这个想法徒儿是一直已有,抑或是刚刚想起。”

朱君宇心中一惊,这师傅事事大异常人,令他有点无从揣摩,唯有老实答道:“徒儿是突然想起,才请示师傅。”

欧阳逆天道:“这才对,要知慾领导群雄。必须大姦大恶之士,而非钻想此等小阴小谋之人,江湖上无信不立,白道中人歌颂之一些情操,为吾人亦属如是,但我们只视那为达到目的之手段。”

未君宇愕然道:“那为何有正邪之别。”

欧阳逆天道:“天下何有正邪之分,王天下者为正,失天下者为邪,白通中人亦不乏坏事做尽之徒,只不过不像我们打明旗号,放手而为,当年为师创立‘七杀教’,曾在众天魔神前立下血誓,定当将我教宣扬于天下,今日为师与尔父合作,正是完成扬教之手段。”

朱君宇恍然道:“徒儿明白了,多谢师父指点。”

欧阳逆天道:“为师出身魔教,但因见魔教人材凋零,日渐式微,已无再起之望,故而叛教自立,但一切法规。仍承魔教而来,徒儿你刚入门来首要知道者,在我教有所谓‘—誓—咒’。”

宋君宇道:“—誓—咒?”

欧阳逆天道:“誓者如适才为师所言,要在众天魔神前立下宏愿,此志不改地去完成,一咒则是临死前所下,即管死后也能令敌人不安。”

朱君宇道:“徒儿应立何誓。”

欧阳逆天长笑道:“不用心急,待我先传尔魔功秘技,待你有一定成就,深明魔功心法,才思考这誓言。至于死咒。尔须紧记要己身暴尸荒野,才能应验。”

朱君宇目中光芒暴闪,一种奇怪的快感蔓延全身,从此之后,他就是魔门嫡传的弟子了。

       ◆        ◆        ◆

阿海走进窑屋内,铁隐、风亦飞在室内焦急地等待,他—进来两人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阿海愁眉不展道:“现场除了血迹外什么也没有,慕老师没有回家,萧老头也不在长醉居内。”

铁隐和风亦飞心中一沉,泛起不祥的感觉。

阿海续道:“今天皇府派了—队人来,逐户提醒迁离之期。大家都非常害伯,有十多家人都准各走了,我……”

风亦飞道:“你怎样?”

阿海道:“我娘也要我走,不过我已决定留下,可是我不走娘也不肯走……”

风亦飞道:“那班人什么做不出来!我娘怎么了?”

阿海道:“大娘已公开说誓死不走,我看像她那样想的人也有不少。”

铁隐默然不语,这样一个和平美好的宁静山村,被几个人的私慾弄至如此田地,果是天地不仁吗?“风亦飞道:“我更担心二哥,他醒来了没有?”

阿海道:“我去看他时还在熟睡,假设让他知道青思的事,我……我不敢想了。”

铁隐道:“我看也要把他弄到这里来,朱君宇那禽兽对他恨之入骨,否则也不会指使戴虎去杀他。”

风亦飞道:“朱君宇要杀他,那天掳青思时已动了手,慕老师曾说过欧阳魔极重身分,等闲不会殃骨无辜之人,不过小心起见,今晚便让我们弄他上来。”

这时有人推门而进,原来是田仲谋,众人松了一口气,禁不住又有点失望,多么希望来的是慕农和萧长醉。

田仲谋道:“你们的伤怎么了?”

铁隐道:“没有什么大碍,有没有他两人的消息。”

田仲谍摇头道:“没有。欧阳逆天全无动静,我估计一定有更大的阴谋跟在后头。”顿了—顿道:“目下之计,是绝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阿海道:“谁不知道,问题是如何智取。”

田仲谋道:“这稍会再说,飞哥!唐小姐到村中找你,我看她有些心事。”

风亦飞霍然站起道:“她在哪里?”

田仲谋道:“我不敢带她来此,嘱她在逃命树下等你。”

       ◆        ◆        ◆

萧长醉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躺在街上,被人当怪物般围观。他定一定神,记忆倒流入他意识里,记起了在囚室内给人点了睡穴,此刻醒来便在街上。

路人善心的便问他为什么要睡在街头,有人甚至掷了—串钱在他身旁,可怜他弧苦无依。

萧长醉运功内视,发觉除了那天和欧阳逆天决斗时被他震伤的旧患外,再无异样,一个身法跃了起来,吓得围观的人退后了一大步。

萧长醉是老江湖,想了想前因后果,已估出了事实之八九,长叹一声,拂拂身上的尘屑,投入街上的人潮去。

他已估到救他的是慕青思,代价当然是惨痛和令人不敢想像,可借他却估不到慕青思离开他只有五丈远。

朱君宇放下帘子,任由垂下,封挡了望往对街的视线。

微笑道:“现在安心吧,你也亲眼目睹他安然走了。”

慕青思道:“你会否使人将他追回来?”

朱君宇道:“慕小姐太小瞧在下了,我朱君宇岂会失信于女子,尤其是我深爱的人儿。”

慕青思低头不语。

朱君宇柔声道:“我们回别院去吧,天色不早了,明天一早我还要去练兵。”

       ◆        ◆        ◆*

在逃命树旁,风亦飞见到唐剑儿,伊人容颜憔悴,秀眉不扬,一反前此的容颜焕发,采光照人。

风亦飞历经生死,看到阔别数天的眼前美女,分外感触,大步上前,—把将玉人搂进怀里,搂得紧紧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情深恨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乌金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