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10章 大意中计

作者:黄易

如果有人说他这辈子从来都不曾害怕过,那他一定是在说谎,叶克强一生自忖胆大过人,但此时却也不免感到害怕。

坤势的手下上前替他抹金创葯及包扎伤口,坤势强忍疼痛嘲笑道:“怎么,神,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是不是害怕了、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哎哟,混帐!痛死了,不会轻一点呀?”

叶克强很想反驳坤势的话,可是他当务之急是想出如何在这么狭小的木箱中躲过那十刀的攻击,他既不会缩骨功,也不会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看来这下真的是死定了。

其实不只是叶克强认为自己死定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这么认为,因为叶克强跨进木箱坐下时,他高大壮硕的身躯几乎把木箱都塞满了,连想动一下都很困难主义是哲学和社会科学的整个最新发展的合理的、必然的产 ,逞论要闪躲大刀的攻击。

普兰特上前准备将木箱的盖子盖上,他担心的问:“神,你脸色似乎不大好,没问题吧?我看这场比试太危险,干脆认输算了。”

叶克强没有理会普兰特,反而开始脱衣服。普兰特见状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以为他是因为太害怕而疯了,他将箱盖盖上锁往后,对持着大刀的家仆道:“可以开始了。”

坤势故牙咧嘴的叫道:“快点,狠狠的在他身上戳几个大洞,以消我心头之恨。”

伊索在人群中骂道:“坤势,你在干什么,想公报私仇吗?太不要脸了!”

普兰特也看不过去的说:“是呀,别影响持刀者的情绪,否则就有失公平了。”

坤势本想和伊索对骂,听到普兰特的话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巴。

粗壮的家仆右手提起大刀,低喝一声将大刀刺人木箱,在这同时,伊索感到自己身上似乎也被刺了一刀,普兰特曰中念念有词的为叶克强祷告。

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大刀刺人木箱一半之后竟然无法再刺进去,家仆右手用尽力气也无法再推进半分,在场众人都感到奇怪。

“我看刀子是刺人神的身体了,因为他的肉太硬,所以刺不进去,嘿嘿……”坤势笑了几声后示意家仆,“用两支手试试,务必要把刀刺进去。”

家仆依言将左手大刀先放置在地上,两手握往已经插在木箱上大刀的刀柄,大喝一声,用尽全身之力把大刀向前刺去;终于,大刀的刀身直直没人木箱,刀尖也从木箱另一侧穿了出来。

“嘿,我看神这次是玩完了。”坤势绕至“木箱”的另一面去看穿出来的刀尖,仔细观察后,讶然道:“奇怪,刀尖上面怎么一点血也没有呢?啊,血一定是还没流出来,侍会儿一定就会大量的流出来了。”

众人听了坤势的话,紧张的看着刀尖。半晌,还是没有鲜血流出,伊索等人松了一口气。坤势暴跳如雷的对家仆吼道:“决把第二刀刺进去,我看他怎么躲过剩下的九刀!”

家仆拾起地上的大刀,双手握往刀柄,用力朝木箱刺进去,可是才刺进一半便又刺不进去了,家仆又用全身的力量才慢慢地把刀向前推进,过了一会儿,刀尖才从木箱的另一侧穿了出来,此时家仆已累得全身大汗。气喘吁吁了。

坤势又上前观察刀尖,发现刀尖上依然没有沾染到任何血液,他相当愤怒,又觉得不可思议,叶克强如此庞大的身体究竟如何闪躲掉这两把刺人的大刀呢?他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忽然,坤势觉得刺人的两柄大刀刀尖和刀柄的位置有点奇怪,可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他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回头对家仆吼道:“你在等什么?还不快把刀拔出来继续刺!”

家仆连忙左右手各握住一把大刀的刀柄想将刀拔出,想一想又觉力量可能不够,于是改将两支手先行握住其中一把大刀的刀柄,打算一把一把的拔出。

用力一拔之下,家仆感觉阻力果然很大,用尽力气才将大刀慢慢向后拔。当刀尖部分缩进木箱时,众人都听见箱子里传出“啪”地一声,家仆感到刀子震动了一下,他大吃一惊差点松手,可是在这之后拔出的阻力越来越小,最后很轻松的便将大刀拔出。

坤势当然也听到箱中传出的声音,“刚才那声音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不知道。”家仆满脸疑惑的看着手中的大刀,“刚才刀子好像震动了一下,我还以为刀断了呢。”

“什么?刀子震动了一下?”坤势走上前去,“把刀子给我看看。”

“慢着!”伊索突然出声阻止,“坤势,你不能碰那把刀,你一碰便当你是在玩花样,也就算是你输了!普兰特大臣,你说是不是?”

普兰特想了一想,点头道:“嗯,对,坤势,你不可以去碰刀子。”

“不碰就不碰,有什么了不起的。”坤势把将要碰到刀子的手硬生生的收回来,口中低声滴咕,“你这个狗屁左将军伊索老是跟我作对,哪天你若是落在我手中,看我不把你生吞吞活剥才怪。”

此时,家仆把另一把刀也拔了出来,同样也是听见。“啪”地一声,刀子也震动了一下,家仆举着刀满脸狠狐疑的望向坤势。

已经回到座位的坤势一肚子火,他看见家仆在看自己,怒目回瞪家仆一眼,吼道:“看什么看,还不继续刺!”

家仆被瞪得心里发毛,连忙双手举刀朝木箱刺去,大刀又是刺人一半后便觉十分吃力,家仆咬紧牙根使劲吃奶的力气才把两把大刀完全刺人木箱,然后就完全脱力的瘫坐在地上了。

众人立即往穿出木箱的刀尖望去,刀尖上依然没有半点血迹,这表示叶克强并没有被大刀刺中,伊索等人不禁欢呼起来。

“两位裁判,我有话要说,”坤势突然走到木箱旁,“我想神在搞鬼,请裁判判定他输了这场比试。”

普兰特大臣奇道:“你是从哪里冒出神在搞鬼呢?”

坤势绕着木箱仔细观察,“以神的身材进入本箱后可说是没有闪避的空间,怎么可能已,经刺了四刀,刀上却没有沾到半点他的血呢?所以我断定他是在搞鬼。”

“放屁!”伊索怒斥一声,“你在木箱里面时刺了十刀才被刺中一刀,以你的为人,应该是十刀全刺中才对,所以我说你才在搞鬼。裁判,请判定坤势输了这场比试吧。”

“混帐!”坤势闻言大怒,“伊索,我忍你很久了,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有种放马过来呀!”伊索不甘示弱的回嘴。

“够了,别吵了。”普兰特制止两人继续争吵,“坤势,你不可以光凭个人猜测就断定神在搞鬼,你的意见我不能接受。”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坤势继续绕着木箱走,一会儿盯着刀柄,一会儿又瞪着刀尖,“请给我……点时间,我快看出来了。”

普兰特怕坤势再纠缠不休,便道:“好吧,不过你要快些。”

坤势仔细的瞧着木箱上两把大刀的刀柄及刀尖,半晌,他击掌道:“哈!我已经看出不对劲的地方了。”

众人闻言都睁大眼睛看着坤势,普兰特忙问:“到底哪里不对劲?快说出来听听。”

坤势胸有成竹的说:“这木箱上插的不是两把刀,而是四把刀。”

此言一出,众人为之哗然,伊索吼道:“坤势,你是不是怕输怕疯了,满嘴胡言乱语,你到底在说什么!”

普兰特皱眉道:“坤势,你把话一次说完吧,别再卖关子了。”

“好,各位请仔细看这两把刀的刀柄和刀尖。”坤势指着其中一把刀,“刀柄是在这个位置,如果刀是从这个位置刺人木箱的话……”他跑到木箱的另一侧指着刀柄的相对位置,“刀尖应该是从这里穿出来,对不对?”

普兰特上前依照坤势的说法比较了一下位置,点头道:“嗯,好像应该是这样的。”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坤势兴奋的说,“大家看,这把刀的刀尖穿透出来的位置比它原来应该穿透出来的地方偏右了两个手掌的距离,这不是大有问题吗?”

普兰特沉吟道:“嗯……好像是真的有问题。”

坤势又指着另外一把刀的刀尖道:“第二把刀也是一样的,刀尖穿出来的地方也向右偏了大约两个手掌的距离,这难道不是神在搞鬼吗?”

“你认为神是如何搞鬼的呢?”普兰特问道。

“我认为穿进木箱的两把刀和穿透出来的刀尖根本就不是同样的两把刀,而是四把刀才对。”坤势理所当然的说。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普兰特皱眉看着他,“什么两把刀。四把刀的,把我都搞胡涂了。”

“我的意思是说,当我的家仆将刀刺人木箱时,神在木箱里不知做了什么手脚让刀刺不中他,然后神拿出早准备好的另一把刀在木箱内朝外面刺出,让我们看起来像一把刀穿透了木箱,也正因为如此,刀柄和刀尖穿透的位置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样你了解了吗?”

普兰特抓抓头,“可是神是怎么不让大刀刺中的呢,而且大刀那么长,如果原来的大刀刀尖没有穿出木箱,那神是怎么处理刺人木箱的大刀呢?”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神诡计多端,谁知道他是怎么搞的,”坤势大声道:“总之我已经证明神在搞鬼,请裁判定神输了这场比试吧。”

“这……”普兰特十分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伊索高声道:“等等,怎么能光凭刀柄及刀尖的位置就断定神在木箱中另藏了两把刀呢?说不定你的大刀本来就是弯的,而且刚才神进入木箱时谁也没看见他多带了两把刀呀。”

伊索此言一出,众人也觉有理,纷纷议论起来。

坤势见局势似乎又转变了,忙道:“我的大刀绝对是真的,刚才大家也检查过了,至于神有没有带刀进入木箱,大家想想,他要槁鬼还会让人发现吗?”

众人听了坤势的话觉得也对,都望向伊索看他如何回答,伊索思考了一会儿后道:“就算大家检查过你的大刀没有问题,可是用刀者使刀的劲道及方向也会改变刀的弯曲度,在场的武士们应该都知道这点,所以我深信神是没有搞鬼的。”

在场的武士们都附和伊索的说法,坤势心急了。可是又不知如何反驳,只得耍赖道:“你……你少强词夺理,神明明在搞鬼,你收了他什么好处,要如此的强出头替他争辩?”

“我没有收过神什么好处,我只是就事论事,以理论理而已。”伊索看出坤势已经有些慌乱,便道:“现在只要证明刺入和穿出木箱的刀是同一把,你便没话说了吧?”

坤势老羞成怒的大吼:“事实摆在眼前你还要证明什么?好啊,你有种就过来证明给我看看,快来呀!”

伊索不理会坤势的叫嚣,逞自向普兰特说道:“大臣,我建议现在把那两把刀拔出,然后在刀身涂上染料,现刺人木箱,只要刀尖和刀柄颜色相同,便可证明是同一把刀。我想神就算再厉害,也不至于把染料带进木箱中吧,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我们要用什么颜色的染料。”

“这方法很好。”普兰特望向坤势问:“你同意这个方法吗?”

普兰特命家仆将木箱上的两把大刀拔出,井差人取来染料盒。家仆吃力的把两把大刀拔出后放在普兰特身前,普兰特打开染料盒挑选了半天,最后决定两把刀分别涂上蓝、绿两种颜色。

“好了。”普兰特杂好两把刀,似乎很满意自己作品般的点点头,“染成这两种颜色行吗?坤势有没有什么意见?”

坤势别过头去不理会普兰特。

伊索催促道:“刀染好了就开始吧,咱们来看看刺进木箱和穿透出来的到底是不是同一把刀。”

“好,”普兰特朝家仆招招手,“继续剩下的六刀吧。”

家仆甩甩因用力过猛而开始疼痛的双手,左右手和拿起蓝、绿两把刀,走到木箱前,先将蓝刀放下,双手握住绿刀,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将刀刺入木箱。同样的,刀身刺入一半时又产生了极大的阻力,家仆再也没有力气将刀推进了,他一脸为难的望向坤势,不知如何是好。

“你在干什么?”坤势朝他叫骂,“为什么不把刀刺进去?”

“主人,我……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家仆愁眉苦脸的说。

“没用的东西,滚!”坤势把家仆骂了一顿之后望向普兰特,“大臣,我的家仆已经无力再使刀了,你说该怎么办?”

普兰特愣了一下,“嗯,那就换人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大意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