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11章 沦为凶犯

作者:黄易

叶克强艰难的睁眼睛,但刺眼的阳光让他又立刻将眼睛闭上,他感到头痛慾裂、口干舌燥,喉咙像有火在烧般,他不由得轻声呻吟:“水……给我水……”

说完,随即有一清凉的水注入他口中,叶克强一把抢过装水的皮水袋仰头猛灌。半晌。他人下皮水袋,喘着气看着前方,看见索娜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索娜……”叶克强茫然的看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一片草原,“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索娜睁着大眼惊讶地问:“神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

叶克强闻言怔了怔,觉得更痛了。“我是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索娜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是神带我来的,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我……我带你来的?”叶克强皱着眉头努力想着昨晚的事,可是他人记得赢了坤势之后和索娜饮酒聊天,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他越想越痛,忍不住抱着头呻吟起来。

“神,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索娜关切的问。

叶克强咬牙忍着头疼问:“索娜,你能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发生了好多事,神都不记得了吗?”

叶克强摇摇头,“我想知道我赢了坤势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索娜俏脸一红,低头羞道:“神赢了坤势之后,我就是神的人了,”我们依偎着喝酒谈心,好不快活,这些神都不记得了吗?”

他点了点头,“这我倒是记得的。”

索娜羞红着脸继续说:“神还说有机会要让人家恢复自由之身,这神还记得吗?”

“这些话我还有印象,那然后呢?”叶克强神情急切的问。

“我们俩越喝越高兴。一直到宴会结束都还舍不得分开,然后神说要立刻送我回塔赤族,让我恢复自由之身。”索娜边说边偎迸叶克强怀中,“当时人家好感动幄。”

叶克强闻言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我有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记得?”

“神当时一定是喝醉了,所以忘记了。”索娜娇笑一声,“那时我看神也是有点醉样,以为神在说醉话,便开玩笑的答应神,然后神叫我先回自己的帐子里,说你要去办点事,晚点再来接我同回塔赤族。”

叶克强用力回想,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人家那时只当神是喝醉了,没把神的话当真,所以回到帐子后便睡了,谁知过多久神真的来了。”索娜紧挨着叶克强娇声道:“看到你,我真的好感动,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所以我就和你一同上了马,到了此处时,你说累了,我们便在此休息,直到刚才你醒来。”

叶克强听完后愣愣的说:“后半段的事,我……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索娜抿嘴一笑,“酒醉后所做的事醒来就忘掉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男人。”

“不可能……”叶克强回忆昨晚的片段,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喝醉,但若说是吃了麻*葯,那究竟是在何时。如何吃的呢?他曾要电脑扫描过所有食物及饮料均没有被下毒的迹象,难道……自己真的喝醉了吗?

“神,你在想什么?”索娜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叶克强,“是在想我们的未来吗?”

叶克强心想若要弄清楚一切必须回弘吉刺部,于是他开口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索娜摇摇头,一脸无辜的说:“昨晚是神带的路,而且夜晚一片漆黑,我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是跟着神走而已。”

叶克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连在哪个方位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弘吉刺部呢?他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往前走碰碰运气。”

索娜兴奋地跳起来,“是要到塔赤族吗?”

叶克强快步的往前走,“不,是回弘吉刺部。”

“为什么?”索娜秀眉一蹩,嘟起小嘴道:“不是说好要送人家回塔赤族的吗?”

“下次,下次有机会一定送你回去。”叶克强连忙安抚她,“我现在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我都记不得了,你说我不回弘吉刺部把事情弄清楚行吗?”

索娜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叶克强虽然觉得她很可怜,可是此刻无暇安慰她,只好装作没看见的迈步向前走。索娜见他越走越远,情急之下也忘了哭,急忙小跑步的跟在他身后。

蒙古草原的景色千篇一律,无论是朝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样的景色,根本分不清楚方向。

叶克强想起了儿子,心中不禁一痛,低声叹道:“这下又迷失在这片草原上了,小豪,爸爸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你了。”

索娜喘着气抱怨道:“你别走那么快嘛。害人家都快跟不上。”

“不走了。”叶克强干脆席地而坐,“我们还有多少饮水和食物?”

索娜耸耸肩,“我只带了一壶水,刚对全被你喝光了。”

“那就是没有罗。”叶克强微叹口气,我们必须保留体力,白天气温高,容易消耗体力,我们先休息,晚上再走,你也坐下吧。”

索娜依言坐下,叶克强闭上眼睛休息。半晌,他听见了令他振奋的声音。

他霍地站了起来,问道:“你听见了吗?”

索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听见什么?”

“马蹄声呀,而且正朝我们这个方向接近。”叶克强语气兴奋的说。

索娜侧耳努力倾听,果然也听见了马蹄声。“我也听见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那表示我们得救了。我们可以向他们问明方向,不就可以回去了吗?”

索娜没有作声,只是站在一旁瞅着他看。

叶克强对电脑下指令:扫描来者何人。

资料立刻在他脑中出现:二十名骑马男性。携带武器,自西南方接近中,预计五分钟后到达。

不久,一阵尘烟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人影也越来越清楚,叶克强从他们的服装上认出来人正是弘吉刺部的士兵,心中更加高兴。

他妈的,运气真好!他立即挥动手臂大叫:“喂——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人马逐渐接近,叶克强笑着朝他们挥手,可是不久之后,叶克强的笑容僵住了,因为他看见领头的士兵竟然举起弓箭直指着他。

叶克强见状大惊,连忙朝来人吼道:“喂,是我呀,你们的神呀!”

话还没说完、士兵手中的箭已脱弓射出,直朝他而来。叶克强大骇,抓住索娜往旁边一扑,飞箭正好自他头顶掠过,他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再次抬头吼道:“喂!是我呀!你们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几支朝他射来的箭,叶克强知道多说无益,逃命要紧,拉了索娜的手拔腿就跑,几支箭又在他们身边掠过。他记得刚才似乎瞥见一个小树林,便往那个方向奔去。

士兵们策马疾追,叶克强干脆抱起索娜死命狂奔,但他跑得再快也比不过马匹。就在马匹快追上他时,他已迅速奔进树林,朝他射来的箭全射在树杆上。

马是不适合在树林里奔驰的,士兵们在树林外下了马,拔出腰刀走进树林搜寻。

叶克强和索娜躲在一棵大树后观察情况。他想拔出腰刀防身,可是一摸腰际,却发现刀不见了,“奇怪,我的刀呢?”

索娜喘着气说:“我没看见,是不是刚才逃命时掉了?”

“我不知道。”叶克强皱眉道:“没了刀…就麻烦多了。”

索娜待气处稍微平顺后,低声询问,“神,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他们是弘吉刺部的士兵,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叶克强心念电转,立即对电脑下指令:将树林内人类活动情形显示出来。

整个树林的三口立体图立刻出现在叶克强脑中,士兵们的位置也一一显现出来,他立刻掌握了所有敌人的行踪。

“他们不知道你是神吗?为何还要迫杀我们?”

“嘘,噤声,有人接近了。”叶克强在树林立体图中看见有两名士兵分别从左右逐渐接近中,他把索娜身子压低,“你待在这里不要动,也不要发出声音,我马上就回来。”

叶克强悄悄绕到其中一名士兵身后,出手邮电,右手迅速自背后捂住士兵的嘴巴,左手成手刀砍其后颈,那名士兵立即软倒在地,叶克强将该士兵拖到草丛中里,拿走他的佩刀,伏身等待另一名士兵接近。

不久,另一名士兵果然出现在前方,眼神锐利的搜寻四周,叶克强待其接近,冷不防地飞身窜起,右脚踢掉士兵手上的刀,他的刀立刻抵住士兵的脖子,语气冰冷的说:“不准发出声音,否则杀了你。”

士兵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软,可是又不敢叫喊,只好颤抖的点头。

“很好。”叶克强走到士兵身后,手中的刀依然架在他脖子上,在他耳边低声道:“现在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懂不懂?”

士兵连忙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知道……你是神。”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追杀我?”叶克强的语气充满愤怒。

“请……请神息怒。”士兵怕叶克强一气之下便在自己脖子开个口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难道是撤巴吗?”

“不,是……是普兰特大臣。”士兵低声回答。

“普兰特川?!”叶克强大大的吃了一惊,“他为什么派你们追杀我?”

“大臣说神犯了重大罪行,在昨夜畏罪潜逃,于是派出好几路人马四处搜捕神,大臣说女口果神拒捕,便……便格杀毋论。我们知道神武功高强,所以一看见神便先发制人的射箭……”士兵听见叶克强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以为他又要发怒,连忙解释道:“这不关我的事,那是带队长官下令我们这么做的,拜托不要杀我,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叶克强脑中轰轰作响,不能相信耳中听见的事情。他咬牙问道:“普兰特说我犯了什么重大罪行?”

浑身不停发抖的士兵颤声答道:“这……大臣并没有说,他…他只是要我们抓你而已,请神饶命……饶命……”

叶克强听见普兰特派人追杀自己,还说格杀毋论,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青天霹雳。他一直以为普兰特和自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难道普兰特这么轻易就被撒巴收买了吗?普兰特说他犯了重大罪行,他到底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值得派这么多人来追杀他呢?

突地,叶克强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士兵吓了一跳,试探性的微微侧过头,用眼角余光偷瞄叶克强一眼,发现他双眼茫然的直视前方,口中不知在哺哺念些什么,士兵觉得奇怪,便大着胆子问:“神,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克强没有回答,士兵感觉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般,便小心地向前移动一小步,半晌,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士兵的胆子又更大了,他再向前走了三步,见叶克强还是没有动作,士兵干脆回过头看着他,发规他依旧是一副失神的样子,根本不理会自己,于是士兵便放胆逃走。

“不可能……不可能……”叶克强口中仍哺哺念着,他觉得普兰特背叛了自己,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

他的脑中出现一大堆问号,可是又都没有答案,由于脑电波杂乱,电脑在他脑中所显示的树林立体图也消失了,因此有大队人马朝他接近,他也未曾发觉。

“围起来!”十几名士兵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将叶克强团团围住,每名士兵手上都拿着亮兄晃的刀。

叶克强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领头的士兵喝道:“不要和他罗唆,大家上!”

士兵们一拥而上举刀朝叶克强劈落,他着地一滚避过刀势,顺势拾起刚才掉在地上的刀用力一挥,士兵们连忙闪避。

叶克强退了儿步,吼道:“各位休要苦苦相逼,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不要听他的!”领头的士兵大喝一声,纵身跃起,双手握刀用力朝叶克强劈过去。

他连忙法刀格挡,“当”地一声,双刀相交,火花迸出,士兵退了几步,只觉双手虎口发麻,差点握不住刀子。叶克强吃了这一着后感到右臂剧痛,他知道是;旧伤复发,忙忍痛将刀交至左手,咬牙继续抗敌。

右臂疼痛已十分难受,左手使刀更是不顺,击倒几名士兵后,叶克强已处于劣势,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沦为凶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